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司马懿听罢,却还不打算放弃,白漠寒刚起身离开,便站起身来,跟了上去,白漠寒见状,阵的挠头,忍不住开口道:“阿懿,你这是干嘛?我是去保护霏儿的?”

    司马懿点点头,“我知道。”

    “那你还跟着干嘛?”白漠寒无奈的问道。

    “刚刚我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所以我有必要跟着你们。”司马懿的话可谓是理直气壮。

    白漠寒这下可有些傻眼了,不过看着妻子离开的方向,马上便跟了上去,司马懿自然是寸步不离的跟着,白漠寒这时又接着道:“阿懿,你现在不是跟着我的时候吧,会可是还有你场比试呢?”

    司马懿点点头道:“如今我感觉那个比试已经不重要了,倒是跟着你们比较重要些,可别让霏儿做出什么对不起漠寒的事来,到时候我可是没脸见他了就。”

    白漠寒听这话,心里是又好气又感动,好气的是司马懿这不明就里的乱猜忌,感动的是平日里这么个纨绔子弟,居然对自个还有如此感情,白漠寒追了几步,看到司马霏儿的身影后,这才放下心来,对着司马懿又道:“阿懿,你赶紧回去吧,会比赛要开始了,万耽误了比赛,你大伯可是会生气的。”

    司马懿笑了笑道:“别这么做贼心虚,还有我跟你说,反正这场的积分是最低了,赢不赢都无所谓,若是大伯知道我是因为什么耽误了比赛,他也不会怪我的,而且相对而言,若是漠寒因为些事情离开了司马家,那这次的比赛可就没有赢得希望了。”

    白漠寒闻言,心里也是阵的感叹,这小子还真不愧是司马家的人,其他没什么惊艳的,这账可算的够清楚的,想到这,白漠寒忙又开口道:“阿懿,霏儿这可是……”

    刚说到这,司马懿便大声咳嗽了下,白漠寒当下便明白怎么回事,这才又接着道:“行了,我知道,应该叫弟妹,弟妹她这可是去找漠寒的,这难道还能出什么事?而且那边比赛可就要开始了,会你大伯可会找你的。”

    司马懿听罢,笑了笑道:“你别想什么歪主意了,跟你说,在找到漠寒前,我是会直跟着你们的。”

    白漠寒听罢,也是无语的很,又走了几步,四处打量了下,见没人注意,这才转回自个的口音道:“阿懿,听出我是谁了嘛?”

    司马懿咋听,心里就是惊,而此时刚刚还走在前面的司马霏儿也出现在了他面前,“表哥,你现在该知道刚刚的事,是怎么回事了吧?”

    司马懿这下却是更愣了,结结巴巴的道:“阿蓝,你学漠寒的声音学这么像的吗,还有就算是声音再像,可你也不是漠寒啊。”

    白漠寒听罢,当下忍不住把捂住了自个的脑门,接着又开口道:“阿懿,我这哪是什么学的,本来就是我,我是白漠寒。”若不是此时在外面,怕有人路过发现,白漠寒真想摘掉脸上的面具,让其看看。

    司马懿虽然震惊,但还好没有再犯蠢,“漠寒,真的是你?这到底怎么回事?”

    白漠寒这时开口道:“阿懿,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而且这场比赛虽然积分不多,但以你的实力,还是完全可以拿下的,多些积分总不是坏事。”

    司马霏儿这时接口道:“对啊,现在,你也知道漠寒就在身边了,怎么样是不是心里也比较有底气了。”

    司马懿憨憨的笑了笑,司马霏儿这时又接着道:“还有,表哥,下次不许你在怀疑,你表妹我的为人,我这辈子也是只爱漠寒的,怎么会移情别恋。”】

    司马懿听罢,当下点了点头,忙开口道:“我这下知道了,你们聊着,我这就回去了,现在场上那些家伙应该也比试结束了,霏儿你们放心,那些家伙的实力我可是摸得清清楚楚的,放心,我肯定都把他们给打倒台下去。”说罢,便逃也是的离开了。

    白漠寒看了看离开的司马懿,对着司马霏儿道:“还有你,怎么跑这么快,你现在可是有身子的人,万动了胎气,可怎么了得。”

    司马霏儿闻言,调皮的吐舌头,笑着道:“我知道了,再说我刚刚的速度也不快啊,只是你跟阿懿在后面说话,所以才感觉我快了。”

    “就算是,但你也要记住,如今这里可是不太平,你可千万不能离开我的视线,万有点什么事,我可就后悔死了知道吗?”

    司马霏儿点点头,岔开话题道:“我们现在要不要返回去,看看阿懿的表现?”

    白漠寒点点头,“本来我就是打算出来跟他说清楚这事,就返回去的,只是你跑得太快,让我心里,才迟迟没有说出口。”

    二人说着,便往比赛场方向走去,没多时便又回到了看台上,司马傲天看见二人回来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们刚刚和阿懿去干吗了?怎么他回来后兴致那么高,完全跟打了鸡血似的,脸的兴奋。”

    白漠寒听了这话,当下心里也是阵的满意,看来这司马懿确实成长了不少,这次居然没把自个假扮鲛人回来的事给直接说出来,要是放在原先,只怕是早已是路人皆知了,当下白漠寒笑了笑对着司马傲天道:“跟打鸡血差不多,只不过比打鸡血还管用就是了。”

    司马傲天听罢,好奇的道:“哦,是吗,你跟他说什么了,让他这么高兴?”

    司马霏儿闻言,忙把刚刚的事情更自个父亲说了遍,听罢,司马傲天忍不住嘟囔道:“这个阿懿原来是知道漠寒回来了,就如此的兴奋,我刚刚问他,他还不说,这事我早都知道了,真是的。”

    司马霏儿听罢,小声道:“父亲,阿懿表哥他这次是真的长大了,我想他应该是考虑到漠寒之所以以这幅面孔回来,肯定是有什么不想让人知道的事,而且他也知道漠寒干什么都是为了司马家好,所以这才什么都没跟你说。”

    司马傲天闻言,点点头,长出口气道:“没想到啊,阿懿这个平时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如今居然也知道考虑别人的感受了,二弟他在天有灵,应该也会很高兴的。”

    而此时说话间,台上的比试已经开始了,司马懿此时对上的都是刚刚打赢的人,而司马傲天这时开口道:“不对啊,这对的比试怎么让他们都在个比赛场地上,这样来岂不是成了大混战。”

    白漠寒闻言,也看了过去,开口道:“而且,刚刚他们应该都是输了的,输了的不是就该退场了吗?”

    司马傲天点点头道:“胜者组的倒是没有变,还是对。”

    这时只见郑秀走了出来开口道:“刚刚的比试败者组向组委会提出了异议,组委会根据实际情况做出了项决定,这样对大家都比较公平,那就是败者组的来场比试,谁是最后的胜者,便有机会跟胜者组的第名再次决胜负。”

    这话出,司马傲天当下便忍不住大声开口道:“郑大人,你这临时修改规则,是不是也该跟我们这些刚刚的胜者组的人商量下。”

    郑秀闻言,笑了笑道:“司马家主啊是,这修改你不觉得很不错嘛,这次呢你们虽然是胜者组,但是下次可就不定了,我们这么修改也是给败者组次机会,而且这败者组的机会可是不容易得到的,只有经过这场比试才行。对你们胜者组而言也没什么不公平的不是吗?”

    郑秀虽然嘴上如此说,但是已经知道事情原委的司马傲天自然知道,他可并不是为了什么比赛的公平,只是为了那不可告人的秘密,想到这司马傲天又开口道:“胜者组的诸位家主,你们可愿意接受这个新增加的条件。”

    郑秀闻言,笑容可掬的望了望司马傲天,眼睛里却是片的阴寒,郑秀这时朝着四面拱手道:“诸位家主,对郑某这个提议,可有什么意见,若是有大可以提出来,郑某定及时改正。”

    这时王聪开口道:“司马家主,你也太小气了些,反正咱们都是胜者组的了,败者组经过这么折腾,还有跟咱们比试的实力吗,郑大人,我这里没意见。”

    有了王聪的声援,郑秀心里更是高兴不已,而此时其他家主听了王聪这话,也纷纷表示赞同,或者是无所谓的态度,而败者组的众人更是没有不同意的。

    当下司马傲天也只得无奈的坐了下来,这时郑秀又开口道:“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比赛就开始吧。”

    这时白漠寒在司马傲天耳边开口道:“父亲,你不要着急,现在这种情况你说什么这些人都不会理解的,反正开始的这几天就是这种规则也出不了什么大乱子,而最后的那场大比拼规则本就是那样,倒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苍蝇头点了点头,只是在触及白漠寒的时候,赶忙开口道:“那个师兄,好玩的地方我的确不知道,还要劳烦师兄派几个人带我们去玩了。”

    看着鲛人透过来的鄙视目光,苍蝇头瞬间将头扭到了边,避过了鲛人的视线。

    见状,众人顿时笑了起来。

    便连鲛人也忍不住跟着笑道:“苍蝇头,你可真没出息。”

    苍蝇头无奈的望着众人,整个人缩到了椅子上,还阿q般的想到,算了,谁让这里他最弱呢,打又打不过,讲道理,个辈分压下去,他还能在说些什么。

    想到这里,苍蝇头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番作为又惹得众人阵大笑。

    既然已经有了决定,司马霏儿自然忙催促众人成行,毕竟除了父母,两个儿子他也没见,可是十分想念。

    白漠寒见状,眼中也忍不住露出了抹笑容,转头望向苍蝇头。

    瞬间心领神会的苍蝇头,忙开口道:“师兄你放心,我定用最快的速度,前往司马家。”

    见白漠寒点头,苍蝇忙起身去了操控室。

    ……

    望着下方司马家熟悉的影象,司马霏儿的喜意再也忍不住,忙拍烂片身旁白漠寒的肩膀道:“漠寒,你看到了没,咱们真的到家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儿子们怎么样了,父亲和母亲还好吗。”

    闻听此言,白漠寒方摸了摸妻子的头发,十分好笑的道:“若是这个,你完全可以放心,咱们走了也没多少日子,他们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话落,飞艇便已经落在了地上,几人下了飞艇,便见有护卫上来打招呼道:“小姐,姑爷,你们回来了。”

    两人点了点头,司马霏儿顿时笑道:“对了,我父亲他们可好。”

    两人对视眼,脸上却都出现了踌躇之色,见此情景,司马霏儿不由紧张了起来,直望着对方言道:“为什么这种表情,莫非我父母不好吗。”

    两人赶忙摇了摇头。

    司马霏儿见此情景不由着急了起来,当下言道;“哎,我说你们别光摇头啊,好不好的,你们好歹说两句话啊。”

    白漠寒见妻子激动了起来,赶忙将其往怀里搂道:“霏儿不用着急,这都到家了,想知道父亲,母亲有没有事,咱们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才仿佛回过神来,忙扭身往屋内跑去,白漠寒等人,自然也紧跟了上去。

    望着瞬间清空的地方,人有些迷茫的道:“我说什么了吗。”

    另人无奈的望了其眼,点要答话的意思都没有。

    再说司马霏儿几人回到家中,见司马傲天好好的,不由暗松了口气。

    司马霏儿带着几分紧张上前道:“父亲,你没事吧。”

    见女儿小心翼翼的模样,司马傲天好笑的望了自己眼道:“我怎么了吗,我当然没什么事情了。不过,你们怎么突然跑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