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欧阳秀闻言,脸颊顿时胀的通红,天知道他自小因为这个名字受了多少嘲笑,想到这里,欧阳秀恨恨的回头望了眼刚刚喊话之人,便扭头恨道:“好啊,本来我只计划稍微修理你下的,毕竟你老子不是死了吗,可既然你这样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这话出,司马懿瞬间变了脸色,眼神凶狠的望向欧阳秀,露出了抹绚烂的笑意,却让欧阳秀瞬间打了个冷颤,总有种不好的感觉。

    果然下秒,就听司马懿言道:“看来,你真的是在找死啊,原本还想饶你次的,不用全力的,不过显然你并不需要,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不客气了。”

    话落,司马懿退后步,脸不屑的道:“废话少说,我们开始吧,我实在好奇的很,会,你跪在地上哀求不已会是什么模样。”

    欧阳秀闻听此言,本还有的分不安,顿时消失无踪,亦是冷冷的望着司马懿道:“你应该知道这擂台之上,是不论生死的吧。”

    闻听此言,司马懿只是露出抹不屑的笑容。

    这下子可是彻底将欧阳秀给激怒了,瞬间出手,竟是直接将机甲给扔了出来,瞬间坐在了机甲之上。

    司马懿见此,更是嗤笑声道;“玩这个,你爷爷还没爬过谁呢。”亦紧跟着坐在自己的机甲银狼之上。

    擂台防护罩瞬间开启。

    白漠寒见状有些担忧的道:“霏儿,阿懿这么打没事吧。”

    司马霏儿听完,脸兴奋的道:“当然没有什么事,依我看那个欧阳秀就是找死,虽不知道我这个哥哥虽然纨绔了些,机甲却是玩的流的,其实我原本还担心,要单打独斗呢,虽然他经过你……哦我是说,漠寒的番恶补,提升了许多,可是到底时间太短,我也怕出差错,不过若是机甲,就没有什么问题了,毕竟,光那机甲本身,就足够横扫对手了。”

    白漠寒闻言,不由望了过去,只见那机甲银光闪闪,只眼,便知那材料必定就是顶尖的,再看向对面之人,白漠寒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的确是差别太大了。”

    显然欧阳秀也认识到了这点,浑身抖,当下怒骂道:“你太过分了,有种咱们公平的打,凭机甲好获胜,你这样,算什么。”

    冷笑声,司马懿当下言道:“这么说,你这是认输了,认输老实就直说好了,放心,我是不会嘲笑你的。”

    话是这么说,可司马懿这话里却满是嘲讽之意,欧阳秀气了个半死,当下怒道:“好好好,能见这话说的理直气壮的我还真没见过几个,机甲好又怎么样,光有好的机甲又怎么样,操控不行,你依然死无葬身之地。”

    话落,不等司马懿反应过来,欧阳秀便架着直对着司马懿劈了下去,司马懿见状,嘴角嗤笑声,竟是动都未动,双手抱胸直直的站在原地,见此情景,四国都震惊了,这又是闹哪样,倒是欧阳秀眼中喜道:“这可是你自己找死,就怪不得我了。”

    话落,欧阳秀更是将力气放到最大,直直的对准司马懿机甲的脑袋劈了下去,下秒,便被直接震飞了出去。重重的跌落在了擂台之上。

    见欧阳秀震惊的半天都趴在原地的模样,司马懿冷笑声,操控着机甲指着自己的脑袋道:“我说,你是不是傻,脑袋可是我的身处之地,就凭这个,你认为,这里能是简单的吗,你说你劈哪里不好,偏偏冲着他去,你不死谁死。”

    话落,司马懿几步走到了欧阳秀身边,脚踩了上去,重重碾,就见那机甲竟然脱落了起来,隐隐竟还有电光,下秒更是见欧阳秀十分狼狈的从机甲中跑了出来。

    司马懿眉毛挑,架着机甲便往欧阳秀的身上踩了下去,欧阳秀只吓得当下便蹲下身子,抱头急呼道:“我输了,我认输了。”

    原本以为这脚定然会落下来,可没想到司马懿竟然收了回去,瞬间下了机甲,而擂台的防护罩也打了开来。

    逃过劫的欧阳秀,讪讪的站起身来,也不知如何是好,唯有见机甲收起,转身便要下了擂台,不想就在此时异变突生,司马懿突然出手,在其身后踹了脚,欧阳秀瞬间飞了出去。

    哐当声落在地上,司马懿拍了拍双手,无奈的道:“虽然没要你的性命,可我这心可是不爽的很呢,这脚是在擂台上踢的,所以你也只有受了。”

    话落,司马懿也紧跟着下了擂台,回到了司马家的战台之上,若是按着往日司马懿的脾气,只怕早已嚣张的自捧番,不过此时的司马懿却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司马傲天见状,深深叹了口气,望了女儿眼,走到了侄子的身边,在其身上轻拍了两下道:“阿懿,二弟若是看到你这个样子,心里也绝不会高兴的。”

    司马懿闻言,脸上更是泛起层层苦笑道:“大伯,到了如今我都不能原谅我自己,父亲在的时候,我没让他安生天,每日里竟是闯祸,让他帮我收拾烂摊子,如今想想,真是不孝极了,可是就是现在我再后悔又如何,父亲,也不会回来了。”

    司马傲天听闻此言,眼中也闪过抹伤感,不由将侄儿搂在怀中道:“逝者已矣,我知道,你想念父亲,可你也要想想傲林希望你变成什么样子,想想看,若是你父亲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他的心里该是多么的难受,傲林,若是觉得你以前让你的父亲操心太多,那从此以后,就不要让他再操心了,好好照顾自己好不好。”

    司马懿听了这话,终是望向司马傲天点了点头道:“大伯,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尽量让自己每天都过的开开心心的,绝不会再让父亲担心我。”

    听了这话,司马傲天很松了口气,点头赞道:“这才对,不过光会说可不行,还得做到。”

    司马懿忙点了点头,“不过大伯,你还是回你的位置坐着吧,毕竟现在可是非常时期,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不过司马傲天并没有被司马懿几句话给哄住,而是见司马懿好像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这才放了手,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所以也没有看见,司马懿在他转身的刹那,望着郑秀的时候,满目的恨意,以及嘴角的冷笑。

    这幕却恰巧落在了白漠寒的眼中,挑了挑眉,白漠寒忍不住道:“这阿懿还真是个真性情之人。”

    被这话说的愣,司马霏儿不由疑惑的望向了丈夫,白漠寒目光指,司马霏儿便望了过去,见司马懿此时的模样,有些忧心的道:“他不会做什么蠢事吧。”

    “我倒不觉得是什么蠢事,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若真能这样放下,我还真不太喜欢他了。”

    白漠寒这边话音刚落,司马霏儿便没好气的道:“我自然知道这点,我只是怕他做出什么蠢事来,二叔的死,不仅仅是他的事情,这是我整个司马家的深仇大恨,谁会忘记,我不想二叔的事情还没了,他又伤了自己,若是他再出什么事,那我二叔只怕死了也不会原谅我们了。”

    说到这里,司马霏儿忙道:“那个你能不能去护着他啊,我真不想他出什么事情。”

    白漠寒摇摇头道:“不能。”

    司马霏儿见丈夫竟然这么说,不由追问道:“为什么不能。”

    嘴角挂起抹笑容,白漠寒点犹豫都没有的道:“自然是因为我还要保护你啊。”

    司马霏儿闻言,正要开口,却听身边都是窃窃私语的声音,不由愣,再细看时,发现此时的自己都要钻进白漠寒的怀里了,若白漠寒是白漠寒的模样还好,问题是此时丈夫可是顶着鲛人的脸的,司马霏儿忙往后撤,坐直了身子,却没有抵挡住旁边的指指点点。

    随后,竟见司马懿也走了过来,低头望着自己,司马霏儿忙往后靠了靠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许久,方听司马懿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霏儿,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偏我还在早上,要在漠寒那里给你出头,没想到却是你先做错了事情,霏儿,漠寒对你有多好,你又不是漠寒对你有多好你怎么能做出背叛他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对他来说,你的存在意味着什么吗。”

    司马霏儿指了指自己,猛然将司马懿往外推,站起身道:“我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别跟着掺合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什么样啊。”司马懿的神色猛然冷了下来,接着言道:“如今,何止是我这么想,你看看四周,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霏儿,既然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你就给我解释清楚,我去将漠寒给你带回来。”

    望了四周样,司马霏儿再次坐了下来,忙挥挥手道:“大哥,我拜托你,现在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有什么事,等回去再说。”

    原以为司马懿会因为这话离开,不想竟是直直的坐了下来,语重心长的道:“霏儿,我是你的哥哥,所以才来劝你,漠寒对你真的很好,为了你,他什么都可以舍弃,你如何能这样对他,是我承认,这个阿蓝,的确也有些本事,相貌也过的去,但是真和漠寒不是个等次的,你要是真因为他,失去了漠寒,将是你生最后悔的事情,别和我样失去了才知珍惜,到那时便是你再后悔,也晚了。”

    司马霏儿见四周的视线越发恶劣了起来,声音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般道:“我说我知道了,拜托你不要再说了,难道你没看见,人们都在看吗,你再说下我都要丢脸死了。”

    听闻此言,司马懿紧紧抓着司马霏儿道:“霏儿,丢人总比丢了漠寒好,听我的话,快去和漠寒和好,他真的是世界上最爱你的人。”

    长吸口气,司马霏儿忙连连点头道:“好好好,等今天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就去如何。”

    “不好,你现在就去,既然有误会,就要彻底解释清楚,不然误会只有越来越深,你现在就去,不然我就在这里说到你去为止。”

    这边司马懿话音刚落,司马霏儿便忙抬手止住了司马懿的话头,站起身来道:“好好好,我去还不行,我这就去。”

    说着便站起身来,往外走去,白漠寒见状,也忙站起身,紧跟了上去,不想却被司马懿再次拉坐在了椅子上,无奈的望了司马懿眼,这才言道:“先放手好吗,你该知道现在并不安全,我还要保护霏儿呢。”

    重重的在白漠寒身上推,司马懿冷笑道:“霏儿,叫的蛮亲切的吗,不过,以你和漠寒的关系,是否称呼弟妹更加合适点。”

    无奈笑,白漠寒长出口气道:“我原本不就直叫的霏儿,你们也没说什么,今天这是怎么了。”

    “因为,你心机不纯,你当我看不到吗,你看向霏儿的眼神分明就是动了情,我警告你,在事情无法控制之前,最好将你那肮脏的心思都给收起来,我知道我打不过你,可是漠寒,你应该知道他不是个好性子吧,为了霏儿他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若不想你们的兄弟情义化为乌有,就好好把握住自己,别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吧。”

    “嗯”了声,白漠寒见妻子好笑的望着这幕,心中也有种想笑的冲动,却不得不故作正经的抿了抿唇道:“那个,你说的我都明白,不过,这是之后的事情,你先让我和霏儿。”见司马懿瞪了过来,白漠寒忙改口道:“好,弟妹,你先让我和弟妹起去,现在这里可是危险的很,她情况又特殊,若是出了事情可怎么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