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白漠寒长出口气,带着几分没好气道:“他不过是说出他看到的事实罢了,我不认为有我需要原谅的地方。”

    这话出,又让司马傲天糊涂了起来,见状,司马霏儿忙解释道:“父亲,是这个样子的,漠寒现在不是以阿蓝的身份出现的吗,那今天早上回来的白漠寒,自然就是鲛人了。”

    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司马傲天自然什么都明白了,“这么说,mary如今抱着的那个漠寒是阿蓝。”

    见夫妻两人点头望向了自己,对于这段混乱的关系,只让司马傲天头疼不已,不由揉了揉额头道:“你们关系还真是乱呢,等等让我捋捋。”

    司马霏儿闻言,没好气的道:“父亲,现在都什么时候来,你就不要逗我们玩了,这件事你心里知道就行了,就别跟着瞎掺合了,免得到了最后,将你宝贝女儿我给坑进去了,还有时间也不早了,这第场比试应该就要开始了,咱们赶紧过去看看吧。”

    闻言,司马傲天忙站起身来,狠狠的瞪了两人眼道:“让你们这些事闹得,我差点就忘了这件事了。”这话出,让跟前的白漠寒心里忍不住阵的吐槽,“岳父大人,你这智商还说是我们闹得。”而此时,司马傲天忙看了看时间,便焦急的往外走,司马霏儿和白漠寒二人自然忙跟了上去,好在到了之后,还有段时间才到比试的时候,司马傲天镇定的坐在了椅子上,那架势,好像刚刚着急的人不是他样。

    司马霏儿与丈夫忙坐在了司马傲天的身后,就见郑秀此时站了起来,“诸位,十年度的四国大比,终于开始了,我想,你们也已经等的太久了,这么多年过去,你们定也很想看看,如今这四国之中,谁才是真正的第家族,谁有这号令群雄的实力。不过大比还未开始,却已经发生件恨事,也是桩遗憾,司马家的二爷,遭受了意外,已经身死,我这里表示哀悼,如今虽然尚不知凶手是谁,但想来,众位应该与我心思样,定然是愤慨不已,说实话,我这几天思来想去,想了很多可能,但是有种可能却是最大的,也是最符合逻辑的,但我这也只是猜测,在场的诸位,我是个直性之人,这话搁在肚子里不吐不快,所以我还是要说说,有什么不该说的,还望大家不要见怪,从现在这种局势来看,司马家二爷的死,说实话,在场的各个家族嫌疑最大,其用意便是想打击司马家这个对手,但是我却对这种行为相当的不耻,就算是想要打击对手,也该是在堂堂正正的在比斗场上,而不是背地里耍这样的阴谋诡计。”郑秀这话说的可是冠冕堂皇的很,既排除了自个的嫌疑,又装出副很公道的样子,指责了那些跟司马家不对付的家族。

    如今指向性明显的话语,也确实起到了作用,在场的众人都有些人心都浮动了起来,四国间望着对方的眼中都带上了不信任,甚至还有几分隐晦的杀意。

    白漠寒听了这话心中也是凝,不由疑惑了起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怎么他不过几日没有回来,彼此之间的关系就差成这个样子了。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想到这里,白漠寒不由向司马傲天望去,看明白了白漠寒眼中的含义,司马傲天没好气的瞪了回去。他怎么知道,不知道那郑秀便是做了什么也是将他排除在外。

    白漠寒深吸口气,忙将视线移向了司马霏儿,司马霏儿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声的在白漠寒耳边道:“漠寒,你也知道,我为了你的事情,直都不怎么理会这外边的事情,所以……”

    话到这里,白漠寒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知道,在两人身上得不到什么答案,便索性站起身来,见此情景,司马霏儿忙双手拽住了白漠寒的右手。

    白漠寒见状,忙将手给缩了回来,脸上的表情很是凝重,司马霏儿此时也明白了过来,此时在外人眼中,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自己的丈夫白漠寒,而是丈夫的好兄弟鲛人阿蓝。

    想到这里,当下司马霏儿讪讪的笑道:“那个,是我冒昧了,实在是你这突然站起来,我有些担心,你还在生漠寒的气,这才出手快了点。”

    见事情圆了回来,白漠寒这才暗松口气道:“哦,没什么,只是这样的事情以后万不可再有,你瞧,我被漠寒打的伤还在脸上挂着呢,还别说,这拳打的还真不轻,险些没让我昏死过去,我可不想再来次,下次,还不知道有没有命在,这个漠寒,我也没干什么啊,下这么重的手,兄弟还做不做了。”

    司马霏儿闻言,忙配合的道:“是我家漠寒做的过分了,她如今不在,我替他道个歉,你千万别计较。”

    白漠寒这才言道:“我还不至于卑劣到为难女人的地步,漠寒是我的兄弟,我又不好和他计较,不过那边不是有个现成的靶子吗,容貌虽然几乎样,但是打下去我只会有“爽”的感觉。”

    司马菲儿眼,便知白漠寒说的是谁,当下忙道:“那便快去快回。”

    听闻此言,白漠寒笑了笑,便走进了白家的阵营,见所有的人都盯着自己,白漠寒淡定的站在白漠奇身前,言道:“不知我们能否谈谈。”

    白漠奇冷笑声,当下言道:“你我之间有什么好说的吗,赶紧滚,别等我动手,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

    听闻此言,白漠寒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只是想着自己如今的身份,忙笑着道:“漠寒那里对你可是时有夸赞,在他的话里,你可不是个如此讨厌的人啊。”

    白默奇冷笑声,开口怼道:“也许许多人都是对事不对人,不过我这人却是不同的很,从来都是对人不对事,看见你那讨厌的脸,就恨不得打死你了事。”

    话落竟是突然出手,将白漠寒逼出了白家的战台,这才言道:“滚,赶翘我师兄的墙角,我警告你,识相的就收了你那见不得人的心思,不然,我就将你打成废人。”

    话落,冷冷的撇了白漠寒眼,转身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只剩下白漠寒瘸拐的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上,司马菲儿忙在白漠寒的手背上写道:“可问清楚了。”

    示意司马菲儿稍安勿找,白漠寒便闭上眼睛沉默了下来。

    三分钟后,眼睛睁开的瞬间,抹厉芒闪过,白漠寒望向郑秀的神情满是冷意。

    司马菲儿见状,忙追问道:“到底什么事情。”

    忙“嘘”了声,白漠寒这才言道:“回去再和你说,小心隔墙有耳。”

    司马菲儿闻言,忙应了声,二人便不约而同将目光聚集在了擂台之上,只见此时郑秀隐晦的望了他们人,便接着道:“看来,司马家和白家的关系是真的密切啊,这才几天呢,我都看到你们凑在起几回了,该不会是商量什么对策呢吧,这可不好,对其他人也太不公平了,还有别忘了我刚刚的话。”

    这话出,所有人的视线自然聚集在了司马家与白家身上,就见司马傲天站起身道:“看来,郑大人对我司马家真是颇多关注啊,连我这个司马家家主都不知道的是事情,你个外人竟然如此清楚,竟是让我这个当家主的无言以对,看来,真是我这个做家主的太过失职了,今天过后,定多多学习,如今天这样的事情再不会发生。”

    该说真不愧是司马家的家主吗,简单的句话,便将众人的目光引了回去。

    郑秀听了这话,尴尬的笑道:“司马家主,这是哪里话,我不过是提醒下你,不要做这种勾搭连环的事,毕竟大伙可都看着呢。”

    司马傲天听罢,却是毫不客气的怼道:“郑大人,你都说了大伙都看着呢,你说我就是想勾搭连环是不是也是要避开些人的。”

    郑秀笑了笑道:“不是最好,不是最好。”说罢,又朝着四周拱了拱手道:“诸位,诸位,既然如今没有其他事了,这四国大比也就可以开始了,那么这第场就开始吧。”

    接着便听见“参赛选手入场。”声音落,便陆陆续续准备进场了,司马懿在进场前,鲛人便上前道:“小子,这第场可是提升士气的,你可别输了,那可就太难看了。”

    司马懿听罢,当下不屑的道:“阿蓝,你可别瞧不起人,你我是打不过,就这场比赛台上的,有个算个,我闭着眼睛都能赢了他们,说实话,这第场上场的怎么都是饭桶呢。”这话出,鲛人忍不住扑哧声就乐了。

    司马懿这才反应过来,这话连自个都给骂了,当下忙又接着道:“他们这些饭桶,我肯定没问题。”

    不过再怎么解释,也已经晚了,鲛人笑了笑道:“这狠话谁也会说,但是真要做起来可就不容易了,这样,这次不是对嘛,你也不用闭着眼睛打了,只要你能在五十招以内赢场,你就不算白去星辰大海趟,不过若是输了,你可……”

    “输了,怎么可能,若是输了,我下场给你磕头拜你为师怎么样。”

    白漠寒笑了笑道:“我怎么感觉这不像是惩罚倒像是奖励呢?”

    这话出司马懿当下开口道:“我若是办到了怎么样,你拜我为师你愿意吗?”

    闻听此言,白漠寒心里愣,“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原来可是点火就着啊,哪还用自个出什么赌注啊。”不过白漠寒只是略愣神,便开口道:“这样吧,我这里呢有漠寒给我的疗伤药丸,你若是应了,就是你的了,如何?”

    “虽然你这赌注还可以,但是我输了,却是要拜你为师,好像我找个赌注有些大。”略思考,司马懿便接着道:“反正,这比试我又不会输,我就让让你,就这么定了。”说罢二人便击了三下掌。

    而此时场上已经现了十来个人,司马傲天见司马懿还在跟白漠寒说着什么,忙出声催促道:“阿懿,赶紧上场,虽然是对,但是也要小心些,知道嘛。”

    司马懿闻言,点点头,便往场上走去,人员到齐后,便两人组开始对决,而显然由于这对的比赛积分最低,各个家族便也没多少重视,派出来的人都算不得流好手,但也绝不是什么善茬,毕竟能来参加四国大比的人,可都是各个家族的精英,所以这上场的也算是能够撑得起场面的人,毕竟蚊子再小也是肉,万赢了呢,多点积分没什么不好的。

    司马懿的对手正是东方帝国欧阳家的个,这人看膀大腰圆的,明显就是个力量型的,看见对面的司马懿,当下就是不屑的瞥,开口道:“小子,是你自个下去啊,还是麻烦我把你扔下去?”

    司马懿闻言,掏了掏自个的耳朵,脸淡然的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什么人都敢叫我小子,看来不知道小爷我的厉害,哎,记住了,老子我叫司马懿,别会输给谁了都不知道。”

    这人轻蔑的看着司马懿道:“小子,嘴上狂不算个啥,来来来,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司马懿伸了伸手挑衅的道:“来吧,亮亮你的能耐。”

    这时看台上欧阳家的众人开口道:“阿秀,把这家伙扔下去。”这话出,非但没给场上的欧阳秀提气,反倒是把司马懿给逗乐了,忍不住调侃道:“我说你怎么不敢报名字呢,没想到你居然叫欧阳秀,这么大个男人居然叫这么个名字,真不知道怎么想的,欧阳秀,哈!哈!哈!”笑了几声,司马懿又接着道:“你说你五大三粗的哪里秀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