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闻听此言,鲛人瞬间瞪向白漠寒道:“闭嘴,你才几岁,跟我冲什么前辈,再有,这件事若不是你非要互换身份,事情怎么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说话间,鲛人竟是猛然出手,拳揍在了白漠寒的身上。

    只听“哐当”声,白漠寒应声倒地,还未见白漠寒有什么反应,却先将鲛人吓了跳,只见其有些尴尬的开口道:“你怎么不躲,傻呆呆的待在那里做什么。”

    闻听此言,白漠寒拦住想要发火的阿蓝,笑着言道:“阿蓝,你有句话说的没错,若不是我和你互换了身份,你也不会有这样的烦恼,不过我现在倒是有些庆幸了,要不,这来我可就做了对不起霏儿的事,只怕以后我还真没脸见他;这二吗,就是你错过了个这么好的机会,mary虽然为人偏执了些,但是从她做的这些事来看,也是为了追求幸福,只是方法有些欠妥,不过也算是个难得的好女子,若是你们真的能再起,那会是你们彼此的福分。”

    听闻白漠寒此言,鲛人没好气的蹲在白漠寒身旁,在其的脑袋上拍了拍,无语的道:“别将什么事情都揽在自己的身上,真是十成十的烂好人,放心,我活了这么多年,虽然在人世间走的世间并不长久,但是该懂的道理我还是懂的,你完全不用为我担心,倒是你,还是先想想自己吧。”

    “我”白漠寒好笑的指了指司马菲儿,无奈的道:“我有什么需要担心的,目前事情都在按照我的设想在发展啊,放心,没问题的。”

    见白漠寒说的这么坚定,鲛人把将白漠寒给拽了起来,在其手心中写了个二字,就见白漠寒神色变,下意识的望了霏儿眼,见妻子的目光完全聚集在自己身上,白漠寒忍不住好笑的道:“这个也不用担心,霏儿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只要跟她说明白了,她会理解的。”

    见白漠寒这么说了,鲛人耸耸肩膀道:“既然你心中有数,那我也不多说了,总之,你自己悠着点,可别玩得过火了,倒是你,什么时候将咱们的身份换过来。”

    “嗯”了声,白漠寒方道:“暂且先这个样子吧,有些事情我用你的身份更方便些,还有你不是说要和mary在起吗,用我的脸也更容易相处些不是吗。”

    望着鲛人漆黑的脸色,白漠寒捂着自己有些红肿的脸颊,上前扶着妻子便往外走。

    到门口,便做出副愤愤不平加委屈的模样,落后步,紧紧的跟在司马霏儿身后,见此情景,众人脑中就是阵脑补。

    而这种现象在鲛人装扮的白漠寒阴沉的走出来之后,jin ru了"gao chao",不想这场好戏还未闹完,气势冲冲跟来的mary又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只见几步走到了霏儿身边,脸上带着抹嗤笑道:“现在还能笑出来,看来你应该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话落,不等司马霏儿反应过来,mary便直直的走到了白漠寒的身边,伸手紧紧的揽着其胳膊道:“漠寒乖乖,告诉他,昨天晚上你和谁在起。”

    白漠寒满脸尴尬的望着mary,形色间更加局促了起来,司马霏儿见状,想着刚刚被其打的巴掌,心中闪过抹冷笑,竟是几步逼近了其身边,冷冷的道:“漠寒,她到底再说什么,你给我说清楚,昨天晚上你不是和她在起的对不对,你更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情对不对。”

    众人只见此时的白漠寒神色越发难看了起来,见状,便听有人起哄道:“这司马家的大戏可是越来越好看了,你看看那个站在司马霏儿身后的男人没有,他可是跟司马霏儿待了夜,我今天就见那白漠寒气冲冲的进了屋子,你们看那男人脸上的伤,我猜定被打的不轻。原以为这就够精彩了,没想到司马家这位姑爷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怎么就敢这么堂而皇之的在司马家的地盘上背妻偷吃,我看啊,他是活的不耐烦了。”

    这边此人话音刚落,就听又人接着道:“呵呵,什么活的不耐烦,我看人家活得潇洒着呢,你们难道没听说吗,这位司马家大小姐,可是身心都在人家身上,我看别说人家偷吃次,便是再外面养个十个八个的,这位大小姐也舍不得离开人家。”

    此人话音未落,只听“啪”的声,众人眼中俱是惊,只因司马霏儿竟是当着众人的面巴掌甩在了这位据说她十分喜爱丈夫的身上,且听那声音,这里面就绝无作假的成分。

    再看眼,那鲛人脸上的巴掌印,众人心中仿佛明白了些什么,尤其是鲛人上前拉了把,司马霏儿就乖乖停手之后,众人心中的八卦之火,更是熊熊燃烧了起来。

    这时只听mary身形闪,挡在了白漠寒的身前,带着几分怒气冲冲道:“司马霏儿,你活腻了,敢动手打我的人。”

    对于mary,司马霏儿本就有些心结,如今又见对方先行挑衅,自然不会客气,只冷笑道:“你的人,他身上刻着你名字了吗,可我和漠寒乃是星际登记的正统夫妻,我管自己的丈夫,有你什么事。”

    闻听此言,mary怒极反笑,整个人窝进白漠寒的怀中,脸挑衅的道:“怎么,司马霏儿,抢不过我就想打人,他可是我mary的人,恐怕还轮不到你来动手,这次,我忍你,若有下次,我便将你化成血水,况且,也不看看你到底对漠寒做了些什么,这个蠢男人对你的付出,便是我见了,都只能说句羡慕,可你呢,说出来的话是半点不留情啊,说戳心窝子就戳心窝子啊,结果弄得你的男人伤了心,冷了情,离开了你,又能怪谁,只能怪你自己。”

    见事情闹到了这个样子,鲛人忙紧紧拉着司马菲儿道:“那个,我看现在漠寒正在气头上,咱们先避开再说吧,况且漠寒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心思全在你的身上,怎么可能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来,我看,分明是她胡说的,咱们还是别理他了,再闹下去,丢脸的可就是司马家了。”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方才似笑非笑的望了mary眼,十分得意的道:“说的对,反正他胡说八道又不是次两次的,漠寒这么爱我,怎么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来。”话落,十分怜悯的望了mary眼,方才言道:“算了,妄想症也是种精神疾病,我就不和你般见识了。”

    听闻此言,mary只气的跳了起来,当下言道:“我杀了你。”

    白漠寒吓了跳,赶忙把将其搂进了怀中,原本怒极的mary,立马如同只乖巧的小猫吧般,浑身的毛都顺了起来。

    抬头望着心上人,mary脸幸福的道:“早知道这个办法有用,我早就用这招了,漠寒,你心中是否也有了我的存在了。”

    白漠寒满脸尴尬的望着mary,浑身都僵硬了起来,见此情景,mary脸上的怒气早已消失的干二净,整个人都依偎在了心上人的怀中,“漠寒,你如今对我也是有感觉得对吗。”。

    见众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白漠寒神色实在尴尬,小心的推了推怀中的mary道:“这么多人看着呢,咱能注意点形象吗。”

    “咱吗”mary见心上人将自己归类成了类人,瞬间高兴到了极点,扫了众人眼,却也十分高兴的道:“既然漠寒,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自然是什么都应你,不过,我也有个条件。”

    “什么”白漠寒忙追问道。

    mary瞬间笑着接过话头道:“那就是好好考虑下,咱们二人的关系,你知道的,即使你对我做了那么多更过分的事,可我心里眼里还是只有你个,难道这份深情,还比不过那个司马霏儿吗。”

    白漠寒深吸口气,差点便将真相给说了出来,好在最后刻,控制住了自己,强笑道:“这个问题,咱们两个私下里再说,你瞧,围了这么多人,难不成你想让人看笑话。”

    mary闻言,再次扫了众人眼,双手紧紧拽紧心上人的胳膊,“好吧,这么多事,你都拒绝了我,这跟你时刻不分开的事,你该不会再拒绝我吧。”

    话音刚落,mary见心上人就要开口,忙抢先步开口道:“我不管,若这件事,你还不答应我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的手段,你也知道,若是你惹急了我,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收拾了司马霏儿,你的本事再大,也不能时时刻刻护着她不是吗。”

    见如今已经是mary的底线,白漠寒唯有无奈的道:“好吧,我都听你的,不过,我这些日子不想住在这里,你也知道,若想时刻跟我在起,那我们出去外面住吧。”

    这点要求,正和mary的心意,她正恨不得心上人离司马霏儿远远的呢,忙笑着应到:“好好好,当然好,那我们现在就走。”

    话落,也不给白漠寒反应的时间,直接将人给拽出了这里。

    司马懿见状,顿时气了个半死,当下怒道;“这白漠寒是个什么意思,怎么好端端的跟那个什么mary又混在起了,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做霏儿会有多伤心吗,我得去跟他好好说道说道,免得让人以为我司马家无人了。”

    话落,便要跟出去,司马敦见状,赶忙将兄长给拉了回来,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从父亲去世之后,自家兄长的情绪有多不稳定。

    被弟弟拽在了手里,司马懿顿时暴怒了起来,竟是手肘向后顶,直攻司马敦的面门,手抓着兄长不敢放松,司马敦另只手肘忙挡住了司马懿的攻势,将其压制了下来,这才言道:“大哥,你冷静点。”

    用力的见弟弟推了开来,司马懿恼羞成怒道:“你到底是不是霏儿的哥哥,白漠寒刚刚做的事情你也看到了,难不成,你就这么看着霏儿被欺负不沉。瞧他白漠寒都变成什么样了,直站在那mary身边不说,还直接无视了霏儿,这样的男人还要来做什么,我现在就去结果了他。”

    司马敦见状,突然出手,从身后将司马懿劈晕了过去,无奈的将人抱起,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再说司马霏儿与鲛人路来到了司马傲天的屋子里,就见司马傲天此时正急匆匆的往外走,司马霏儿忙道:“父亲,你这么着急,这是要去哪里。”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忙道:“霏儿,你不用帮白漠寒那臭小子隐瞒,流言已经传到我之里来了,而且传的个比个邪门,我竟没有想到他白漠寒竟是那样的人,我这个做父亲的真是瞎了眼,让你嫁给了这么个东西,可霏儿你不用害怕,我这个父亲可不是摆设用的,便是拼了我这条命,我也要他给个交代,我女儿有哪里对不起他了,让你这么被人羞辱,这可是欺负上门来了。”

    闻听此言,鲛人瞬间没好气的道:“父亲,我拜托你,做什么决定之前用用脑子好吗,你也听到那mary的话了,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我在哪里,我可是和霏儿整晚都待在起,请问我要怎么和mary做出对不起霏儿的事情来。”

    司马傲天闻言,顿时语塞了起来,深吸口气,不由怒道:“现在的人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竟传这些没有依据的话,害我都要误解女婿你了,刚刚跟我告状的叫什么来着,哼,敢挑拨咱们之间的关心,看我怎么收拾他。”说罢,司马傲天就是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那倒是不必了。”见白漠寒竟然为人求情,司马傲天忍不住道:“漠寒,你没事吧,这么轻易就原谅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