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闻听此言,鲛人瞬间觉得身子软,浑身却滚烫了起来,便是再傻也明白自己中了暗算,不由言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应该清楚的很,我对你没兴趣的。”

    mary闻言瞬间松手,见心上人无力的跌落地面的模样,神情阴冷的道:“我当然知道这点,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敢说,你对我点兴趣都没有,可是瞧瞧你,不断想要接近我的模样,显然可不是这个模样,看来,你这话很是口是心非啊。”

    鲛人此时已经彻底明白,mary想做什么了,不由连连苦笑,想要挣脱这切,心中也暗自吐槽道:“这到底都是些什么事情,可是mary这次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漠寒啊,漠寒,兄弟我这次可算是替你受累,这个mary应该不会做什么吧。”

    见心上人想跑,mary将人紧紧将其抓在了怀里,嘴角挂起了邪魅的笑意。

    视线再回到白漠寒这里,此时的白漠寒早与妻子窝在了个屋子里,口口喂着妻子吃东西。

    眼神简直要溺死个人,司马菲儿几次都被看的心中发热,忙避开了漠寒的视线,确实乖巧的接受白漠寒的投喂,脸上满是幸福之色,见此情景,白漠寒不由喂的更有动力了。

    直到司马菲儿打了个饱嗝,这项事情才画上了个句号,司马菲儿再次往白漠寒怀里深处钻来钻,这才脸好奇的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要在暗处查的吗,现在你这么回来,就不怕将事情搞砸吗。”

    宠溺的在妻子头上点,白漠寒不由笑着道:“只要你不穿帮,我保证切都会进行顺利的。”

    这话出,司马菲儿便不情愿的堆起嘴唇道:“漠寒,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会坏事的样子,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比我更乖巧的人了,而且,凭我的演技,怎么可能穿帮,不过我好奇的是,这个郑秀到底想用什么手段对付咱们。”

    “现在你还好奇这个吗,况且他不是已经出手了吗。”

    “出手。”司马菲儿脸惊讶的望向白漠寒。

    白漠寒见状,忙解释道:“可不是吗,提前开启正战,就是他的目的之,不过,他真正有准备的是接下来的团体战,你可能不知道,他已经安排好了,到时候,不仅会让四国诸人损失惨重,还会增加彼此之间的仇恨,若真让他得逞,这个星球只怕就要不保了。”

    闻听此言,司马菲儿忙坐直了身子道:“什么,怎么会这样。”说到这里,司马菲儿不由带着几分怒气望向白漠寒道:“这些既然你都知道,怎么还不快阻止,还在这里和我浪费时间,漠寒,你从来就不是个没有分寸的人,怎么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呢。”

    话到这里,司马菲儿见白漠寒半点要动身的意思都没有,忙个激灵从白漠寒的怀里站了起来,转到白漠寒身后,推着白漠寒道:“走走走,现在可是生死存亡的时候,你就别在这里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了,我的漠寒还是适合做大英雄。”

    随着司马菲儿话音落下,白漠寒见自己都快被推到门口了,忙站在了原地。

    司马菲儿见状,忙道:“漠寒,你这是做什么呢,现在是你这个超级大英雄登场的时候,你可不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给咱们儿子当个坏榜样。”

    听闻此言,白漠寒顿时阵大笑,转过身子道:“菲儿,你要教训人,也好歹把事情弄清楚不是,我现在之所以不去,并不是不想帮忙,而是现在的我是真的不能去啊,你要明白,便是如今我的推论再正确,我的将来的事实又如何,有点,你别忘了,他们如今还没有发生,既然没有发生我们就没有证据,点证据都没有,我们便是去其他人说,他们会相信吗。”

    见听了这话,妻子沉默了下来,白漠寒接着言道:“他们不仅不会相信,反而会将所有的错都归结在咱们的身上,道时候,若是司马家族惹了众怒,咱们便是地头强龙,比地头蛇高了几个级别又怎们样,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啊。”

    烦躁的抓来抓自己的头发,司马菲儿无奈的道:“难不成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任由他算计众人不成。”

    见妻子义愤填膺的模样,白漠寒再次将妻子扯入怀中,这才言道:“你啊,如今性子是越发急了,我什么时候说是不帮忙了,不过是要抓个现行罢了,这事不急,既然已经知道,会在团体赛的时候动手脚,那我自然不会没什么计划,这点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会和父亲好好处理的,你如今要做的,就是好好照顾你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便是好好享受我的陪伴,上次的时候,我没有陪在你的身边,虽然你没有抱怨过句,但是定很委屈吧。”

    被说中了心思,司马菲儿顿时抽泣了起来,连连摇头道:“说什么委屈,是我自己胡闹,倒是害的你错过了那份喜悦,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才对。”

    话到这里,白漠寒忙将眼睛移了开来,方才言道:“难不成今天是开批斗大会吗。”

    司马菲儿刚要开口,便被白漠寒三根手指捏住了嘴吧。

    望着此时妻子有些呆萌,有些无辜的模样,白漠寒简直爱到了心里,顿时公主抱将其抱在了怀中道:“你啊,如今,什么都不要想,只管养好咱们的孩子,其他的交给老公我,而且,等这次的事情之后,我给你个大大的惊喜怎么样。”

    “惊喜”司马菲儿犹豫的望向白漠寒,不由又想起已经死去的二叔,心情顿时沉重了起来,不自觉的脸上便带出抹苦笑来,却也不想让漠寒失望,遂又强笑道:“嗯,那我还真期待,漠寒你准备的惊喜,定然非同寻常。”

    白漠寒怜爱的将妻子的脸捧进了手心里,“不想笑就不要逼迫自己,虽然,我的确喜欢看着菲儿你的笑容,但我想看见的可不是强颜欢笑,而是我的妻子发自内心的笑容。”

    司马菲儿闻言,不由低下了脑袋,有些不自在的道:“漠寒,我只是不想你不高兴。”

    “我知道,可同样的,我也不希望,你因为想哄我高兴来委屈自己。”

    说到这里,白漠寒见妻子的头不自觉地又垂了下去,便忙将其的头又扶了起来,这才言道:“抬起头来,我的菲儿可不适合这无精打采的表情。”话落又是阵轻笑,便紧贴着司马菲儿道:“而且,我保证,我准备的惊喜,菲儿你定会很喜欢,很喜欢的。”

    “恩”了声,司马菲儿脸上露出了抹甜笑,忙往白漠寒怀里钻,夫妻二人,简直闪瞎了旁人的眼睛。

    如此日过去,大早,就听到阵狂躁的敲门声,白漠寒眉头皱,正准备给妻子设个隔音的阵法,就见妻子已经睁开了眼睛,无奈的将人扶了起来,白漠寒有些无奈的道:“这大早也不知道是谁,真是无聊透顶了。”

    话落,白漠寒便起身将门打了开来,却没想到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心中惊,第反应,便是将鲛人顺势拉,拽进了屋内,将门甩,顺便隔绝了外面好奇的眼睛。

    而白漠寒正准备说些什么,就见鲛人此时的情况十分的不对,竟是从未见过的情绪激动呢。

    轻咳声,白漠寒还是先关心道:“阿蓝,你这是怎么了,没什么事情吧。”

    可谁知话音刚落,竟见鲛人脸上露出了羞涩的神情,带着几分欲言又止,几分如泣如诉。

    只看的白漠寒是个哆嗦,终是忍不住道:“我说阿蓝,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有话好好说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模样真的很可怕啊。”

    话音落下,见阿蓝的神色越发诡异了起来,白漠寒深吸口气,终于说出来自己的猜测道:“你这是发情了,我听说动物都有这个时候的,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要不,你告诉我办法,我这就去帮你解决。”

    鲛人闻言,脸上娇羞神色更浓,只看的白漠寒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却也突然灵光闪道:“还是说,阿蓝,你已经有了发情的对象,说说看,是谁,要不要我帮忙。对了,我不应该先问这个,我好像应该先问我认不认识才对。”

    这话出,鲛人脸色明显白,司马菲儿看在眼中,不由追问道:“怎么,莫非这个人有什么不妥。”

    鲛人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只是见白漠寒夫妻二人都紧张的盯着自己,鲛人也不得不开口“恩”了声。

    司马菲儿见状,八卦之火熊熊燃起,极速的排查起自己身边的人来,可却没发现,鲛人和任何个人说过超过三句话的,唯谈话多的,也就只有他个。

    望着鲛人望向丈夫的复杂光芒,司马菲儿脸尴尬的望着鲛人道:“阿蓝,你喜欢的该不会是我吧。”

    闻听此言,鲛人忙连连摆手,险些没被口唾沫给淹死,当下便忙解释道:“我说,弟妹,你是没有脑子吗,白漠寒可是我的兄弟啊,我怎么会喜欢自己兄弟的女人,你哪里找来这样的神逻辑,赶快将你脑中的思想给破除掉,我可不想因为你,和漠寒互生隔阂,最后同归于尽,真是的,说话前,也不好好过过大脑,这是能随便乱说的事情吗,会死人的。”

    司马菲儿闻言,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忙捂着嘴巴,望着二人道:“好了,好了,这次的事情就当是我的错好了,不过阿蓝,既然不是我,那是谁,我实在好奇极了,看你平日里蠢得要死的模样,竟然不声不响闹出这出,来说说呗,到底对象是谁。”

    “mary。”

    这个名字出,还真如道惊雷般,劈在了二人的心上,便连白漠寒都有些身子发冷的道:“阿蓝,我刚刚出现幻觉了,没听清楚,你再说遍,你喜欢的人是谁,不是我听到的那个名字吧,定是我听错了对吗。”

    若没说出口,鲛人确实蛮为难的,不过既然已经说出了口,鲛人便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样,瞬间滔滔不绝了起来。

    待听完鲛人的话,白漠寒有些震惊的道:“等下,你的意思是说,你被mary给强了。”

    轻咳了声,鲛人带着三分羞涩道:“话别这么说,若不是你非要和我换装,那出事的的就是你了,我完全是无辜牵累的,你要再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我现在就去找mary。”

    司马菲儿拽过漠寒,忙挡在了鲛人面前,便见司马菲儿撇了撇嘴道:“阿蓝,不管mary原本想要抓住的人是谁,可与她在起的可是你,你该不会,不想负责,所以想要强塞给我们漠寒吧,我可告诉你有我在休想。”

    鲛人无奈的扫了司马菲儿眼,方才言道:“我说,弟妹,你又乱说些什么,便是他们真的有什么,也是以前的事情了,如今她是我的。”

    这番霸气宣言,直接将白漠寒和司马菲儿给看的好笑不已,只是想着以往mary的作为,司马菲儿有些担忧的问道:“只是你自己也说了,mary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因为将你当做了漠寒,若是知道了是你而不是漠寒,那我想,他杀了你的心都有了,你如今还要娶她,你傻了是不是。”

    摇了摇头,鲛人忙道:“做男人,就要负责任,有担当,不管 mary是为了什么,和我走在起,她都是我的人,既然是我的人,我就得护着她,更何况,更何况,我偶然听他们提起,mary只怕肚子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我就更应该负责了。”

    白漠寒闻言,当下便笑着戏谑的道:“果然长大了,如今话里也好,行动间也好,果然不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