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互换身份,Mary再现
    见通讯器依然是长久的沉默,司马傲天不由又喊了两声,见白漠寒依然不答,这才怒道:“漠寒,现在可不是你任性的时候,你应该清楚的很,你在不在,对我司马家到底有多大的影响,便是你对霏儿依然没法谅解,现在也给我回来,听到了没有,你这个混蛋。”

    又是阵沉默,司马傲天见状,唯有长出口气道:“漠寒,你并不是个不识大体的孩子,难道还不清楚什么时候可以任性,什么时候不可以吗,现在可是生死存亡的时候了。”话落,更是将今日郑秀上门之后发生的事情细述了番,尤其是郑秀所说的话,那更是个字都不错的。

    听到这里,白漠寒这才开口道:“父亲,我并没有计划现在回去,你刚刚不是说了吗,前三日并没有我的名字吗,那我不去也没什么要紧的,至于第四天,父亲,你放心,我是定会上场的。”

    深吸口气,司马傲天这才将自己心中的怒气强压了下去,这才言道:“漠寒,你到底要闹到什么程度才肯收手,便是菲儿那些话说的不对,可她也不是有心的,时间也过了两天,再加上如今这样的情况,你就不能先暂且略过,等这四国大比之事过去,你想怎么样,我都依着你,你便是要我这个做长辈的,给你下跪认错,我也认了,这总行了吧。”

    白漠寒见鲛人担忧的望着自己,闭上了眼睛,十分坚定的道:“父亲,我已经决定了,不过您放心,到我该上场的时候,我定不会错过,而且,我相信,有护甲挡着,咱们的人应该不会有事的。”

    话落,白漠寒便率先挂断了通讯器。

    不用想,白漠寒便知道那边的司马傲天得气成什么样子,白漠寒将目光聚集在了鲛人的身上,脸上露出了抹笑容。

    鲛人见状,神色间带出了几分无奈道:“漠寒,咱能不这么玩吗。”

    对于鲛人这话,白漠寒十分坚定的摇了摇脑袋道:“不能,你知道的,别反抗了,这样的事气功能又不是第次了。”

    话落,白漠寒便对着鲛人扑了过去,不会,再次化为鲛人的白漠寒望着对面熟悉的容颜道:“那这里就交给你了,可要扮演好我,半点差距都不能有啊,现在可是考验你对我了解程度的时候,关键时候可不要掉链子啊。”

    深吸口气,鲛人顿时言道:“随你吧,也许是几辈子以前我欠了你的。”

    本不过是随便说说,可谁想到,这边话音刚落,就听白漠寒接过话头道:“你要这么说的话也许还真不错吗,红枫林你还记得吗,既然我可以在许久之前,在那里给自己留下东西,那那个让你跟在我身边的人,说不定就是我自己呢。”

    对于白漠寒如此神级的想象力,鲛人真的觉得很佩服,不过,无语的言道:“着想法,确实不错,可我十分确定,当日所见,根本就不是你的模样。”

    “所以呢”双手摊,白漠寒忙接过话头道:“那你看看现在道我,可是我应有的模样。”

    鲛人闻言,下意识的抬头望了杨意眼,却见杨意分明是自己的模样,如此来,鲛人也不确定起来,越发心乱了起来,却见白漠寒神情平静不已,索性上前将门打开,然后将人给推了出去。

    到了门外,白漠寒人心中好笑,忍不住想着:“想不到阿蓝这个家伙还蛮容易害羞的吗,往日里竟然都被他粗犷的样子给骗了,不过这个样子倒是蛮可爱的,以后是该让他多露出这种表情才好,要不然,这以后怎么找媳妇,啊……,这么说起来,这么多年都没有媳妇,都是因为他这别扭的性格啊,也是,若是我也不愿意找个这样的。”

    想到这里,白漠寒忍不住暗暗发笑,来到了酒店,见司马傲天难看的模样,白漠寒学着鲛人的语气道:“抱歉,司马家主,白漠寒那个家伙,我没有给你叫回来,不过在我的再三劝解下,他终于答应在他比试那天回来参加。”

    司马傲天此时憋着肚子的火,可没想到偶然间却见自家女儿竟然脸上带着笑容,有些惊悚的言道:“霏儿啊,你不要想太多,漠寒不回来肯定不是因为你,他定是有事要忙,这才没有回来,你可千万别动气,你肚子里可还有个小的呢,你总得为他想想吧。”

    见随着父亲的话,众人都望了过来,司马霏儿忙低下脑袋道:“父亲,我哪里是因为这个,我主要是听阿蓝说,漠寒过几日就回来,心里高兴的。”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也没有怀疑,毕竟这对于自家女儿来说也的确是个值得高兴的事情,遂深吸了口气,点点头道:“你高兴就好。”

    话落,司马傲天便将目光转向鲛人道:“你跟我来,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鲛人闻言,忙应了声,便紧跟在司马傲天的身后,见司马霏儿担忧地望了过来,怕众人怀疑,鲛人忙道:“那个,漠寒还有几句话让我带给你,会不知道方不方便到你房里去。”

    司马霏儿此时十分清楚这个鲛人就是自己的丈夫白漠寒,对于这个提议,哪里有不同意的道理,只不过她也明白,决不能在这个时候露出什么破绽了,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道:“当然可以,也不知道他还生不生我的气。”

    鲛人没有回答,而是随着司马傲天进了屋子,将门关上的刹那,就猛然听见身后声巨响,白漠寒好险没被口口水噎死,忙深吸口气这才言道:“司马家主这是做什么,可是对我不满吗。”

    司马傲天深吸口气,让自己平静了下来,这才坐在椅子上道:“我问你,漠寒真的不肯回来,他到底计划着些什么。”

    见对方瞬间的愣神,司马傲天更是坚定了自己的猜测,不由追问道:“那他到底在计划些什么,这点我身为当事人之总要资格知道吧。”

    见司马傲天烦躁的模样,鲛人忍不住好笑的道:“既然你已经猜到了,那家主你怎么没有想到问他本人呢。”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拳头下意识的前落,却在看见脚下那地碎渣之后,放松了力道,落在了扶手之上,咬紧牙关道:“我要是找的到真人,我还用问你吗。”

    见鲛人“哦”了声,便没了反应,司马傲天这才言道:“你哦声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话说清楚。”

    听到这里,鲛人便转过了身子,不会,司马傲天便听对方言道:“那不如我将漠寒变出来给你如何。”

    “变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司马傲天突然想起王叔被mary藏在其本人的复制人的背包之中的是事情,不由赞道:“若是这样自然最好了,你可是将他藏在背包之中,快放出来吧,难为那漠寒因为赌气能受的了这个。”

    话落,见鲛人半天都没有动作,忙催促道:“怎么了,快将漠寒放出来啊。”

    就在司马傲天见鲛人依然没有动作,准白继续催促的时候,就听对面之人口中竟然传出白漠寒的声音来,“父亲,不用如此麻烦,我已经来了。”

    话落,人也转过身来,见其果然是白漠寒的模样,司马傲天震惊的站起身道:“漠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你怎么会用鲛人的样子走了进来,阿蓝呢,他又去了哪里。”刚说到这里,司马傲天便明白了过来,当下震惊道:“莫非,阿蓝现在是你的模样。”

    闻言笑,白漠寒点头应道:“不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见白漠寒承认,司马傲天忙追问道:“可是为什么会这样。”话刚出口,司马傲天就有些后悔问出如此蠢笨的问题来。

    轻咳声,忙接着问道:“漠寒,你这些日子到底在做什么,应该不是和霏儿赌气。莫非那日来劝解霏儿的也是你。”

    点了点头,白漠寒应道:“不错,而且,还有件事情恐怕大伯怎么也想不到。”

    皱紧了眉头,司马傲天忙追问道:“什么事情。”

    露出了抹笑容,白漠寒答道:“嗯,这个算是秘密吧,等这次四国大比的事情完结以后,我再跟父亲你说。”

    “怎么,难道还有事情需要隐藏我的吗。”司马傲天有些不满的追问道。

    不想白漠寒竟然真的本正经的“嗯”了声,笑着道:“这件事情,现在还真不能让父亲你知道,不过,你放心,比试也用不了多少时候,等事情完结之后,我肯定告知父亲你知道。”

    司马傲天见白漠寒这么说,虽然心中很不舒服,但也明白,白漠寒决定的事情,根本就不会给人拒绝的权利,也只能无奈接收道:“算了,既然你存心调我的胃口,我再着急,只会让你更得意罢了,既然如此,你隐瞒的事情,我就不问了,将你能做的事情,说说看吧。”

    见司马傲天这么说了,白漠寒便忙将自己这些时日收集的资料都给递了过去,看着那触目惊心的证据,司马傲天活撕了郑秀的心都有了,原来司马家这些年死去的那些人竟不是意外,还有其他家族,不看不知道,简直能将人给气疯。

    握紧了拳头司马傲天忍不住道:“漠寒,要我做什么,需要将所有的领头人都给聚集起来吗。”

    “聚集起来做什么。”

    被白漠寒这样淡淡问,司马傲天当下便没好气的道:“漠寒还能是做什么,自然是让他们看看郑秀的阴谋啊。”

    话落,就见白漠寒这个女婿眼中闪现鄙视之色,司马傲天顿时憋屈的道:“干嘛,我这话难得说的不对,既然是阴谋就得拆穿不是吗,难道真要看四国拼个你死我活,好让外星之人的阴谋得逞吗。”

    “当然不能。只是父亲大人,你可否告诉我,这样的证据送上去,谁会相信。尤其是这证据还是出自我们手里的时候。”

    司马傲天实在想说句“证据都这么详尽了,还有谁会不相信。”只不过这话终究没有说出口,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这样的证据放到台面上,的确是有些不足的,况且里面许多证据,根本就不能证明与郑秀有关,若自己真将这证据拿出去了,打草惊蛇不说了,只怕还会让白漠寒准备的许多事情都处于被动模式,毕竟司马傲天可是清楚的很,自家这个女婿可不是会打个没把握之仗的人,如今既然将这些东西拿出来,定然是有了想尽的计划。

    深吸口气,司马傲天终是认命道:“说说吧,你的计划,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地方,只管开口,你知道的,我定会全力配合的。”

    见司马傲天终于说出自己想听的话,白漠寒忙将桌子上所有的证据都给收了起来,带上鲛人的面皮道:“我就喜欢父亲你这个性子,别说,现在真有需要祖父你帮忙的地方,我收到消息,郑秀准备在第三场团体战的时候,耍手脚,让咱们四国之人反目成仇,虽不知他有什么计划,但是左不过那个杀了人,栽到其他人身上的无耻把戏,不入流的很。”

    司马傲天闻言,顿时嗤笑声道:“漠寒,你可别如此不屑,就算这计谋的确阴损了些,可他有用啊,就凭这点,他就是条好计。”

    白漠寒深吸口气,连连点头道:“父亲,还真喜欢给自己的敌人脸上贴金啊,算了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总之,我们是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的,所以我想请父亲帮忙,暗中帮他们把,或者遇到这种事联系我,我会很快赶到的。”

    听白漠寒求的是这个,司马傲天忙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了,只是漠寒,你有没有考虑件事情,若每次他们有难咱们就出手,会不会让他们认为,所有的切都是咱们自己搞出来的,就是为了让他们欠人情。或者之后摆布他们。”

    白漠寒点了点头,“的确会有这种可能,所以就让我们遇见的时候,这个度定要把握好了,这方面,我确实比父亲差得远,就请父亲指点下吧。”

    对于女婿难得的请教,司马傲天显然过于热情高涨了些,只拉着白漠寒那是滔滔不绝,咬牙听了半个小时,白漠寒不由带着几分尴尬道:“那个父亲,我想我还是自己研究的好,就不劳烦父亲了,这些时日父亲想必累了,如今我回来了,父亲还是好好歇息才是,至于接下来的事情,父亲只管看我的就好。”

    话落,白漠寒也不等司马傲天到底是什么反应,便忙接着道:“对了,菲儿肯定还在等着我呢,我就不在这里多留了。”

    说着话,白漠寒转身便走,直到走到了门口,这才言道:“对了,有点好像忘了,那就是父亲可要记得,我回来的事情,父亲可不要透露出去,也管好自己的情绪,别让人看出什么来,你应该清楚的很,这事若是显露了,咱们可就处于被动之中了。”

    见岳父听了这话脸色不好的模样,白漠寒深吸口气,忙转身走了出去,只剩下司马傲天愤愤的道:“这个家伙,真该好好修理下了,再这样下去,我可是半点尊严都没有了。”

    且不说这边司马傲天的心情如何纠结。

    只说鲛人化为白漠寒的模样,此时也遇到了巨大的麻烦,因为许久不曾出现的mary竟不知道怎么闯了进来,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对于清楚知道mary 彪悍过往的鲛人,心中暗暗诅咒了番,学着白漠寒的作法冷声言道:“你来做什么,我记得我们之间早已经无话可说,你这样大剌剌的跑来,可是想死在我的手上,你应该没有忘记吧,你对我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mary冷笑声,“若要算咱们之间的债,只怕说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我今天也没有心思和你说这个,说白了,我今天之所以来找你,就是听说,你终于和那个司马菲儿闹翻,哦,不,这么说也不对,应该说,那个司马菲儿将你赶出来的事情来祝贺的,祝贺,你终于恢复了自由身,顺便也想告诉你,我的家世比起司马家可是分毫不差,那司马菲儿没眼光不要你,还有我这个识货的等着你呢,另外,我对你是有真情的,和司马菲儿可点都不同。”

    在心中预测了番,白漠寒会有的反应,鲛人顿时冷笑道:“这是我们夫妻间的家事,与你这个外人无关,若没事的话,就请你离开吧,你应该清楚,我这里并不欢迎你不是吗。”

    不想这话出,mary不仅没走,反而步步的向着鲛人走了过来,竟是整个人扒在了鲛人的身上,嘴角挂起嘲讽的笑容道:“我当然知道,这里不欢迎你,可你不知道我计划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