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王叔听罢忍不住道:“怎么可能,这几天我们可是寸步不离菲儿,漠寒怎么可能来过。”

    王羽琨听罢,忍不住又笑了起来,王叔当下拍自个的脑门,接着道:“对了,昨天,我们离开过,阿兰来过,应该是那个时候漠寒就来过了?这小子还真是够小心的,连我们都不让知道,不过如今小心些,也是应该的,毕竟现在这局势可不大好。”

    王羽琨点点头,“确实是,不过漠寒若是不来,霏儿这个炸药桶咱们可灭不了,也就他能行。”

    王叔这时笑着道:“我说昨天阿蓝那么有信心,原来是这样啊。”

    王羽琨这时摇摇头道:“王叔,那你可就搞错了?”

    王叔诧异的看着王羽琨,“我搞错什么了?”

    王羽琨笑了笑,“王叔,若是我没说错的话,昨天那个阿蓝应该就是漠寒。”

    王叔当下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也对,若不然,怎么会跟霏儿谈了夜呢,其他人怎么可能,最起码阿蓝不可能。”

    这边二人心里有了底,对于司马霏儿也就放心了。

    另边,司马霏儿也明白了白漠寒的想法,当下也就没那么多的挂碍了,美美的睡起觉来。

    转天,郑秀又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只见其上前直接对着司马傲天拱手道:“司马家主,令弟的事可有什么进展?”

    司马傲天见状也是拱手,对着郑秀道:“倒是有劳郑大人挂心了,只不过我司马傲天确实无能的很,真对不起我弟弟,到如今也没能查出凶手是谁,不过,我可是做好了切准备,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郑秀笑了笑道:“司马家主不必自谦,你司马家的实力我还是知道些的,想来以司马家主的本事,杀害令弟的凶手肯定逃不了,若是有什么用的着我郑秀的地方,还望司马家主不要客气,尽管说,我郑秀定在我能力范围内帮着司马家主的。”

    司马傲天点点头,“我这里先谢谢郑大人了,不过眼下还用不着麻烦郑大人,若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定会找郑大人的。”

    “好说、好说。”郑秀客气的又朝司马傲天拱了拱手。

    司马傲天这时又接着道:“想来郑大人此来应该不只是为了舍弟的事吧,不知郑大人还有何事?”

    郑秀这时笑了笑,脸为难的道:“还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司马家主,我此次前来还真有点事,本来司马家主刚刚痛失弟弟,我本不该来此说这事的,但是……”

    司马傲天听到这,见郑秀有些欲言又止,当下开口道:“郑大人这里都是我司马家的人,没有什么好瞒着他们的,有什么话,你说就是了。”

    郑秀长叹口气道:“司马家主误会了,我并没有什么背人的话,这次来,我是受其他三国的委托,计划后天开始正式举行四国大比,我知道司马家主此时的心情肯定不在这里,可是大家都已经在这里等了这么长时间了,若是直等下去,我倒是没什么,其他家族的人怕是就……”

    司马傲天听了这话,当下心里也是惊,实在没想到,这个郑秀居然如此着急,明知道自己正在为自个弟弟的死忙着查凶手,居然先到其他家族那里去挑弄是非,居然撺掇的后天就要开始大比,这个郑秀果然不是个简单人物,想到这,司马傲天脸上不动声色,只是笑了笑道:“郑大人说的对,如今只是我司马家出了事,其他家族自然不必为我们考虑,既然这样,那开始就开始吧,我司马家应战就是了。”

    郑秀这时笑着道:“我这里多谢司马家主的体谅了,不知司马家主,可找回你家姑爷了?”

    司马傲天闻言,看着郑秀笑道:“郑大人可是有我家姑爷的消息?”

    郑秀忙摇摇头,“司马家主玩笑了,你都没消息,我个外来客,怎么可能会有消息,我只是提醒司马家主,你家姑爷可也在参赛名单里面,若是你家姑爷不在,到时候你们司马家可就少个人,少个人会造成什么结果,我想司马家主你应该比我清楚的多。”

    司马傲天,笑了笑道:“那我先谢谢郑大人提醒了,不过郑大人放心,我们司马家不会少个人的,毕竟我也不想看着因为少人而出现什么不可估量的后果。”

    郑秀笑了笑道:“那自然是最好的,就这两天了,司马家主还是赶紧让你家姑爷回来的好。”

    司马傲天听罢,冷冷的道:“郑大人,这就不劳你抄心了,若是到时候漠寒不回来,我这个老头子顶上也不是不行的,虽然我年岁不小了,但是我司马傲天的拳脚还没有老。”

    这话明显带着气,郑秀却不慌不忙的道:“司马家主这是哪里话,参赛名单若是改动的话,司马家主最好提前跟我说声。”

    司马傲天听了这话,当下更是气的不行,“郑大人,你这话什么意思?”

    郑秀依旧是笑嘻嘻的道:“郑某自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善意的提醒,司马家主你也知道,如今这参赛名单已经在系统里了,你司马家的对手自然对你们的参赛人员有所了解,若是临时换人,这样对其他家族岂不是很不公平?”

    司马傲天冷冷笑道:“郑大人你还真是替我们着想啊,不过郑大人若是我没记错的话,这前三天的比拼应该都没有漠寒什么事吧。”

    听这话,郑秀心里更是高兴,这话意思可是在拖时间,若是司马家少个人的话,其他家族自然是高兴的很,自个把这个消息不注意再给透露出去,那就万事大吉了,当下郑秀拱拱手道:“确实如此,司马家主,还望你能早日找回你家姑爷,还有参赛规则司马家主手里应该有了吧,到时候,可是得按规则来,若是违反了规则,可别怪郑某人我不讲情面。”

    司马傲天,笑了笑道:“郑大人放心,我自然不会让你为难的,我们定会按着规则好好的比试的。”最后这几个字司马傲天简直是有些咬牙切齿了。

    郑秀呵呵笑了两声道:“那我就不打扰司马家主了,我这里就先告辞了。”

    司马傲天拱拱手,冷冷的道:“不送。”

    说罢,郑秀扭身就往外走,刚走两步,又转身道:“对了,我这里祝司马家主早日找到杀害令弟的凶手。”

    “借你吉言。”司马傲天冷冷的吐出了这四个字,郑秀刚走,司马懿便开口道:“这个混蛋就是来找事的,大伯,你为什么还能忍他这么长时间。”

    司马傲天拍了拍司马懿道:“阿懿,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有些事还是要忍的,像郑秀这种人,更是要忍,我们这时候可是要查他挑拨是非的证据,所以,更不能让他起疑心,还有你父亲的事说不得也以他有关,我们更不能打草惊蛇,知道嘛。”

    司马懿闻言点点头,又有些担忧的问道:“大伯,只是后天大比就要开始了,可是漠寒还没有影子,咱们人若是少了漠寒,战斗力可是要降好几个档次。”

    司马傲天点点头道:“这个我也知道,但是你们不是有漠寒给的刀枪不入的护具嘛,咱们难不成咱们还怕他们吗?”

    众人听罢,当下大喊道:“不怕、不怕、不怕。”

    司马傲天又接着道:“即使没有漠寒,你们此次大比也能赢不是吗?”

    众人又是阵狂喊,“对、对、对……”

    司马傲天双手往下压,接着道:“好,大家都这么有信心,怎么可能不赢,没什么事就散去吧。”

    众人听罢,当下便各自去休息了,只留下司马懿和司马敦还在,司马敦当下问道:“大伯,虽然说我们手上有这些好东西,但是咱们此时也不敢保证有必胜的把握,前些天白漠奇和王聪的比试你也看见了,若是咱们对上他们中不论是哪个,也只有输的,这可不大好办。”

    司马懿听罢,当下道:“阿敦,你怎么这么灭自己的威风呢,咱们这么多人都有护具,就是挤也能把他们给挤死。”

    司马傲天听罢,当下摆摆手道:“阿懿,不可如此狂妄,不过你们放心,漠寒我已经联系上了,大不了我再联系他下,舔着我这老脸求他回,我还就不信了,他就能这么拨了我的面子。”

    司马懿听罢,点点头,略显放心的道:“也是,不过大伯,哪用你那么求他,我和阿敦联系他下,好好数落数落他,还就不信了他脸皮能那么厚。”

    司马敦听罢,忙把拉住了司马懿,开口道:“别乱说话,漠寒的脾气你还不了解嘛,你和我有表妹管用吗?”司马敦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司马霏儿如今都不行,你填什么乱啊。

    司马懿再蠢,也听出了自个弟弟的意思,当下悻悻的开口道:“对,阿敦你说的对,这事还是大伯你来吧。”

    司马傲天笑了笑道:“看来我还是得豁出我这张老脸去啊。今年这大比也真是的规则也修改了不少。”

    司马敦这时开口道:“若是还像大伯你说的原先的规则,前面几场漠寒都参加,保准能够全部赢下,最后那场,就不用比了。”

    司马傲天听罢,摇摇头,忽然又点点头,“阿敦,你不说,我还不在意,若是原先的规则,确实能避免很多伤亡,看来这规则修改,应该也是郑秀那家伙动的手脚,这样来,前几场,你根本不可能全部赢下,最后场厮杀就成了不可避免的了,好狠的用心。看来有必要在这上面查查。”

    司马敦和司马懿听罢,也是认同的点了点头,司马敦接着开口道:“大伯,确实如此,如今前几场的几分加起来就是比最后场多那么点,前面几场哪怕就是对输了,其他都赢,积分都没有最后场高,怎么看都像是个陷阱啊。”

    司马傲天点点头,“看来我得好好琢磨琢磨。”说罢便不在开口。

    过了大约十分钟,看见司马懿兄弟还在跟前,司马傲天这时才开口道:“行了,你们两个也休息去吧,好好养精蓄锐,尤其是你阿懿,后天可就有你的比赛。”

    司马懿点点头,“我知道了大伯。放心我肯定能把那小子给赢了。”

    二人走后,司马傲天便找来自个的心腹之人,把自个的怀疑说了出来,让其去好好查探番。

    交代完毕,司马傲天又接通了白漠寒的通信器,接通,白漠寒便开口道:“父亲,你又想干嘛,该不会还是想劝我回去吧。”

    司马傲天这时开口道:“不是我想劝你回来,而是你不回来不行了,刚刚郑秀来找我,说是四国大比,后天就开始,所以你这次必须得回来了。”

    白漠寒听罢,当下忍不住道:“什么,咱们出了这么大的事,他都不用跟咱们商量吗?”

    司马傲天笑了笑道:“跟咱们商量,咱们只是家,他已经串通好其他几家,来这里不过是跟我打声招呼,并不打算听我什么意见。”说着,司马傲天又把刚刚郑秀来的事,仔细的说了遍。

    白漠寒听罢,点点头道:“这家伙看来是憋不住了,这么快就想让四国大比开始,是不是有什么事,或者人催着他,若不然他不会这么着急啊。”

    司马傲天这时开口道:“还有点事,今年的规则变了,我怀疑也是这家伙的动的手脚,而且这规则,分明是让参赛的人不死不休的结果啊。”说着,司马傲天把刚刚的猜想细细的跟白漠寒又说了遍。

    白漠寒听罢,也是点点头,“父亲,你考虑的非常对,看来有必要在这方面做做文章了。”

    司马傲天这时又开口道:“我这次联系你就是想让你尽快回来,毕竟咱们是怀疑郑秀,但是别人可不会因为咱们干这事,而对咱们的人手下留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