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鲛人故意说了两遍很不好,白漠寒闻言,却是斜睨了鲛人眼道:“阿蓝,你知道如今我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些,现在的我不能去见她,而且我相信霏儿定会好好保护我们的孩子的,上次霏儿既然能够撑下去。”

    听了这话,鲛人拍死白漠寒的心情都有了,无语的道;“我说,漠寒,这两件事情的情况能样吗,现在你们吵架了,吵架了,你明白吗,再加上司马傲林的死,你们简直是在她的身上扎刀子,漠寒,若是她这次她走不出来,你又计划如何是吗。”

    “阿蓝,你能不能说话小心点,这事要是被发现了,咱们所做的切可就前功尽弃了。”

    见白漠寒半点要挽回的意思都没有,鲛人也冷笑道:“好好好,你非要这么做,以后别后悔,霏儿虽然以往看起来,坚强的很,但他再怎么坚强,终究是个女孩,只要是女人,骨子里的软弱可是天生的,她就会伤心;还是说,所真有天,霏儿死在你的面前,你才会回头。”

    听鲛人将“死”这个字与自己的心上人联系在起,白漠寒的神色顿时阴沉了起来,当下便怒喝道:“阿蓝,即便是你,若是咒霏儿死,我也会忍不住翻脸的,还有你不是向来都只对母鱼感兴趣的吗。”

    闻听此言,鲛人双手紧紧握着白漠寒的肩膀道:“看你这幅样子,就知道你就离不开霏儿,既然如此,你干嘛不听我的,就是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光明正大的去看她,可是悄悄回去,或者用通讯器,让霏儿知道,你并没有生她的气也是好的啊,要知道,她此时的身体可不同以往,若是真出了什么事情,你打死自己,也是没用的,还有我依然还是对母鱼感兴趣,只不过接触的人类多了点,才会这样的。”

    听到这里,白漠寒无奈的望了鲛人眼,这才言道:“我早就准备会就和霏儿说清楚,你可以不要再叨叨个没完了吗,又不是乱嚼舌根子的老婆子,哎,另外我让你做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鲛人听到这里,脸上也露出了抹欣慰的笑容,忙笑着道:“我出马,自然是万无失的。漠寒,你在担心什么。”

    说到这里,鲛人忍不住笑,如今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我们只要等结果就是了,倒是漠寒,你计划什么时候去看霏儿,要不要,我与你起去。

    白漠寒闻言,顿时笑道:“不,你不用随我起。”

    话落,白漠寒脸狡黠的接着道:“不过现在还有另件事情要你去做。”

    ……

    不会,便见鲛人从屋内走了出来,路来到了原住的酒店之中,推开了司马霏儿面前的房门,就笑道:“你们两个出来吧。”

    见王叔二人没有动作,不由又接着道:“怎么,还非要我请你们出来啊,王叔,羽琨。”

    听闻此言二人这才显出身形来。只听王叔率先言道:“阿蓝,你怎么过来了,可是漠寒又有什么新的计划。或者说他是担心霏儿了。”

    鲛人笑了笑,便接着言道:“那倒是没有,只不过我看的出来,他不过是死鸭子嘴硬,再怎么样,他也是咱们的兄弟,总不能真的看他妻离子散了,所以我就代替他过来看看,顺便劝劝霏儿这个弟妹,别真闹出什么事情来。”

    见鲛人这么说,王羽琨顿时脸怀疑的道:“你该不会是真的打算劝解霏儿吧。”

    见王羽琨脸怀疑的模样,鲛人顿时没好气的道:“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不能劝解吗。”

    上下扫视了鲛人两人,王羽琨不由摇了摇头。

    见此情景,鲛人好笑的道:“怎么还这么看着我,有话就说。”

    “你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啊。”王羽琨如此叹息之后,方才接着道:“我说,阿蓝,你对自己的口才什么样,难道不了解吗,你去劝解,别本来没事,你几句话,给闹出人命来。”

    这话出,王叔当下便在旁连连摇头道:“阿蓝,羽琨说的没错,霏儿如今都休息了,我看这劝解之事,就先算了吧。”

    鲛人听到这里,无语的望了两人眼,这才开口道:“难道在你们眼中,我真的差成这样。”

    望着对面不约而同点头的二人,鲛人不由笑道:“好了,你们两个先出去,今天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本事。”

    话落,将手伸,摆明了让两人先避出去,闻听此言,王叔忙道:“阿蓝,有什么事,你难道不能就这么说吗,你也知道,我们可是答应了我那司马兄弟,要帮他照顾女儿的。”

    “王叔,我的能力,你还不知道,有我在,保证霏儿没事,你们两个凑这会空去放松,放松,不然过后这几天,你们可就没有放松的时候了。”

    这边鲛人话音刚落,王叔当下就没好气的拍在了鲛人的肩膀道:“好了,难为平日沉默的人,今天说了这么多话,我们走还不行吗,其实我们玩不玩的倒是无所谓,倒是你,既然这么说了,那霏儿的安全可就交给你了,你应该比谁都清楚,霏儿对漠寒的重要性,可别处什么差错啊。”

    鲛人闻言,顿时拍了拍胸口道:“你们放心好了,我都明白的。”

    话落,鲛人目送两人离开的身影,这才转身进了屋子,望着此时即使在睡梦中,眼角依然挂着泪珠的霏儿,鲛人满脸痛心的将手伸了过去。

    不想这碰触,却将司马菲儿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当下便面露出抹喜色,却在鲛人的声音后,紫韵忙带着抹防备后退了步道:“你想干什么。”虽然刚刚清醒,可她并不是没有感觉的,刚刚那下,鲛人分明是放在自己的脸上的,只不过,那手的温度真的与漠寒的般无二。

    鲛人见状,却是把将人给抱了起来,这下子司马霏儿可是惊得不轻,慌忙挣扎了起来,见司马霏儿挣扎越发厉害了起来,怕伤到肚子里的孩子,鲛人忙道:“霏儿,别闹,当心掉下去伤到你和孩子。”

    这话出,司马霏儿顿时愣在了原地,只因为从这鲛人口中吐出来的声音,分明就是白漠寒的声音。

    见到这幕,司马霏儿忙紧紧的拽着此时鲛人的衣领道:“你怎么会用漠寒的声音说话,你就是漠寒,是不是,是不是。”

    细心的擦去妻子脸颊的泪痕,鲛人将面上的面具撕露出的正是白漠寒的脸,这下子司马霏儿再也忍不住整个人都扑了进去,紧张兮兮的紧紧抱紧漠寒道:“你终于回来了漠寒,我好想你,其实那天话刚出口我就后悔了,我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为什么要说那话,其实我心里根本就不是那么想的,漠寒,答应我,别走好不好,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说了半天,司马菲儿都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不由再次抬起头来,紧张的盯着白漠寒道:“漠寒,你怎么不说话可是还在生我的气。”

    摇了摇头,白漠寒心疼的捧起妻子的脸蛋道:“其实,我根本就没生过你的气。”

    本以为听了这话,霏儿该高兴的不行,可没想到对方听了这话,竟是狠狠的掐了自己把,顿时弄的白漠寒心疼的将那掐人道手抓在了手中,这才很是无奈的道:“好端端的你掐自己做什么。”

    司马霏儿闻言,身子软考在了白漠寒的身上,吸了吸鼻头,当下言道:“这是我的梦里啊。不过是梦也没什么关系,漠寒,你知道吗,现实中的我惹你生气了,可我真不是有意的,你知道吗,在你心上留下了伤痕我比你还痛,虽然现在是在我的梦里,可我也不想你事事顺着我,事实上,比起顺着我,我更希望,如今的你狠狠的骂我顿,这样我的心里也能舒服点。”

    紧紧的握着霏儿放在脸上的手,白漠寒低头脸坚定的道:“傻瓜,你不是做梦,是我真的回来了。”

    只这话出,紫韵反而摇头,摇的更加坚定道:“不会的,漠寒便是回来,也不可能对我这么和颜悦色的,他定很讨厌我了。”

    白漠寒闻听此言不由抱得更紧道:“霏儿我早就说过了,我没生你的气,我当时之所以那个模样,就是为了不让人起疑心,我知道二叔的事,让你直不高兴,所以我就想找出那个凶手,可是若是在这就这么查下去,只怕不会查出任何东西,所以我只有跳出这个圈子,才会有更多机会,查出真相。”

    白漠寒话音刚落,司马菲儿还是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漠寒,你说的事真的?你真的没有生我的气?”

    白漠寒又是阵的点头,司马菲儿这才道:“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或者告诉父亲也行啊?”

    白漠寒尴尬的笑了笑道:“不是我不想告诉你们,只是,若告诉了你们中的个,恐怕我出走这出戏,就要演不好了,那么在想实施什么计划也就更难了,这出戏就必须逼真,才会骗过那些有心之人,毕竟这里说起来事西方帝国,可是归根结底还是别人的地盘,咱们可是没有点优势,若不然我也不用弄成这幅样子回来看你了?”

    司马菲儿脸上这才露出了抹笑容,其他的话都不打紧,最后这句才是让司马菲儿放心的话,这句话其实就是变相的说白漠寒因为担心自个才会冒险回来的,当下高兴的道:“那漠寒,你这次回来,还是要走嘛?”

    白漠寒点点头,“是的,而且我呆不了多长时间,跟你说会话,会就得走,时间长了我怕别人起疑心,还有我这次回来也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司马菲儿虽然早知道这结果,但还是不死心的道:“漠寒,你能不能留下来,就陪我夜就好,可以吗?”

    望着妻子恳求的眼神,白漠寒刹那间就有些动心了,只不过,理智还是站了上风,摸了摸司马菲儿的头发道:“菲儿,这次真的不行,而且我可是以鲛人的身份回来的,你说我若是直呆在你身边,是不是……”

    司马菲儿却是不管不顾的道:“我才不管,他们说什么,只要漠寒你知道怎么回事就行了,再说了,你回来不是也就王叔和羽琨看见了吗,你见他们面说清楚不就行了?”

    白漠寒闻言,无奈的出了口长气道:“菲儿,我来这里,可不定只有咱们的人知道,暗地里的有心人可是相当关注咱们司马家的,我现在毫不怀疑,这会子肯定有人已经把我来这的消息传播出去了。”

    司马菲儿听罢无奈的看着白漠寒,“漠寒,这次的这个对手,真的这么可怕嘛?”

    白漠寒轻松的笑道:“放心,菲儿,切都有我在,你老公我都能搞定,倒是你如今可是两个人,肚子里又有了个,你可千万得注意,若是肚子里的那个有什么差错,我可是得为你是问哦。”

    司马菲儿自然知道这是白漠寒在关心自个,当下心里也是阵的暖意,凑上前,吻了下白漠寒,“漠寒为了这个家的事,你可是太辛苦了,谢谢你。”

    白漠寒也在司马菲儿的脸上吻了下道:“有了你这个大奖励,我就是在苦,也不怕,照顾你可是我的天职,经营这个家更是我份内之事,以后可不许再说什么谢谢,那可是把我当外人了。”

    司马菲儿闻言忙点了点头,二人又坐了十来分钟,司马菲儿开口问道:“对了,漠寒你查的怎么样了?”

    白漠寒笑了笑道:“你放心,切都在我的掌握中,我肯定会揪出那个杀害二叔的混蛋。”

    显然白漠寒并不想司马菲儿在这些事上面多费心思,只是这么含糊的句带过了,司马菲儿自然也知道白漠寒的苦心,当下便也不在多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