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说到这里,郑秀又是脸歉意的道:“说起来,昨天的事情还没和司马家主道歉呢,都怪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本来是想帮忙的,没想到越帮越忙,如今不仅凶手没有抓住,反而让司马家多了些无谓的纷争。”

    司马傲天端起眼前的茶盏,淡淡的抿了口,这才言道:“郑大人客气了,既然郑大人是好心帮忙,又何必道歉,莫非,郑大人心中并不是那么想的。”

    见郑秀瞬间僵住的身上,司马傲天顿时转移话题道:“瞧我这玩笑开的,确实有些过了,郑大人怎么会做出如此卑鄙小人的行径呢。”

    被"chi luo"裸的打了脸,郑秀却也只能憋屈的应了下来,强撑起抹笑意道:“司马家主说的不错,郑某人自然不会是什么阴险小人,若不然也不会受你们四国所邀来做这个裁判不是,真要仔细想来,也怪我处事显得有些太过稚嫩了,说来,也是郑某人见的世面少,遇事难免慌乱的原因,以后在这点上,倒是要和司马家主多多学习才是。”

    被暗讽了回来,司马傲天也只不过是嘴角略动了动,便岔开话题接着道:“不知郑大人此来是否还有别的事。”

    这么明显的送客直言,郑秀又如何不知,不由强撑着笑容道:“司马家主可是还有事要处理,不过在下还想劝司马家主你句,年岁不饶人,有些事还是让年轻人去做的好。”

    “我这里多谢郑大人你了,只是家弟尸骨未寒,仇人尚未抓住,我司马傲天又如何有心情在这里喝茶聊天,而且这事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

    这话出,郑秀便是脸皮再厚,也不好再说什么,忙站起身道:“司马家主说的是,是我造次了,瞧我这脑子,司马家主死了弟弟,自然没有心情与我说话。”说话间,郑秀便站起身来,接着言道:“既然如此,那我便不打扰了,我那里若是有什么进展情况,我会来和司马家主沟通的。”

    说罢,转身便走,司马傲天也忙起身相送,“我这里先谢过郑大人你了。”

    “司马家主客气了,这本就是我份内之事。”

    说罢,郑秀也已跨出门去,只是刚走了步,便又回头道:“对了,听说昨日你那位上门姑爷,没了踪影,可用我帮忙查探啊。”

    死死的握紧了拳头,司马傲天才能控制自己没有对郑秀挥拳头,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司马傲天这才道:“郑大人对我司马家倒是很关心啊,如今我司马家人还有许多都未得到消息,郑大人却先听说了,郑大人这消息网果然非比寻常,让我司马家真是自愧不如,不过她们小两口的事,就不劳郑大人你费心了。”

    郑秀闻言,倒是十分大方的承认道:“哦,真的不用嘛?”见司马傲天脸色不善,郑秀忙尴尬的挥了挥手道:“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辞了,还有司马家的人嘴巴并不严,司马家主还要多多管理下啊。”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神色淡然的道:“这点就不劳郑大人担心了,我司马家的家风我还是信的过的。”

    闻听此言,郑秀只是笑了笑,“既然司马家主这么说,那就只当我多事好了。”

    话落便转身离开了,司马傲天气的脚将面前的茶几直接踹了出去,冷笑道:“郑秀,若不是现在时机不成熟,我必杀你。”

    话落,司马傲天扭头问道:“漠寒可有消息了。”

    闻听此言,司马迎赶忙开口道:“回家主的话,我们还没找到姑爷。”

    深吸口气,司马傲天无力的靠在沙发之上,就见司马迎很是有几分欲言又止的模样,不由追问道:“说吧,还有什么事情,现在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

    尴尬笑,司马迎这才忙道:“回家主的话,刚刚得到的消息,小姐晕过去了。“

    “什么“司马傲天紧张的站了起来,没好气的道:“这样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叫医生了没有。”

    司马迎忙道:“医生已经叫过去了,只还没有得到结果。”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哪里还坐的住,忙站起身道:“你继续寻找姑爷的下落,我去看看霏儿,记住,切都要秘密进行,千万不要再有什么话传出去了。”

    闻听此言,司马迎忙应了声,正转身要走,就听司马傲天又喊道:“等下。”

    回转了回来,司马迎忙道:“家主还有什么吩咐。”

    司马傲天闻言,眼中闪过抹冷光道:“你去,悄悄的将咱们的人查查,现在这种时候,千万不要声张,知道吗。”

    司马傲天话刚说到这里,司马迎便赶忙开口道:“家主,我司马家绝对不是这样吃里爬外的人。”

    抬手止住了司马迎的话头,司马傲天神色难看的道:“这种事情我当然也不要希望发生,可若是真有,我们便要提前预防,二爷已经不在了,我不希望司马家再出什么纰漏。”

    司马迎深吸口气,忙应了声是,就见司马傲天匆匆离去。轻叹口气,转身也走了出去。

    而司马傲天急匆匆来到了女儿的房间,紧张的问道:“霏儿,怎么样了。”

    司马直跟着白漠寒学了点半吊子医术,又有医疗仓的辅助,这才得到了结果,脸上的神情很是复杂。

    见此情景,司马傲天不由皱起眉头道:“怎么,可是出了什么问题。”见司马直并不答话,只是其脸上的神情越发奇怪了起来,司马傲天更是着急的道:“司马直说话,霏儿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小姐怀孕了。”淡淡的五个字,将屋中众人震得不轻,司马傲天更是紧跟着追问道:“你确定自己没有诊断错。”

    司马直尴尬笑,忙无奈的道:“家主,我知道我的医术算不得好,可医疗仓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总不能也是错的吧,更何况,我的医术经过姑爷的指点,已经进步的很快了。”

    见司马直这么说,司马傲天对这个结论,再没有丝的怀疑,只眼中闪现了抹复杂之色,在通讯器上将这个消息给白漠寒发了过去,忍不住苦笑道:“这消息要是昨天早上知道该有多好,也就不会发生那么多无可挽回事了,二弟不会死,漠寒也不会离开这里。”

    这话出,众人眼中俱都带上了几分凝重,心中亦是暗自感叹可惜,只是便是再后悔,也改变不了已成的事实,遂司马傲天很快便整理了自己的思绪,亲自将女儿放在了床上,深吸口气,对转王叔,再次拜托道:“老哥,如今,我女儿肚子里可是又增加了个,你可定要更加上心。”

    王叔闻言,当下言道:“老弟你只管放心好了,便是霏儿个人,我也会护她周全的,更不用说,现在她肚子里还有漠寒的孩子,我便是拼了自己的性命,也绝对要让他们母子平安。”

    这边王叔话音刚落,王羽琨便当下接过了话头道:“这里可不止王叔个,还有我这个漠寒的大哥呢,叔父放心,有我们两个护着,我还真想知道,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找霏儿的麻烦。”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顿时松了口气,对着二人拱手言道:“二位的今日援助之情,司马傲天记在心里了,日后二位但有差遣,我司马傲天绝无二话。”

    见司马傲天如此郑重,王叔忙道:“兄弟这话就见外了,既然往日里咱们兄弟相称,那霏儿就是我的侄女,更不用说,我和羽坤两个如今都可以说是跟着漠寒混的,这样的情况若是我们两个还不帮忙,那漠寒就是不活吞了我们,我们自个也没脸了。”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沉重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抹轻松之色,叹口气道:“不论怎样,都要谢谢二位。“话到这里,见两人俱是面露不满之色,司马傲天忙改口道:”多余的话都不说了,待事件结束之后,我定于二位痛饮几杯。“

    闻听此言,王叔与王羽琨脸上这才带上了笑容。

    王羽琨此时突然惊叫声道:“咱们真是糊涂,这么大的事情可得将漠寒给叫回来才是。”

    话音刚落,王羽坤便觉手臂痛,这才仿佛想起什么似得,忙改口道:“那个,司马家主不要介意,我不是有意提起这茬的。“

    越说王羽坤越是尴尬,忙将目光转移了开来。

    见状,司马傲天还当王羽坤是为了提起自己的痛处带上了歉意,忙道:“不用在意,本就是事实,对了,会你们记得帮我联系漠寒看看,如今他只怕也不会看我的留言吧。”

    见司马傲天这么说,王叔忙道:“老弟,这么说也太看轻漠寒了,他就不是那样的人。”

    见王叔这么说,王羽坤也忙接过了话头道:“是啊,漠寒,对霏儿宠到什么地步,我门都是亲眼看见的,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和霏儿闹掰了,绝对不会的。”

    说道这里,苍蝇头也紧跟着帮腔道:“更何况我师嫂肚子里,可有有个免死金牌呢,我师兄只要脑子没坏,他就决不可能真的生师嫂的气。我估摸着,他不过就是心中憋闷,出去转悠两天,等气消了,想通了也就回来了,不用理他的,如今该做的,反而是师嫂这里,师兄这闹,只怕师嫂这心里该难过死了,这对肚子里的孩子可不好,咱们得想办法,要知道孕妇的情绪可是直接影响到胎儿的,若是因为师嫂情绪不好,生下个爱哭鬼,自闭症出来,那到时候可就是我那好师兄,内疚个半死了。“

    话音刚落,苍蝇头便觉四周的气息竟是染上了杀气,刚抬头,就见司马傲天冷冷的望着自己道:“苍蝇头,不会说话就不要说,爱哭鬼自闭症,你说谁呢。“

    苍蝇头此时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忙扇了自己两巴掌,又连呸两声道:“我这辈子顾及就死这张嘴上了,你们别误会,我只是在比喻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绝没有诅咒之意。“

    这话出,众人忙将目光远远的移了开来,心中鄙视道:“这事情谁不知道,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人怀疑过他的用意好吧。“

    相同的心里,让众人很有默契的直接略过了苍蝇头的话,各自商量起防备之事来。

    就在此时,司马霏儿睫毛动了动,眼睛慢慢的睁了开来,众人见状,忙围了上去,关心的问道:

    “霏儿你没事把。“

    望着围在屋子里的众人,司马霏儿捂着脑袋道:“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躺在这里,还有你们为什么都在这里。”

    见到女儿这幅模样,司马傲天忙担心的问道:“霏儿,你不记得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见父亲这么问,司马霏儿忙回想了起来,脑中不由闪过了抹画面,这才恍然大悟道:“哦,我突然觉得恶心的不行,想起来去洗簌室,没想到不知怎么回事,感觉四周都转了起来,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话到这里,司马霏儿忙用力的坐了起来,担忧的道:“是不是杀害二叔的人又来了,我中了招,不对,我应该先问,抓到人了吗。“

    见女儿激动了起来,司马傲天忙上前把将人给按在了怀中,见其渐渐平静了下来,这才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些暗地里的老鼠也没有露出头来,你之所以晕倒是因为你怀孕了。”

    司马霏儿闻言僵,不敢置信的抬起头道:“父亲,你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你说我怀孕了,是漠寒的。”

    见女儿此时竟然说出这样的蠢话来,司马傲天顿时无语的道:“这话说的,孩子就在你的肚子里,不是漠寒的还能是谁的。”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顿时红透了双颊道:“是是是,孩子怎么可能不是漠寒的呢,我都高兴糊涂了,那父亲,你有没有告诉漠寒,我怀孕的事情吗,他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顿时脸尴尬,见此情景,司马霏儿浑身的力气仿佛用完了般,瞬间沮丧的道:“他还在生我的气对吗。”话音落下,不由低下了脑袋,手松紧的握着杯子。

    见此情景,司马傲天忙道:“怎么会呢,漠寒,不是这么不分轻重的人,苍蝇头,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去和漠寒联系,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苍蝇头忙“哦”了声,当下言道:“好好好,我这就去,嫂子,你别想太多,我现在就去将师兄叫回来。”

    话落,便匆匆跑了出去。

    司马傲天这才上前,让女儿躺了下来,帮其盖好了被子,这才言道:“你啊,如今什么都不要想,好好养胎就是了,其他的切父亲都会给你安排好的,至于说,漠寒的事情,便是他时想不开也没什么,他迟早会回来的。”

    司马霏儿闻言,忙紧紧的握着父亲的手,不由抽泣道:“父亲我当然知道他迟早会回来的,可是我想让他现在就回来,若是他年两年想不通,十年八年想不通,那我岂不是要这么长时间都见不到他,父亲,我不想这样。”

    “哎,你呀,真不知道是懂不懂事,既然你不想这样,怎么跟他说那些话。”刚说了句,司马傲天忙揉了揉额角,紧跟着道:“霏儿,父亲不是那个意思,不好意思,这两天因为你二叔的事,我这心里总有些乱乱的。说话也没过脑子,你不要想了,养好身子才是你目前的重中之重。至于其他的事情都现放边,照顾好你肚子里的孩子,至于漠寒,他还能跑了不成,别忘了带上肚子里这个,他可是有四样宝贝留在你这里,他又能走到哪去。”

    司马霏儿愣,疑惑的问道:“哪四样宝贝。”

    坐在了女儿的身边,司马傲天这才言道:“难道,你们母子四人不是他的宝贝吗。”

    听了这话,司马霏儿不由闭上了眼睛道:“是啊,我们是他的宝贝,可他片痴心对我,换来的又是什么呢。”

    说完,司马霏儿睁开了眼睛,见父亲脸上的疲惫,强撑着露出了抹笑容道:“父亲,你不用担心我,为了二叔的事情,你已经够累的了,我已经长大了,这些事情,我会自己处理好的。”说着,司马菲儿摸着自己的肚子,嘴角终于勾起了抹笑容道:“肚子里的孩子我也会好好保护的,父亲你,只要安心将害死二叔的仇人揪出来,千刀万剐了最好。”

    司马傲天闻言,眼眶不由红了起来,重重点头道:“我的霏儿长大了,会心疼父亲了,父亲知道该怎么办,至于你,现在不要说话,闭上眼睛好好睡觉。”

    司马霏儿点了点头,当下便闭上了眼睛。

    见状,司马傲天对着王叔二人点了点头,便转身出了屋子。

    再次拨响了通讯器,直到白漠寒接过通讯器,司马傲天才开口道:“漠寒,你在哪,我要跟你好好谈谈。”见漠寒想要关掉,司马傲天忙威胁道:“别怪我没有警告你,漠寒,你挂断百次,我便再打百次,你要相信,我有的是人,这点并不难办到,漠寒,你知道的。”

    对于司马傲天这番认真的模样,白漠寒自然不会怀疑话里的忆,索性言道:“父亲,你到底想做什么。”

    嗤笑声,司马傲天顺势开口道:“父亲!真难得,到了今日你还能叫我声父亲,还真是让小的受宠若惊呢,我原本还以为你这离家出走,就要和我们刀两断呢。”

    深吸口气,见白漠寒不开口,司马傲天忙又接着道:“你知道霏儿怀孕的事情吧。”

    白漠寒轻“嗯”了声,便再次做起了锯嘴的葫芦,充分将惜字如金这个成语,演绎的淋漓尽致。

    司马傲天见状,瞬间拳砸在了墙上,那淋漓的鲜血让白漠寒的神色顿,忙开口道:“父亲,你这是做什么。”

    司马傲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漠寒,你可否告诉我,此时你还记得娶霏儿之时对我所做的承诺吗。”

    白漠寒闻听此言,却是将脸蛋埋进了手心之中,许久,司马傲天方听闷闷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了出来,简单的“没忘”二字,顿时便让司马傲天脸上带上了两抹不屑之色。

    只听其冷冷的道:“没忘,我知道霏儿说的话是有点过分,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强敌环绕,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我们的命,你竟然将霏儿丢在这样的环境中个人走了,白漠寒,我真的怀疑,难道这就是你的爱,若是就你离开的刹那,霏儿没了性命,你又计划怎么赔个女儿给我。更可怜的是霏儿肚子里的孩子,我的孙子,竟是连看眼这个世界的机会都没有,就枉丢了性命,而这切,不过是因为他的父亲生气了,不曾保护他母亲所致,你让那个孩子怎么想。”

    长久的沉默,流传在二人之中。

    许久才听白漠寒道:“父亲,给我点时间,父亲,你放心,不会太久,等这次的事件了结了,我就会回去,我真的还有事情,先挂了。”

    见白漠寒丝毫不为所动的模样,司马傲天怒喝道:“你就是个混蛋。”话落,不等白漠寒动手,便先挂断了通讯器。

    白漠寒望着手中的通讯器,沉默了许久,方道:“事情办得怎么样。”

    鲛人闻言,忙笑着道:“漠寒,你估摸的不错,司马傲林的死,的确让郑秀的行动更多了起来,动作多了,自然便有痕迹,如今我已经有些眉目,不过漠寒,你真的不计划回去看看你那心上人,便是不为了她,也得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吗。苍蝇头可是说了,她现在的状态很不好,很不好,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