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白漠寒深吸口气,将妻子搂进了怀中,“看来,阿懿的话还是在你心里留下了痕迹啊,如今已经动摇对我的感情和信任了吗。”

    司马霏儿闻言,想要转身解释,却发现自己被丈夫紧紧的禁锢在了怀中,忙摇摇头道:“漠寒,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二叔死了,我是太伤心了,你知道有的时候我的脑子很笨,说不定会胡言乱语些什么,你别生我的气好吗。”

    白漠寒望着怀中的妻子,突然站起身,松开了抱着妻子的手,司马霏儿担忧的转身,却只看见丈夫冷漠的脸庞,忙上前步却见丈夫瞬间拉开了距离。

    司马霏儿这下是真的紧张啊了,忙道:“漠寒,你真生我的气了。”

    “我觉得,这些日子我们还是各自冷静冷静吧,不然我真不知道会再出现什么事情来。”

    见丈夫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司马霏儿想上前拽住丈夫的手,却只见其退了几步,唯有挡在通往正门的路上,执拗的道:“我不准你走。”

    可谁知,竟见白漠寒,转身往后走去,竟是走到窗边,跃而下。

    司马霏儿吓了个半死,紧跟着上前,焦急的望向窗外,直到看到那楼下安全的身影,方才松了口气,不过白漠寒走,司马菲儿瞬间跌落在地上,再也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待司马傲天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幕,弟弟的死早就在司马傲天心上捅了刀,如今见女儿又是这个模样,还当出了什么事情,忙上前道:“霏儿,你怎么了,说话啊,可是出了什么事,漠寒、阿懿他们呢,怎么个人都不在。”

    见父亲提起了丈夫的名字,司马霏儿不由哭的更伤心了,司马傲天见状,不由担心上前抱住女儿,轻声道:“霏儿,你怎么了?不要只是哭啊,说说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还是说漠寒出了事。”

    使劲的摇着头,司马霏儿方才言道:“父亲,不是那个样子的,是我惹漠寒生气了,怎么办,要是他走了再不回来,那我可怎么活。”

    没想到是这个答案,司马傲天是真的愣住了,不可置信的重复道:“什么,你和漠寒吵架了,就你们那腻歪劲,也会吵架,霏儿你确定你没开玩笑,就算你吵起来,漠寒那小子也不会和你生气啊,那小子,宠你宠到什么程度,便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有时候看见也是自叹不如的。”

    司马傲天这番话,只让司马霏儿哭的更惨了,司马傲天深吸口气,忙伸手道:“好吧,好吧,不说这些了,不过吵架也应该有个原因吗,说说看,什么样的理由,能把漠寒气的离家出走,我这个词没有用错吧,是离家出走了吧。”

    抽泣了会,司马霏儿几次欲言又止。

    司马傲天深吸口气,紧跟着便道:“霏儿,你二叔刚刚去世,搞得我已经心力交瘁,所以,霏儿现在的我真的没有力气再哄你了,也没有时间听你这么吞吞吐吐的,所以,你还是赶紧说说吧,和漠寒为什么吵架。”

    吸了吸鼻子,司马霏儿这才言道:“这都是是我的错,我居然怀疑他对司马家的用心,也不相信二叔死了,他会伤心。”

    “什么?”司马傲天当下气的跳了起来,“喂,你个臭丫头啊,怎么就长不大呢?这话怎么能乱说,你以为男人入赘那心里真的很好受是吗,前两天的情形,你也看见了,就因为他入赘司马家的事情,多少人嘲讽他,他都不去争辩,为什么,因为那是事实,就为这件事情,他受了多少委屈,别人怀疑他也就算了,可你是谁,你是他的妻子,他受这些委屈,全都是为了你,你怎么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你这样就等于将他的付出全盘否定,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知道你二叔不在了,你很难受,我也难受,可漠寒,不是你发泄的对象。他又有什么错啊,以后这话可千万别再说了。”

    司马霏儿紧紧的抱着脑袋,惊叫道:“父亲,你能不在我心上扎刀子了吗,我已经够后悔的了,我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发什么疯,那些话,不自觉地就说出口了,看漠寒伤心,我就后悔了,我和他解释了,可他不相信我的解释,父亲,漠寒该不会走了就不回来了吧,若是那样,我怎么活啊。”

    揉着额头,长“嘶”了声,司马傲天苦笑道:“我现在就活不下去了。”

    话落,司马傲天忙转身出了屋子,拨打着白漠寒的通讯器,却没得到回应。

    忙将苍蝇头喊了过来道:“你现在能联系到漠寒吗?”

    苍蝇头言道:“不是有通讯器吗。”

    司马傲天忙道:“那你联系看看吧。”

    瞅了司马傲天眼,苍蝇头拨响了通讯器,见瞬间接通的速度,司马傲天当下怒吼道:“白漠寒,你这个疯子,现在是你闹脾气的时候吗,凶手现在还没有抓到,你就这样扔下霏儿个人离开,你是不是想要她死啊。”

    见里面还是沉默,司马傲天重重的捶了下身旁的桌子,怒喝道:“白漠寒,我知道你在那边,别给我装傻,说话,难道你不知道现在的我都要疯了吗,你就能不给我省点心吗。”

    在司马傲天声嘶力竭的嘶吼之后,方才白漠寒淡然的声音,从通讯器的另端传来,只听他道:“父亲,如今的我真的需要时间平静下,现在的我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话落,白漠寒当下挂断了通讯器。

    司马傲天见状,脚便将身边的桌子踢了出去,苍蝇头见状,有些担心的问道:“那个还用联系师兄吗。”

    司马傲天顿时苦笑连连的道:“你觉得,现在联系他管用吗。”

    见苍蝇头闭口不言道模样,司马傲天这才接着道:“算了,让他安静两天吧,不过我要保证我想找到他的时候定能找到,这对你并不是个难事不是吗。”

    苍蝇头点了点头,就在司马傲天松口气的同时,苍蝇头又紧跟着道:“不过,我不会去做就是了。”

    司马傲天闻言,无语的望着苍蝇头道:“苍蝇头,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是你说错还是我听错了。”

    “你既没听错,我也没有说错,司马家主,你不觉得您女儿做的太过分了,我自打跟着老大起,就看着老大为你女儿付出,包容着她的任性,甚至有什么好玩的好用的,就先想着你们,结果呢,他得到了些什么,老实说,若你处在师兄这样的位置上,被心爱的人这么对待,你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还能怎么想,估计杀了霏儿的心都有了,这样想着,司马傲天却是劝道:“我知道霏儿这次是有些过分了,可她也是无心之语啊,你也看见了他二叔不在了,说些过激的话也是能够理解的不是吗。”

    闻听此言,苍蝇头也不想多做争辩,只是笑道:“算了,如今争论这些也没什么用,接下来,司马家主,你计划怎么办,虽然我师兄不在这里,但是我会帮忙的,有什么要做的,你只管吩咐。”

    听了这话,司马傲天言道:“还真有件事,想来你也知道,这酒店里都有监控,可我调出来之后,却显示根本就没有人到过我二弟的房间,你说可不可笑,若真是如此,那我二弟又是死在谁的手里。”

    “或者不是人。”

    这话落,司马傲天便着急的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可能不是人呢,不是人又能是什么。”

    “可能的东西就多了,还记得那个mary吗,他那里可是有不少这样的人物呢,甚至便是我也能做出这样的东西来,还有,你们不是怀疑凶手是那个郑秀吗,听说他来自外星,那他的手段,对咱们来说就更陌生了,简直是防不胜防吗。”

    司马傲天闻言,简直要咬碎牙齿了,脸上的神情更是变换莫测,许久方道:“能帮我将王叔喊来吗。”

    苍蝇头闻言,望了司马傲天眼,忙点点头道:“我这就去。”

    当王叔听到苍蝇头的传话,来到司马傲天面前之时,便笑着道:“兄弟,找我来什么事情。”

    司马傲天顿,方才开口道:“不瞒老哥,这次却是有事相求。”

    王叔闻言,当下拍着胸口道:“什么求不求的,就冲着兄弟你请的几回酒,我这也得帮忙啊,说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想请老兄帮我保护我那两个侄儿。”

    王叔笑了笑,张口便道:“你是说,司马懿兄弟二人。”

    点头应了声“是”,司马傲天你这才接着道:“不错,从今天开始我会将他们安排在起,其他的事情便交给你了。”

    应了声“好!没问题。”,王叔又有些担心的问道:“只是不用我保护你吗,我觉得那人对他们兄弟下手的机会很小,毕竟你才是司马家的家主,只有你出了事,司马家才会乱,他也才能得到目的不是。”

    这话出,司马傲天脸上便满是恨意的道:“那我还真的期待他的到来呢,这样,我二弟的仇,我才能报,不然我这个做哥哥的,还有和面目面对他的妻子和儿子们。”

    司马傲天的这番心情,王叔自认还算了解,只是并不赞同的道:“傲天,现在可不是赌气的时候,如今敌暗我明,不可力敌,只可智取,你身为家主,就更不该轻易冒险,不然,司马家可就岌岌可危了。”

    司马傲天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道:“你错了,若是原本没有漠寒的话,事情的确是会如此,可我有了漠寒这个女婿,事情就有很大的不同,便是我真的出了什么事,有漠寒在,司马家就不会倒,甚至会在他的手中走的更远,对于这点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是吗,你就这么不将自己的性命放在心上吗,那你可曾想过若你出了什么事情,你的女儿,妻子怎么办,听说,你和弟妹的感情很好,若你出了什么事情,你认为她会如何。”

    司马傲天被说的无言以对,不由将目光移到边道:“真是的,你说这个做什么,我又不定出事。”

    王叔闻言,直直的盯着司马傲天,直到对方避开了自己的视线,王叔言道:“报仇有很多种方法,而仇人同归于尽无疑是最蠢的种,司马傲天,别让我有鄙视你的机会。”

    听了这话,司马傲天正要开口,身前却早已没了王叔的踪影,不由无奈的道:“真是,这话说的,还真没把我放在眼里,好歹我也是个家主,这天下能胜过我的又有几个,说的我好像必死无疑样,实在是太晦气了。”说到这里,司马傲天顿时沉默了起来。

    日过去,天刚亮司马傲天刚睁开眼睛,就接到郑秀拜访的消息,眼睛里的黑暗,仿佛要将起吞噬般。

    司马连看的害怕,不由犹豫的问道:“家主,不如我去将他打发了。”

    司马傲天嘴角扯出了抹冷笑,“郑大人多高的身价,如今既然眼巴巴的来了,我又如何能够不见,行了,这事我知道了,你去找懿少爷和敦少爷,让他们准备下,将二爷的尸首先放到偏院的冷冻室里,待我让凶手死在二爷的面前,再行安葬之事。”

    司马连闻言,忙应了声“是”,转身便去寻司马懿兄弟二人。

    司马傲天整理了番,这才来到了郑秀的面前。

    见到郑秀之后,无趣的寒暄了番,便笑着道:“郑大人你可是稀客啊,你日理万机的,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这次又是为了什么,还是说,已经找到了凶手,若是这样,那我司马家还真是要谢谢郑大人了。”

    郑秀闻言,忙摆摆手道:“司马家主也太看的起郑某了,众所周知,这西方帝国可是司马家的天下,司马家的二爷被杀,你们这个东道主都查不出来,我这个外来户,又有什么能力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