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感觉到体内汹涌的血脉,终于恢复了平静,司马懿这才睁开了眼睛,当下便要往外走,白漠寒忙喊道:“阿懿,别发疯了,若你还想为二叔报仇的话。”

    司马懿回头,望着白漠寒的模样很是嘲弄,“就那区区个郑秀,对你白漠寒又算得了什么,若你想动手,他有生还的可能吗,往日里,你不是说,咱们是兄弟吗,既然是兄弟,那我父亲也是你的父亲,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现在就与我起,去杀了那个郑秀。”

    话落,司马懿望着白漠寒丝毫没有动作的身影道;“怎么,不愿意还是根本就没想过为我父亲报仇,再怎么亲如兄弟,也不是亲兄弟,你白漠寒是不可能为了我破坏了你白漠寒的规矩的是嘛,既然如此,这兄弟不做也罢,我只希望,你不要拦着我报仇就好,这点要求应该也不为过吧。”

    望着再次挡在自己身前的白漠寒,司马懿此时眼中竟已经带上了几分恨意。

    见状,白漠寒心中惊道:“司马懿别被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你……”

    “死的不是你的父亲,你当然想说什么都行,你知不知道,我真的痛苦得快要死掉了,我不指望你做到感同身受,只希望你让开,别管我的事,这样的要求,难不成过分吗,你怎么就不能让开呢。”

    坚定的站在司马懿面前,不在乎司马懿嘲讽的模样,白漠寒言道:“司马懿,让我拦在这里的是二叔。”

    见白漠寒又打着自己父亲的旗号,司马懿嗤笑声,不屑的道:“到了这个时候,白漠寒,你还拿我的父亲说事是吗,是吗。”

    简单的几句话,却是重重的戳在了司马懿的心上,当下便将屋中能砸的东西砸了个干净。

    冷冷的指着白漠寒道:“你刚刚说了什么,有种你再说遍,你觉得凭你今天的所做所为,有资格提我的父亲吗。”

    将发疯的司马懿压跪在地上,白漠寒冷冷笑道:“当然有。反而是你,才是辜负了二叔的教导,你心想给二叔报仇,可你的脑子里可曾还记得二叔的教导,往日里,二叔对你存着多大的期盼,如今他去了,你不仅不去按着二叔的吩咐努力,反而想拼了命给他报仇,若二叔在这里,你这番作为,你认为二叔会高兴吗,难不成,难不成,你还真想让二叔死不瞑目。”

    司马懿“啊”的嘶吼着,力气大的白漠寒都有些压制不住,就听白漠寒已经疯狂的喊道:“我不管,我不管,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我定要杀了他。”

    阵宣泄,司马懿的心情平静了下来,白漠寒凑此机会忙劝道:“我知道,你想杀了郑秀给二叔报仇,试问这里有哪个不想杀了他,可是有两点,你要明白,第,虽然郑秀有很大的嫌疑,可未必是他杀的人;第二,便算事郑秀,可这么杀了他,你不觉得太便宜他了吗。”

    司马懿双眼通红的望着白漠寒道:“那按你的意思呢。”

    松了口气,白漠寒忙接口道:“我始终认为心灵的折磨,要比**的消亡,更让人痛苦万分,当日我也说过了,这个郑秀只怕是外星派来挑拨死过关系,好为他们的入侵做准备的,不过,这个郑秀从上次四国大比便已经潜入了进来,与许多家族关系良好,若想收拾他,只怕要拿出实际的证据来。”

    司马懿闻言,眼中终于有了思考的模样,白漠寒眼中终于露出了笑容,就见司马敦,眼中也带着几分祈求,知道对方有话要说,白漠寒如同对待司马懿般,也给司马敦解开了穴道。

    司马敦,见白漠寒挡在身前的模样,不由笑道:“漠寒,我你就放心好了,那郑秀在我面前,我都没有动手,此时就更不会了。”

    不想听了这话,本安静思考的司马懿当下便冲了过来,竟是拳揍在来司马敦的脸上。

    个踉跄,司马敦当下便跌倒在地。

    司马菲儿忙上前道:“你这到底是在做什么,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他是你的亲弟弟。”

    又是拳打了过去,白漠寒忙将人给制住了,当下言道:“你闹够了没有,打阿敦做什么,二叔不在了,你们便是彼此最重要的亲人,若你们之间再闹内讧,你们让二叔在下面怎么想,而且我曾今听二叔不止次的说过,他这辈子最大的骄傲,便是你们兄弟和睦,若是你们因为他的死反而起了龌龊,那二叔该有多伤心,多绝望。”

    司马懿瘫软在了地上,脸上的神情似哭如笑,说不出的复杂。

    见此情景,司马敦,亦是苦笑道:“大哥,我知道你在生什么气,我也知道,你此时的心里再想什么,说实在的,我有的时候,也忍不住恨我自己,为什么父亲死了,我的脑子还是这么的清醒,清醒的分析利弊,清醒的运算着,这时候,我真的羡慕你啊,我羡慕你的鲁莽,羡慕你的横冲直撞,我常常在想,若是当时昏迷的是我,而你清醒着,那郑秀他是否早已死在了你的手中,父亲的大仇造就报了,如今你我的心里都可以好受点。”

    说到这里,司马敦摇了摇头,拳头狠狠的捶着胸口道:“哥,我这里被放进了个刺球,好痛,真的好痛,痛的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可你这拳,我却觉得舒服了些,真的,哥我没骗你,若不是你这拳,只怕我早已憋屈死了自己。”

    望着弟弟眼中真切的伤痛,司马懿把将人搂进了怀中,不停的道:“对不起阿敦,对不起,父亲的死真是让我疯魔了,我心中不是这样想的,真的不是。”

    紧紧回抱着司马懿这个哥哥,司马敦摇了摇头道:“不是的,不是的,是我的错,我就该枪毙了他的,我真这样想的,可是临到头了,我却因为顾虑下不了手,我真没用。不配做父亲的儿子。”

    感觉到体内汹涌的血脉,终于恢复了平静,司马懿这才睁开了眼睛,当下便要往外走,白漠寒忙喊道:“阿懿,别发疯了,若你还想为二叔报仇的话。”

    司马懿回头,望着白漠寒的模样很是嘲弄,“就那区区个郑秀,对你白漠寒又算得了什么,若你想动手,他有生还的可能吗,往日里,你不是说,咱们是兄弟吗,既然是兄弟,那我父亲也是你的父亲,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现在就与我起,去杀了那个郑秀。”

    话落,司马懿望着白漠寒丝毫没有动作的身影道;“怎么,不愿意还是根本就没想过为我父亲报仇,再怎么亲如兄弟,也不是亲兄弟,你白漠寒是不可能为了我破坏了你白漠寒的规矩的是嘛,既然如此,这兄弟不做也罢,我只希望,你不要拦着我报仇就好,这点要求应该也不为过吧。”

    望着再次挡在自己身前的白漠寒,司马懿此时眼中竟已经带上了几分恨意。

    见状,白漠寒心中惊道:“司马懿别被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你……”

    “死的不是你的父亲,你当然想说什么都行,你知不知道,我真的痛苦得快要死掉了,我不指望你做到感同身受,只希望你让开,别管我的事,这样的要求,难不成过分吗,你怎么就不能让开呢。”

    坚定的站在司马懿面前,不在乎司马懿嘲讽的模样,白漠寒言道:“司马懿,让我拦在这里的是二叔。”

    见白漠寒又打着自己父亲的旗号,司马懿嗤笑声,不屑的道:“到了这个时候,白漠寒,你还拿我的父亲说事是吗,是吗。”

    简单的几句话,却是重重的戳在了司马懿的心上,当下便将屋中能砸的东西砸了个干净。

    冷冷的指着白漠寒道:“你刚刚说了什么,有种你再说遍,你觉得凭你今天的所做所为,有资格提我的父亲吗。”

    将发疯的司马懿压跪在地上,白漠寒冷冷笑道:“当然有。反而是你,才是辜负了二叔的教导,你心想给二叔报仇,可你的脑子里可曾还记得二叔的教导,往日里,二叔对你存着多大的期盼,如今他去了,你不仅不去按着二叔的吩咐努力,反而想拼了命给他报仇,若二叔在这里,你这番作为,你认为二叔会高兴吗,难不成,难不成,你还真想让二叔死不瞑目。”

    司马懿“啊”的嘶吼着,力气大的白漠寒都有些压制不住,就听白漠寒已经疯狂的喊道:“我不管,我不管,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我定要杀了他。”

    阵宣泄,司马懿的心情平静了下来,白漠寒凑此机会忙劝道:“我知道,你想杀了郑秀给二叔报仇,试问这里有哪个不想杀了他,可是有两点,你要明白,第,虽然郑秀有很大的嫌疑,可未必是他杀的人;第二,便算事郑秀,可这么杀了他,你不觉得太便宜他了吗。”

    司马懿双眼通红的望着白漠寒道:“那按你的意思呢。”

    松了口气,白漠寒忙接口道:“我始终认为心灵的折磨,要比**的消亡,更让人痛苦万分,当日我也说过了,这个郑秀只怕是外星派来挑拨死过关系,好为他们的入侵做准备的,不过,这个郑秀从上次四国大比便已经潜入了进来,与许多家族关系良好,若想收拾他,只怕要拿出实际的证据来。”

    司马懿闻言,眼中终于有了思考的模样,白漠寒眼中终于露出了笑容,就见司马敦,眼中也带着几分祈求,知道对方有话要说,白漠寒如同对待司马懿般,也给司马敦解开了穴道。

    司马敦,见白漠寒挡在身前的模样,不由笑道:“漠寒,我你就放心好了,那郑秀在我面前,我都没有动手,此时就更不会了。”

    不想听了这话,本安静思考的司马懿当下便冲了过来,竟是拳揍在来司马敦的脸上。

    个踉跄,司马敦当下便跌倒在地。

    司马菲儿忙上前道:“你这到底是在做什么,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他是你的亲弟弟。”

    又是拳打了过去,白漠寒忙将人给制住了,当下言道:“你闹够了没有,打阿敦做什么,二叔不在了,你们便是彼此最重要的亲人,若你们之间再闹内讧,你们让二叔在下面怎么想,而且我曾今听二叔不止次的说过,他这辈子最大的骄傲,便是你们兄弟和睦,若是你们因为他的死反而起了龌龊,那二叔该有多伤心,多绝望。”

    司马懿瘫软在了地上,脸上的神情似哭如笑,说不出的复杂。

    见此情景,司马敦,亦是苦笑道:“大哥,我知道你在生什么气,我也知道,你此时的心里再想什么,说实在的,我有的时候,也忍不住恨我自己,为什么父亲死了,我的脑子还是这么的清醒,清醒的分析利弊,清醒的运算着,这时候,我真的羡慕你啊,我羡慕你的鲁莽,羡慕你的横冲直撞,我常常在想,若是当时昏迷的是我,而你清醒着,那郑秀他是否早已死在了你的手中,父亲的大仇造就报了,如今你我的心里都可以好受点。”

    说到这里,司马敦摇了摇头,拳头狠狠的捶着胸口道:“哥,我这里被放进了个刺球,好痛,真的好痛,痛的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可你这拳,我却觉得舒服了些,真的,哥我没骗你,若不是你这拳,只怕我早已憋屈死了自己。”

    望着弟弟眼中真切的伤痛,司马懿把将人搂进了怀中,不停的道:“对不起阿敦,对不起,父亲的死真是让我疯魔了,我心中不是这样想的,真的不是。”

    紧紧回抱着司马懿这个哥哥,司马敦摇了摇头道:“不是的,不是的,是我的错,我就该枪毙了他的,我真这样想的,可是临到头了,我却因为顾虑下不了手,我真没用。不配做父亲的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