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光剑在手,白漠奇这次不在躲躲闪闪,而是选择主动出击,单手握剑,冲着王聪便攻了过去,王聪也不示弱,二人便战在了处,白漠奇剑快过剑,剑挨着剑,时间剑光纷飞,二人却是谁也没有占到丝便宜。

    王聪此时心里也是阵的骇然,实在没想到这白漠奇竟然也如此的厉害,自个不仅没占到便宜,刚刚还挨了嘴巴,想到这心里更气,只是这与人拼斗最忌讳分心着急,这下子王聪确实都占了。

    白漠奇本就比王聪强些,这下更是找到机会,只见白漠奇,急攻几剑,时把王聪打的招架都困难,节节败退,白漠奇闪身,剑冲着王聪的脑袋便砍,王聪忙闪身躲过,只是白漠奇却更快,下便转到了王聪身后,脚冲着王聪的屁股便踹了过去,王聪下失去平衡,当下便朝前冲出了几步。

    站定身形,王聪当下阵的恼怒,咬着牙道:“白漠奇我杀了你。”显然王聪被白漠奇给惹火了,当下便是阵的猛攻,白漠奇却是不说话,有条不紊的继续接着招。

    这王聪发了狠,白漠奇显得也不那么轻松了,知道对方用上了十成的本事,当下二人都不敢懈怠。

    最后二人交错而过间,王聪却是跪在地上,口血喷了出来,而白默奇亦是力竭的望着王聪道:“看来,是我赢了呢,你说是不是王聪,那是不是该收回刚刚侮辱我师门的话,不然,我这样的师门培养出来的我,都能将你打成这个样子,你以为,你自己又是个什么好东西。”

    王聪闻言,咳嗽间带出点点血腥,却是冷冷的望着白默奇道:“你这么卖力的跟我打,就是为了这样的事情,还真是蠢得无可救药啊,所以换个想法,我也没有说错啊,你的确够蠢得。”话落,王聪再也撑不住的晕了过去。

    白默奇见状气了个半死,冷冷的道:“真是个狡猾的家伙,你以为你能逃得了吗。”

    说到这里,白默奇亦跟着撑不住的晕了过去。

    白漠寒忙站了起来,望向司马傲天道:“父亲,我过去看看。”

    司马傲天听闻此言,知道自己拦不住也不能拦,唯有笑着点头应了下来。

    司马霏儿见状,忙紧紧拽着白漠寒的胳膊,眼中明显是"chi luo"裸的拒绝。

    见状,白漠寒忍不住好笑的道:“漠奇的为人你也知道,更何况,当日我出事的时候,漠奇可是出了不少力气,你应该清楚的啊,放心,我去去就来,绝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说罢站起身来,不想他刚起身,司马霏儿竟紧跟着站起身道:“要去可以,但是我要跟你起去。”

    白漠寒闻言,脸上不由带上来抹笑容,应道:“好,起去就起去,但是答应我,过去的时候,定要注意自己的脾气,我们是去看人的,可不是吵架的。”

    见司马霏儿不答,白漠寒当下言道:“若是你不答应,那我是不会带你去的,而且我真的只是想看看我师弟,他到底如何了。”

    见摸寒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司马霏儿忙笑着应道:“好好好,我答应还不行吗,我全都答应了,过去,我保证只看人,不惹事,这总行了吧。”

    “嗯”了声,白漠寒宠溺的摸了摸媳妇都长发,笑着应到:“当然行了,那咱们过去看看。”

    说罢,白漠寒便牵着司马菲儿的手来到了白家的阵营之中,对于白漠寒,白家人又怎么会不认识,当日的真假少爷之事,如今众人还记忆犹新,只是事实难料,此时的两方相见,各自心中都有了几分不自在。

    白漠寒见状,唯有率先言道:“我来只是看看漠奇,他刚刚可能受的伤不轻,便想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闻听此言,白家人还未开口,欧阳家中竟是已经有人言道:“这算不算猫哭耗子假慈悲,师门被辱的时候,不是应该由你这个师父出面解决吗,这么就任由白漠奇去了,如今他为此深受重伤,你该不会想凑此机会做点什么吧,不过也难怪,毕竟白漠奇如今如此优秀,有的人只怕要担心自己被取而代之了。”

    司马菲儿闻言,只气的脸色难看的紧,刚要开口,就感觉摸寒在自己手上握了下,即使心中憋屈,司马菲儿还是忍住了火气,乖巧的站在了白漠寒身边。

    见此情景,便见此人更嚣张的道:“怎么知道自己没理,无言以对了,既然知道了,就赶快滚回去吧,你应该知道,我东方帝国不欢迎你。”

    这边此人话音刚落,白漠寒突然出手,直直的掐着对方的脖子道:“说啊,继续说,刚刚不是说的很开心吗,接着说啊,好看看我敢不敢现在就捏死你。”

    欧阳福瞳孔缩,身子都忍不住战栗了起来,却强撑着勇气道:“你不敢的,四国可早有约定,在未比之前,绝不许伤人性命,若你真的捏死我,只会引来三国联合打压,到时候,便是你有司马家做后盾,也不可能安枕无忧吧。”

    点了点头,白漠寒赞道:“你说的不错,按照公约规定,我的确是不敢捏死你。”见听了这话,欧阳福脸上带上了几分喜色,白漠寒便冷笑着接着道:“可是让你不死,却又能让你生不如死的方法多的是,比如现在我就废了你的星力,你觉得如何,公约里应该没有这条吧。”

    听了白漠寒这话,欧阳福拼命道挣扎了起来,他本是欧阳家分家的员,能跟着过来,不就是因为他天赋不错吗,若真的被这么毁了星力,以后的日子会过成什么模样,欧阳福简直连想都不敢想。

    只是白漠寒的手却如同钳子般,他挣扎了半天却是点作用都没有,显然跟对方的差距太大了。

    当下不由更加紧张了起来,也顾不得颜面,忙冲着欧阳家的阵营喊道:“救救我,快救救我啊,我不要成为废人,我不要成为废人。”

    只可惜,白漠寒的凶名,欧阳家还真没有几个不知道的,哪里敢强出头,无奈,欧阳福不得不逼着自己,向着白家的阵营道:“便是欧阳家与白家往日里有更多的龌龊,可是就凭如今咱们是个阵营,难不成你们就让东方帝国被平压头吗。”

    见白家竟真有些意动,白漠寒好笑的道:“还真会钻空子啊,只是我好奇的很,你什么时候能够代替东方帝国了,而且这事情分明是你挑起来的,你对我出言不逊,我教训了你,对象是你自己个人,这下你感觉自己承受不住了,便想将事件升级,莫非是想引起两国争战吗,你们真的想为了这么个货,而来场大战吗?”

    见白漠寒轻轻松松便将事件变了性质,司马菲儿脸崇拜的望着丈夫,那双眼亮晶晶的模样,还真是白膜寒爱极了的模样,不由温柔的**了下妻子的长发。

    这举动,却让众人浑身都打起了哆嗦,眼光从那温柔的左手,再到那暴虐的右手,极致的两种姿态,还真是让人害怕的紧。

    见欧阳福呼吸都困难了起来,白尔雅显出身型来,小心的问道:“不知白姑爷可还记得我吗。”

    话落,白尔雅恨不得甩自己两巴掌,这话分明是郑秀用来羞辱白漠寒的,他如今用出来,若是被白漠寒误会了,岂不是要糟,只是他是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白漠寒了。

    不过显然白漠寒对这个称呼并不介意,听了这话,只是扫了白尔雅眼,便将其名字唤了出来,望着对方明显惊喜交加的模样,白漠寒眼中也带上了分笑意道:“我记得你的名字,就这么让你高兴吗。”

    白尔雅使劲的点着脑袋,神色激动的道:“虽然现在说这话可能已经晚了,可是当日若不是你,我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无论如何,在我心里,我始终当你是我的恩人。”

    白漠寒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这话,不由笑道:“然后呢,你站出来,应该不会仅仅为了跟我说这个吧。”

    沉吟阵,白尔雅这才将头抬了起来道:“的确不止如此,我知道白姑爷来这里为的是来看少家主的。”

    “不错。正是如此。”见白膜寒没有动怒的模样,白尔雅忙开口道:“我想说的是,既然您是来看少家主的,说明你对少家主还是比较关心的。”

    白漠寒点点头道:“那又如何?”

    白尔雅这时接着道:“既然如此,白姑爷,你能不能饶了欧阳福这次,我知道这次却是他挑起的事端,你要收拾了他,也没什么,只是我家少家主,却是此次的领队,若欧阳家的人在这里就出了事,只怕他回去也不好交代,再加上,欧阳家与白家的宿怨,便是事实真不关我家少家主的事,只怕那些人也不会这么想。白姑爷,也不想让我们少家主落到那样的地步吧。”

    白漠寒嘴角露出来抹笑意,随手将欧阳福扔,竟是冲着欧阳家的人堆里扔去,不过白漠寒还是下手有轻重的,当下也不管又带伤了多少个,直望着白尔雅道:“你这话真是说到了我心坎里,所以今天我给你面子,人我已经放了,现在可以带我去见漠奇了吧。”

    有欧阳福这个前车之鉴在前,谁还敢再说什么废话,忙让开了道路,白尔雅忙上前道:“白姑爷这边请,我家少家主就在这边。”

    白漠寒紧跟在白尔雅身后,就听白尔雅口个白姑爷,即使白漠寒对这件事情并没有怎么在意,可遍遍的听着,白漠寒还是忍不住挖了挖耳朵道:“我说,你能不直叫我什么白姑爷吗,你又不是司马家的,这么叫我太奇怪了吧。”

    白尔雅闻言忍不住笑道:“其实我也觉得别扭,只是我实在不知如何称呼你,毕竟原来的称呼都不能用了。”

    对于这点,白膜寒夜不能反驳,笑了笑道:“叫我白老大,或者老大都行。”

    “老大”白尔雅再没想到白漠寒会让自己这么称呼,忍不住问道:“这个老大,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白膜寒闻言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想来,王聪的话你也听到了,不过我们可不是他说的那什么盗贼,若非要给我们起个名字的话,我觉得叫探险小队,更合适些,那里我带了帮手下,他们都这么称呼我。”

    白尔雅闻言,自然知道白漠寒肯定不会做那盗贼的买卖,毕竟再怎么说,白漠寒也是司马家的姑爷,司马傲天又只有那么个女儿,而且原先也看的出来,白漠寒对这些个身外之物根本不在乎,当下只是语带羡慕的道:“是吗,那他们可该高兴了,我不过跟在老大你身边几天,便已经受益匪浅,更不用说那些长久跟在你身边的人,他们应该学的更多才是。”

    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白漠寒,笑着道:“没想到,你叫这老大,还挺顺口的啊。”

    说到这里,白膜寒当下顿,便紧跟着道:“当然我听的也顺口多了。”

    白尔雅笑了笑,知道白漠寒不想多说也不介意,恰巧也到了白漠奇的房间,白尔雅当下笑道:“那个老大,少家主就在里面,我想你们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就不打扰了,你们慢慢聊,而且我想有老大你在,少家主的伤定然是没有问题的。”

    望着白尔雅离去的背影,白膜寒忍不住笑道:“这丫是个人才,只是不知道以后能够走到哪步了。”

    听闻此言,司马菲儿忍不住道:“他是不是人才和漠寒你可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不是来看你师弟的吗,我看他刚刚可是被修理的不轻,你想要救人,就快进去看看吧。”

    “还是我家菲儿懂我的心意,走咱们进去。”话落,白漠寒便紧紧握着妻子的手走了进去。

    见到被放在医疗仓里的白漠奇,外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白漠寒摇了摇头。

    司马菲儿见状,忙追问道:“漠寒,您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对。”

    望着前方防备着自己的白家众人,白膜寒长叹口气,突然出手,瞬间将几人给定在了原地。

    从医疗仓家过年白漠奇给带了出来,盘膝坐在其身后,为其疗伤起来。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感觉到白默奇的筋脉与内息都顺畅了起来,白膜寒这收了功,而白漠奇也在此时睁开眼睛,不曾回头便道:“师兄谢谢。”

    白漠寒走到了白默奇身前,笑着言道:“是我该跟你说谢谢才是,你在众人的面前维护了师门的颜面,本是我惹出的麻烦,却让你善后,我这个师兄做的还真失败的很啊。”

    白默奇摇了摇头,忙站起身来,不过伤刚恢复,身子却还是虚弱的很,竟是突然个踉跄,白漠寒见状,刚忙将人抱起放在床上,这才言道:“你伤重初愈,身体是虚弱了些,所以你还是乖乖他给你在这里就好。另外好好休息两天,这段时间不要妄动内息,如今你虽然赢了师门的荣誉,只是同样也锋芒毕露了些,只怕许多人要将目光聚集在咱们的身上了,所以,这个时候,咱们更不能不注意自己的身体,若不然,大比之时,只怕就是咱们的死期,可记住了吗。”

    白漠奇心中凛,忙点了点头,见其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白漠寒这才站直身子道:“不过漠奇你下次记住对待敌人能击制胜,间接不要拖,刚刚你们的比试,打王聪那个耳光倒是解气的很,可是若是你那时候就直接将他打趴下,你也不至于受这么重的伤了。”

    白漠奇闻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说实话,我刚刚也只是想羞辱那家伙番,而且也没想到那家伙竟然还有些本事,所以才……”

    白漠寒笑了笑道:“还好你没什么大事,若不然可就太不值当了。”

    白默奇点点头,“我知道师兄,下次我绝不会这样了。”

    白漠寒拍了拍白默奇的肩膀道:“不过,你这战术倒是不错,先惹怒他,然后等他露出破绽,给他致命击。漠奇,你越来越成熟了。”

    白漠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只要没给师门丢脸就好。”

    白漠寒这才满意点点头道:“好了,你休息下,外面的比试还没结束,我还有个傻瓜要照顾,并不能在这里多待,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记住我刚刚的话,我先走了。”

    白漠奇,不由低头应道:“师兄,你放心,我记住了,师兄交代的事情,我也都会做到。”

    白漠寒闻言呢,笑应了声,便拉着司马菲儿,走出来了屋外。

    见媳妇沉默的样子,白漠寒忍不住好笑的道:“怎么了,这幅沉默的样子,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了,你我之间难不成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