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竖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司马懿这才接着道:“顺便,自我介绍下,老子是司马懿,会咱们打场,看老子怎么将你踩在脚下。哦,对了,别想逃,因为我这两只眼睛,定会紧紧的盯着你。”

    闻言,王聪嗤笑声,冷冷的望了司马懿眼,不屑的道:“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还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冒出来了。”话落转身便走回了自己的队伍。

    见此情景,司马懿气了个半死,望着王聪的背影,不可置信的道:“漠寒,你看见了吗,这家伙竟然无视我啊,他竟敢无视我,好,好的很,会看老子不打的他连他妈都认不出来,真是的,什么东西,还真当自己天下无敌了。”

    摇了摇头,白漠寒冷静的道:“有件事我想我还是提前说声的好。”

    司马懿此时胸中满是怒气,遂冷冷的道:“说。”

    安抚的拍了拍妻子的手,白漠寒忙上前步道:“那个王聪的确很厉害。”

    “哈”司马懿冷笑声道:“我说,漠寒,你也不必故意说这种话吧,不过是个毛头小子,他能厉害到哪里去,根据我多年的经验,越是这种嚣张到不行的,就越是个花架子,如漠寒你这般谦虚的才是真正的高手。”

    白漠寒摇了摇头,只让司马懿心中个咯噔,不由小心翼翼的问道:“漠寒,那他到底有多厉害。”

    白漠寒将食指和拇指,弄出点距离,示意司马懿自己看。

    司马懿见状,顿时松了口气道:“原来就厉害点点啊,这有什么,我随随便便爆发下,足够赢他了。”

    话落,却见白漠寒摇了摇头,司马懿忍不住问道:“难道我说的话不对吗。”

    深吸口气,白漠寒方道:“我这指的不是那王聪和你的距离。”

    “不是和我的,那还能是你和他的。”好笑的答了句,见白漠寒凝重的模样,白漠寒不可置信的道:“不会吧。”

    点了点头,白漠寒索性直言道:“没错,是他与我的距离。”

    眨了眨眼睛,再次眨了眨,司马懿震惊的目光望向王聪道:“不会吧,就他这模样,他有那么强。”

    白漠寒点了点头,既然说了,索性接着说道:“他学的和我学的其实理论上没什么差别,而且他那师父是个高手。”

    见司马懿脸生无可恋的模样,白漠寒好笑的道:“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你来参加这个比赛,不就是举成名天下知吗,今天你若是真跟王聪打了,这个愿望的确可能实现,不过传的只怕不是你心中所想的美名,反而是些,‘司马懿被王聪招秒杀’,‘招便败,看昔日浪荡子,刷新新高度’之类的劲爆话题,这样真的可以吗。”

    咽了咽口水,司马懿心中还真是多了几分犹豫,只是当他将目光聚集在王聪身上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就在白漠寒以为司马懿不会回答的时候,司马懿突然坚定的点头道:“我可以,漠寒,今天我还真和他对上了。”

    白漠寒闻言,不由问道:“那万,你输了呢。”

    司马懿当下笑道:“若是那样,我今后便以他为目标,努力追赶,迟早会站在他的前面。”

    听闻此言,白漠寒嘴角不由挂起了抹笑意,欣慰的点头道:“阿懿,如今,你果然变了许多。”

    被白漠寒夸奖,司马懿还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扭头别扭的道:“而且,漠寒你说的话,也太夸张了吧,我司马懿,怎么可能败在他招之内,那也太丢脸了,你们放心好了,为了司马家的面子,我也定会多撑几十招的。”

    听见侄儿刚刚俏皮的话语,司马傲天严肃的脸上终于带上了几分笑意。

    司马懿见状,忍不住好笑的道:“大伯,你不要担心,有漠寒在不会有事的,更何况不过是赛前比试罢了,输赢又有什么要紧的,平常心,平常心就好。”

    司马傲天闻言,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无奈的摇了摇头,方才言道:“阿懿,老实说,看到你成长起来,大伯是真高兴,可不是吗,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竟然被你安慰了,大伯这心里可就点都高兴不起来了。”

    司马懿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长出口气道:“大伯,你这是在逗我吗。”

    见众人眼中明显的笑意,司马懿长出口气道:“我说,你们够了,尤其是大伯,我好心安慰,你这话可真够让人伤心的。”

    扭捏的望了众人眼,见并没有人有哄劝他的意思,司马懿声冷哼,在路过弟弟的时候,狠狠的脚踩了上去,这才坐回属于司马家的战台上。

    见此情景,司马傲天好笑的问道:“阿敦,没事吧。”

    抽了抽嘴角,对于这个哥哥的下限司马敦又有了新的认识,笑了笑忙开口道:“大伯,我没事,既然大哥已经先过去了,咱们是不是也坐过去。”

    司马傲天应了声,众人便忙都坐了下来,司马霏儿拽了拽丈夫的袖子,小声的问道:“漠寒,你今天真不准备下场啊。”

    笑着点了点头,司马傲天小声的道:“其实,原本是计划下去玩玩的,只是王聪的话,给了我理所当然留在战台的理由,那我觉得,我还是打探下,其他三方的实力和弱点更好,取的的作用更大,你说不是吗。”

    司马霏儿闻言,紧紧的靠在白漠寒的身上,笑言道:“漠寒,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真的爱死了你这番成竹在胸的模样。”

    听闻妻子此言,白漠寒嘴角挂起抹甜蜜的笑意,在妻子耳边道:“今天还没听你说过。并且我心似卿心。”见妻子娇羞的模样,股浓情从心中升起。

    却忽然感觉肩膀重,扭头看,却见岳父黑着脸看着自己,无奈笑,忙将搂着妻子的手松了开来,轻咳声,坐直了身子。

    下秒果然听见耳边传来岳父冷冷的声音,“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还不给我老实点待着,伤风败俗。”

    安抚的拍了拍妻子的手,白漠寒好笑的道:“岳父大人,你吃醋就直接承认好了,何必还要找这种好笑的理由,再说我们这也不叫伤风败俗,这叫恩爱有加,相敬如宾。”

    话说到这里,白漠寒见自家岳父脸上,已然带上了几分恼羞成怒,忙双手举在司马傲天面前道:“好好好,就当我多话了,您可得好好的,不然霏儿可不会饶了我的。”

    见间接安慰到了自个这个便宜岳父,当下司马傲天也不在说什么,只见郑秀竟在此时竟然出现在这里,径直走了过来,当下白漠寒便感觉到自个身边的人都看了过去,嘴里还嘀咕着,白漠寒忍不住开口道:“都安静点,别让他看出什么来,耽误了咱们的大事。”

    话落,目光不由追随着郑秀的身影路看过去。

    郑秀却不管此时场上的战斗,径直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作息,坐定后,这才望向上面的四方战力,不由派老好人的笑道:“说起来,今天我受邀过来,心中真的是十分的高兴,话不多说,我也希望你们相互切磋间分出胜负的同时,也不要平添仇恨,毕竟这不是正式比赛。”

    众人闻言顿时笑了起来,司马傲天这时笑着道:“我们也是闲着无聊,这才想着比试下,同时也能提前大家认识下,到了正式比赛的时候,也不用那么绝情。”

    郑秀这才道:“司马家主说的极是,大家好好相处才是正经,不过这四国大比还是要不,既然大家都在,那就请各国将参赛名单报上,我们会将名单输入系统,由系统抽签决定对战的双方。”

    这边郑秀话音刚落,王聪站起身来,有礼的道:“郑大人,不知能否听我言。”

    郑秀闻言,笑着应道:“这自然可以,王家主有什么话请说。”

    王聪站起身来,瞬间言道;“王家主严重了,有什么话,你只管说便是我,只要是合理范围内,我定帮忙。”

    王聪笑了笑,“其实说白了,也不过是件小事,郑大人进来的晚,前面的事情可能没有看到,我已经和司马家的司马懿约好打场,可若是抽签配对的话,只怕会错过,所以想问问郑大人,这第战我二人可否就不进行抽签了,直接开打就好。”

    可以这么说,郑秀被司马家的人下了几次面子,如今直很不得其出丑呢,如今王聪这话,显然是对自个相当有信心,这种自个不出力就能看好戏的事,可谓是瞌睡的同时找到了枕头,郑秀自然是乐意的,不过郑秀为人向谨慎,可不想露出什么痕迹来,遂还意思下的望向司马懿道:“那司马懿,你同意吗。”

    司马懿脸上露出了抹笑容,当下言道:“刚刚王家主已经说过了,我们是约定好的,我自然没什么。”

    话到这里,白漠寒怕司马懿半途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忙紧紧的握着司马懿的手站起身道:“既然本就是约定好的,那我们自然是同意的。”

    隐晦的扫了白漠寒二人眼在,郑秀这才开口道:“是吗,既然双方都同意,那我会安排好的,只是白姑爷,你不下场试试手吗,我来到这可是没少听见白姑爷你的事啊,说实话,我可是很期待白姑爷你的表现的。”

    听着四周的嬉笑声,白漠寒神色平静的道:“我就算了,毕竟我还要陪着我媳妇不是吗。”

    听闻此言,郑秀语带几分嘲弄道:“对对对,白姑爷与我们不同,自然是要牢牢守在夫人身边的。”

    望着郑秀眼中的嘲弄,司马霏儿气的当下便要站起来,白漠寒忙将手放在妻子的肩膀上,既为安抚,又为压制,见妻子满脸的不服气,白漠寒忙摇了摇头,见妻子安静了下来,白漠寒这才笑望着郑秀道:“郑大人说的没错,我的确与你们有所不同。”

    至于是哪些不同,白漠寒虽然没说,但是郑秀却明白,肯定不是他刚刚话中的意味,冷笑声,郑秀当下言道:“那就请各国,将比试名单报上来吧,我这就安排下去。”

    司马傲林就是这会子走了进来,到司马傲天旁边坐下,司马傲林忍不住问道:“大哥,这是做什么。”

    司马傲天笑着言道:“也没什么,不过是报参赛名字罢了。”

    “哦”了声,司马傲林刚松了口气,就听司马傲天道:“不过,我觉得阿懿只怕是惨了。”

    闻听此言,司马傲林不由紧张了起来,忙追问道:“大哥,你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轻咳声,司马傲天不自在的道:“俱漠寒说,那个王聪,可只是比他差点而已,而刚刚阿懿说了很多激怒他的话,只怕会他不会善罢甘休。”

    这话出,司马傲林当下着急的道:“什么,既然这样,大哥你怎么还能让阿懿上场呢,这万对方下了死手。”

    紧紧的拽着身旁的弟弟,司马傲天言道:“傲林,别紧张,这只是预赛,王聪好歹现在是王家的家主,我想他再怎么恨咱们,也不会给自己找不自在的,而且他也并不是漠寒的对手,若真出现什么,我司马家不会找他麻烦吗。”

    “大哥,你的意思是说,我儿子的性命,全都寄托在那王聪是不是想自找麻烦的基础上,万他并不怕麻烦呢,那我的阿懿怎么办。”

    紧紧的抓着司马傲林,司马傲天有些无奈的道:“二弟,不是说要放手的吗,你好好坐在这里,好好看着就是了,便是真有什么事情,漠寒也不会坐视不管的,如今事情已成定局,你该不会想让阿懿,临阵脱逃吧。”

    听了这话,司马傲林这才暂且将心放了下来,只是那紧张的坐姿,却是瞒不了司马傲天这个做大哥的,突然司马傲林整个人站了起来。

    司马傲天心中惊,赶忙言道:“傲林,你这是做什么。”

    深吸口气,司马傲林这才答道:“大哥,我真的做不到,在这里坐着看自个儿子挨打,所以,我还是先回屋子里歇着吧,等你们回来。”

    司马傲天闻言,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心里却忍不住想道:“平日里自个动手打阿懿的时候可不再少数,而且你那下手可也不轻。”当下笑了笑,拍了拍司马傲林的肩膀道:“既然你这么想,也好,那你就先回去歇着吧,这里有我看着你只管放心,大哥我定将阿懿平平安安的给你带回去。”

    司马傲林应了声,转身便出了屋子。

    这时,分配的对战也都安排好了,听到被分配到第三组。司马懿也松了口气。

    这时郑秀站在台上笑着道:“大家也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了,不知哪两位先上来与我开个头。若是没有人主动来,那就有我指定了。”

    话音落下,便见许多人都站了起来,看着显示的对应的名字,郑秀有些为难的道:“这可就难办了,不如这样好了,你们谁先站在这台上,便谁先比如何。”

    见众人没有什么反驳的意思,郑秀忙笑着道:“看来对这个提议你们都是同意的,既然如此那就请把。”

    话音落下,便见许多人拥而上,而王聪和白默奇两人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不仅速度奇快,更是将身边的人都给逼退了回去,竟是同时跳到了擂台之上。

    郑秀看这二人,有些为难的道:“这可难办了,你们的对手可不是彼此啊,你们看是不是谁先下去,等比过场后再上来。”

    这话出,东方帝国欧阳家的人,当下嗤笑声道:“这有什么难办的,既然这两人这么积极,就让他们比比看,反正他们既不是家的,也不是正式比赛,而且这个是白家的少主,个是王家的家主,这两个人比起来,定有趣的很。”

    这话出,当下应和声,竟是片,司马霏儿这时忍不住笑道:“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别人没听见,旁的白漠寒却是听的清清楚楚,笑着道:“他们可不光是看热闹,这俩人实力都不弱,他们巴不得他们互相打成重伤才好。”

    司马霏儿闻言,笑道:“漠寒,看来你对你这个师弟很是看好啊。”

    “何以见得?”

    “你刚刚可是说过,那个王聪跟你只差那么点,你话里的意思可是你师弟上去能跟他至少打成平手。”

    白漠寒笑了笑道:“你这个鬼精,我自然是看好我师弟的,而且他输了,我可脸上也没光,不说了,我也想看看我师弟最近进步的怎么样。”

    赛场上王聪扫了眼白漠奇,眼中带着三分冷漠道:“那么,白漠奇,你觉得这个主意如何?”

    “我无所谓,反正让你下去,你肯定也不下去。”

    “白漠奇,为什么是我下去,而不是你下去。你可有点狂啊,不过这样也好,就让他们见识番,我与他们到底有多大的不同,而你也定然是我的手下败将。”

    闻听此言,白默奇冷笑声道:“你这人还真是讨厌的很,还未比过,就妄定输赢,是什么给你的信心,定能赢我,豪言壮语说的好,只是还是不要轻易说出口,不然打脸的机会只怕就近在眼前,而我白漠奇,最喜欢干的就是这项,来吧。”

    白漠奇话落,便与王聪的目光仅仅的胶着在起,二人眼中不时闪耀的冷光,只让两大帝国随行之人,都热血欢呼了起来,不停的欢呼起来。

    见此情景郑秀眼中露出了抹笑意,却是故作无奈的道:“既然,二位既然都已经想好了,那我这个裁判也就只能顺势而为了,现在我便宣布,第场,由白家少主白漠奇与王家家主王聪对决,二人都是少年高手,哪位会更高筹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话音落下,白漠奇后退步,做了个请的手势,王聪当下冷笑道:“好,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竟是路连环脚直接冲着白漠寒踢了过去。

    白默奇却是直到对方临近,这才往地上趟,躲过了这击,顺势抬脚,直踹向王聪的腰间。王聪本就是试探性的攻击,当下身子转,扭身站定,面朝白漠奇,双手挡在了身前,想要硬抗下白漠奇这招,不过白漠奇看见对方这番作为,当下暗自用功,这踢的力度当下增大了数倍,立时王聪便被那强大的冲击力给击飞了出去。

    白默奇翻身,站直了身子,见其终在最后刻,落在了擂台内,有些可惜的道:“怎么就没有跌出去呢。”

    王聪此时的眼中已经聚集起来风暴,想着自己刚刚狼狈的模样,心中更冷道:“白默奇,你好,你好的很,我倒是小瞧你了,刚刚那脚若是你还能在加大些力量的话,我此时确实已经出场了,不过可惜的很啊,你只有这么点水平而已。”

    白漠奇闻言笑了笑道:“看来你也就是嘴上功夫还行,手底下却是没什么本事,再来。”白漠奇此时也不点破,本来自个刚刚也没计划踢到人,只不过对方做好准备挨踢,自个怎么也得让他尝尝味道,仓促之间的力度却是只发挥了四成左右,心里此时可是高兴的很,接下来王聪,你就等着挨揍吧。

    此时王聪已经双脚点地又冲了过来,白漠奇看了看,嘴角带笑,轻飘飘的闪身躲过,王聪突然身子往下躬,双手接触到地面,脚照着白漠奇的腰眼就踢了过去。

    白漠奇却依然保持着优雅的动作,脚尖点地,便又躲过了这击,王聪本以为自个这突然的变招会起到奇效,但却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到,当下扭转身形,又是通的猛攻,只是王聪攻了十几招,却不见白漠奇还手,当下忍不住开口道:“白漠奇,你不是怕了,躲躲闪闪的像个娘们似的,若是真怕了,现在就给我滚下去,我会放过你的。”

    白漠奇这时冷笑道:“王聪,别说大话,还有你这激将法对我没有,你打不到我这是事实,若是你有本事,就打到我下再说。就是碰下我的衣角也算啊。”

    “你!好嚣张,看招。”说罢,王聪便又攻了上去,只是却依然没有什么效果,又是十来个照明,王聪看见白漠奇身子颤,当下便抓住机会脚踢了过去,显然这击,王聪计划把白漠奇直接搞定的,用了十成的力气,却不想,白漠奇这下只是虚招,当下便看见白漠奇已经来到了王聪的跟前,只听白漠奇嘴里说道:“你这人啊,嘴太臭,掌嘴。”

    接下来白默奇的巴掌便打在了王聪的脸上,这下看台上的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司马霏儿当下忍不住叫了声“好!”只是这声音刚出口,便被白漠寒给捂住了,“霏儿,矜持点,咱们可是淑女。”

    司马霏儿闻言,忍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看不出来啊,你这师弟可是够坏的,人都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的,他这可是专往脸上招呼。”

    “这也怪不得我师弟啊,虽让王聪这小子嘴臭来着。”

    此时,台上的王聪这下可是感觉到自个这丢脸丢大了,当下怒气十足的道:“白漠奇,今天看来是留不得你了。”

    话落,竟拔出把光剑来。

    白默奇见状,嘴角挂起抹不屑的笑意道:“还以为你要放什么大招呢,不过是把光剑而已,你还真当我会怕不成,当谁没有似的。”话落,也从背包里,拔出了把来。

    剑尖直指王聪道:“嗯,瞧见了没有,我也有。”

    王聪目光在白默奇脸上稍做停留,又将目光聚集在白漠寒身上道:“你们这对师兄弟,是不是傻,算了,反正白漠寒那家伙当日见面我就觉得蠢得很,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也聪明不到哪里去。”

    白默奇闻言,眼中闪过抹阴狠道:“王聪你还真是不长记性啊,你这嘴臭的毛病我今天还真的好好帮你改改。”

    王聪这时脸色冷道:“能培养出你和白漠寒这两个蠢货来,看来你的师门也不怎么样吗,该不会从那里出来的都是蠢货吧,那我可是太掉分了。”

    此时白漠奇的脸上可是更加阴寒了,当下开口道:“你还真是想找死啊,辱及师门,王聪,你想怎么死。”

    双手摊,王聪露出抹嗤笑道:“架势摆的不错,表情也是满分,好凶呢,估计能吓坏路边的三岁小儿吧,只是你认为能吓到我吗,简直就是笑话。”

    白漠奇闻言,右手个剑花挽起,直对着王聪攻了过去。

    王聪回身挡,光剑相击的火花,照着二人的脸庞更加清楚。白漠寒分明看见,二人眼中的认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