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望着父亲震惊不已的模样,司马懿承认心中,真的爽死了,笑着言道:“想知道,赢过我手中的棍子再说。”

    见状,司马傲林好笑的道:“不过次运气,就嚣张成这个模样了吗,果然,这幅自傲的模样,还真是让人无语啊,我说,阿懿,四国大比的时候,你可千万不要这幅样子上台,我怕你被人拉仇恨,被打死,你也知道,你父亲我,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抓着棍子的手背到了身后,司马懿露出抹大大的笑容道:“父亲,运气,no,no ,no,刚刚那下可不是运气,而是实力,父亲你就承认吧,我刚刚那招的确很厉害,而且你的确没看到,若不然,你也不会特地问我,我是怎么做的,不是吗。”

    司马傲林顿时无言以对,见此情景,司马懿神色间不由更得意起来,满脸笑意的道:“父亲,刚刚你打的我很凶吗,这下子可是轮到我了,你可要小心点。”

    司马傲林闻言,忙右手成掌,平举身前道:“等下,阿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真想动手打我不成。”

    脚尖轻点,司马懿当下接过话头道:“父亲,这话怎么说的,咱们这不是切磋吗,这切磋难免会有所误伤不是,您瞧瞧我的脸,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

    望着突然凑在身前,青红交加,又有些肿胀的脸庞,司马傲林憋着笑,扭到了旁道:“还不给我闪开。靠这么近做什么。”

    闻听此言,司马懿担忧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司马懿紧张的道:“父亲,你这副表情,该不是将我打毁容了吧,我可还要用这张脸勾引妹子呢。”

    狠狠的脚踹在了儿子身上,司马傲林这才没好气的道:“胡说些什么呢,我还没有儿媳妇呢,就你这性格本来就够糟糕了,若连那张骗人的脸都没了,我什么时候才能等到你将儿媳妇娶进门,娶进门,再给我生两个机灵的孙子,比你这个笨儿子可好多了,我便是死也能闭眼了。”

    无语的望了父亲眼,司马懿没好气的接过话头道:“我说父亲,你也太小瞧你的儿子,就你儿子这样的,喜欢的女孩,能从这里直排到外星,竟然担忧什么儿媳妇的问题,不是我说,父亲,你真的想的太多了,这话若是传到外面,我还有什么脸面在这星际混,只怕要被人给笑死了。”

    “是吗,既然你这么厉害,怎么也没见你往家里带个,霏儿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你说说你们这些当哥哥弟弟的,和霏儿年龄可都差不多,就点都不觉得羞愧。”

    深吸口气,司马懿是彻底服了自家父亲的联想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道:“父亲,我拜托你……”

    话刚到这里,司马懿就见不知何时,自己父亲的手,竟然已经出现在面前,司马懿忙闪躲了开来,心有余悸的望着司马傲林道:“我说父亲,你这也太阴险了,对你自个儿子都用上这种手段了,你也太有点老不羞了吧。”

    “到了比试场上,那些人只会比我阴险百倍,千倍,若是你连我这些小伎俩都对付不了,你以为自己上去,就能改变的了什么了吗。”

    闻听此言,司马懿顿时无言以对,脑袋微微垂了下来,司马傲林有些担忧自己打击太过,忙上前道:“阿懿,你没什么事吧。”

    可谁知,迎接自己的,竟然是儿子手中的棍子,即使司马傲林速度极快的往后退去,还是被那棍子带起的战力给扫到了。

    身子个踉跄,司马傲林险些栽倒在地,身心却是畅快无比,当下又攻了几招,见司马懿均都躲过了,当下忍不住欣慰的大笑起来。

    司马懿打了个哆嗦,小心的望着司马傲林道:“父亲,你没事吧,不会真的被我这个蠢儿子给气疯了吗,父亲,你可千万别啊,若不然回去之后,母亲只怕杀了我的心都有。”

    听儿子提起妻子,司马傲林眼中不由闪现了抹身影,只觉的甜蜜不已,这下子司马懿更是吓得不轻,忙追问道:“父亲,你真的没事吗?”

    将手中的光剑收回背包之后,司马傲林忙上前步,正要跟司马懿说几句话,却见这个蠢儿子竟然往后退。

    司马傲林犹豫了下,又试了几次,得到同样的结果,即使是司马傲林,也不得不开口道:“阿懿,你躲那么远做什么,我很可怕吗。再说今天你母亲特意交代了我,让我好好交代你几句话。”

    眼睛飘移的望着司马傲林,司马懿忙到:“不是吧,父亲,你还真计划听母亲的话,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哈”司马傲林听闻此言,死死的盯着儿子道:“所以呢,你现在是什么意思,想怂恿我,对你母亲阳奉阴违吗?”

    话到这里,司马傲林死死的在儿子的脑袋上敲了几下,这才没好气的道:“那我现在就能回答你,我司马家的男儿都是好男儿,而且有个共同的定律,那就是媳妇是第位的,所以,阿懿,不要怀疑,若是你跟你母亲起了冲突,我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抛弃你的。”

    “是是是。”无奈的望了父亲眼,司马懿碎碎念叨:“关于这点我丝毫不曾怀疑过,在以往的生活中,你更是充分的证明了这点。”

    皱着眉头,望着儿子此时的模样,司马傲林语带威胁道:“你在那嘟囔什么,该不是说我坏话。”说罢,司马傲林喊了声“臭小子”,提着光剑便砍了过去。

    司马懿无语的抓了抓头发,将光剑挡住的瞬间,便忙开门跑了出去,嘴里喊道:“父亲,就算是你舍得抛弃我,我母亲她也舍不得的,所以别想了,母亲可是很疼我的,至少比你疼我。”

    “臭小子,有意见你也给我保留,别说出来。”说着便追了出去。

    路来到了练武场,就见气氛实在是凝重的很,赶忙走到了白漠寒身边,悄声问道:“漠寒,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见到身边司马懿的脸,白漠寒忍不住深吸口气,小声言道:“你好歹整理下,瞧瞧,这个样子就过来了,你是想丢我们的脸吗。”

    话音落下,只听阵阵的哄笑声响起,司马懿这才想起,自己被自个的亲爹起吗打成了猪头,心中也觉得丢脸死了,忙拿出医疗仓躺了进去,开启了治疗模式。

    这边司马懿躺了事,另边的也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见面就出言不逊的王聪,王聪此时看到这情景,便彻底开启了嘲讽模式,只见其冷冷的望着白漠寒道:“这就是司马家人,哎呦,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怎么就这么牛呢,你们大家说是不是啊。也不知道是谁,动的手,不过看他这不靠谱的模样,不会是被老子给收拾了吧。”

    被讽刺的话,击中了糟点,这样的事情该怎么解决,在线等。

    白漠寒揉了揉额头,无奈的望着身边的妻子,正要开口,就见司马傲天已经先步上前道:“这点倒是没有错,我这个二弟,平日里管教儿子是严厉了点,下手也没有个分寸,这点还请王家主放心,我回去后,定然会好好教训他的,说起这个,我倒是对王家主的教育好奇了起来,不知您的父亲往日是怎么教育你的,能教出王家主这样的儿子,想来定很有涵养吧。”“这样”二字,司马傲天咬的很重,只要脑子没有问题的,都能从中体会出不同的意味来。

    而反应最大的自然是王聪,想着父亲的惨死,当日发生的事情,王聪死死的盯着白漠寒道:“是你说出去的吧,好,好的很,看来是你想看我的笑话,对吗,白漠寒,我师父真是看错了你,枉费当日他与你称兄道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下意识的望向王聪道:“怎么,你认识他。看他的样子,好像蛮恨你的,你到底对他做了些什么,说出来听听,我倒是很好奇啊。”司马傲天玩味的口气,更是让旁的王聪气不打处来。

    无语的望了司马傲天眼,白漠寒忍不住无奈的道:“我可是什么都不做,父亲,是你说的这些话,让他误会了我,好吗。”

    见白漠寒这么说,司马傲天十分确定白漠寒定然是知道了王聪的什么把柄,当下更是穷追不舍的笑问道:“你到底知道些什么,说出来听听,我相信现在这里许多人都喜欢听,你就当满足下大家的好奇心嘛。”

    这话出,王家人彻底黑了脸,不过除王家之外的其他人呢,倒是如司马傲天所说,十足兴致勃勃的模样,显然都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情看着这里。

    白漠寒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转而望向众人道:“并没有什么事情。”

    司马傲天脸无聊的模样,看到这里,王聪自然明白刚刚司马傲天的话里,并没有别的意味,切不过是他想多了罢了,只是此时在场众人的神色,却将他最不想回想的过去,扯在了脑海里,想到这里,王聪心中就忍不住悲愤,虽知道是自己的敏感将众人的目光引到自己身上的,王聪还是忍不住阴冷的望了白漠寒眼,心中恨道:“要不是白漠寒突然出现,他也不会落到如今窘迫的境地,切都是他的错。”

    只是对于白漠寒的实力他还是知道的,他自己是绝对不是对手的,王聪不由将目光聚集在白漠寒身边众人的身上,嘴角勾起了抹冷笑。

    这么明显的情绪波动,司马傲天等人自然不会感受不到,司马傲天无语的望向白漠寒道:“漠寒,看来你还真会给我惹祸啊,敲他刚刚那副样子,看来这次,这位王家主,可是把咱们给恨上了,对咱们绝不会手下留情了。”

    淡淡笑,白漠寒斜睨着司马傲天道:“父亲,你这话说的可是甩锅明显啊,人是我惹的嘛,若我记得没错,刚刚可是父亲你不好好说话,才惹出后面的事的吧,如何会牵连到我的身上,您可太冤枉人了。”

    司马傲天闻言,指了指自己,冷声道:“我说漠寒,你如今是越发不将我放在眼里了啊,你也不想想,是谁每次都给你收拾烂摊子的,这次的事情也是,若不是你提前招惹了他,他如何会真对咱们,所以归根结底都是你的错,是你没事给咱们招惹了个劲敌,我不过是随便说了几句话而已。”

    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和自家岳父多加争论,白漠寒深吸口气小声道:“好,父亲说的都对,是我的错,不过,咱们的人可得小心了,这王聪还真有几分手段,只怕很多人都应付不了,而且麻烦你下次别这么随便说几句话,你随便,我们可就相当不方便了。”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也不由重视了起来。

    正要细想,就听对面王聪已经先开口道:“我说,你们这样商量来,商量去的有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既然已经下了决定,那打就好了,婆婆妈妈的,你们该不会都是女扮男装吧。”

    听闻此言,司马傲林的眼神黑了个彻底,冷冷的望着王聪道:“我们商量我们的,与你何干,你要真这么想动手,也行,那我先让漠寒和你打场如何,你们打过以后,再说。”

    王聪眼中闪过抹慌乱来,若是平日里,他当然敢,只不过此时是特殊时期,若真跟白漠寒在这里拼个高低,想着白漠寒的实力,只怕自己只怕是自取其辱罢了,而且如今这情形,白漠寒手稍微重点,自个可就受伤不轻了,那这些跟着自己来的王家人,又能回去几个,想到这个,王聪握紧拳头,望向司马傲天道:“司马家主,还真是说话不嫌丢脸呢,生为司马家的家主,遇事却将白漠寒这个外姓人推出来,难不成,你司马家没人了,还是能人都死绝了,只是就是不知道,以后这司马家的产业,到底是姓司马还是姓白了。怪道白漠寒这样的人都肯入赘,果然是利益丰厚啊。”

    见丈夫被这么贬低,司马霏儿当下便想上前,却被白漠寒死死的拽住个胳膊。

    司马霏儿见状,赌气的道:“漠寒,你听到他说什么混账话了吗,他敢这么贬低与你,我绝不会放过他。你放手。”

    白漠寒并没有因为这话放手,而是神色淡淡的听王聪继续嘲讽道:“还真是女生外向啊,司马家主,可是看到了,我刚刚话里说的可不止白漠寒个呢,可食您这位女儿的反应,还真是让人伤心呢,还是说在她心里,只有丈夫是最重要的,家族的声誉,父母的脸面都无所谓吗。”

    听了这话,司马霏儿眼中是阵阵的冷笑,瞬间想要挣脱白漠寒的手,努力了半天,确实点用处都没有后,便扭头冷声怼道:“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撕了你的嘴,呜呜呜……。”

    捂好妻子的嘴巴,白漠寒将人牢牢的锁在怀中,这才言道:“其实,何必在这里扯口舌之争,我们的来意,想来,咱们来这为了什么,王聪你也应该清楚的很,既然如此,何必在这里多废唇舌,会手底下见真章就是了。”

    这话出,王聪嘲讽的望了白漠寒眼道:“怎么,你这话的意思是会下场,想对我打击报复是吗。”

    “你怎么会这么想。”白漠寒轻笑声,方才接着道:“好吧,既然是打击报复,看来你是真没信心跟我打场,既然你都承认输给了我,我也不是非要上场,那今天我就旁观好了,只不过作为你师父的朋友,有句话我还是说在前头的好,免得说我以大欺小,看好了,我身后的这些人,可不是你以为的弱鸡,他们个个可都不弱,所以会上场的时候小心点,要不然阴沟里翻船就不好了。”

    嗤笑声,王聪冷笑道:“那我也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多谢你的忠告了,只是我觉得这话,你还是跟你身后的人说这话吧,你应该知道的,我王聪可不是好惹的,就拼他们,估计是不够看的。”

    王聪话落,白漠寒点头“嗯”了声,瞬间扭头望向众人道:“王聪这话可是丝毫没有掺假,所以会,和他对上的人,保护好自己,你们刚刚也看到了,他对我的态度,肯定要牵连到你们身上,所以自求多福吧。”

    这话刚落,只听“碰”的声,医疗仓的门竟然从内被司马懿踹了开来,下秒直接从中跳了出来,拨拉着眼前的碎发,瞬间便不屑的望了王聪眼,只冷笑道:“漠寒,你也太灭咱们自己的威风,长他人志气了,哼,什么王家家主,老子可不鸟他,让他做好挨揍的准备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