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白漠寒眼中露出了抹炫目的笑意。

    第二日早,司马傲天便单独将漠寒叫到自己身边,开口便问道:“怎么样,晚上了,你可有什么主意了。”

    白漠寒只知道望着司马傲天这个岳父道:“父亲,我以为你会先自己思考呢。”

    这话出,司马傲天满脸尴尬的笑了笑,轻咳声道:“漠寒那样的事情不用太过在意,反正这个家我早晚是要交个你和霏儿来打理的,我早就想放手了,昨天我不过是随口说,不想让你二叔他动手打阿懿罢了,而且这次你都有主意了,我在想什么也没多大意义啊,还是说说你的想法吧。”

    话落,司马傲天却见白漠寒摇了摇头,当下忍不住道:“干嘛,漠寒,你这摇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没想好。”

    白漠寒站起身来,望着司马傲天道:“父亲,虽然说你想退下来,可是如今你可还是司马家的家主,还有你虽然想把这家业传给我,但是别人会乐意吗,毕竟我可不是姓司马的,肯定会有人反对的。”

    司马傲天闻言当下开口道:“反了他们了,谁敢反对,我自个的事还轮不到别人做主,我说是你,就是你了,你是我司马傲天的女婿,名正言顺,自然有这份资格。而且你二叔他们也是乐意的,他们都不说什么其他人,你根本不用理会。”

    白漠寒笑了笑,看着司马傲天道:“父亲,你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别这么随便往别处带,不管我能不能继承司马家的家业,这都不是现在要讨论的事,我现在认为司马懿说的不错,你现在的处事方法,的确出了问题,昨天你也意识到了不是吗,既然这样就应该改变啊,我也想明白了,之所以会如此,最主要的原因便是,这些日子,你不论问我什么,我都帮你想好了答案,所以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不论什么事情,在你没有头绪之前我,我是绝对不会先开口的。”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赶忙道:“漠寒,你别闹了好不好,现在可不是能闹腾的时候,要知道,若是事情真如你所说,这可是关系到司马家生死存亡的大事,可不是能开玩笑的,而且我早就说过要让你来打理这摊子事,只是你直不乐意,说什么要自个出去闯闯,如今我可是年岁不小了,经不起折腾了。”

    白漠寒嘴角扯,十分光棍的道:“父亲,打住,这继承人的话题今天不要在说了,我呢现在肯定不会答应,所以你被想着推卸责任,还有正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比较大,所以呢,现在父亲你才会好好想,半点都不敢放松不是。”话落,白漠寒便站起身道:“哦,对了,当然了,我也不是个不讲求大局的人,接下来我会和二叔,会按我们的方式调查,所以,父亲,你要努力了,我是真的期望,你能在我们之前想到更好的办法,拿到结果。若是没什么事的话,我便告辞了。我还有点事情要安排下。”

    话落,白漠寒便站起身来,转身要走,见此情景,司马傲天,无语的站起身道:“哎,哎,我说漠寒,你真的要这样不可吗。”

    点了点头,白漠寒十分坚定的道:“是的,父亲,所以,这些日子,就拜托你自个保重了,还有开动下你的脑筋,想想到底该怎么办,你可千万别想着坐享其成,我和二叔他们可是看着呢,到时候我倒是无所谓,你这脸在二叔面前怕是……”

    话落,白漠寒便转身离开了。

    司马傲天拳捶在桌子上,无语的道:“这都叫什么事情,我这等着退下来的人,还得费这脑子,真是的。”

    话落,右手支撑着额头,却也真正思索了起来,只见下秒,司马傲天拨响了手上的通讯器,阵交代。

    挂断了通讯器,司马傲天嘴角亦是露出抹笑容,“漠寒,既然你下了这样的决定,那咱们就比比看吧,你我之间,谁先找到证据。”

    深吸口气,司马傲天这才站起身来,紧随着白漠寒来到众人面前,见父亲好险脸色不好,司马霏儿忙上前道:“父亲,你怎么了,可是还在为郑秀的事情发愁,不要担心,有漠寒在,这事定很好解决的。”

    这话出,司马傲天顿时黑了个彻底,紧盯着女儿道:“霏儿,为什么有漠寒就好解决,难道你父亲我还解决不了吗。”

    司马霏儿脸上的笑容顿,有些局促不安的道:“父亲,这个自然,您这是怎么了,平日里不是你经常夸漠寒吗,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他惹你生气了,看我不收拾他。”

    知道自己刚刚那番话有些反常,司马傲天忙咳嗽了两声,将头扭到了边道:“这件事,你问漠寒去,我这里没什么要说的。”

    “看来漠寒还真惹你生气了,而且貌似还不轻,好来,我这就去找他算账,让他来给你道歉。”

    司马傲天听这话,当下忙把拉住自个女儿,开口道:“霏儿,不是你想的那样,漠寒他没有惹我生气,只是有些其他事,你现在别去找他。”

    司马霏儿闻言,疑惑的看了看司马傲天,“真的?”

    司马傲天点点头,他自然明白,这会白漠寒说不定有什么事,霏儿这会找过去,和白漠寒说,那自个这脸在白漠寒那就已经先丢了,而且霏儿找过去,说不定还会耽误事情,怎么想都不划算,所以司马傲天便有些违心的点着头。

    司马霏儿这边安抚下,司马傲天这才望向众人道:“怎么样,这次的比赛有信心吗。”

    话音刚落,就听齐刷刷的声响亮的“有信心!”如同震雷般落在了耳边,感觉到众人样的视线,司马傲天拍拍手道:“这才是我司马家的子弟,有信心就好,那好好吃饭,等吃完了,咱们就去与其他几家碰碰头。”

    “什么”司马傲天话音刚落,司马霏儿便忍不住紧跟着问道:“父亲,你这是要做什么。”

    在女儿的头上点,司马傲天好笑的道:“我说霏儿,你难道忘了,在正式比赛之前,四国是允许之间比斗的,只是不允许下死手啊。”

    见司马傲天这么说,众人还有什么事情不明白的,司马傲林却是忙开口道:“大哥,你的意思该不会是想让他们去试试吧。”

    司马傲天当下言道:“我当然就是这个意思,而且傲林,你难道不想看看,趟星辰大海之行,让他们有了怎么样的改变吗,我可是很期待的。”

    重重的将手中的杯子放了下来,司马傲林当下忙道:“我也很期待,可我有的时候我真得不理解大哥你的想法,若是原本咱们心里没底,去和他们斗斗还说的过去,可现在呢,咱们最需要做的不就是隐藏吗,让所有人的目光从咱们身上移开,这才是正道,若被人了解了咱们的真实实力,只怕其他三国都会将目光聚集在咱们身上,到时候,只怕……”

    司马傲天闻言笑,当下言道:“怕什么,又有什么好怕的,咱们只是拼本事跟他们比试比试,其他压箱底的东西,难道也会让他们知道了?”

    “压箱底的东西?大哥什么意思?”司马傲林不解的问道。

    “傲林,咱们这次参加四国大比,最重要的保证我们的人能立于不败之地的是什么?”

    司马傲林,闻言不假思索的直接开口道:“那自然是漠寒拉,有了他咱们取胜不就如同探囊取物了。”

    司马傲天听罢,叹口气道:“你说的,到不能说不对,而且你很多,漠寒是我们这才大比的核心,但是呢,这个核心如今已经暴露了,而且漠寒这个宝,暴露也对,最起码能起到震慑的作用,让他们跟我们对上就心里没底,不过咱们还有些东西不能让对方知道,这第就是那刀枪不入的护甲,这第二就是漠寒配置的疗伤药,有了这两样,咱们的人就不会有事,还有我这次你们可别傻乎乎的用上全力。个漠寒是震慑,若你们都让人感觉变强了,那可就是拉仇恨了,其他三国说不定就会抱团跟咱们打了,记住没有。”

    当下又是声齐刷刷的喊道:“记住了。”

    司马傲天这才又接着道:“左右不会有性命之忧,你们就是受点伤也没什么,而且对现在的你们来说,他们打在你们身上,我都感觉不算什么了。”

    听闻此言,众人心中都有几分不愿,却也知道,既然司马傲天说出口了,便是惊下定了决心,唯有应承道:“是,家主。”

    “嗯”了声,司马傲天突然重重的拍了下桌子道:“给我有点精神,这幅样子,在四国面前像什么样子。”

    司马傲林,见此情景,赶忙拉着自家大哥坐了下来在,这才言道:“大哥,好了,悠着点吧,既然你已经说了这话,那我们也不能不听,只是这上场,该怎么表现,咱们是需要商量下的,毕竟,能不露出底牌,顺便将对方的实力打探清楚,也算有个收获不是吗。”

    听了这话,司马傲天脸无语的望着自己弟弟道:“我说傲林啊,好处应该不止这么点吧,你这么说,让你大哥我的面子往哪摆。”

    闻听此言,司马懿顿时笑道:“可不是么大伯,我父亲这也太不给你面子了,大伯你想干什么,就去干,虽然我父亲如今也成年了,但是大伯你既是兄长又是家主啊,若是他有什么做的不妥当的地方,你完全是可以教训的。就好像我时不时教导阿敦样。”这话落白漠寒却也走了进来,跟众人打了招呼,便坐了下来,司马傲天本想上前问问,可是刚刚白漠寒已经说了那话,自然不好在说什么。

    而另边,听了司马懿这话,司马敦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中暗道:“蠢哥哥的级数又升级了,在亲爹面前说这话真的好吗。”果然司马敦眼睛不经意的扫过自家父亲的脸庞,心中为自家蠢哥哥默哀了番,当然了也仅仅是默哀而已,若让他上前去求情,那是不可能的,若说原因吗,谁让自家这个蠢哥哥在众人面前歪曲事实呢,蠢哥哥才是那个被教导的好吗。

    见大伯玩味的望向父亲,司马敦在心里确定,自家父亲的怒火成功的被勾了起来,司马敦默哀的望了眼自家的蠢哥哥,识相的闭上了嘴巴。

    看着蠢哥哥不停的作死,司马敦摇了摇头,站起身道:“大伯,我先出去下,还有点事情。”

    司马傲天正要应下,就听司马懿已经开口道:“阿敦,这时候你要去哪,没听见哥哥正在说做人的道理吗,你留下好好听听。”

    司马敦无语的望了蠢哥哥眼,忙言道:“大哥,不行,我要去方便下,真的非出去不可。”

    话落,不等司马懿反应过来,便忙跑了出去,司马敦的动作,仿佛个开头,白漠寒虽然不知道司马懿最初说了什么,但是最后这几句可是听的清清楚楚,白漠寒忙站起身道:“父亲,我还有事得先去练武场看看。”话落,白漠寒不由望向身边的司马霏儿几个道:“你们几个呢,要起走吗。”

    司马霏儿闻言,忙站起身来,连连点头道:“当然要起去了。”苍蝇头几个又不是傻得,意识到气氛的不同,自然不会傻得再待在这里,个个脑袋点点,算是做了回答。

    时间屋内走了个干净,见屋中只剩下司马傲天与司马傲林、司马懿三人,司马懿便是再蠢,也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些不妙,正要开口,就见司马傲天已经率先开口道:“那个,二弟,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件事要办,你这里应该有些事情要处理,等忙完了,练武场那里等你。”话落,转身便往外走。

    司马懿此时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忙开口道:“大伯等我下,这比试的事,怎么能少了我,我这就去看看。”说着便准备跟着走。

    只可惜,司马傲天有心闪人,又如何会停留,忙装作没有听见,镇定的走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还十分好心的将房门给关了起来,“砰”的声,将司马懿立马给唤醒到了现实,不过还是伸手准备去拉门。

    只听司马傲林冰冷的声音响起,“阿懿,你要去干嘛?”

    忙伸出双手讪笑道:“父亲,父亲,我还有点事,就不多留了。”

    “阿懿,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遍?”

    司马懿本想继续装傻,只是明显已经行不通了,忙开口道:“父亲,父亲,这个,我本意不是这么想的,你应该了解你的可爱儿子的,对不对,我是说的反话。”

    仿佛抓到了根稻草般,司马懿坚定的道:“对,对,我刚刚说的是反话,目的就是让大伯放过父亲你,而且你看我的计策很奏效吧,大伯他们都走了,哈哈哈……,父亲,你说对不对。”

    司马傲林突然出手,把便勒住了儿子的脖子,笑着道:“阿懿,我今天给你个机会,和我打场,若今天你赢了,我便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若是你输了,阿懿,你应该明白的,我虽然平日对你和阿敦,十分溺爱,可若是下定了决定,可是什么狠手都下的了的。”

    “清楚,当然清楚。”司马懿此时身心都是泪流满面,再次在心中后悔自己,没事多什么嘴,望着司马傲林这个父亲,缩成团道:“父亲,你想做什么就做吧,要打要骂都随你,跟你动手,我可是做不到的。”

    嗤笑声,司马傲林当下言道:“是吗,既然如此,你就别怪做父亲的我下手狠绝了,你放心,我好歹是你的父亲,你的命我是不会要的。”

    话落,司马傲林,直接掌将司马懿打了出去,下秒,紧跟其上,脚踩在了司马懿的背上,用力碾了碾,司马懿当下便痛出声来,“父亲,你来真的。”

    司马傲林低头笑道:“你父亲我对你,什么时候说过假话。所以说,让你还手啊,或者,从我手底下逃出去,要不然你,只怕今天你是要吃些苦头了,我心里可是很生气的,你不逃,我自然也不胡客气,都说是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话落,司马傲林,将腿收,瞬间踢出,司马懿赶忙双手交叠挡在了身前,即使如此,也蹭着地面,滑行到了墙角,重重的撞了上去。

    司马懿只痛的"shen yin"起来,苦笑道:“父亲,我是你儿子,可不是你的仇人,你至于下这样重的手吗。”

    眼中闪过抹笑意,司马傲林忍不住笑道:“不想挨打,就自己站起来,用出真本事,若不然后面可有你受的。”话落,竟是将光剑都给拔了出来。

    个激灵,司马懿立马站起身来,紧紧的靠着墙壁道:“父亲大人,你不是吧,我不过就说了几句话吗,至于严重到要我的命吗。”

    “关于你的小命这点,你完全不用担心,因为我刚刚已经说过了,会留着你的小命,不过小命保全,可不代表我就会手下留情,左右只要不是刺中心脏,总会给你时间,救活你的,对了,你的护甲穿了吗。”

    话落,司马傲林竟是直直的将光剑挥砍而下,只见道光芒闪过,司马懿声闷哼,蹲在了地上,见此情景,司马傲林眼中笑意更浓道:“这护甲果然如漠寒说的般,效果显著,原本还有些担心,如今见到效果,我倒是放心了。不过,阿懿,你是真不计划更父亲我过过招啊,想来,你也看出来了,刚刚我不过是试试手罢了,接下来,我可要出真格的了。”

    听到这里,司马懿赶忙拖着墙站起身道:“等下,父亲,让我说两句话。”说话的同时,司马懿忙贴着墙,慢慢往门口的方向移动,这幅意味十足的模样,落在司马傲林眼中,只剩下个“蠢”字,索性双手环胸,紧跟着司马懿的声音移动着目光,不为别的,就是想看看在,这个儿子到底能蠢到什么地步。

    而司马傲林这番心思,司马懿还当自己的计谋奏效了,眼中带上了三分笑意,不想刚转头,便见父亲竟然站在自己旁边,不用想都知道是自己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过来的,“呵呵”两声,司马懿喊了声“妈呀!”,便忙跑到了离司马傲林这个父亲最远的地方。

    而下秒,司马傲林随身而上,处处未曾留手,只小会,司马懿都没有了人的模样。

    到了此时,司马懿自然不会再无知的认为父亲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单手撑地,单膝跪在地上,司马懿的眼神终于变了。

    见此情景,司马傲林眼中终是露出抹笑容道:“这才对吗,来,阿懿让父亲我好好看看,你都学了些什么。”

    司马懿嘴角轻挑的挂了抹笑容,笑着言道:“既然父亲定想看,那就怪不得儿子了,父亲你最好小心点,若不然真在您身上落下伤痕,我可怕大伯用家规管教我。”

    见儿子这幅自信满满,好像定能收拾了自己的模样,司马傲林眼中战意满满的道:“好大的口气,跟着漠寒别的没有学会,这说大话可是越来越厉害了,来、来,过来,若你真胜过了我,我保管不让你大伯找你的麻烦,而且我以后都不在打你。”说罢,司马傲林率先出招,对着司马懿便攻了过去,光剑扫,却发现眼前已经没有了儿子的身影。

    反而身后阵冷风袭来,心中惊,就地滚,躲了过去。

    紧紧贴着墙壁站起,司马傲林不由追问道:“阿懿,你刚刚是怎么过到我身后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