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司马懿嘴角扯,没好气的道:“妹夫啊,我可真得谢谢你,只是你这样的鼓励,我可感觉点都不值得高兴。”

    白漠寒却只是耸了耸肩膀,没有在说什么,更是让司马懿无语的很,只得埋头吃起饭来。

    无所谓的笑,坐下来随便吃了几口饭菜,便站起身来,对着众人道:“你们先吃着,我去四处看看,探探这些人的路数。”话落,白漠寒就要离开,却听身后,司马傲林道:“等下,漠寒,这种事还是我和你起去的为好。”

    白漠寒转念想,确实如此,当下便忍不住笑道:“如此,就劳烦二叔了。”

    “都是为了自家的事情,说什么劳烦。”说话间,便已经站到了白漠寒的身边,转头望向众人道:“我和漠寒,去办事情,你们都给我老实点,若是让我知道谁在这时候惹出什么事情来,我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听清楚了没有。”

    司马家众人迅速的站起身,异口同声的道:“听清楚了。”

    见此情景,司马傲林,这才满意的道:“听清楚就好,阿懿,阿敦,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好好看着点,能不出去就别出去,省的闹出什么事情来。”

    白漠寒好笑的接过了话头道:“二叔,我看他们会乖乖的待在这的,不如,咱们先走吧。”

    这边白漠寒话音落下,司马傲林便扭头对着白漠寒笑道:“好,那咱们走吧。”

    说罢,又不放心的扭头看了看众人,这才拉着白漠寒下了楼梯。

    司马懿顿时松了口气,双手摊,夸张的瘫在了椅子上,嘴里还唠叨的道:“我的爹,你终于出去了,可累死我了,你们说我爹他跟来干嘛。”这话出口,却也没人敢接口,只听司马敦开口道:“大哥,你嘴上还是把点门吧,若是让爹听见了,可有你好受的,而且人家其他家都有长辈来,你说咱们司马家让谁来,其他家都不是家主亲自来,总不能让大伯来吧,那咱可就跌份了。”

    司马懿手搭在弟弟肩膀上,忍不住道:“这些我自然知道,对了,刚刚你说我什么来着。”

    司马敦闻言,讪讪笑道:“哥,你看你英俊潇洒,文武双全,又是个大丈夫,为人定宽厚大方的很,自然也能够原谅别人不经意间的小失误的对吧。”

    司马懿笑着迎道:“那是当然。”

    四个字出,见自己弟弟明显松了口气的模样,司马懿便紧跟着道:“不经意间的小失误我的确是能原谅,可是刚刚那可分明是故意的找茬吧,所以那可就不样了,司马敦,别说废话了,专心受死吧。”说着话便捏了捏自个的拳头。

    话音落下的瞬间,司马懿早已跳到了弟弟的身上,两兄弟当下便玩闹了起来。

    听着楼上的欢声笑语,白漠寒忍不住笑道:“这两人的感情可真好。”

    见白漠寒这样说,司马傲林脸上也露出来抹笑容来,忙开口道:“这也是我最欣慰的地方。”

    见司马傲林是真的为了这事儿高兴,白漠寒轻咳声,赶忙揭过了话头道:“对了,二叔,你心里可有什么计划。”

    闻听此言,司马傲林好笑的道:“这个提议,不是漠寒你提出来的吗,难道你那里就没有什么计划不成。”

    嘴角挂起了抹笑意,白漠寒言道:“这个吗,自然是有的,只是我也想问问二叔的意见,若是比我的好,那不就能启用二叔你的了,最起码听听你的意见也能把我没想到的补充下不是。”

    听到这里,司马傲林忙道:“若是这样的话,那就不用了,依我看还是直接用你的好了。”

    白漠寒愣,下意识的反问道:“二叔,为什么,你就不能说说你的嘛,我可是很虚心求教的。”

    “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不过,若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因为,你是白漠寒吧,而且这种事,你二叔我可不太擅长,算起来,我这辈子经历过的战斗,大概也没你现在的多,所以这虚心求教还是得了吧,你倒是虚心了,可我这可就成心虚了。”

    “这个理由说的,我真不知道算是夸我,还是怎么的。”白漠寒这么说着,脸上却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这么好的话你都没听出来啊,你是不是打算让你二叔我直接夸夸你才好,你二叔我可说不出那些肉麻的话来,所以你就别指望了。”

    白漠寒摇了摇头,“自然是不用,而且我也担心我会掉鸡皮疙瘩。”说着忍不住浑身阵的**,深吸口气,白漠寒直接凑到了司马傲林这个二叔耳边道:“我们可以这样……”

    番叙述,只让司马傲林听的欲罢不能,眼中闪过抹精光,当下便应承道:“漠寒,你就放心吧,这件事,我绝对会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闻听此言,白漠寒笑着言道:“这件事可不是给我办的。”

    听了这话,司马傲林也忍不住笑着道:“说的对,这事自然不是为咱们某个人,而是为了司马家办的。”

    对视眼,二人便各自散了开来。

    晚间,就在白漠寒和司马傲林碰头,准备商量的时候,司马傲林的通讯器突然响了起来,见是司马傲天,司马傲林忙接通了通讯器,忙道:“大哥,有什么事情?”

    这话落,只听司马傲天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了出来。“傲林,我马上就到,你将阿懿、漠寒几个都叫到你的房中,我有话跟你们说。”

    闻听此言,司马傲林忙道:“大哥,都这么晚了,你还来干嘛?”

    “别说这么多了,我去自然是有事。”

    “就是有事也不用这么着急吧。”司马傲林忍不住道。

    “傲林,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再说,他们马上就要开始大比了,哪还有什么时间?而且我都要到了,还想让我在返回去不成?”

    司马傲林听罢,也不在多言,直接开口道:“自然不会,大哥你放心,我这去办。”

    说着便将通讯器挂断,按着司马傲天的吩咐,将众人都唤进了屋内,没多时,司马傲天便带着人走了进来,看了看众人,也不废话,直接言道:“你们今天惹了郑秀是吗?”

    见大哥脾气不好,作为此次的带队人,司马傲林忙上前解释道:“大哥,你是为这事来的啊,非是我们惹了他,而是此人实在太过分了,这才……”

    “好了!”司马傲天抬手打断了司马傲林接下来的话,抢先说道:“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你们不知道郑秀是这次的总评判吗,或者说,比试场上的事情,可是完全由他人说了算,得罪了他,你们只怕是要吃亏了。”

    听到这话,白漠寒的眉头已经忍不住皱了起来,当下言道:“父亲,这方面我已经想到了,他能怎么样,咱们打趴下对方他总不能说咱们输吧,而且你这话说的很奇怪啊,不是说四国大比吗,难道只派个人裁决,其他三国同意吗。”

    司马傲天闻言,便知白漠寒误会了,当下好笑的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打趴下自然是你赢,可是打以前,他不会找你其他毛病吗,而且这家伙可是老油条了,对这道可是熟悉的很,只怕这会,那家伙心里就有不下几十种的办法对付你们,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所以还是得重视这个家伙的能量,另外,这个郑秀他并不归属于四国的任何方,他来自外星123,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域外,也正是因为这点,他才会成为四国大比的总裁判。”

    听到这里,白漠寒点点头,复又摇摇头,不由追问道;“四国大比找个外国人来当裁判,这四国的统治者,还挺新潮,只不过这国与国之间都要互相防备了,就这么将个外星人,领进来,了解我们的实力真的好吗,或者在比赛中,做出什么事来,只怕这四国的精英都要折在里面了,精英尽失,各国之间又互相仇视,对外族来说,可不是个好的进攻机会,只怕不久的将来,这片土地是谁的还不知道呢。”

    白漠寒刚说完,便见众人俱都盯着自己,忍不住道:“怎么了,都这副表情。”

    “漠寒啊,你这话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我们以前怎么就没有想过呢,果然我们的脑子都已经固化了,看问题根筋,的确没有漠寒你厉害。”

    说完这话,司马懿继续追问道:“那现在怎么办,没有证据,谁会相信我们的话,只怕大多数人都会认为是因为咱们和郑秀不和,制造这些陷害他呢。”

    “所以啊,这就是我们现在需要解决的事情,找到证据,才好处置了他。”

    白漠寒话音刚落,司马懿就头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没好气的道:“我当然知道要找证据,问题是这证据要去哪找,你也说了他只怕是早有预谋,又怎么会让咱们找到证据。”

    话落,司马懿便见白漠寒脸上挂起了笑容,神色也忍不住跟着轻松了起来,兴奋的“嗷”了声,这才言道:“漠寒,你定已经有了计划,说说看,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只管开口,我保管给你干的妥妥当当的。”

    谁知,白漠寒笑了笑道:“这个还真不用。”

    腔热血,被人当头泼了桶冷水,司马懿当下便炸了毛,站起身道:“漠寒,这怎么可能呢,总有点我能干的事的,对吗,再不行,端茶倒水也好啊。”

    “若你是想干端茶倒水的活,那倒多的是,你现在就可以开始,若是和郑秀有关的事情,那是真没有。”

    “漠寒,你这话说不通吗,你也说了,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找证据,我去找证据总成了吧。”司马懿这话,话音刚落,白漠寒便摇了摇头,坚定的吐出了“不行”二字。

    只让司马懿当下便跳了起来,冷笑道:“不行,为什么不行,你倒是说个原因我看看,我司马懿哪个方面就让你这么看不上,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交代清楚,那咱们的兄弟就根本没得做,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深吸口气,白漠寒紧跟着笑道:“就算是那样,也没有什么是你能做的。”

    简单的句话,只气的司马懿当下便跳了起来,指着白漠寒的鼻头,正要开口,就被司马傲林,巴掌给拍在了桌子上。

    这下子司马懿更是委屈的道:“父亲,你也看见了,漠寒这是跟我不对付呢,这样的事情,凭什么不让我加入进去。”

    司马傲林正想开口,就被白漠寒抢先言道:“自然是因为你脑子笨。”

    “什么。”不敢相信,会从白漠寒手中得到这个结论,此时司马懿的食指还指在自己脸上,脸无语的的道:“什么,我脑子蠢,我脑子蠢,我的脑子可是司马家排在前几位的,若是我都蠢,那排在我后面的都是什么,猪吗。”

    司马傲天抽了抽嘴角,有些无语的道:“若他们是猪,你以为你又能成的了什么好的。”

    闻听此言,司马傲林烦躁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有些无语的道:“我说,大哥,阿懿这孩子是个蠢货,你和他计较什么,平白跌了自己的档次,咱们还是商量找证据的事情吧。”

    “啊”了声,司马傲天嫌弃的望了司马懿眼,这才言道:“都是因为你,算了,再和你啰嗦下去,还真是点正事都办不了了,漠寒,说说看,接下来,你计划怎么做。”

    白漠寒闻言,忙将视线聚集在苍蝇头的身上道:“这就要看苍蝇头的了。”

    苍蝇头震惊的指着自己到:“师兄,你说的是我吗,真的是我,可是师兄,我能做些什么。”

    “做你的老本行,追踪器,造个体积最小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当然没有问题。”苍蝇头带着几分兴奋道。“若论这个,我苍蝇头还真不惧任何人。”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也忙笑道:“没错,这能力可是经过我司马家亲自验证的,只是你也是,怎么就不想来我司马家呢,条件随你开的说。”

    见岳父现在都还没有放弃,白漠寒有些好笑的道:“父亲,这点,你就不要强求了,你也知道,苍蝇头如今可是我的师弟了,原先你就抢不走,更不用说现在了,我看你现在就是把司马家都给了他,也挖不走了。”

    这话出,司马傲林当下好笑的道:“我说,漠寒,你这口气也真是太大了,整个司马家,半个司马家,我看就差不多了,你知道那是多少家产吗。”

    听了这话,白漠寒没有开口,只是将目光聚集在了苍蝇头的身上,苍蝇头顿时心领神会的冲着司马傲林有礼的点了点头道:“那个,司马二叔,我师兄说的不错,这辈子我都跟定他了,任何条件都不可能将我从他身边拉走,便是十个司马家都不会动摇我的决心。”

    白漠寒这时接口道:“所以说,父亲、二叔,这世上不是什么事都能用钱解决的,有些事要的就是感觉。”说罢又看了苍蝇头眼。

    这话出,司马傲天无语的望着苍蝇头道:“感觉?虚无缥缈,我看不是司马家动摇不了你的决心,是你根本就不知道司马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说到这里,司马傲天忙摇摇头道:“算了算了,话题怎么又扯到这里来来,如今要说的是,怎么找证据的事情。漠寒啊,我知道你向是个有主意的,说说看吧。”

    白漠寒闻言,有些好笑的道:“父亲,就算要我说,也总要给我整理的时间啊。”

    司马傲天想了想自己到来的时间确实快了些,不有好笑的道:“你说的不错,确实如此,要不,今天我们就到这里,漠寒,我给你夜的时间好好想想,咱们明天再说,你看如何。”

    “不如何。”见是司马懿接过了话头,司马傲林无语的捂着额头,正要动手,就见司马懿早已躲在了自己兄弟身边,无奈只得将手放了下来,无奈的道:“我说,阿懿,你敢不敢给我安生会,你这又是闹哪样啊。”

    小心的忘了司马傲林眼,司马懿这才言道:“父亲,我这哪有闹,你看我的模样,简直再正经不过了,我是真的觉得,这会议不能就这么容易结束,这俗话说的好,人计短二人计长,是,漠寒的厉害我们都承认,可你也不能什么事情都推到漠寒的身上,总要咱们自己有了办法,才好啊,而且,大伯你发现没有,如今,你有难事,第件事不是先想着怎么解决,而是先找到漠寒,问他怎么解决,大伯,你这样的行为真的很危险,你知道吗。”

    司马傲天顿时无言以对,深吸口气,下意识的望了白漠寒眼,便将目光聚集在了司马懿的身上。

    司马懿下意识的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竟是求饶道:“大伯,大伯,饶了我吧,我就是胡说八道,你可千万别动手啊,若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挨了打,我可真就没脸见人了。”

    见司马傲天的手伸了下来,司马懿忙将头抱得更紧,却只感到脑袋上温柔的抚慰,嘴角不由挂起了抹笑容,将头抬了起来,带着几分欠扁的笑容道:“真是,我怎么就这么蠢呢,大伯从小什么时候动过手啊,又不是我那父亲,天不揍我,心中就痒痒。”

    这边,司马懿话音刚落,便听声“咚”的响起,司马懿只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看来,这下来的不轻呢。

    司马傲林当即冷笑道:“你还真是点都不让我省心呢,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要闹了,你是听不见是吗。”

    见司马傲林又要动手,司马傲天忙闪身挡在了侄儿面前,握着弟弟的手道:“傲林,这次阿懿说的没错,我的确有些事情做的不妥,就如阿懿刚刚说的就很好,我才是司马家的家主,司马家的事本就是有我做主,可因为漠寒的强大,遇到难办的事情,我不曾想办法,想计谋解决问题,反而第个反应就是找漠寒帮忙,再这样下去,只怕我就要废了。若不是阿懿今天的席话,只怕,你大哥我如今就要走入误区了,阿懿这孩子还真不错,关键时刻还真顶点事。”

    孩子被夸奖,做父母那是只有高兴的,司马傲林自然也不例外,象征性的踹了司马懿脚,便忙道:“大哥,你也知道这阿懿是个什么性格,你这样夸,还不知道他膨胀到什么地方去呢。”

    听了这话,司马傲天也忍不住露出了抹笑容来,想着侄儿小时候的模样,司马傲天就是阵阵的发笑。

    许久方道:“是啊,阿懿从小就是这样的性子,不过还是很可爱的不是吗。”

    “停”左右各望了眼,司马懿无奈的道:“我说,大伯,父亲,我们现在讨论的不应该是关于郑秀的事情吗,还说什么可爱之类的,真是,瞧瞧我这颜值和这大长腿,怎么也和可爱搭不上边,若你们的词语实在匮乏,我倒是可以给你们提供几个选项,比如帅气、英俊、潇洒什么的都不错。”

    司马傲天与司马傲林对视眼,二人配和默契人个肩膀,将司马懿按坐了下来,这才言道:“给我收敛点,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讨好的冲着自己的父亲笑了笑,司马懿这才道:“知道了,知道了,我再也不敢了,那现在可以讨论证据的事情了。

    司马傲林忙接过了话头,没好气的瞪了儿子眼,方才言道:“着什么急,漠寒心中自有计较,漠寒,你觉得咱们该如何入手。”

    说到这里,司马傲林也忍不住抱怨道:“我今天按你说的跟了那么长时间,可却并未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也没见他和什么不该来往的人往来,要不是知道漠寒你的为人,我还真以为你逗着我玩呢。”

    闻听此言,司马懿当下便接过了话头道:“我说,咱们能说证据的事了吗,都不是长嘴妇,怎么就能在这上面纠缠这么长时间。”

    见弟弟又要动手,司马傲天十分有魄力的在桌子上敲道:“好了,今天也晚了,看来是说不成了,这样,大家先回去,按兵不动,千万别让郑秀察觉出什么异常来,至于其他的事情,你们不用操心,我会想办法调查清楚的。”

    话落,司马傲天便率先走了出去,见状,屋中众人也慢慢散了去,这时司马霏儿上前靠在白漠寒的身上道:“漠寒,对于白默奇,你真的没事吗?”

    见妻子真的担忧不已的模样,白漠寒好笑的将人搂在怀中笑道:“能有什么事,你是担心我和他分配在起对战吗。”

    话落,见妻子沉默不语的模样,白漠寒连眼中都染上了笑意道:“有什么好担心的,难道还担心我会输吗,放心,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输,尤其是在我的夫人面前。”

    没好气的撇了丈夫眼,司马霏儿在白漠寒胳膊上恨恨掐,见其瞬间痛苦到不行的模样,不用说,都知道定是装样无疑,心中暗笑,不过还是上前装作担忧的问了句,“漠寒,你没事吧。”

    同时手已经握紧了拳头,对着白漠寒便是阵乱打:“我让你装,还装的点都不像,看我怎么教训你。”

    白漠寒个闪身站了起来,笑望着妻子道:“要教训我也得抓的着我才行啊,不过以你的战力,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办法了吗。”

    说罢,白漠寒转身便跑,司马霏儿转身便追了上去,两人好阵的嬉闹,突然司马霏儿下子跌在了地上,白漠寒心中惊赶忙上前,担忧的问道:“霏儿,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啊。”

    不想,白漠寒抬头的刹那却是露出了抹狡黠的笑意来,白漠寒心中惊,想有所的动作的时候已经迟了,此时的司马霏儿早已扑进了他的怀中,紧紧的抱着。

    无奈的低头,四目相对间,只听司马霏儿言道:“谁说我辈子都抓不到的,这不就抓到了吗。”

    长出口气,白漠寒宠溺的道:“你这可是犯规,你知道吗。”

    双肩耸,司马霏儿十分理自气壮的接口道:“当然知道,不过那又怎么样,你不介意就好了。”

    白漠寒顿时无言以对,只得将人抱起来,笑着道:“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而且在我的人生中,霏儿无论想怎么犯规都好,我白漠寒这辈子都会宠着你,让着你,所以霏儿,活的开心就好。”

    听到这话,司马霏儿只觉得都要被甜蜜给淹没了,不由紧紧的搂住了丈夫的脖子,高声惊叫道:“漠寒,我这辈子做的最最最正确的事情,就是紧紧抓住了你,我是不是很有眼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