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当下众人心里就是喜,忙顺着墙摸索起来,不过这看却发现,光溜溜的,根本抓不住任何东西,不过几人却也没有就此放弃而是努力的向上爬着,鲛人此时却完全不在意几人会如何,而是悠闲的躺了下来,眯起了眼,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大约过了个小时,鲛人伸了个懒腰,站起来看了看几人,笑着道:“看来你们是毫无进展啊,哎浪费功夫。”说着走到几人身前手抓了个,往上游去,大约游了二十来米,便双手用劲将手里的两个直接扔了出去,那俩人自然也不是傻的,当下也是阵的手足并用,努力的往上游去。

    鲛人返回原地又如法炮制,把剩下的几人也扔了上去,几人均都借助这扔之力往上游着,游了大概十分钟,通讯器传来了白漠寒的声音,“第二批人下去,你们上来的小心点,可别撞上了。”

    几人听这话,当下心里就是紧,这若是被上面下来的人砸到,估计自个重新往上爬是小事,跟刚刚自己样不管不顾的下来的话,可会被砸死的。当下心里便加了小心,而这次下来的这些人里,倒是有司马敦在,刚进洞,司马敦便开口道:“你们几个控制着点速度,若是就这么被吸进去,可是会受伤的。”

    几人听罢,当下应了声,“知道了。”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司马敦等人,便与第波下来的几人碰上了,不过,司马敦却还是停了停,开口问道:“亮子,你们几个不错啊,居然已经游到这了?”

    司马亮当下汗颜的道:“敦少爷,你快别说了,我们这哪是游上来的,刚刚在下面,我们根本就动不了,是被鲛人大哥扔上来的。”

    司马敦点点头,“哦,那我们先下去了,试试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司马亮开口道:“那我们就先上去了。”说罢二人便不在多言,各自散开。

    简单来说吸的这三天,没有个是靠自己的本事游上来的,都是被鲛人给扔上去的,更有那修为弱点的,扔了次居然没有往上游几步,便又被吸了回去,鲛人见状副恨铁不成钢的瞪了那人眼,然后在其脑袋上敲了下,这才把其往上送了差不多百米,那人才能往上游。

    又过了几天,司马敦才成为第个能逆着水流游下去的人,其他人却还是差几十米,当鲛人拿出白漠寒准备的东西时,司马敦却没多少兴趣,而是对着鲛人道:“这东西还是留给别人吧,这次出来训练,已经让漠寒费心又费力了,这东西还是别浪费了。”

    鲛人笑了笑,“我知道,你与这些人不同,不过你就不想知道,漠寒给你们准备的是什么嘛?”

    司马敦闻言,挠了挠头道:“我想大概是些珠宝之类的东西。”

    鲛人摇摇头,“你也太小看漠寒了,这些东西,你们来的这些人,我看没人缺,漠寒可不会干这种蠢事。”

    司马敦闻言,恍然大悟道:“哦,不是的话,应该是什么武器吧,毕竟我们是去参加生死对决的。”

    鲛人又摇摇头,“那东西,就是想让你拿着去,可是四国大比的时候,你们这么多人都拿出的事种东西,那你说还有多大作用。”

    司马敦尴尬的笑了笑,“那我倒是想知道知道漠寒留下的是什么东西。”

    鲛人这时从怀里拿出个瓷瓶,开口道:“这东西是你们都有的,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就是些疗伤的丹药,但是这东西在别人那,可是宝贝,漠寒对着丹药的造诣你也是知道的。”

    司马敦接过手中,笑着道:“他拿出的东西就算是普通货色,在别人那里也是不可多得的。”

    鲛人这时又拿出个东西道:“这个是漠寒给第个完成的人的礼物,他没在众人面前说,应该也是知道,这东西早晚是你的,果然不出意外。”

    司马敦闻言,好奇的看了看,“这东西也太普通了吧,第就多个这东西啊。”

    鲛人“哼”了声道:“你什么时候也这么肤浅了,这东西干嘛用的,你打开看看里面的东西才是最主要的,这里面是门修炼功法,你拿去好好看看,不懂的漠寒说了,随时问他。”

    司马敦点点头,鲛人这时开口道:“你上去吧,这里没你事了。”

    司马敦冲鲛人拱手,这才转身往上游去。司马敦到了洞口,郑重的朝着白漠寒拱了拱手,表示感谢,白漠寒笑了笑,对着司马敦道:“你果然是司马家年轻辈中最强的,东西你拿到了,回去好好看看,对你会有帮助的。”

    司马敦点点头,“漠寒,这次真的要谢谢你了,让你费心费力的。”

    白漠寒当下装出副生气的样子道:“说什么呢,我可也算是司马家的人,为了家族的事,我自然该出力,而且说实话,我对四国大比的那种杀戮场面可不是太喜欢,太没人道了,你们如果便的实力数倍于对手,那么至少这届的四国大比会变的不那么血腥。”

    司马敦摇摇头道:“这人那都是有私心的,只要你伤害了他点的利益,他都不会答应,更何况这种你死我活的事。”

    白漠寒笑了笑道:“我知道,但是我还是不希望多造杀孽,若是咱们完全碾压对手,不杀他们只是打残,还是有可能的。”

    “这四国大比的目的,本就是削弱其他三家,以达到增强自己的目的,只是打残,那可是点作用也没有,对手怕是只会好了伤疤忘了疼。”

    白漠寒挥挥手,“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了,到时候在看吧,我也不是迂腐之人,若是别人非要杀咱们,我可没有割肉喂鹰的精神。”

    又过了几天,眼看就要到日子了,司马家来训练的众人也全部完成了白漠寒的终极任务,当下便准备返程,而此次出来历练也已经差不多个月了。

    天后的司马家,只见飞艇出现在司马家上空,众人都不由激动了起来,尤其是司马傲林,想着两个儿子,这次恐怕更是脱胎换骨,就对白漠寒有着说不出的感激,不由扭头望向司马傲天道:“大哥,你还真是找了个女婿,有他个,咱们司马家还真是底气十足啊,我那两个臭小子都跟着沾了光,只怕现在还不知道如何的乐不思蜀呢。”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也是满脸得意,不过话语中却故作谦虚的道:“哪里,哪里,他年纪小,经验差,还有的练,你也是做叔叔的,平日里也要多指点指点他。”

    司马傲林闻言,脸上囧,想着每次出事,自家哥哥舔着脸求助的模样,就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弄得司马傲天当下疑惑的扭过身道:“傲林,我说的话,有这么好笑吗,瞧把你给乐的。”

    连连摇头,司马傲林忙道:“没有,没有,我只是想着能指点漠寒,心里有些高兴罢了。”

    “哈”的声轻笑,司马傲天也紧跟着笑了出来,连连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能指点漠寒,的确是件让人高兴的事。”

    额头三股黑线挂在额角,司马傲林心中暗道:“有时候我这个大哥的想法,我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是天真、还是……”

    胡思乱想间,飞艇已经落了地,望着从飞艇上带头走下的漠寒和霏儿,司马傲林忙激动的走了上去,很是激动的道:“漠寒,你们回来了,怎么样切顺利吧。”

    句话落下,就见两个儿子已经跳了下来,当下也顾不得和白漠寒寒暄,忙走到两个儿子面前细细查看了起来,见两个儿子没受什么伤,这才松了口气,别扭的鼓励道:“你们两个的表现还不错,还不去谢谢漠寒,要不是漠寒,你们两个哪有这么好的机会。”

    这边司马傲林话音刚落,司马懿便委屈的道:“父亲,我的亲爹啊,谢谢,谢什么啊,你是不知道,我这次可是差点就回不来了。”

    这话落,司马敦忙上前把捂住自家蠢哥哥的嘴巴,见父亲着急的摸样,忙凑到其耳边道:“父亲,这事我随后再和你说,这么多人在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司马傲林这才作罢,忙笑着道:“好,随后再说,随后再说。想到家族个小子给自己传来的信息只眼中带着隐晦不自觉的瞟向白漠寒,这番变化,自然被司马懿二人看在了眼中,司马敦狠狠的瞟了自己哥哥眼,转身望向司马傲天道:“大伯,我和哥哥有许多话要和父亲说,这些天也实在累了,我们便先回去了。”

    司马傲天自然也不蠢,意识到气氛的不同,笑着点头道:“好,那你们父子三人好好聊聊,走了这么些时候,你父亲挺想你们的,刚刚还念叨你们两个呢。”

    司马敦赶忙应是,拽起父亲和哥哥便忙离开了,司马傲天有些担忧的望向白漠寒,有些担心是不是自己拜托让其中人受伤的事情,让两个侄子对漠寒有了误会,而且,两个侄子看起来也并没有什么问题,越想越不对劲,忙道:“漠寒,你跟我来。”

    司马霏儿想要跟上,却听父亲道:“霏儿,你母亲和两个儿子都挺想你的,都回家了,还不过去看看,你不想他们啊。”

    司马霏儿正要反驳,旁的齐思情忙上前将女儿拽了过来,笑着言道:“霏儿,你父亲说的不错,快给我过来。”

    无奈,司马霏儿只得跟了上去,末了还回头望了丈夫眼,白漠寒好笑的冲其摇了摇头,直到妻子的身影消失在了转角,这才转头望向岳父道:“父亲,你想和我说什么。”

    没好气的瞪了女婿眼,司马傲天这才言道:“你跟我来。”

    两人来到了司马傲天平日办公的地方,司马傲天这才言道:“漠寒,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我看,你二叔他们三人的情绪可不太对,是不是你小手的时候,被阿懿他们兄弟两个发现了,若是,你说出来,这本就是我出的主意,我会跟他们解释清楚的。”

    挑眉笑,白漠寒好笑的道:“不用了,我已经解释清楚了。”

    闻言,司马傲天下意识的接口道:“哦,那就好。”话音刚落,便脸惊讶的紧跟着道“什么,你解释清楚了,这么说你确实被发现了,你怎么解释的。”

    白漠寒闻言双手摊,十分无辜的道“第,我并没有被发现,是我那好堂哥自己蠢的受伤了;第二,我看了觉得不爽,所以将你跟我说的话,全都转述了过去;最后更是对他进行了冷嘲热讽,结果,你也看到了。”

    听了这话,司马傲天手指直直的指着白漠寒道:“你怎么能将这些事情都给说出去呢,懿儿和墩儿的性格,你说出去了,他们可是不会有个人甘心留在安全区域的,哎!你这不是……”狠狠的甩了下袖子,司马傲天转身便走。

    白漠寒冲着其背影摆了摆手道:“我这可是在帮你,若不然我那好二叔,如何体味你这沉默的爱呢。”说完,白漠寒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摇了摇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再说,司马傲天急冲冲的赶到了自家弟弟的房间里,就见三人各自坐着个位置,遥遥相对,气氛实在凝重的很,这样来,司马傲天脸上的气氛更加尴尬了,深吸口气,忙上前走到了司马傲林的身边,言道:“二弟,你都知道了。”

    见弟弟不答,司马傲天忙道:“那个你别误会,我这完全是为了你好,你就这么两个儿子,平日里宠的很,虽说现在有个漠寒,但是四国大比那样的场合,能靠的只能是自己,阿敦还好,可阿懿是个什么样的个性,你又不是不清楚,若是上去,冲动起来,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倒是不怕他给咱们司马家惹祸,我只是怕他伤到了自己,就不好了。”

    话音落下,司马傲天便发现,司马懿这个侄儿,脸哀怨的望着自己,司马傲天忙道:“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我有哪点说错了,若你不服就说出来。”

    “好,说就说,服,我能不服吗,在大伯面前,我什么时候不服过,可是大伯,我真的很想去参加四国大比,看看如今的自己到了什么程度,其实大伯,若是原来的我,还真不会参加,毕竟我对自己的这条小命还是十分看重的。可是自从跟着我这位堂妹夫相处以来,我发现我的想法真的发生了极大的转变,大伯,我真的想参加这次的四国大比,不为别的,就是想要检验下自己,是否脱胎换骨了,至于我的安全。”说到这里,司马懿突然仰天大笑四声,望着几人蒙圈的神情,这才带着几分得意道:“我如今的战力,可不是那些人能够比拟的,等着瞧吧,这次的四国大比,我司马懿定然会大放异彩。”

    话到这里,司马傲林这才站起身道:“阿懿,你可决定了,真的要去。”

    司马懿重重的点头道:“这是当然,我定要去,而且如今就是是我不去也不行了,那么多人看着呢,我总不好当缩头乌龟吧,我可是你老人家的长子,可不能给您老人家丢脸。”

    说完这话,司马懿都做好抗争的准备了,可没想到,却见司马傲林嘴角带上了几分笑容道:“那就去吧,父亲,在这里看你如何大放异彩。”

    司马傲天见状,忙要再次相劝,却见司马傲林这个弟弟,已经先开口道:“哥,我知道,你是在担心我,可是,阿懿不可能直如此混辈子,他总要有自己的路走,原本他是十足的纨绔子弟,我不是不知道,但是那时候我想着,有司马家这么大的家业,又有你我护着,纨绔点也没什么,可这不代表,我不想让我的儿子顶天立地,如今,他自己要立起来了,我这个做父亲的若是去扯后腿,也太不像话了吧,而且刚刚阿懿说的也对,如今他也没理由在留在后方了。”

    司马懿听到这里,已经兴奋的道:“父亲,你这话说的是真的,你真的同意了。”

    笑着应了声,司马懿当下便跳了起来,“太好了,父亲,我真是爱死了,你是全天下最好的父亲。”

    闻听此言,司马傲林不由摇了摇头道:“全天下最好的父亲,嗯,现在是,只不过若是我说,不准你去,只怕我就是全天下最**霸道的父亲了吧。”

    想着自己刚刚的愤怒之言,司马懿尴尬不已的道:“哎呀,父亲,你很小气哎,这话怎么还记得。”

    “怎么样,现在又成了全天下最小气的父亲了吧。”

    听父亲淡淡的说完,司马敦忍不住笑出声道:“果然,看你卖蠢有意思多了。”

    司马懿闻言,不用说都知道,被说的是自己,当下便冷冷的望着对方道:“好啊,你敢这么说我,今天我这个哥哥非得修理你顿不可。”

    双手摊,司马敦十分豪气的道:“你来啊,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能比的过我的,只怕也只有年龄而已。”

    这话出,司马懿瞬间上前,直接将人给扑到在地,望着两个儿子,在地上翻滚的样子,司马傲林无语的捂着额头,转身笑道:“大哥,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这两个蠢儿子,我可不想见到了。”

    见事情已经有了定论,司马傲天自然不会在这上面多做纠结,瞬间笑道:“好啊,跟我来吧。”

    兄弟两个找了个最近的房间走了进去,刚坐下,司马傲天便要开口,却被司马傲林截住了话头,抢先道:“大哥,我知道你要说些什么,我也知道大哥你是为了我好,只不过,能不能先听我把话说完。”

    司马傲天呼出口气,点头道:“傲林,你说。”

    “大哥,从小到大,其实我直不喜欢你。”

    “这我知道。”司马傲天苦笑道,“若没有我,这司马家的切都是你的。”

    司马傲林摇了摇头,“并不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其实司马家的产业,我还真没有多少放在心上,我之所以讨厌你,主要是因为,你实在是太强了,很不可思议是吧,可这就是事实,本来你是长子受到的注视就多,可你,竟然战力又比我高那么多,让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你的身上,你知道那时的我是什么心情吗。”

    “我……”

    摇了摇头,司马傲林又道,“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的我,倒是真心感谢,有你这么个大哥,因为有你,所以我的日子过的随心所欲,因为有你,所以我有了任性的权利,其实这么多年,大哥,我真的想跟你说声谢谢。”

    司马傲天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点点头道:“傲林,你能这么想,大哥真的很高兴,大哥还记得小时候的你乖巧的模样,其实自从知道你的存在,大哥的心里就高兴的很,你可能不记得了,小的时候,你最粘的就是大哥我了,做什么都要跟在大哥的身后,睡觉的时候更是只要大哥我陪着,你才肯乖乖的睡,可渐渐长大,你越来越疏远,我靠近,你的脸上就出现悲伤的表情,我也只能待在原地。”

    听到这话,司马傲林也忍不住伤感了起来,忙摇摇头道:“咱们都老了,不说这些话了,有酒吗,今天咱们兄弟好好喝几杯,不醉不归。”

    司马傲天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再说这边,白漠寒见司马霏儿带着两个儿子回来了,忙上前将两个儿子给抱了起来,轻轻的晃了晃,这才笑道:“母亲和你聊了些什么。”

    司马霏儿笑了笑,也紧跟着依偎在了丈夫身旁,这才言道:“还能问什么,还不就二叔家子的事,不过我已经解释清楚了,你也别担心,对了,你和父亲,谈了些什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笑了笑,白漠寒方道:“和你样,都是那些事情。”

    “哦”了声,司马霏儿顿时表示理解,带着几分好奇的道:“漠寒,那你说,父亲和二叔,会让我那堂哥参加四国大比吗。”

    点了点头,白漠寒笑道:“八成会的。”

    “怎么说。”

    “因为你二叔是个慈父啊。”

    抽了抽嘴角,司马霏儿想着往日里二叔对兄弟二人的溺爱程度,不由言道:“你说的很对,我那阿懿堂哥,的确是被我二叔给惯的不成样子,现在还好,你不知道以前,更夸张,但凡我那堂哥受了什么委屈,我那二叔可不管是不是我那二哥的错,对方定倒霉。”

    “看的出来,毕竟某种情况下,若不是我身手和运气不错,那我还真有可能成为受害者中的名。”

    司马霏儿闻言,忙咳嗽声道:“两个儿子,这么久没见妈妈,想不想我啊。”

    望着妻子明显的逃避神情,白漠寒也没有拆穿,而是与妻子起享受这难得的亲自时光。

    歇息日,白漠寒便知第二日就要jin ru备战状态,果然第二日就听司马傲天道:“漠寒,还有你们,四国大比就在眼前,如今你们既然回来了,就要按照规矩来,凡是参加四国大比的人员,都要住到制定的住所去,会,漠寒,阿懿你们几个便带着他们去吧。”

    对此,白漠寒等人并没有什么意见,笑着应道:“知道了。”

    司马懿此时脸上已经带上了几分兴奋道:“大伯,你就放心好了,我身为大哥,会好好照顾弟弟们的。”

    司马傲天闻言,顿时轻咳声道:“这就好,那大伯,便将他们都交给你了,多改改你自己的脾气,可不许胡乱冲动了。”

    司马懿忙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立刻保证道:“你就放心好了,大伯,我这次绝对让你看看我的本事。”

    听闻此言,众人俱是撇了撇嘴巴,司马傲天更是将头扭到了边,忙跟白漠寒商量起了具体事项来,见此情景,司马懿哪里会不知道众人的意思,顿时在心中吐槽道:“都不相信我,没关系,这次我定让你们好好看看我的能力。”

    很快,便到了启程的时间,司马傲天表示为了锻炼众人的能力,这次就不跟着去了,司马傲林因是两个儿子的大事,自然是要跟上的。

    路上,司马傲林将白漠寒唤到了边,这才言道:“你应该知道是谁给我的小消息。”

    白漠寒笑着问道:“二叔,说这些,可是有什么事情。”

    “我只是好奇,你怎么也让他跟上来了。”

    白漠寒闻言,当下笑道:“那人是个小人,可是此去的名额早就已经定了,明面上他又没有犯什么大错,我自然不会动什么手脚,更何况,对我来说,他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根本不值得我放在心上,既然如此,让他蹦跶的就是,他这样的性格,我不认为最后能讨的了什么好。再者说了,虽然派出的是80人,我是个例外,可这四国大比又没有说不能多派人,他在不在自然与我没什么影响,我又何必做这个坏人呢。”

    听到这些,司马傲林顿时无言以对,司马傲林沉默了会,方才接着问道:“那要不要,我帮你出口气。”

    这话出,白漠寒当下便笑道:“这就更不必了,若我想对他做什么,你认为他有反抗的机会吗。”

    司马傲林闻言,好笑的摇了摇头道:“如此我就放心了,只是漠寒若你心中有气,定要说出来,便是要教训他,也要时刻记着,他再怎么样也是司马家的人。”

    白漠寒笑着点头应道:“二叔,你放心吧,我有分寸。”

    司马傲林叹道:“也是我瞎操心,漠寒,你行事作风,向有自己的道理,和我那蠢儿子可不样,也是我瞎操心了。”

    话落,司马傲林看了看时间,便紧跟着道:“也快到了,咱们还是先回去吧,再怎么说,咱们两个也是带队的,躲在这里也太过了。”

    白漠寒点头,两人忙回到了众人面前,而飞艇也在此时停了下来,二人带队下了飞艇,就见早有几方势力等在落地那里,还别说,里面竟真有几个熟人。

    望着眼前熟悉的容颜,白漠奇带着几分愧疚,率先上前道:“师兄,好久不见,你最近过得好吗。”

    见是白漠奇,白漠寒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叫糟,身后这些人,虽然如今的星力在星际虽然是数数二的了,但是白漠寒清楚得很,对比起他精心教导的白漠奇来,差距还是有点大,抓了抓脑袋,白漠寒,心中暗道:“这下可难办啊了。”

    司马傲林见白漠奇喊了声师兄,眼睛就没离开过白漠寒的表情,见白漠寒此时的模样,司马傲林的心中也是个咯噔,却也明白,此时不是多做计较的时候,遂笑着道:“原来是白家小子啊,和你父亲可真是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只是这做事是不是有些欠妥当,我好歹也算是个长辈,怎么能光顾着和漠寒聊天,将我给忽略过去呢。”

    闻听此言,白漠奇嘴角勾道:“想来,伯父误会了,我之所以不与伯父搭话,非是不懂礼数,实在如今处在四国大比的关键时刻,若是我和伯父你聊的兴起,被其他两国看到,误会咱们结了盟,那可就不好了。伯父你说是吗。”

    成功的被噎在了原地,司马傲林只觉得脸颊发烫,被个晚辈十分有理的教训了,司马傲林便是心中堵,淡望了白漠奇眼便道:“漠寒,既然认识,那便多叙叙旧,我先将人给带进去了。”

    白漠寒闻言,忙点了点头,示意二叔自便,望着媳妇担忧的深色,白漠寒笑着道:“乖,和二叔先进去,我和漠奇谈完了就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