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这边话音刚落,众人便个个的往下游去,有了这些天的基础,众人往下游确实不是太困难,当下个个心里可是兴奋的很。

    不过,当众人正满怀期待的往下游的时候,却发现越到下面越不容易前进,到最后竟然是前进米都困难的很,显然越到下面,洞口便越是收窄的厉害,阻力自然也大的多,众人这才知道这次的考验可不那么容易。

    当人越聚越多时,意外也就发生了,当下面的人凑过去往前挤的时候,压力逐渐增大,当下便把前面的几人给冲的后退起来,而这猛烈的冲击力,把修为不错,在最前面的司马敦也该连累了,被猛的往后冲出了十来米,才稳住身形。

    经过几次的折腾,众人却是毫无寸进。

    司马敦也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当下便也不在往下游,转头往上游去,带看到众人这么出后,当下心里就明白刚刚是怎么回事了,当下指了指上面,示意众人往上游,众人在此折腾了这么阵,也确实累了,当下便顺从的往上游去,更有那也不知是懒还是觉得好玩,或者说已经脱力了,直接放松顺着水流便冲了上去。

    这顺流而上确实容易,直接个个放松被喷了出去,白漠寒见众人反了上来,看个个的脸色,当下心里也有了计较,只见众人上来后,却并没有在下去,而是围在了块,说着什么。

    只听司马敦开口道:“你们怎么回事?那地方是能股脑冲进去的吗?”

    众人这时疑惑的问道:“敦少爷,姑爷不是让我们下去嘛,怎么?”

    司马敦当下抚了抚自个的脑袋:“你们啊,到底有没有听我在说话,我说的是不能股脑的冲进去,并不是说不让你们进去,哎……”

    众人这才点点头,“敦少爷,你是说让我们个个的下去?”

    司马敦点点头,这时又有人开口道:“个个下去,不是也那样吗,有什么区别,最终还是下不到最下面,刚刚我到达那里的时候,就我个人,可是我努力了半天却还是不行,只能在那里苦撑着。”

    司马敦这时挥挥手道:“你们怎么这么笨呢,你们想想,下面本来有能够次通过十来个人的空间,若是你们拥而上,不是就把通道堵住了吗,堵住的结果就是你们别说是前进了,不被冲上来就算是好的了。”

    众人这才脸恍然,当下有人开口道:“对呀,跟那水管子样,若是被堵上点,那水流的力度可就不小,这么大的水柱,力度更是不般。”

    司马敦这才点点头,“孺子可教也,还有你们刚刚伙人是不是向下冲了四次?然后被冲回去四次?”

    这话出,当下那些人就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司马敦冷哼了声道:“你们在上面松紧,我在下面跟着遭殃,你们冲了四次,我也被冲回了四次。”

    司马敦这时开口道:“这下你们知道了吧,下次,定得个个来,不要着急,东西反正不会少了你们的。”

    众人这才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白漠寒看了看众人,笑了笑,心道:“看来这次学会思考了,不过就算如此,你们想游到最下面也是困难的很,那种压力可不是般的大。”

    此时众人力量也耗损了不少,当下便也不在计划往下游,当下便回了飞艇上。

    第二天,众人这次个个的下,有序的往下游着,正当临到司马步下的时候,白漠寒却挥了挥手拦住了他,司马步当下脸上就是阵的紧张,白漠寒示意其他人,继续后,拉着司马步走到了边。

    白漠寒这时开口道:“穿这身不累吗?”

    司马步闻言,强装无所谓的道:“大家都不觉得累,我怎么会累呢?”

    白漠寒笑了笑道:“你可跟大家穿的不样,你这身分量可是不轻。”

    司马步当下脸上就尴尬了几分,“不重,这身也就百来斤。”

    白漠寒笑了笑道:“你要是在陆地上也能穿这么身行走如飞,也算你的本事,可是如今你这可是投机取巧啊。”

    司马步闻言,尴尬的笑了笑,“姑爷,我不是想尽快下去吗?”

    “下去,可不是我要的目的,若是吸这水柱吸的时候,你穿这身能上来,也算你的本事,怎么样,要不你在等天?”

    司马步当然知道,自个穿这身不过是想加加自身的重量,也好容易往下游,若是穿这吸的时候身往上游,别说游了,能站起来就不错了,当下开口道:“姑爷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还不赶紧换掉。”

    司马步闻言,忙跑回了飞艇,他知道白漠寒最后留下自个是给自己留面子,若是刚刚大伙都在,那自己肯定会受到众人的鄙视,当下忙换了套,跑了出来。

    走到白漠寒近前,忍不住问道:“姑爷,我问你个事,怎么其他人都没看出来,你却看出来了?要说我那身和这身也没什么差别啊。”

    白漠寒指了指自个的眼睛道:“我那注意的是你们,其他人呢注意的却是这水柱,其他人若是仔细看,定也能看出来,别说这些废话了,你赶紧的吧。”

    司马步当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便朝着水柱走去。

    这次,有了上次司马敦的教育,众人明显长了记性,个个的排成长溜,往下游着,终于又到了昨天翻上去的地方,司马敦这时明显比其它人强点,还能继续往下游,只是速度明显慢了许多,其余人见状,也是努力尝试继续向下。

    这次也有了些效果,原本前进不得步,此时却在咬牙坚持着,厘米厘米的往下蹭,

    经过半天的努力,众人虽然有了些许进步,但是却还是没有人下到最下面,司马敦也只是比众人多下去了三十来米,离白漠寒要求的最下面,却还有百多米,无奈的众人只得又返了回去,鲛人这时却在下面好像等着急了,众人刚出来,鲛人便速度飞快的游了上来,不过不同的是,鲛人速度快却明显没有被水柱冲上去的意思,只见鲛人出了洞后,便直直的游到了白漠寒身边,众人见都忍不住惊呼,“这也太强了些吧。”

    心里更是忍不住道:“自个被水冲着上来,按说也够快了,就那自个也是直接被抛了上去,这位却是直接游出来的。”

    回到飞艇上,鲛人便开口道:“我看你们这些家伙,这几天是下不去了,你们就算是让我看见个人影也算,可是呢,我却连个响声都没听见,我真不知道,我这天天下去有什么必要。”

    这话虽然不好听,但是在场的众人却都没敢反驳,白漠寒这时开口道:“大家也听见了,你们这些天是有进步,可是离我的要求可是还差的远啊,看来我那些东西可以省了。”

    当下便有人开口道:“姑爷,拿出来的东西,怎么好收回去,我们不过才两天,不用多,我想顶多再有10天,我们肯定就能下去。”

    白漠寒笑了笑道:“是吗?这可不是原先单纯的保持不动,你们确定你们行吗?”

    这时齐刷刷的声“行”,白漠寒却仿佛没听到般,继续道:“你们说什么?”

    “行”这下声音可谓是震耳欲聋,白漠寒点点头,满意的离开了。

    转天的训练依旧进展不大,不过却有人无比的开心,那人又是司马步,当下搞得身旁的众人都忍不住问道:“司马步,你小子傻乐什么呢?”

    司马步笑着道:“自然是有好事了?”

    司马敦这时开口道:“你小子贼心眼那么多,不会是又想到什么发财点子了吧?”

    司马步笑了笑道:“也差不多算是。”

    当下众人好奇心都被勾引了上来,司马敦开口问道:“怎么的?这地方你难道发现什么宝藏了?”

    司马步摇摇头,“我可没那么好的运气,不过若是真有什么宝藏,我自然不会亏了大伙的,见者有份。”

    这话出,当下便有人不屑的道:“得了吧,就你,要是知道有什么宝藏,保准找不着人了就。”

    司马步笑着道:“别这么说么,我可没做个那种事不是。”

    当下那人反驳道:“你还没做过,上次也不知道是谁,说是请我们吃饭,结果吃了半截,你小子就不见了,你倒是请客了,可这钱你却没出分啊。”

    “亮哥,这事可跟我说的没什么瓜葛吧,不就是顿饭吗,你放心,回去我先请你。”

    这时众人却开口道:“我靠,你还真是抠门啊,大伙都在跟前听着呢,你就请个啊。”

    司马步当下脸色苦,“众位大哥,你们就饶了小弟吧,小弟那点子家底,可是撑不住啊。”

    司马亮这时开口道:“大伙先别着急,这小子可是说过几次请我的话了,可是呢,每次都找各种原因让我付钱,这次这小子若是能好好请我次,。那也算,其它先不说了,这次你到底乐啥呢,我也想知道知道。”

    “自然是有好事,而且是对大家都好的事。”司马步脸神秘的道。

    “好事,还是对大家都好的事?你说说,若是真对大伙好,没说的,出去以后我连你带大伙都请吃顿。”说罢,扭头对着司马步道:“怎么样,小子,哥哥我够意思吧。”

    司马步笑了笑道:“说话算数?”

    “君子言快马鞭,我不像你小子那么赖皮。”

    司马步却也不争辩,开口道:“明天不是水柱就变成吸水了吗,咱们想下去,不是就简单的很了,就是闭着眼睛都能被冲下去,到时候咱们不是就能拿到姑爷准备的东西了。”

    “我还当什么好事呢?你大概忘了吧,姑爷的条件可是见了鲛人,然后返上来,你说下去倒是容易了,你他妈也得能上来才算,难不成你真打算在下面待三天,然后再被冲上来啊。”

    司马步这时接着道:“就是拿到东西先饱饱眼福也好啊。”

    众人当下也没了兴致,回到了飞艇上,进飞艇白漠寒便笑着道:“明天水柱要往回吸,所以呢,明天你们就得下下去,然后往上游,不过呢,明天下去的人只能有三分之,也就是二十六七个人,阿蓝下面的空间够嘛?”

    鲛人这时开口道:“虽然有些小,但是也差不多,你们二十来人也只能分三批下,我让下的时候在下,明白嘛,要不出了什么岔子,我可不好跟漠寒交代。”

    众人点点头,白漠寒这时开口道:“阿蓝,会把东西给我吧,明天他们谁拼本事上来了,自然得看见东西。对了给你们提个醒,明天的训练呢,难点就是开头,你们若是能从下面往上游出五十米,你们就基本成功了,接下来就没那么困难了。”

    这话出,众人刚刚的期待也消失了,均都扭头看向了司马步,心里也对明天的水底有了期待,这么长时间了,却是也想看看这下面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不过当众人下去见过后,就会彻底失望了,下面光秃秃的,实在没什么好看的。

    第二天,白漠寒带着二十来人来到洞口,鲛人这时指了指跟前的**个人道:“你们跟我下去吧。”

    说罢,鲛人便率先下了水,只是下水,鲛人便不见了踪影,几人当下也赶紧加速,待到了底部,鲛人见几人没头没脑的就这么下来了,当下脸就是黑,上去个个的接住,平稳的将众人贴墙放好。

    这是鲛人笑了笑,用手指了指上面,那意思明显是开始吧,这**人却明显感觉,自个站着能动就不错了,往上显然太困难了,看着鲛人在这里悠闲的模样,众人当下大眼瞪小眼,却没什么好的办法。

    鲛人这时伸手在墙壁上碰了碰,然后脑袋往上挑了挑,意思是你们就算是能扒着墙上去也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