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见丈夫这么说,司马霏儿脸上露出了一抹欣喜之色,手指不由戳着眼前的影象道:“漠寒真的就叫通天柱了。”

    白漠寒好笑的道:“对你,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过,你说叫通天柱,那以后,这里,便叫这个名字。你若是还不相信,我让苍蝇头做个大大的碑,上书通天柱三字,放在那水柱旁边,你说可好。”

    “好啊,好啊。”连连拍手,却在触及丈夫的目光时,担忧的道:“可是会不会太麻烦了,要不还是算了。”

    摇了摇头,白漠寒好笑的道:“有什么好麻烦的,不过是扔块石头下去罢了。”

    见白漠寒说的如此简单,司马霏儿嗔怪的道:“什么吗,被你怎么一说,可一点浪漫的气氛都没有了。”

    白漠寒此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顺手将媳妇拉在身边道:“嗯,我是个开明的丈夫,按说妻子的要求是该满足的,这样,你说说看,你想怎样,我都答应你好不好。”

    “真的”

    点了点妻子俏皮的鼻子,白漠寒好笑的应道:“当然是真的,我对你说的话,什么时候没有应验过。”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忍不住笑出声来,“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漠寒对我最好。”

    好笑的摸了摸妻子的秀发,白漠寒道:“这话可别被我那岳父听去了,不然,还不知道他又要闹出什么事情来呢。”

    想着父亲可能的反应,司马霏儿忙点点头道:“我知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嗯”了一声,白漠寒接着问道:“霏儿,说了半天,你还是没说,想要我怎么做呢。”

    将头窝进了丈夫的怀中,司马霏儿忙道:“不用了,按你说的就很好了,我们来这里是历练的,可不是玩乐的,我司马霏儿可不是那等不懂事之人。”

    听了这话,白漠寒当下笑道:“是是是,我家夫人最懂事了,能娶到你真是我白漠寒三生有幸。”

    挑眉一笑,司马霏儿好笑的道:“嘴巴怎么这么甜。”

    白漠寒闻言一笑,“哄媳妇嘴当然要甜一点,要不然,万一哪天对我不满意,跑走了可怎么办。”

    食指狠狠的在丈夫的胸口戳了一下,司马霏儿这才道:“你这种设想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只要我司马霏儿活在世上一日,眼中心中就只有漠寒一人,怎么可能破了,我又不是你。”话落,司马霏儿似笑非笑的望着丈夫。

    白漠寒先是一个激灵,这才言道:“我怎么了,霏儿,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真的害怕。”

    “害怕是因为心虚吗。”司马霏儿这样淡淡的问了一句,白漠寒忙道:“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心虚,我对你的心也是一样的。”

    “一样的什么。”没听到自己想要的,司马霏儿已最快的速度反问了回去。

    白漠寒不由好笑的道:“当然是与你一样的坚定,这辈子,我白漠寒就栽在你的身上了。”

    低头轻轻笑了起来,司马霏儿脸上,沉浸在满满的幸福之中。

    白漠寒见状也忍不住好笑的道:“听了这话,就这么高兴吗。”

    连连点头,司马霏儿当下言道:“高兴,当然高兴了,虽然我也能感觉到你爱我,可感觉到的和亲耳听到的到底是不同。”

    听闻此言,白漠寒无语的摇了摇脑袋道:“女人啊。”

    不想这一番感慨,弄得司马霏儿当下便不客气的道:“女人,女人怎么了,漠寒,你这是看不起我们女人吗。”

    无奈的捂着自己的脑袋,白漠寒可不想给自己找不自在,忙开口道:“怎么会呢,霏儿,我不过是随口说说,对就是随口说说而已。”

    见白漠寒主动服软,司马霏儿这才收回了目光道:“这还差不多。”

    两人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第二日,白漠寒便将自己的不打算去墨渊的想法说了一遍。

    闻言,王羽琨很是不明的问道:“漠寒,墨渊,不是挺好的吗,怎么不选那里。”

    白漠寒自然不能说是顾虑着他,遂笑道:“墨渊虽好,可并不能历练出什么来,毕竟他所展现出来的,不过就是黑和恐惧罢了,这样的地方,星辰大海有好几处,实在不必非去那里,而且我想到了一个更有深度、更有创意的地方。”

    听到这话,王羽琨当下一顿道:“漠寒,你何必说的这么委婉,说到底,不过是不想让我为难罢了,是啊,如今的我早已不是珊瑚族的族长了,确实帮不了你。”

    见王羽琨此时都说起了气话,白漠寒当下好笑的道:“怎么和个小孩子一样,我哪里是这个意思,况且,若说白了,我还真不希望你去当那个什么族长,若不然,你哪里能与现在一般,跟我们一起玩,一起闹,一起冒险,现在岂不是比你和王叔两个待在你们那族地里有趣的多。”

    王羽琨淡淡一笑,“那倒也是,以前根本没这份闲情雅致,现在呢,倒是不必顾虑那么多了,这也算是有得必有失吧。”

    白漠寒闻言,看了看王羽琨,开玩笑道:“羽琨,你就知足吧,这份得,可比你失去的多,失去了些虚东西,你可是得到了真自由。”

    “自由无价,自由万岁。说了半天废话,你这到底打算去哪啊?说说你那有创意,有深度的地方。”

    白漠寒点点头,又摇摇头,这让一旁的王羽琨看的有些发蒙,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这到底是想去哪啊,这一会摇头一会点头的。”

    鲛人这时插嘴道:“磨磨唧唧的,实在不爽利,用你们人类的话,叫什么来着?”

    苍蝇头适时的补了一句,“像个娘们似的。”

    这话一出,白漠寒当下如刀的目光,便投向了苍蝇头,苍蝇头顿时感觉脊背冒冷汗,忙讨好道:“师兄你自然不是,师兄你这不过是深谋远虑,我们这些凡人怎么能理解。”

    话音刚落,鲛人便笑着道:“对,确实是,你们这些凡人怎么能理解?”

    白漠寒当下看着鲛人道:“怎么,好像你不一样似的。”

    鲛人当下一脸严肃的开口道:“你还真说对了,在场的,你也看见了,就你跟你媳妇还有这只死苍蝇是人类,我们三个可不是,人类都不是,怎能是凡人呢?”

    白漠寒听罢,当下就是一噎,心道:“一条鱼,两棵珊瑚,倒不是凡人,却更像凡人鱼缸里的。”不过这话他并没有说出口,而是看着苍蝇头道:“你小子,长长记性,下次别乱插嘴。”

    苍蝇头点着头,鲛人这时却不耐烦的问道:“快,快,快说说你那好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们给你参谋参谋,看看是不是像你说的那么高大上。”

    白漠寒听罢,咳嗽一声,道:“自然是不错的地方,要说起来那地方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地方,说实话,我刚进星辰大海时候,就去过那里,只是却不知道那里叫什么名字,不过那里有一股往上喷的水柱,看着像直入天际似的,昨天我们家霏儿才帮它命名了,叫通天柱,怎么样,名字高大上吧。”

    王叔听罢,当下“呵呵”笑了起来,白漠寒当下扭头看着王叔道:“王叔,不待你老人家这样的啊,他们年轻实小的,没什么涵养,你怎么也这样啊。”

    王叔这是忍了忍笑容道:“漠寒,你说你这名字怎么高大上了,那么直白,一点内涵都没有,还有,你说的那里我知道,那里可是有名字的,比你这个通天柱可是高大上多了。”

    白漠寒当下挠了挠头,看着一旁的司马霏儿,心里那个悔啊,自个怎么就没有跟着位先说一声呢,王叔可是在这里生活了好几百年的老家伙,怎么会不知道,司马霏儿此时的脸上也是一阵的羞涩,意思明显是,“你怎么也不靠谱了,漠寒,你可是一向最靠谱的人啊,没想到啊,没想到。”

    白漠寒这时忙避开司马霏儿的眼光,开口问道:“王叔,那里叫什么名字?”

    王叔笑着道:“逆天流这才是那里的名字,怎么样,比你那名字高大上吧。”

    白漠寒听罢,却不以为然,淡淡的开口道:“这怎么就比我的好了,我那意思都明显,通天的水柱子,这什么逆天流,就算那水柱高了点,也不到逆天的程度吧。”

    王叔这时上前拍了拍白漠寒的脑袋道:“小子,告诉告诉你,让你也长长见识,那里叫逆天流,自然有它的道理,那水柱下面那个洞,可不是就往上喷的,还会吸的,那个洞的规律一般是喷三天,吸三天,你去的时候应该是喷的三天,所以才看见水柱了,若是吸的三天,你的飞艇在周围也会受些影响的。”

    白漠寒听罢,这才算是认同的点点头,王叔这时开口道:“那里的确不错,是个训练人的好地方,不过那里的水流确实有点猛,我就怕你带的那些人,驾驭不了。”

    白漠寒点点头,“那里确实有些难于控制,不过本来就是让他们锻炼的,轻易完成了,还有什么乐趣?”

    鲛人这时插嘴道:“不就是股水流嘛,有避水珠在,还怕那些个东西?”

    白漠寒摇摇头道:“我让他们锻炼,就是不用避水珠,去闯那洞穴,那洞穴我进去过,并没有什么危险。”

    王叔这时笑了笑,“你刚进星辰大海应该还没有避水珠,那时候你确定你下到底了吗?”

    白漠寒点点头道:“虽然不到底但是也到了一个人进不去的地方,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所以我就返回去了?”

    王叔听罢,满意的点点头,接着道:“漠寒,往外喷水的时候我不担心,大不了就是飞出去,可是往里吸的时候,那个洞多少都会有些危险的。”

    白漠寒当下转头看向鲛人,笑了笑,鲛人当下就知道不好,他自然知道白漠寒想干什么,忙扭脸看向了一旁,白漠寒却并不就此放过鲛人,而是笑嘻嘻的道:“阿蓝,这事就麻烦你了?”

    鲛人听罢,当下便摇着头道:“我很忙,我这几天也想回去看看,没工夫。”

    白漠寒笑了笑道:“阿蓝,你回去干吗?别告诉回去看媳妇?”

    “我不能找媳妇吗?”

    “找也别在这几天啊,等我的事忙完了,下次回来,我们陪着你一块找,怎么样,就这么定了,这事就拜托你了。”

    鲛人当下抵赖的摇了摇头道:“漠寒,你说的是什么事啊,你带的人锻炼,我又不用。”

    白漠寒拍了拍鲛人的肩膀道:“阿蓝,训练自然用不着你,可是在水里面救人堵人,可就非你莫属了。”

    鲛人当下无奈的道:“得、得、得,我赖不过你,行了,我去堵窟窿,保证不让他们有什么闪失。”

    白漠寒当下抱抱拳道:“那我就替他们谢谢你了,阿蓝。”

    王羽琨这时开口道:“阿蓝,我反正也没什么事,咱们两可以每人一天,而且还有三天可以修习,这个事还不错。”

    鲛人当下笑着道:“还是羽琨你够意思,不像漠寒这家伙,真不拿指使我当回事。”

    苍蝇头这时开口道:“老大,我就不知道,你带这些人去那里下水里面到底是练习啥去了?”

    白漠寒笑了笑道:“不是他们,而是你们,你也得下去。”

    苍蝇头这下可是有些后悔自个多嘴了,当下撇了撇嘴,“为什么我也要下去。”

    白漠寒这时笑着道:“因为锻炼的这个东西,你也比较欠缺,所以你也要去。”

    “去是去,师兄,你让我死也死个明白啊,我下那里能锻炼什么?”

    见苍蝇头还不死心,白漠寒开口解释道:“在那里,锻炼的自然是你们的力量,而且是全身的力量,喷水的时候,你们必须用尽全力往下游,等到吸的时候,自然事从里往外游,想克服那种力量,你们必须掉到全身的力气,才有可能成功,而且这对你们的耐力也是最大的考验。毕竟这四国大比,若是没有快速杀死比赛的办法,到最后比的就是耐力,以往的四国大比,我父亲也说过,只有最后剩下一个家族的人才算是胜利,所以这可是相当考验耐力的,最后跟你说一句,今天让阿蓝下去接应的事,除了在座几人,不能让别人知道。”

    苍蝇头点点头,阿蓝这下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忍不住问道:“漠寒,你这又是为什么?”

    白漠寒笑了笑道:“我就是想让他们知道,再吸的时候可是有危险的,这人往往只有在面临绝地的时候,才会迸发更大的潜能。”众人这才了然的点点头。

    白漠寒这时笑着对苍蝇头道:“接下来我可是给你们制定了一个不错的训练计划哦,师弟你就等着接招吧。”苍蝇头听罢,当下就心里就感觉不好了。

    打定主意,众人便搭乘飞艇来到了“逆天流”,显然他们这次来还是喷水的时候,只见一股水柱直直朝着上面喷着,足足有十来米高。

    白漠寒这时开口道:“大伙看见了,外面的水柱,就是你们接下来的训练项目,今天先让你们热热身,就是外面那个水柱,你们谁只要能够在那水柱里坚持三十分钟,不被水柱喷出来,今天你就算是合格了,你就可以该干嘛干嘛了,但是不许投机取巧,若是让我发现了,什么后果你们应该知道。”

    众人听罢当下热情高涨的喊了一声,“好!”

    正当众人走出去后,白漠寒拉住了向外跑的苍蝇头,开口道:“师弟,你这么着急去干嘛啊?”

    苍蝇头笑了笑道:“师兄你不是已经下了训练任务了,我自然是去完成你的任务了。”

    白漠寒当下笑脸更胜,苍蝇头当下便知道不好,刚想转身走,白漠寒的手却并没有松开,而是直接道:“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你既然入了我流云宗,还是我白漠寒的师弟,这训练任务,自然不能跟他们比。”

    苍蝇头听到这,心里当下高兴的道:“师兄,难道我不用去了?”

    “想什么呢,怎么不用去,去是自然要去的,只是这时间嘛。”

    “时间,有十分钟是不是就行了,不用师兄你这么帮我,三十分钟,就当陪他们玩了。”

    白漠寒当下拍了拍苍蝇头的肩膀道:“真是我的好师弟,你可真想的美,既然你想陪着他们玩,就多陪陪他们,这样吧,为了在水里有人监督他们,免得发生投机取巧的事,你就在里面多待会,也不用多,人家三十分钟,你怎么也得一个顶五个啊,这么有一百五十分钟就行了。”

    “老大,我不用一顶五个,我能一顶一就行,最多我这身板也就一顶二,你看如何。”

    白漠寒抬起头,考虑了考虑道:“最多一顶二啊,这怎么能是我的师弟做出来的呢,怎么也得三个小时才行。”

    苍蝇头听了这话,当下脸色就是一苦,但却没敢在吭声,生怕自个再说什么,白漠寒会再加时间,当下便走了出去,白漠寒亦是跟着出了去,这时众人已经一批一批的开始下水了,只是,有的明显底子差点,眼看就要被抛出来了,只是还是奋力的挣扎着,往下游。

    不过马上便发现,有人被直接喷了出来,不过听了报时却只有四五分钟,白漠寒对着苍蝇头道:“师弟赶紧的把。”

    苍蝇头应了一声,便朝着水柱游去,别人都在靠水柱外面逗留,苍蝇头却是直接进到了水柱中间,就凭这个,就把在场的众人都给镇住了,苍蝇头此时jin ru水柱中,也是手脚并用,一刻不敢怠慢。

    又过了十分钟,陆续有人被喷了出来,第一批jin ru水柱的就剩下司马敦等聊聊几人,又是十分钟过去,第一批的人几乎全部被喷了出来,只有司马敦一个人扔在苦苦支撑。

    而被喷出来的众人,却是都有些后悔不已,自个怎么就不在坚持一下呢,再有个三四分钟就完成了,半小时后,司马敦还在里面,这时有人开口道:“敦少爷,你时间够了,可以出来了。”

    司马敦却完全没有理会,继续在里面坚持着,又过了三十分钟,司马敦终于支撑不住,被直接喷了出来,待有人将其抬过来时,白漠寒上前摸了摸其的脉搏,开口道:“送医疗仓里,他有些脱力了,让他好好休息休息。”

    众人忙将司马敦搬回了飞艇上,经过一天的训练,通过的明显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人,苍蝇头自然通过了白漠寒对其的考验,足足在里面呆了三个小时,白漠寒这时也知道,这种事不是强求来的,只能循序渐进,当下便让人全部回了飞艇。

    一上飞艇,白漠寒便开口道:“今天通过考核,就只有十一个人,连三分之一都不到,说实话,这个结果真让我有些失望,你们但凡有三十个人通过,说实话我对你们去参加四国大比都有些许希望,如今看来却是一点希望都没有,看来明天还要加时间。”

    众人听罢,心里也是憋了一股劲,看着明明人有能行,而且还是自个天天在一块的身边人,当下心里也是有了计较。

    这时白漠寒又开口道:“今天通过考核的,明天就不用练了,没有通过的人继续。”

    转天,众人又来到水柱跟前,司马敦这时又准备往里走,白漠寒一把拦着其,开口道:“你干嘛,今天你休息,不需要下去。”

    司马敦却开口道:“反正我也没事,我就进去在练练,苍蝇头不是也下去了吗,我可是听人说,他昨天在里面呆了三个小时。”

    白漠寒笑了笑道:“你也看出来了他现在的修为可是比你们都高,而且我让他下去也是监督人的,并不是单纯的训练,不过你别误会,你若是想,你也可以继续,但是你若是继续,那么昨天通过的那些人,可都不会干看着,你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