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司马懿闻言,忙接过了话头道:“那还用说,当然是找个更有挑战性的,这电弧章如今都是小case。”

    “好大的口气。”白漠寒接过了话头,不由望向司马懿道:“若是五天前,你敢说这样的话吗。小case,好啊,既然你们认为是小case,那现在便将身上的阻电盒给拿下来,再下去与那电弧章缠斗一番。”

    众人身子一僵,白漠寒当下言道:“怎么,刚刚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怎么没人应话了。”

    闻听此言,司马懿硬着头皮道:“既然漠寒,你这样说的话。”说到这里,司马懿当下便将身上的盒子摘了下来,接着道:“我愿意下去试试看。”

    司马懿话落,司马敦忙急切的拉了拉哥哥的衣袖道:“大哥,别乱说话。那可不是说着玩的。”

    司马懿望了弟弟一眼,十分中二的答道:“我没有闹着玩,我真是这样想的。”话落,司马懿便将胳膊搭在了弟弟的肩膀上,瞬间言道:“弟弟,你不和哥哥我一起去吗。”

    司马敦当下心里忍不住道:“我可不想陪着你犯傻。”嘴上还是劝道:“哥,上次中电的人你可看见了,这电弧章群若是一起放电,没等你靠近你就已经中电麻木了,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你这样去,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海底睡觉。”

    司马懿笑了笑道:“既然咱们都知道怎么回事了,你说怎么就没有个应对办法吗,再说了,若是没有这阻点盒,咱们真碰上这东西,你说怎么办,难道就等死吗?”

    司马敦此时却不想跟自个的哥哥争辩这种事,当下只是摇摇头道:“我可不想在海底睡一觉。”

    不过此时白漠寒却对司马懿有了些改观,司马懿这时放下阻电盒开口道:“那我现在就去试试。”说罢,转身便走。

    白漠寒这时,伸手拉住了他,笑着道:“既然你想去试试,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勇气可嘉,这样。”说着,白漠寒便从身上拿出了一把精致的匕首,接着道:“这次,你去若是能带回一个电弧章,这个东西就送你玩了,若是不行,那你估计就只能在海底睡觉了。”

    司马敦这时却忍不住开口道:“漠寒,你可不能让他去,他就是说着玩玩的,就他那本事,谁不知道,他自个心里还不清楚嘛。”

    司马懿听完笑着道:“弟弟,我什么时候说着玩了,现在漠寒拿出这么好的东西做赌注,我就更得去了。漠寒,到时候你可别舍不得。”

    白漠寒点点头,“那是自然,这里的人都可以作证。”说罢二人一击掌,司马懿便又朝着电弧章去了,司马敦见状,忍不住焦急的道:“漠寒,你怎么真能让他去,他什么本事你还不知道?”

    白漠寒拍了拍其的肩膀,笑了笑道:“放心,我保证他不会有事的,再说了,我可不想平白把我这好东西送人。”

    这话一出,司马敦当下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只见白漠寒拿出通讯器,“阿蓝,跟着他,别出什么事?”

    鲛人这时早已准备妥当,但还是忍不住抱怨道:“漠寒,你怎么那么不把指使我当回事呢,我可是刚刚回来。”

    白漠寒当下笑了笑道:“这水里,不是你老人家的天下嘛,其他人他不行啊。”这么一吹捧,鲛人当下便开口道:“那是自然,不过你小子别给我戴高帽,现在王叔和羽琨都在呢,他们两个哪个也不比我差。”说着,鲛人的身形却没有停歇,直直的跟着司马懿游了过去。

    另一边,司马懿游着心里也有些后悔了,这要是被电弧章给围了,自个铁定是睡海底的下场,想到这,心里忍不住一阵的摇头,可是现在呢明显不好意思在回去,当下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向前游去。

    不过游了一会,当路过看见一头电弧章尸体的时候,当下心里又活泛了些,心道:“自个不如把这东西弄回去,这样自个也不丢人,还能得些好处。”

    当下便往前凑去,紧随其后的鲛人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当下心里忍不住一阵的窃笑,“这小子也不算太笨啊,既然还有这办法。”

    不过待司马懿靠近那死去的电弧章时,当下就失望了,显然这头电弧章已经死去很久了,根本不能用,自个人这些天杀的那些,靠的飞艇又比较近,万一被发现了,自个可就更丢人了。

    当下只得又悻悻的往前游去,鲛人见状当下自语道:“哟呵,看来是打消那念头了。”当下忙紧跟着游了过去。

    当司马懿又游了十来分钟后,立时便看见眼前有一阵阵的白光向自个靠近,当下心里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这次他却没有蠢得直接冲上去,而是选择在一旁的小山丘后躲了起来,仿佛还嫌自个躲得不够好,索性趴下,又将地上的沙子往自个身上撒了几把。这才一动不动的趴好,他此时却是有了主意,想着这群电弧章后面跟着的肯定是最弱的,说不定还会落单,当下便在此静静的等待。

    待这一群电弧章游过去,司马懿瞅准时机,拔出光剑,一甩手,便将光剑对着最后的那头扔了过去,不过他显然忘记了自个现在可是身处海里,在陆地上这一扔,说不定就能打中,可是这一下,明显只有落空的份。

    一出手司马懿便知道不对,忍不住说了声“坏了。”光剑飞出,司马懿却没敢在动,而是静静的等着这些电弧章离开,显然这些电弧章也完全没受这光剑的影响,继续往前游着。见此情景,司马懿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

    待这群电弧章完全消失后,司马懿才起身将光剑捡了回来,挠了挠自个的脑袋道:“看来还得另想主意。”

    鲛人自然也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当下也是不住的摇头,嘴上还忍不住说了句“你怎么就那么笨呢。”

    司马懿此时也没了继续往前的打算,索性靠着山丘坐了下来,仔细的想起了办法,不过越是着急,却是越想不出来,不过正这么会功夫,又一群电弧章游了过来,不过司马懿显然没有注意到。

    鲛人在一旁看着有些着急,这过来若是被发现了,你小子就得被电烤了,当下也不管那许多了,顺手捡起一块拇指大小的石子,用尽全力扔了过去,一下便扎进了司马懿身边的沙土里,当下便扬起了一阵的沙土。

    当下司马懿,便清醒了过来,刚准备看看怎么回事,便看见了不远处的电弧章,当下又是一阵忙活,爬了下来。

    心里当下忍不住道:“这次难道有人跟过来帮忙,可也不对啊,既然帮忙为什么不直接出来,大概是不想帮的太明显。”正想到这,便见这群电弧章便从自个的头顶游了过去,没多时司马懿便发现,这群电弧章后面居然跟着一头小点的,而且很明显拉下了队伍,在队伍的四五米后面跟着。

    当下心里一阵的狂喜,“这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看来这次真该自个露脸。”当下便也不在犹豫,直接闪身上前,对着最后的一头比较小的电弧章出了手。

    可能是为了证明司马懿想法的错误,当他上前攻击的时候,那头小电弧章却放出了红色的光芒,鲛人见状,心道:“完了,不要以为这落单的就是最弱的,这个家伙可是这群电弧章里最强的,电弧章皇,自身的电都成了红色的了。”

    这下司马懿只觉的浑身一麻,当下便失去了知觉,不过还好这电弧章皇只是将其电晕了,便不在追击,而是又跟着前面的队伍继续前进,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而前面的那群电弧章,居然只是略顿了顿,便也继续前进了。

    待电弧章群走后,鲛人忙上前将司马懿给背了回去,一见白漠寒便将刚刚的事说了一遍,鲛人对着白漠寒淡笑一声道:“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居然让他碰见了电弧章皇,这小子也是笨,就没发现那电弧章颜色都不一样嘛,哎!”

    而这时司马敦毕竟是自个的亲哥哥,当下开口问道:“我哥他没事吧。”

    鲛人点点头道:“肯定没事,只是受的电击大了些,若不是隔着防护服,估计他身上就都成黑的了。”

    司马敦闻言,这才放心下来,白漠寒这时开口道:“不过这次他没有半路逃回来,而且还敢拼死一搏,也算是不错了,阿蓝麻烦你了。”

    鲛人摆摆手道:“我去休息了,这小子我可不管了。”说罢便转身离开了。

    转天下午,司马懿才醒了过来,见自个在房间里躺着,当下也知道了怎么回事,这时司马敦走了进来,看着自个的蠢哥哥,当下忍不住道:“你终于醒了,这下满意了,知道自个有几斤几两了吧,你说你逞什么能,这下可是丢人丢大了。”

    此时的司马懿还有些晕眩感,见弟弟这么激动的样子,终是问道:“阿敦,我怎么回来了,不是在抓电弧章吗。”

    听闻此言,司马敦的脸色黑了个彻底,重重的在自家蠢哥哥的脑袋上捶了几下,这才言道:“真是够了,若不是你和父亲容貌相似,司马家又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动了手脚的地方,我都要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哥哥,从上到下,咱家也没有智商有问题的吗,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奇葩。”

    竟然被弟弟这么说了,司马懿当下就被气的就要起身,但是身体虽用医疗仓给治疗好了,可电击之后的反应也不是那么容易去除,这不,刚一坐起来,一阵晕眩感袭来,司马懿无奈的又躺了回去。

    司马敦叹了口气,无语的道:“蠢哥哥,我拜托你能否有点脑子。”

    话落,见司马懿实在难受的很,这才闭了嘴,倒了杯水端在了哥哥面前,这才言道:“怎么样,可感觉好点没有。”

    听闻此言,司马懿正要摇头,就被司马敦用双手固定住了脑袋,望着弟弟神色难看的模样,司马懿尴尬的道:“好了,是我做错了,阿敦,你就是要生气。也先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啊。”

    见司马懿不像装样子,司马敦眉头更紧道:“不会吧,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当然了,若是记得,我就不会问你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不是抓的好好的吗。”

    望了司马懿一眼,司马敦这才无力的道:“算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你的运气特别的好,竟然碰上了电弧章这种的皇者。”

    “什么电弧章的皇者,怎么可能,我没见到什么特别的啊。”司马懿说到这里,还彻底回想了一下,确实没有见过什么特别的鱼经过啊。

    闻听此言,司马敦,也懒得在这么个小事上多做解释,索性将那电弧章皇者的照片拿了出来,见是自己最后见到的小章鱼,司马懿不可置信的道:“不会吧,这就是电弧章中的皇帝,我看,比那普通的还不起眼吗。”

    “就是不起眼才好,这样他不是更安全吗,要知道,动物和人是不同的,你见哪一个族群的皇者不是隐藏在最隐秘之地,就说今天被你误打误撞补获了一只章鱼皇者,老实说我们还真惊讶很呢,你知道吗。”

    听到这里,司马懿忙打断了弟弟的话,连忙言道“阿敦,什么误打误撞,你到底会不会说话。,这是实力加人品的结果,你便是羡慕嫉妒恨,也没有办法。谁让你哥我,就是这么炫酷呢,对了。那章鱼皇者呢,拿过来,给我看看吗,这好歹是我的功劳。”

    司马敦本不认可这话,只是见哥哥此时的模样,也不想多做争辩,只是硬着头皮道:“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有什么不好的,快去将我的战利品带来,我也好好威风威风。”

    就在司马敦为难不已的时候,就听一声“威风什么啊。”从屋外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