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星辰大海历练
    听到这里,白漠寒点了点头,示意岳父放心,便自回去准备不提,第二日望着身后这八十人,白漠寒先让去除避水珠来,每人给了一个,这才开口道:“这玩意能让你们在水中行走自如,不过却不是无偿给你们的,而是要看你们的表现,历练算一项,之后的大比也是,我想有了这个动力,你们的表现要好的多吧。”

    听闻此言,众人对视一眼,望着手中的避水珠,心中不由升起了一股豪气,战意不由高涨了两分。

    一旁的司马傲天见状,眼中不由带了几分欢喜之意,紧跟着笑道:“好好好,不愧是漠寒,几句话,便将他们的动力都给带动起来了,将他们交给你,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了。”

    闻听此言,白漠寒脸顿时漏出了一抹笑容:“父亲,你便放心好了,既然是我带了他们出去,我便会亲自将他们给带回来,太过危险的的地方我是不会带他们去的。”

    闻听此言,司马懿顿时叫嚣道:“我说妹夫,你说什么呢,既然是历练怎么能怕这怕那的,要照我说,就要往危险的地方钻,九死一生方能练出真金不是。”

    见司马傲林脸已然带了真怒,脸色也完全黑了下去,见其马就要暴怒,白漠寒忙率先开口道:“十死无生岂不是更好。”

    简单的一句话,让司马懿识相的闭了嘴巴,他也不是个傻的,自然老实了许多。

    见状,司马傲林倒也不好再说什么,深吸口气,前言道:“你们兄弟到了那里,记得一定听漠寒的话,不要乱走。”

    两兄弟连忙点头,看的司马傲林顿时一阵的伤感,伸手将两个儿子搂在了怀中,司马傲林忙道:“记得活着回来,别让我这个做父亲的白发人送黑发人,记清楚了吗。”

    两兄弟连忙点头,司马傲林便又接着道:“记住,活着回来此时最重要的,其他的,对于我来说,根本就不重要。”

    两人再次应了一声,司马敦忙道:“父亲,你放心好了,我会护着自己,也会将哥哥平安带回来的。”

    话到这里,司马懿觉得自己有点生无可恋之感,再次被弟弟宣言保护了,他的面子要摆到哪里去。

    想着往日自己的表现,司马懿觉得他作为哥哥的威信可谓是消失的一点都没有了,再听身后传来的哄笑声,司马懿没好气的撇了弟弟一眼,索性闭口不言,免得再闹出什么笑话来。

    再说司马傲林见两个儿子的表现,更加不放心了,再次走到白漠寒身边,郑重其事的拍了拍白漠寒的手道:“漠寒,我这两个儿子便交给你了,务必要将他们平安给带回来。”

    见父亲竟然这么做,司马懿与司马敦二人只觉得脸颊发烫,有些不自在的道:“父亲,你说这些做什么呢,这么多人呢,就你三番两次拜托漠寒,我们的脸往哪搁。”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一人一拳头砸在了两个儿子的脑袋,没好气的道:“毕竟是脸重要还是命重要。”

    知道再说下去,只会更丢脸,兄弟二人识相的闭了嘴巴。

    司马傲天听到这里,嘴角带了三分笑意,忙开口道:“我司马家的儿郎们,你们这次去,虽说是要提升自个的实力,但是就如傲林所说,性命在才有其他,若连命都给丢了,那还谈什么其他,所以你们这次过去以后,记得千万不要掉以轻心,时时注意自己的安全,若有力有不逮的地方,千万不要硬拼,要知道,你们就是我司马家的未来,失去任何一个,对司马家都是无法弥补的损失,多想想你们的父母妻儿,历练都留三分气力,一个月后的四国大比,才是你们要大显身手的时候。”

    闻听此言,众人俱都笑了出来,司马懿当下便忘了刚刚的教训,十分中二的道:“大伯,拜托,我们可还没走呢,能不说这么丧气的话吗,再说了,你们说这么多,是不是有些不相信漠寒的意思。”

    这话一出,司马懿当下便再次挨了一拳,望着司马傲林的眼神,司马懿识相的闭了嘴巴,此时便连司马傲天都忍不住尴尬了起来,望着三翻四次挨打的侄子,司马傲天无奈的开口道:“二弟,悠着点,两个侄子去历练,你好歹说几句鼓励的话。”

    司马傲林闻言,这才收了脸的严肃的眼神,带着几分难得的慈爱道:“跟进漠寒,别给我一个人逞英雄,若是让我知道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见两个儿子苦笑的样子,司马傲林这才道:“注意安全,父亲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听闻此言,两人的眼神顿时愣在了那里,许久,两人眼中都流露出了几丝笑意,对视一眼,忙应道:“父亲,你放心吧,我们爬也会爬回来的。”

    见几人越说越离谱,白漠寒好笑的将双臂搭在兄弟二人的身,好笑的道:“二叔,放心吧,太危险的地方我不会带他们去的。”

    见再这样下去,只怕再过几天都走不了,司马傲天不得不先开口道:“行了,都散了吧,他们是去历练,有漠寒在,不会有事的,别在耽搁他们的时间,要知道他们去星辰大海多历练一天,在四国大比中便多一份活命的希望,相比较而言,哪样更划算些。”

    听到这里,众人便纷纷退后一步,即使心中再过担忧,也依然将自己的亲人送了飞艇。

    白漠寒见人都去了,正要带着霏儿往走,就听司马傲天言道:“漠寒,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搂着妻子,挥了挥手,白漠寒头也未回的了飞艇的,司马傲天却瞬间放下心来。

    一路,众人望着窗外的风景,显然还带着几分兴奋,白漠寒见状,不由有些好笑的道:“就这么高兴吗。”

    司马懿瞬间接过了话头道:“这是当然了,漠寒你也许不知道往日但凡选出来参加四国大比的,就没有我们这么轻松的,真是可惜,若是你十年前就出现,司马家也不会损失那么多精英了。”

    闻听此言,白漠寒眼中闪过一抹坚定道:“你们放心,这样的事情不会持续太久,我会将他们都处理好的,这次大比过后,这样的事情都不会再发生。”

    听闻此言,司马懿心中一个咯噔,惊疑不定的望着白漠寒道:“漠寒,你该不会计划做些什么吧,你可别乱来,闹到最后事情不可收拾可就不好了,虽然说我司马家并不怕其他人,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总要多几分顾虑的,一不小心很容易让国家陷入到战火之中的。”

    听闻此言,白漠寒笑着言道:“阿懿我做事什么时候不靠谱过,我既然这么说,便定然有解的办法,你不用担心。”

    “若真能如此,我自然是只有高兴的份。漠寒,那我们以后想过安宁日子,就劝靠你了,兄弟们以后都跟着你混了。”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大笑了起来,白漠寒捶了捶胸口道:“没错靠我就好了。我要站在顶点,成为那个制定规则之人,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这话一出,不由将所有人的目光都给聚集了过来,只不过许多人眼中显然还带着几分戏谑,言语轻挑的道:“我说漠寒姑爷,我们都知道你神通广大,只不过这个目标定的是不是有点高,不然,您先定个小点的目标,例如接受司马家族什么的,你看如何。”

    话落,众人不由笑了起来,司马敦忙开口道:“笑什么笑,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漠寒说的又没错,我还就告诉你们了,若是别人说出这话来,我一拳头能打死他,让人知道他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可若说这话的是漠寒,那我还真就告诉你们,我完全相信漠寒,能做的到,你们也不想想,自认识漠寒以来,他做的哪件事实在咱们能够想象的,独闯星辰大海,你们谁敢想,可人家愣是闯出来了,还有那避水珠,若不是漠寒,你们能有这种神物。”

    众人闻言,顿是沉默了下来,不时四处张望着,却下意识的避开别人的视线,随着时间的推移,司马懿便第一个开口道:“漠寒,你知道的,我是从头到尾都支持你的,若你真的做到了,别忘了给个位置,老实说,司马家我都玩腻了,还真没什么意思,若是在里面待一辈子,我还真不如更这你走呢,起码自由又好玩。”

    白漠寒听闻此言,忍不住好笑的道:“你可得了吧,就这星辰大海,二叔都不愿意让你来,到时候还能让你去我身边,再者就你这点本事,遇暗杀,还不第一个歇菜啊。”

    “暗杀,为什么会有暗杀。”见哥哥问出这么愚蠢的话头,司马敦忍不住捂着额头,无力的想道:“我这个哥哥还真的能再蠢一点,这么明显的事情还问为什么,他脑子真的没有病吧。”

    只一眼,司马懿,便知司马敦这个弟弟此时心中定然没想什么好事,撇了撇嘴,也不想自己找不痛快,挖出这糟心的事来,索性略过这一茬,正要开口,就见飞艇竟是落入了水中,顿时激动了起来,“漠寒,这是不是就是星辰大海了。”

    见司马懿激动的样子,白漠寒忙好笑的点点头道:“这么说也没错,不过咱们的目的地可不是这里,你们先去吃些东西,一会,我便让你们下水玩玩,不过,第一次,却是得有人看着,这样,一次下去三十个,十人一组,我会让人看着你们的,别想这自己跑出去冒险,这星辰大海的危险性你们可也是清楚的很,若是跑出去出了什么事情,可不止受伤这么简单,我可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听闻此言,众人忙点了点头,其实对于这里,他们还是带着几分恐惧的,自然不会给自己找不痛快。

    就在此时苍蝇头忙点头道:“老大位置差不多了,是不是就在这里。”

    白漠寒往窗外看了一眼,笑着应道:“苍蝇头将东西分给他们,然后按顺序放他们下去。”

    苍蝇头闻言,忙将东西从背包里拿了出来,白漠寒早已转向王叔几人道:“接下来就麻烦你们了,每人十个人,可一定要看好他们的安全。”

    见白漠寒还特意嘱咐这么一句,王羽琨好笑的道:“漠寒,这里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我从小长到大的地方,若让人从我手里将人伤了,我王羽琨还有何面目活在这个世。”

    “呵呵”两声,白漠寒忙接口道:“事情还没严重到这个地步,我不过是白嘱咐一句,羽琨你的实力我还能不清楚呢。”

    话说到这里,苍蝇头忙道:“师兄,东西已经发下去了。”

    白漠寒闻言,轻嗯了一声,笑着道:“没有问题吧。”

    话音刚落,白漠寒就见苍蝇头学着自己的样子,拍胸口保证道:“师兄,你就放心吧,这方面的东西,可是我苍蝇头的专长,绝不会出差错的。”

    这边白漠寒几人说的火热,司马懿望着手的手头,和腰间背着的墨色盒子,有些疑惑的问道:“漠寒,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啊。”

    白漠寒笑着将主场让了出来,苍蝇头忙接过话头道:“哦,是这样的,这星辰大海有一种攻击性很强的章鱼,叫做电弧章,他浑身带点,但凡触碰一点,便能当下让他给电晕过去,然后让人不知不觉的做了他的食物,实在危险的很,而现在这片海域,便是他们最喜欢待的地方。”

    众人不由咽了咽口水,其中一人,咳嗽一声道:“那个漠寒姑爷啊,既然这里这么危险,咱们还是不要在这里逗留了,虽然我是不怕危险,可也不想被吞进肚子里去啊,那也太悲惨了。”

    被这么一说,众人也忍不住想到了那个画面,顿时都打了个寒颤,紧跟着摇起了脑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