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好笑的望了父亲一眼,司马霏儿无奈的道:“父亲,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大家都看着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司马傲深吸口气,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确实有些幼稚了,忙深吸口气,换了种语气道:“这些事情,先放下,还是先来,大比的事情,漠寒,这些日子,只怕还要看你的了,虽然你做的那些,能够大大减少他们受伤的几率,但是到底,打铁还需自身硬,这些日子你就辛苦些,多操练他们一番,这样他们不定还能取到不错的成绩。”  闻听此言,白漠寒好笑的道:“父亲,这倒是没有问题,只不过,我觉得,便是与他们对打,如今这样的情况,也起不到太大作用。”  司马傲闻言,便知白漠寒有了好的想法,忙追问道:“那漠寒,你计划怎么做。”  “星辰大海。”  简单的四个字,当下敲动了司马傲的心神,皱着眉头道:“你是要将他们带到星辰大海去,这是不是太不合适了。”  不等白漠寒开口,司马霏儿便抢先接过话头道:“父亲,有什么不合适的,那星辰大海,如今可被漠寒规整的差不多了,便是让他们去闯闯,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再有漠寒在一边看着呢,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没好气的撇了自己的女儿一眼,司马傲方没好气的道:“你知道些什么,的倒轻巧,要知道这些人可都是我们司马家的未来,起来也算你的兄弟们,我担心一下也很正常。”  听了这话,司马霏儿当下好笑的道:“好好好,父亲,那你好好考虑,我和漠寒一路赶过来,可是累的很,我们先去歇息了,有什么事明再哈。”  话落,忙将两个儿子都往白漠寒怀里一塞,便扭头冲着父母挥了挥手道:“父亲,母亲,我先走了,明再聊。”  望着女儿女婿离开的背影,司马傲好险一口气没有上来,扭头对着妻子道:“思情,你看看,你看看,这女儿都被那漠寒带坏成什么样了,原来,女儿可不是这么对我的。”  闻听此言,齐思情当下便忍不住笑了出来,安抚的拍了拍丈夫的后背,十分理智的答道:“女儿有了喜欢的人,对咱们哪能跟时候一样,你这不是笑话吗,好了,多大的人了,学人家年轻人吃什么醋,走了,快去找他们商量出赛的名单。”  司马傲意识到媳妇刚刚了什么,忙道:“先等等,你刚刚了什么。”  齐思情一愣,好笑的道:“让你和他们商量初赛的名单啊,这应该没什么。”  “这话当然没什么,我的是上一句。”  见丈夫认真的模样,齐思情好笑的回想了一下,只是她原本也是顺嘴一,此时确实有些记不清了,不由望着丈夫道:“了什么,你告诉我不就好了。”  司马傲忙道:“你我学年轻人吃什么醋。”  见是这句,齐思情有些好笑的道:“这话没什么错,一把年纪了,你还真当你年轻不成。”  听了这话,司马傲已经激动的跳了起来,急冲冲的走到了媳妇的身边,手指着媳妇道:“就是这话,就是这话,我不年轻吗,我现在还年轻的很呢,一点都不老。”  齐思情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直言道:“傲,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若是这么,其实越明你已经老了,因为只有年华老去的人,才会不停的重复自己还年轻,以此来暗示催眠自己,好让你自己觉得你真的很年轻。”  一个大大的黑色十字出现在司马傲眉峰的位置,司马傲再次冷笑道:“要我几次你才懂,我还年轻,年轻。”  摇了摇头,齐思情哄孩一般的道:“好好好,我们的傲还年轻,真的

    网网推荐:

    很年轻,这总行了我还有许多事,能容我走了。”  听着妻子明显敷衍的语气,司马傲突然出手,将人给抱在了怀中,竟是跑了起来,弄得齐思情整个人懵圈不已,待回过神来,忙挣扎了起来,“司马傲,你这是干什么,快放开,没看见都看着呢吗,快别闹了,感快将我给放下来。”  话落,本以为丈夫会就势停下来,可没想到,不仅没有,反而有变本加厉的架势,竟是越发跑到快了起来,想着丈夫是因为什么闹的这出脾气,齐思情在心中狠狠的将丈夫吐槽了一番,面上却是忙道:“好好好,刚刚是我错话了,成不成,我家傲,还是如我遇见你的时候一般十分又魅力,年轻英俊的很,我简直要被迷死了。”  话音刚落,感觉到丈夫明显慢下来的速度,齐思情深吸口气,忙又在其耳边接着道:“傲,我爱你。”  简单的三个字,比世上的任何语言都要有用,司马傲仿佛被捋顺毛的猫一般,乖巧的将齐思情放了下来,顺便将有些乱了的发丝都整理了个干净,这才言道:“思情,这就对了,这样的话以后要多,我爱听,至于先前那些话,就不用了因为我也不知道,听了之后会有什么反应。乖。”边着话,司马傲哄孩一般的摸了摸妻子的头顶,这才言道:“你刚刚有句话的不错,我该找傲林他们商量,商量出赛的名单,顺便将漠寒的意见和他们一,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同意,这家主难做啊。”  望着丈夫完话,渐渐消失的背影,齐思情苦笑道:“有你这样的家主我这个家主夫人才是最难做。”  摇了摇头,齐思情自去忙活不提。  再司马傲将众人聚集了起来,当下便将漠寒的提议提前了。  司马傲林率先言道:“我先几句,漠寒这孩子的话,我还是相信的,只是大哥,你也知道,这次我司马家定然是精英辈出,这星辰大海又是险地,让家里精英都过去,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  这边司马傲林话音刚落,司马懿忙道:“父亲,我不认可你这样的法,星辰大海虽险,但漠寒的本事我们大家都是见识过的,那不是普通的厉害,所以喽,我倒是认同漠寒的建议,去星辰大海好好玩玩。”  看着儿子不靠谱的模样,司马傲林当下起身,照着儿子便连踹数脚,若不是司马傲紧紧的抱住了弟弟,只怕现在司马懿早被打的鼻青脸肿了,只不过,司马懿此时的模样,也算不得好,那两管鼻血,便是司马傲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轻咳一声忙道:“阿懿,你的意见我们也充分的了解了,你先坐回去,接下来的时间你光听就好,不然,我怕你不心被你父亲给打死。”  望着在座众人不时的嘲笑声,司马懿无奈的坐回了椅子上,委屈的望了众人一眼,乖乖缩了起来。  这时司马奋作为老人,接过了话头道:“我也觉得,星辰大海现在先不必去,毕竟漠寒,既然有护甲,又有灵药,能保住孩子们的性命,何必在这个当口去闯呢,要知道,这闯关是要耗费精力,这不定什么时候身上就得带了伤,你们想想,这平时过去都会有危险,这带伤上阵是不是太危险了。”  众人闻言,俱都认同的点了点头。  这时司马敦忙接过了话头道:“我不认同。”  这话一出,司马敦,便也接受到了父亲关爱的视线,只不过却依然临危不惧道:“父亲,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又没有错,你也知道我们原来是什么样子,可漠寒呢,不过训练了我们多久,我们就感觉到脱胎换骨了,他的意见,你们不听,反而在这里考虑什么危险不危险的,不觉得有些舍本逐末了,再了,那白漠寒对霏儿的感情是什么样子的,咱们可都是看在眼中的,平日里那是含在嘴里都怕化了的,如今,竟然主动要带着表姐去星辰大海,那这星辰大海的危险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性,我想是该打个问号了。”  司马傲林闻言,点了点头,只让司马懿委屈的道:“父亲,不是,凭什么阿懿的话,你就点头,到了我这里就又打又骂啊,最离谱的是,我俩的话,的还都是一个意思,你敢不敢再偏心一点。”  “再偏心一点,我敢,怎么不敢,况且,怪我听阿懿讲话,怎么不想想你平时什么意思,值得我信任吗,遇到事情,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反而在这里冲着我这个父亲大呼叫的,我看你是欠教训的很呢。”  眼见父亲再次站起身来,司马懿很没骨气的往弟弟身后一躲,弄的司马敦都很是无语的撇了自家这个兄长一眼,心中暗道:“算了,反正这个蠢样,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便勉为其难的再护他一护,平日里看他卖蠢也是一个很好的休闲活动不是。”  想到这里,司马敦坐直了身子,将自家蠢哥哥挡的更严,笑望着司马傲林道:“你饶了哥哥这一回,我会好好教他的,保证以后,他绝不会这个样子了。”  听闻此言,司马懿本想辩驳两句,却在触及父亲的眼神时,很没骨气的缩了回去。  司马傲林,看的心里一噎,摇了摇头,刚坐回椅子上,就听司马傲道:“大伯起这个,我倒是好像也挺漠寒过,星辰大海那里,他收拢的差不多了,仿佛没什么危险了。”  见司马傲这时才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出来,司马懿抢先言道:“我大伯,拜托,以后这样的事情,能麻烦你老提前吗,你看看,若是你提前了,我父亲,也不会打我这一顿了,”  司马懿话音刚落,司马奋等人也是无奈的望着司马傲,作为大伯,司马奋觉得自己很有教导侄子的义务,轻咳两声,忙开口道:“傲,这次我也站在阿懿这边,我觉得他的很有道理吗,这样重要的事情,你就应该提前出来,这样一来,大家的选择就会有很大的不同,最起码,现在的我觉得,便是让漠寒,带他们去星辰大海那里历练一下,也没什么关系。”  听闻此言,司马傲林也忙紧跟着道:“是啊,大哥,哎,也不知道是不是你有了漠寒这个女婿,万事无忧的关系,你如今的智商是越发的在线下了。”  被自己的蠢弟弟这么吐槽,司马傲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正欲开口,就见蠢弟弟已经先一步道:“其实,我现在倒是常常后悔以前做过的事,老因为你只生了一个女儿,便怨怼嫂子,如今想想,嫂子才是大功臣啊,生了个女儿,给司马家引来了这么一个女婿,可保咱们司马家几代兴旺了,早知道,若是阿懿是个女儿身该有多好。”  司马懿闻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是这么想的,当下站起身怒道:“父亲,谁要做女人了,呸呸呸,不是这个,父亲,怎么每次倒霉的事情,你第一个想到的都是我,不是还有弟弟吗,要我,真要做女人,还是司马敦合适,以他的相貌,不定能再给你勾引个漠寒过来呢。”  话音未落,司马懿解决肚子一痛,却是被司马敦的拐子给打了个正着,当下便忍不住蹲了下来,怒道:“你好狠啊。”  回头,冷冷的望了一眼自己的蠢哥哥,司马敦好不客气的道:“是你这个家伙先挑衅的,要做女人你自己去做,无端扯上我做什么,况且,我觉得父亲又没有错,平日,你什么出格的事情都做遍了,若不是还有我在后面撑着,你以为你还能如同现在这样逍遥快活,早被父亲收拾的嗷嗷叫了,毕竟再怎么样,也要一个能顶门立户的儿子,但是若你生为女儿家就没什么了,反正以你不吃亏的个性,到了哪里你也能过的好。若是你还有药可救,就嫁给和家族交好的人家,看在司马家的份上,总也要把你们供起来才好,若是你实在无可救药,就嫁给仇家,也好让你将他们给搅个翻地覆,不定,咱们就不战而胜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