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代师收徒
    一脸委屈的窝成一团,苍蝇头亦是狠狠的叹了口气。

    磨蹭了一会,这才忙跑到白漠寒的房间前道,按开了通讯器道“师兄,老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你说东我就往东,你说西我叫往西,一切都听你的话,你说让我惜命,我保证,从此以后我便是不死之身,便是被人打的粉身碎骨,我也会活着来见你。”

    听闻此言,白漠寒在屋内便忍不住笑了出来,摇着头道“还不死之身呢,我看蠢死之身还差不多。”

    司马霏儿闻言推了推白漠寒,好笑的道“嘴里说成这样,心里还不是高兴得紧,行了,行了装装样子就够了,快将人叫进来吧,不过是逗逗他,一会逗急了可就不好了。”

    说起这个,白漠寒方才按钮让苍蝇头进到屋内,一见白漠寒,苍蝇头便忙几步跑到了白漠寒的身边,却是局促的不敢上前,见此情景,司马霏儿忙撞了撞白漠寒的胳膊。

    好笑的望了妻子一眼,白漠寒方道“好了,别撞了,我这是再教他呢,他得早点适应这身份的变化。”

    说着,白漠寒便将目光聚集在了苍蝇头的头上,这才语重心长的道“苍蝇头你要知道,做我的师弟和做我的左右手,待遇是不一样的,对我的左右手,我只有爱护的,可若是师弟。”说到这里,白漠寒眼中闪过一抹诡光道“这么说啊,摔打,伤筋动骨都是轻的。”

    苍蝇头闻言,站直身子言道“师兄,这我自然知道,说白了,想学本事,哪有不吃苦的啊,我苍蝇头从小就是从苦日子里过来的,在电子机械这一方面,也算占了一席之地,只是武力值实在太差,这也是师兄你每次都让我镇守后方的原因吧。”

    见白漠寒不反驳,苍蝇头便接着道“师兄,也许你并不知道,每次这种时候,我是多希望跟着你们一起去,只是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若是我跟上去,那只会是你们的拖累,所以我从未敢在你们面前露出半分来,不过如今我倒是不怕了,我相信在师兄的培养下,以后的我,定然不会再扯后腿,只要想到可以和你们一起并肩作战,我这心里别提多得意了。师兄,我这话说的没毛病吧。”

    “毛病当然没有,只是有一点我好奇的很,这个以后,你计划是多久以后。”

    听闻白漠寒此言,苍蝇头顿时愣在了原地,却很快反应了过来,连忙答道“自然是越快越好,师兄,我多久能够出师。”

    “多久能够出师,自然是要看你了,我如今又上中下三总选择就看你要学哪种了。”

    白漠寒这话话音刚落,苍蝇头便连忙接过了话头道“师兄,我自然是希望越快越好了,这三策之中哪一策来的最快。”

    “你确定要知道。”

    苍蝇头忙应了一声,便道“那是自然,师兄,我真的不想每次都独自待在这里,只要跟在你们身边,即使只是站在一边,我也心满意足了。”

    听闻此言,白漠寒神情不由凝重的道“你真的想好了,你要明白,任何事情不付出代价是完全不可能的,你既然想要速成,更是如此,我是你的师兄,自然不想让你付出沉重的代价,来换这个,那是舍本求末,不过若是丝毫代价都不付,那是完全没有可能的,所以我的意思便是,让你付出另一种代价。”

    “是什么。”

    “疼”

    简单的一个字,让苍蝇头愣在了原地,回过神来,便道;“疼,师兄我不是太明白。”

    站在了苍蝇头的面前,白漠寒顿时点在了苍蝇头的痛穴上,瞬间,苍蝇头只疼的栽在了地上,见状,白漠寒并没有要给苍蝇头解开的意思,反而言道“苍蝇头,这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不过,有所不同的事,到时候,你的疼痛,只怕要比现在还痛苦十倍,这样i

    网网推荐:

    >

    i

    的代价,你还愿意付吗。”

    此时的苍蝇头,浑身都挂满了冷汗,眼神却更加坚定了起来,顿时,坐直身子望着白漠寒道“我愿意,别说是这个了,就是再大的代价我都愿意付。”

    说到这里,苍蝇头忍不住有些感伤的道“师兄,其实,也许有代沟的原因,对于星际的情况,你可能不太了解,若是有人知道老大手里,你又古武技,别说疼了,便是命都舍得赔给你。”

    苍蝇头这话一出,旁边的司马霏儿顿时接过了话头道“这话,苍蝇头倒是一点夸张都没有,所以,漠寒,现在知道自己是多厉害的人物了吧,其实你根本就不用闯荡,脑子里的东西,本身就是一个无穷的宝藏了,只要你开口,我相信,所有的人都会捧着家族中最贵重之物,求在你漠寒的面前。”

    听闻此言,白漠寒不由好笑的摇了摇头道“我说霏儿,你如今说话,也学会了只说最小的一半了,剩下的你怎么不说呢,这其中还有一半的人,想方设法要要我的命,或者,抓了你们,来逼我就范。”

    听到这里,司马霏儿忍不住好笑的道“干嘛光往那里想,况且,便是真有人这么想,也得他们真有那样的本事才行。还是说,漠寒,你真的认为,谁有这样的本事,可以赢得了你。”

    好笑的摇了摇头,白漠寒方道“自古以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我来到星际,也栽了两回了,一回落在白家手里,一回落在ary手里,这两回,哪次霏儿你不在,知道我在你心中厉害的很,但是咱们还是要尊重客观事实的吗。”

    这话一出,苍蝇头不由背过了身子,笑了起来,司马霏儿的脸却是黑了个彻底,当下便道“那都是你不小心的,不然怎么会被他们得逞,总之,漠寒,你说最厉害的,我始终这样坚信着。”

    深吸口气,白漠寒不由好笑的道“这样夸奖我可算不得什么好事,这样你只会把我捧得越来越高,只怕渐渐的我便更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要我说对我霏儿,你该用打击疗法,这样,我才能保持如今的心态。”

    没好气的撇了白漠寒一眼,司马霏儿这才言道“我这人一向只说实话,让我说假话,我可做不出来。”

    望着妻子如此模样,白漠寒无奈的摇了摇头,望向苍蝇头道“不说这些了,我先教你最基础的你回去练练,待你将这些东西都练好了,接下来的事情都交给我,而你要做的,就是在极致的疼痛中,保持清醒,这点可以做到吗。”

    “当然可以,师兄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让师兄失望的。”

    这边苍蝇头话音落下,白漠寒便笑着道“好,那我现在教你,你可要记好了。”

    “嗯”了一声,苍蝇头足足与白漠寒学了一日,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司马霏儿方道“这苍蝇头很有悟性么,我看他好像完全掌握了。”

    白漠寒店点了点头,“你也看见他在专业领域的造诣了,能达到那样的程度,首先能确定的便是他绝不是一个笨人,或者说他是个聪明人更准确一些,聪明人学什么,一向都是很快的。”

    “再加上有我老公这么厉害的人把关,想不成功都难是吗。”

    被三番两次的夸奖,白漠寒忍不住回头宠溺的捏了捏妻子的鼻头,好笑的的道“啊,今天我的媳妇这是怎么了,嘴巴吃了蜜吗,这么甜。”

    “没办法啊,我的丈夫这么优秀,不哄着点,万一被人抢走了可怎么好,我可没有忘记,那个ary还在那里虎视眈眈呢。”

    白漠寒闻言,当下忍不住笑道“多久的事情,你还在这里惦记的,不是我说,你这也太小气了。”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顿时一脸得意的道“你说的没错,在这件事情上,我真不是普通的小气,这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辈子你就只能有我一个女i

    i

    人,若是让我知道,你有了第二个,那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将脑袋往前蹭了蹭,白漠寒带着几分好奇道“哦,不会放过我,不如你说说看,不会放过我,你要做些什么,我实在在好奇的很。”

    司马霏儿见状,直到退无可退,这才用力的将丈夫的脑袋给推了开来,站直了身子,整理了一番自己,慌忙的撂下了一句,“你自己想,总之,是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招数。”

    “抱着儿子离家出走。”凉凉的撂下这样一句话,白漠寒无辜的双手一摊道“难道不是,如今,我能想到的也就这个了,还是说,你有什么更好的主意。”

    司马霏儿闻听此言,狠狠的握紧拳头道“漠寒,你这是看不起我是吗,可别忘了,我是个女人,而女人被逼急了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见白漠寒明摆着不相信的模样,司马霏儿险些咬碎了自己的牙,顺势一脚踹了过去,冷冷的道“哼,不相信算了,有种你只管试试看,看看我有没有本事让你求生无路求死无门。”

    话落,司马霏儿也紧跟着出了屋子,白漠寒这才忍不住笑了出来,无奈的道“我还真不相信,不是因为你没有手段,而是你下不了狠心,当然了,我也是绝不会做出对不起你和孩子的事情的。”说到这这里,白漠寒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宠溺的笑意。

    时间飞逝,五日之后,苍蝇头兴冲冲的敲响了白漠寒的房门,进了屋子,见到白漠寒夫妻二人睡眼朦胧的样子,不由尴尬的笑了起来,歉意的道“师兄,师嫂,真是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们还在休息,要不我先出去,一会再来。”

    话落,苍蝇头便慌忙转身,眼看就要跨出房门,白漠寒,这才冷哼一声,言道“行了,别装样子了,急匆匆跑来什么事,快说,说完了赶紧滚。”

    听闻此言,苍蝇头忙转过身来,一脸兴奋的道“师兄,你教给我的,我都学会了,什么时候帮我提升实力啊,还是说要学点被的,若是的话,赶快教给我,我一定好好学。”

    上下扫了苍蝇头几眼,见其步伐稳健,五天的时间的确是有有所进步,突然右腿一扫,直攻苍蝇头的下盘。

    眼中闪过一抹慌乱,苍蝇头很快平静了下来,再白漠寒的腿风扫过之时飞身而起,躲过了这招,落在白漠寒的身后的瞬间,硬是与白漠寒用了一样的功夫,不想,刚踢出来,便被白漠寒架在了空中,直接扔了出去。

    站稳了脚步,苍蝇头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笑容,低下身子,一个仰掌直往白漠寒的下颚而去,白漠寒右手成掌接住了这一掌的瞬间,紧紧的将苍蝇头的手给握在了手中。

    苍蝇头几次挣扎,却是丝毫用处都没有,望着苍蝇头有些着急的神色,白漠寒这才将手放了开来,见其尴尬的站在一旁,白漠寒顿时手掌向上招了招手,这才言道“再来,这次我陪你好好玩玩,你先看看自己,我教你的,你可学到了几分。”

    苍蝇头脸上这才露出了一抹一笑容来,忙攻了上去,白漠寒耐心的与其对拆了几十招,觉得自己充分了解苍蝇头的程度之后,这才停了下来,伸了个懒腰,方才言道“我已经充分了解了,你先出去,待我再好好琢磨琢磨,你这程度,该下几分力才好。”

    “师兄,这种时候,还研究这个做什么,下几分力,直接全力就好,老大,你放心,我撑得住,便是再痛点,我也能忍得住。”

    见苍蝇头说的如此笃定,白漠寒瞬间抓住了苍蝇头的肩膀,不打招呼便用力的捏了起来,苍蝇头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用尽了一样,肩膀的骨头已经要被捏碎了,突然一股刺痛从心中传来,慢慢扩散到了全村,不一会,苍蝇头的额头已经布满了冷汗,脸色也苍白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