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最快更新宗师星际行最新章节!

    不停的点着脑袋,苍蝇头兴奋的道:“愿意,愿意,这么好的事情难过傻子才不愿意,老大我怎么才能拜入流云宗,老大你快告诉我,哦,不对,应该是师兄才是,没想到我和老大的关系能够亲密若此。”

    说到这里,苍蝇头忍不住傻笑了起来,喃喃自语道:“现在这种状况真是做梦都能笑醒呢。”

    白漠寒见状,无奈的摇头道:“好在,上次,你师兄拜师的时候,准备的东西蛮多的,倒是省了你一番折腾了。”

    苍蝇头听罢,自是欢喜的很,马上开口问道:“老大,那我什么时候拜师呢?”

    白漠寒闻言,认真的点点头道:“我流云宗收徒,可是个大事,自然要找个黄道吉日。”

    苍蝇头见状,一脸兴奋的问道:“老大,那什么时候是黄道吉日?”

    白漠寒闭上眼睛,好像在想什么,半晌才道:“我刚才算了算,五天后,就是个不错的日子。”

    苍蝇头闻言,当下兴奋的跳了老高,大声的喊道:“多谢老大,不,多谢师兄,我今后一定会好好表现,绝对不会给宗门抹黑。”

    白漠寒笑着对拍了拍苍蝇头的脑袋,“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到时候真入了我流云宗,可是有很多戒条要遵守的,现在表决心还早点。”

    苍蝇头此时可是笑的合不拢嘴,“老大,我这也不算早,你不是都答应收我了吗,而且五天,转眼间就过去了,我现在当然就应该以一个流云宗传人的身份来要求自己,”

    白漠寒对着苍蝇头笑了笑道:“好,你呀就在这等着当我师弟吧,我现在可是要去接着吃我的饭了。”说罢,白漠寒便转身走了出去,重新回到了餐桌前。

    司马霏儿见白漠寒脸上还有些喜色,当下忍不住开口问道:“苍蝇头刚刚跟你说什么了,瞧把你高兴的?”

    白漠寒听罢,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妻子,又摸了摸自个的脸道:“我很高兴吗?”

    “脸上还挂着笑容呢?就差没笑出声来了。”司马霏儿一脸了然的神情道。

    “脸上有笑容,能够天天看见我这么漂亮的媳妇,自然要笑着了,这有什么。”

    司马霏儿一脸不相信的道:“敷衍我,每天见我笑,说实话,这些天我可没见你怎么笑过,而且这笑容可是刚刚你见过苍蝇头才挂上去的,还是老实交代吧。”

    白漠寒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我这心里是藏不住什么事了,夫人你一眼就瞧出端倪了……”

    司马霏儿听到这,脸上却是少了些笑容,多了几分忧愁,“漠寒,我是你的妻子,什么事我都可以帮你一块承担,为什么要藏在心里呢?”

    白漠寒听了这话,当下心里就是一阵的后悔,不过也确实没想到自个妻子居然这么敏感,当下只得开口道:“霏儿,我知道,我不过是随口开了句玩笑,而且我有什么事你现在不是都知道吗,我怎么会瞒着你呢?”

    司马霏儿听罢,一脸认真的看着白漠寒道:“漠寒,这次跟你出来,我也知道,这出门在外什么事都挺难的,所以我不想你这么累,能让我帮你分担的,你就让我帮你分担好吗?”

    白漠寒点点头,“霏儿,我知道,放心,我是一个男人,当然要担起很多事,但在这里却也放下了很多事。”其实白漠寒心里还有些话,没有敢说出口,这星辰大海他感觉倒是很不错,弱肉强食,拳头说话,倒是比外面的勾心斗角好多了,只要你拳头够硬,在这里哪还会有什么烦心事,只是这话显然说出来司马霏儿说不定会想到什么地方。所以说到这,白漠寒只得忙岔开话题道:“霏儿,我跟苍蝇头的刚刚说的事,告诉你,就告诉你吧。”说着,便把苍蝇头拜师的事跟司马霏儿说了一遍,特意将刚刚苍蝇头的表现,说了出来。

    听到这司马霏儿当下也是一

    网网推荐:

    阵的笑,“黄道吉日,你怎么就知道五天后是?你还真会算命卜卦不成?”

    白漠寒一脸无所谓的摇摇头道:“那我倒是不会,不过,五天后不是十六吗,我在不知道什么这“一六、要溜”这顺溜的意思我还是知道的。”

    听了白漠寒的解释,司马霏儿当下更是笑的声音更大了,原本只是淡淡的笑容,这下子脸都笑的通红,嘴里忍不住道:“漠寒,你说要是苍蝇头知道你为什么选这一天,他会怎么想,我觉得肯定是一脸的不可置信,自个的老大,不现在应该算是师兄了,自个的师兄居然是靠这个来推算黄道吉日的。而且以这么一个荒诞的理由。”

    白漠寒见状却是一脸的认真道:“这个理由怎么了,我向来都觉得这沾三六九的日子都算是好日子。”

    司马霏儿听罢更是忍不住了,“哈哈哈哈”的笑声更大了几分,强忍住笑接着问道:“漠寒,居然这沾三六九就是好日子,那你干嘛不是十三收徒呢?,而且后天就是十三啊,离得也近。”

    白漠寒却是直接开口的道:“十三自然是不错,可是十三我打算先祭拜一下先祖,祈求先祖的同意,十六才好正式收徒,毕竟这不是我直接收徒,所以还是问问先祖好。”

    司马霏儿,听罢倒是没有对白漠寒这个行为表示出什么来,只是笑着开口道:“漠寒,麻烦你下次千万不要在用你这方法来算什么黄道吉日了,也太有些……”说着忍不住摇了摇头,这时司马霏儿又忍不住接着问道:“漠寒,你上次替你师父收徒弟的时候,也这么做过吗?”

    白漠寒摇摇头,开口道:“没有这么隆重,这次我从红枫林出来,心里或多或少有些感触,所以我才想,搞这么个仪式,以慰心安吧。”

    司马霏儿点点头,她也感觉道这次从红枫林出来,白漠寒身上确实有些变化,虽然白漠寒嘴上没说,但是司马霏儿却还是猜到了几分。

    转眼间便到了十三日,白漠寒这天早早起床,便开始沐浴更衣,好一派虔诚的模样,待将自己身上都收拾妥当后,这才走了出去。

    又是一番的摆弄,司马霏儿本想帮忙,但白漠寒却拒绝道:“霏儿这事,你就不用帮忙了,我还是自个做比较好,你就在边上看着就好,实在无聊就会房间休息休息。”说到这,便又转身自顾自的忙开了。

    这时,王羽琨和王叔也走了过来,看见白漠寒忙碌的模样,当下便上前准备伸手帮忙,不过白漠寒却也是万言拒绝道:“王叔,羽琨,你们忙自个的去吧,我这里是想祭拜先祖,还是我一个人来比较好。”

    王叔听罢,当下点点头道:“若是这事,确实是你自己动手比较好,羽琨,咱们还是在一旁看着吧。”说罢,便站到了一旁。王羽琨本想在说点什么,看见王叔退开,便也跟着退开了。

    看了一会,王羽琨忍不住开口道:“王叔,咱们是不是先去吃点东西,这一早起来,我可是饿的很啊。”

    王叔点点头,“那咱们先去吃点。”

    二人转身离开的时候,王羽琨忍不住开口道:“漠寒,你吃了嘛,要不要帮你那点什么吃食?”

    白漠寒挥挥手道:“不用了,我忙完了再吃。”

    王羽琨点点头,便跟着王叔离开了。

    白漠寒这边准备的差不多了,苍蝇头这时也走了过来,见到白漠寒此时的模样,当下上前道:“老大,你这是在为我入师门做准备啊,不对啊,今天才十三号啊,是不是早了点,老大。”

    白漠寒闻言,挥挥手道:“要说是也是,说不是他也不是?”

    苍蝇头闻言一脸懵逼的看着白漠寒,当下又接着开口道:“不管是不是了,老大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你说。”

    白漠寒摇摇头道:“不用了,我这里都忙完了,没什么事了,你若是有什么事,就自个去忙吧。”

    苍蝇头听罢笑了笑道:“老大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你都说了是也不是,就是有我那么点,那个老大你是不是在开坛设法,问问咱们祖师爷是不是愿意收我这个弟子啊。”

    白漠寒听完,忍不住回头看了苍蝇头一眼,“你小子可是越发的聪明了,看在你这么聪明的份上,我想祖师爷也会同意收你的,放心。”

    听了这话,苍蝇头这才兴高采烈的离开了。

    白漠寒忙完了手头的事,当下便跪倒在地,先是磕了几个头,然后跪在香案前开始了祷告。

    只见白漠寒闭着眼睛,过一会便磕一个头,过一会便磕一个头,那是虔诚无比,只听白漠寒嘴里说道:“师父,弟子带你老人家收的第一个师弟,如今虽不在弟子身边,但是以他的人品,定然不会做出什么有辱师门的事来,至于现在弟子收进门墙的人,也是跟着弟子好多年的人,虽然资质一般了点,但是人品却是极好的,假以时日,我相信他一定也不会是个弱的。”

    转眼间便到了十三日,白漠寒这天早早起床,便开始沐浴更衣,好一派虔诚的模样,待将自己身上都收拾妥当后,这才走了出去。

    又是一番的摆弄,司马霏儿本想帮忙,但白漠寒却拒绝道:“霏儿这事,你就不用帮忙了,我还是自个做比较好,你就在边上看着就好,实在无聊就会房间休息休息。”说到这,便又转身自顾自的忙开了。

    这时,王羽琨和王叔也走了过来,看见白漠寒忙碌的模样,当下便上前准备伸手帮忙,不过白漠寒却也是万言拒绝道:“王叔,羽琨,你们忙自个的去吧,我这里是想祭拜先祖,还是我一个人来比较好。”

    王叔听罢,当下点点头道:“若是这事,确实是你自己动手比较好,羽琨,咱们还是在一旁看着吧。”说罢,便站到了一旁。王羽琨本想在说点什么,看见王叔退开,便也跟着退开了。

    看了一会,王羽琨忍不住开口道:“王叔,咱们是不是先去吃点东西,这一早起来,我可是饿的很啊。”

    王叔点点头,“那咱们先去吃点。”

    二人转身离开的时候,王羽琨忍不住开口道:“漠寒,你吃了嘛,要不要帮你那点什么吃食?”

    白漠寒挥挥手道:“不用了,我忙完了再吃。”

    王羽琨点点头,便跟着王叔离开了。

    白漠寒这边准备的差不多了,苍蝇头这时也走了过来,见到白漠寒此时的模样,当下上前道:“老大,你这是在为我入师门做准备啊,不对啊,今天才十三号啊,是不是早了点,老大。”

    白漠寒闻言,挥挥手道:“要说是也是,说不是他也不是?”

    苍蝇头闻言一脸懵逼的看着白漠寒,当下又接着开口道:“不管是不是了,老大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你说。”

    白漠寒摇摇头道:“不用了,我这里都忙完了,没什么事了,你若是有什么事,就自个去忙吧。”

    苍蝇头听罢笑了笑道:“老大,你都说了是也不是,就是有我那么点,那个老大你是不是在开坛设法,问问咱们祖师爷是不是愿意收我这个弟子啊。”

    白漠寒听完,忍不住回头看了苍蝇头一眼,“你小子可是越发的聪明了,看在你这么聪明的份上,我想祖师爷也会同意收你的,放心。”

    听了这话,苍蝇头这才兴高采烈的离开了。

    白漠寒忙完了手头的事,当下便跪倒在地,先是磕了几个头,然后跪在香案前开始了祷告。

    只见白漠寒闭着眼睛,过一会便磕一个头,过一会便磕一个头,那是虔诚无比,只听白漠寒嘴里说道:“师父,弟子带你老人家收的第一个师弟,如今虽不在弟子身边,但是以他的人品,定然不会做出什么有辱师门的事来,至于现在弟子收进门墙的人,也是跟着弟子好多年的人,虽然资质一般了点,但是人品却是极好的,假以时日,我相信他一定也不会是个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