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望了苍蝇头一眼,白漠寒眼中闪过了深思,却是突然问道:“其实苍蝇头,你有没有想过离开我,自己出去闯一番天地,先别急着回答我,听我将话说完,这一次司马家之行,想来,你也明白了自己的价值,说不定离开了我,你会有更好的发展呢,何必陪着我天天在危险中度过呢。”

    深吸口气,苍蝇头瞬间正了神色道:“老大,你别说了,你说的那一切,我从来没想过,我这辈子,从你救我的那一刻起,我就早已下定了决心,要一辈子跟着你的,你是甩不掉我的。”

    凑此机会,司马霏儿也紧紧抱着白漠寒道:“我也是一辈子认定你了,儿子们也一样。”

    长叹口气,白漠寒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媳妇拥的更紧,这才言道:“你们都是傻的。”

    虽这么说,心中却是好受了许多,一夜过去,待心情平静了下来,便接过苍蝇头递过来的册子,发现除了厨娘之类的愿意留下来,还有就是这次从司马家带来的几个人,往日的盗贼团体,竟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留下,叹了口气,白漠寒直接扔给苍蝇头道:“你看着处理吧,人我就不见了免得彼此伤心又难堪。”

    苍蝇头点了点头,自个下去处理不提,白漠寒这才转向王羽琨问道:“羽琨,你的伤如何了。”

    笑了笑,王羽琨这才道:“不用担心,有王叔帮我,已经完全没事了,怎么,可是一会要再次闯那红枫林。”

    摇了摇头,白漠寒苦笑道:“现在我可没那心思了,哎!”叹了口气白漠寒接着解释道:“总要将这里的事情理顺了,我们才好离开吧,若不然,光苍蝇头一个,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点头,王羽琨表示了解,遂道:“那好吧,我凑此机会再修养修养。”

    白漠寒点了点头,足足折腾了四日,事情方才理顺,望着原本热闹非凡的飞艇,如今落魄的模样,便是白漠寒自己心里早有准备,此时也忍不住带上几分唏嘘。

    见丈夫此时的模样,司马霏儿忙道:“不是要去探险吗,如今你的伤也好了,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今天便走,你看如何。”

    强撑起一抹笑意,白漠寒方道:“嗯,是个好主意,只是如今飞艇上就这么几个人,我倒是有点不放心了,王叔可否留下来保护他们。”

    王叔闻言,瞬间将目光聚集在王羽琨的身上,王羽琨见状,当下笑道:“看我做什么,漠寒问的是你,王叔你自己决定就好,如今,你可不是我的管家了,而是我的叔叔。”

    听闻此言,王叔大受感动,当下便道:“既然漠寒,你看的起我,那我在所不辞,只是,羽琨那里。”

    知道王叔,是担心羽琨的安全,白漠寒,笑了笑,保证道:“王叔放心,且不说羽琨的实力,便是我也会护着他的。”

    只王羽琨听了这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拜托,王叔,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再说,你我好歹是水族,在这星辰大海里却向一个人族求保护,我这张脸往哪里摆。”

    这话一出,众人忍不住笑了出来,王叔此时也忍不住有点尴尬,干笑两声道:“羽琨,我去给你准备你们出发的东西。”

    望着王叔匆匆离去的模样,王羽琨忍不住好笑的望向白漠寒道:“漠寒,你说,王叔这理由找的也太好笑了,东西不都在身上带着吗。”

    白漠寒此时也是忍不住一笑道:“羽琨,你好歹也给王叔留点面子吧,毕竟,他可都是为了你。”

    王羽琨没好气的撇了白漠寒一眼,好笑的道:“说了半天,好人都让你做了。”

    听闻此言,白漠寒正要开口,就见王羽琨双手交叉,搭在脑后,笑道:“算了,看在你心情不好的份上,我就让让你好了。”

    白漠寒淡笑不语,只望着苍蝇头道:“如今有王叔陪着你们我也放心些。”

    “老大,其实用不着”

    不等苍蝇头说完,白漠寒便道:“这个就不用说了

    网网推荐:

    ,如今飞艇,就你还算有点修为,可你的修为你也知道,也就那样,若真动手,只怕也是被收拾的,我可不想后方失火。”

    苍蝇头尴尬的笑了笑,这才住了嘴。

    白漠寒几人收拾一番,再次跨入到了红枫林的境内,重新来到昨日返回之处,白漠寒忙嘱咐道:“小心,昨天那怪物,说不定还会再来,他的力气实在是大的很。”

    见几人点头,白漠寒特意在妻子身边嘱咐道:“霏儿,紧紧跟在我身边,若遇到危险,记得往后躲。”

    话刚说到这里,白漠寒便见妻子眼含惊惧,下意识的便抱着司马霏儿飞身而起,下一秒,一条巨尾,直接将架好的珊瑚桥打断了开来。

    白漠寒忙喊一声“羽琨。”

    王羽琨闻言,忙再次架起一座珊瑚桥,待众人落下,王羽琨率先飞身而起,直冲那巨尾而去,白漠寒忙将妻子一推,交代了一句“乖乖在这里等着。”便紧跟着飞身而上,光剑拔出,一剑下去,击起阵阵火花,那巨尾却是分毫无伤。

    又忙喊了一声“羽琨。”两人退回了原位。

    此时鲛人飞身一步,挡在了二人身前,鲛人特有的啸声响起,白漠寒和王羽琨二人,忙退回到霏儿的身边,将其护在身后,免得其被这声音伤到。

    而显然,鲛人的这招明显对怪物十分管用,只见那尾巴颤颤巍巍的往回缩了缩,白漠寒与王羽琨两人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只下一秒,两人便是一惊,只见不知从哪来出来另一条一样的尾巴,直对着鲛人的后背给甩了过去,而显然专心对敌的鲛人,对此毫无察觉。

    白漠寒忙上前一把抱住鲛人,往旁边一滚,躲过了这一个攻击。

    接着两人飞身跑回到了霏儿的身边。

    司马霏儿紧张的望着白漠寒道;“漠寒,你没事吧。”

    摇了摇头,白漠寒方道:“我没事,只是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还真是是一个怪物,而且还长了两条尾巴。”

    鲛人神情凝重的道:“只怕不止两条。”

    “什么。”

    听闻此言,众人不由都望向了鲛人,却见鲛人神色凝重。

    白漠寒忙追问道:“可是有什么不对,到了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不是吗,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若我们连他是个什么东西都不知道,那我们就真的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三尾蛇”淡淡的撂下这样一句话。

    看着众人震惊的神色,鲛人不由苦笑道:“不错,就是你想的那样,他不是一条尾巴,也不是两条,而是三条。”

    白漠寒听闻此言,苦笑的打趣自己道:“难道,这怪物也知道我们有战斗力的就是三人,让咱们每个都有对手,个个不落空吗。只是我好奇的事,你看着水面明明就那么浅,他到底是如何藏起他巨大的身子的。”

    “浅吗,漠寒,这里可是星辰大海啊,即使这外表看来,的确是个树林,可这水并不是你看到的这样。”说着,鲛人拿出一根长长的陨铁来,直往水下插去,白漠寒清晰的看到,陨铁顶端分明已经触到了水底,可陨铁却还在不停的往下走着。

    见漠寒明白了,鲛人瞬间将陨铁收了起来,白漠寒心中一惊,却是很快言道:“既然,你知道它是个什么东西,那他的弱点呢,你也知道吗。”

    “自然是知道,只不过,想要收拾了他,很难。”见三人都忘了过来,鲛人这才解释道,“就和人会将自己的弱点隐藏一样,三尾蛇,也一样,更何况动物的生存本能更强,咱们之所以到现在为止,只看过他的尾巴,就是因为,他的尾巴是他最好的武器,而脑袋就是他最大的弱点,他是绝不会露出来的,想要找到他脑袋,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白漠寒沉默了一会,这才言道:“那倒也是未必。”

    “漠寒,这点没有办法,三尾蛇十分难缠,便是你将他所有的尾巴都给削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掉,过些日子还是会长出来的,所以他是不会将脑袋给露出来的。”

    “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也是可以的。”

    听出话中的深意,鲛人忍不住皱起眉头道;“漠寒,你该不会又想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吧。”

    感觉到司马霏儿收紧的手腕,白漠寒安抚的拍了拍,白漠寒淡淡一笑道:“其实也算不得危险,鲛人,你既然说脑袋是他的弱点,想来,他的脑袋若是露出来,应该很容易对付才是。”

    对于这点鲛人很是轻松的道:“若是三尾蛇的脑袋露出来,我一招就能宰了他。”

    眼中闪过点点星光,白漠寒眼中露出一抹笑容道:“那是不是也代表,我也能一招宰了他。”

    这话,鲛人倒是没有反驳,认同的道:“三尾蛇的尾巴是很厉害,可他的脑袋如同豆腐一般,那是不堪一击,这也就是它绝不会将脑袋露出来的原因,所以漠寒,你是绝对找不到的。”

    没有答话,白漠寒而是直接问道:“我问你,你说这三尾蛇攻击我们是为了什么。”

    司马霏儿一愣,却是最先反应过来道:“大概是吃腻了这间的东西,想换换口味。”

    鲛人和王羽琨两人听了虽打了个冷颤,却也不得不承认,这话该死的有道理。

    白漠寒嘴角脸上瞬间露出一抹笑容道:“就是这个道理,你说,若是我被他抓到,最终会到了那里。”

    “自然是那三尾蛇的嘴边。”话落,鲛人已经明白了白漠寒的意思,当下便道:“不行,且不说别的,这水里的危险还有多少,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便是你解决了三尾蛇,可你又如何保证,不会被其他的怪我拦在水中,而且这三尾蛇的尾巴想挣脱也难得很。”

    司马霏儿的双手紧紧的拽着白漠寒的胳膊,担忧的道:“我不准你做这样危险的决定,事情又不是没有转机,何必,自己前去冒险。”

    话落,司马霏儿突然眼前一亮道:“你说用生肉可行吗,我们可以将炸弹埋进去,只要他吃下去了,那还能不死。”

    听闻此言,白漠寒几人俱是神色一动,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许久方道:“这或许可以试试。”

    见丈夫答应了,司马霏儿忙将半头猪拿了出来,在这一刻,他真是无比感谢自家母亲,若不是她硬塞进来,这样的东西,他是不会拿出来的。

    将炸弹成功的藏进了猪肉里,众人忙将猪肉放在刚刚被攻击的珊瑚桥上,感觉到水面的波动,几人俱是心中一喜,果然下一秒,就见巨尾再次出现,四人忙缩在了角落,白漠寒瞬间打开通讯器,忙道:“苍蝇头,将78659镜头收录的景象传过来。”

    苍蝇头忙应了声是,快速的将接收到的画面,分析,还原之后,传输到了到了白漠寒的显示器上。

    望着水中的景象,白漠寒四人不由皱起了眉头,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的玩意。

    只是等着镜头不断往下拉,四人却是头皮发麻了起来,只因水中漂浮着的,竟是累累白骨,有鱼的,有兽的,自然也有人的,只看那密集程度,就可以知道,这里面折了多少生物。

    这不免让白漠寒有些疑惑的道:“就凭这条三尾蛇,他能有这样的本事。”

    却不知,自己不自觉的将心中的话讲了出来。

    司马霏儿闻言,忙道:“漠寒,未必都是那三尾蛇干的,难道你忘了,那数不清的鏊蟹了吗。”

    拍了一下脑袋,白漠寒好笑的道:“还真是糊涂了,怎么把这样的事情给忘记了。”

    “别闹了,看到底了,马上就要进那家伙嘴里了。”王羽坤一句话,将众人的视线都给聚集在了显示器上。

    望着钻出的头颅,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实在是因为那模样,丝毫没有蛇本身的阴寒之色,反而带着几分可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