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中招这事很明显,只是如今我好奇的是,咱们到底是什么时候中了招,还有咱们眼前看到的又是否是真实的。”

    话音刚落,白漠寒便忙喊道:“都给我站住。”

    众人闻言,忙停了下来,鲛人也在瞬间靠近白漠寒道:“怎么了。”

    “这里很不对劲,只怕咱们已经中了招,前方情况不明,咱们暂时先停在这里。”

    听了这话,众人的神色间不由都带上了几分紧张,见状,白漠寒芒安抚道:“大家不必如此紧张,这里目前应该还是安全的,咱们先在这里待一下,让我好好琢磨琢磨。”说罢,白漠寒便忍不住低头思考起来。

    听了这话的司马霏儿,却忍不住拽了拽白漠寒的胳膊,紧张的道:“漠寒,咱们要不回到白叶那里去,到底比这里安全不是。”

    伸手将媳妇搂进了怀中,白漠寒忙道:“霏儿,别闹,我知道白叶那里是比较安全,可你确定咱们顺着这条路回去,还能顺利返回到白叶那里吗。”

    司马霏儿一惊,呆呆到看着白漠寒道:“漠寒,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了白漠寒这话,众人心脏就是一阵紧缩,见状,王羽坤忙道:“漠寒的意思是说,咱们眼前看到的一切可能都是幻觉,所以大家还是待在原地的好,免得一不小心,又走错了路,遇到什么危险。”

    这话一出,众人方才松了口气,乖乖的站在了原地,一人忍不住问道:“可是老大,咱们也不能永远待在这里啊。”

    “这我自然知道,你们别担心,我会尽快想办法的。”

    话落,白漠寒便与鲛人几人对视一眼,自动的围成了一个圈子,白漠寒率先开口道:“可看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是咱们忽略了什么事情。”

    鲛人仔细的回想了一下,突然言道:“会不会是咱们扔到水里的那些草木,里面有致幻的成分,所以才让咱们陷入了幻觉之中。”

    听闻此言,众人不由沉默了下来,因为这话,还真是该死的有道理。

    “那你们谁还记得,那些草木的样子。”

    见白漠寒这么问,王叔道是点头道;“我还记得,只不过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

    话落,便拿出显像仪,一一将脑中的草木显现了出来,白漠寒忙将这些东西传给来苍蝇头。

    最终苍蝇头通过查证,将一个头顶朱果的影像传了回来。

    白漠寒忙追问道:“可有什么破解之法。”

    见苍蝇头那边显然十分迟疑,白漠寒不由追问道:“怎么了,很难办吗。”

    尴尬一笑,苍蝇头忙道:“倒也不是难办,只是太过危险了,那朱果遇水才有作用,想破掉这个很容易,只需有人jin ru水中将那朱果取出来就是。只是要取出来,又谈何容易。光那些鳌蟹就是个大问题,还有你们现在看到的都是幻觉,能不能找到那朱果还两说呢,更不用说,那水中数不尽的其他危险了。”

    听到这里,白漠寒忍不住一笑,却是将苍蝇头给笑懵了,不由追问道:“老大,我是说错了什么吗,若不然这种时候,老大,你怎么还笑的出来。”

    “我笑,是因为,我们的机械狂人,怎么就忘记了,我可是带着机器人过来的,这种事情何必要我自己去干,让他去不是更好,他本就是依靠程序行动,幻觉根本就不存在,让他去,再适合不过了。”

    这话一出,苍蝇头自己也忍不住带上了几分好笑,照着自己的脑袋打了两下,“真是的,老大平日里太强大,都让我忘了还有其他的可能了,那些东西没有思想,自然不会有什么幻觉。”

    听了这话,白漠寒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网网推荐:

    众人心中也是一阵轻松,有了决定,白漠寒也不耽搁,在机器人身上设定了一下,便随手放了出去,见状,王羽琨忍不住道:“漠寒,这东西管用吗。”

    “放心吧,这都是苍蝇头新做出来的,不论是程序,还是其他什么可都是当下最好的,放心他一定能找到的,你受伤不轻,还是先坐下休息一下吧。”

    王叔闻言,也忙跟着道:“是啊,羽琨,你快歇歇,这些事情有我和漠寒就好,你可别再伤到自己。”

    见两人都是紧张的模样,王羽琨忍不住有些好笑的道:“你们实在太紧张了些。”

    话音刚落,便见眼前的场景如同镜子一般破碎了开来,鳌蟹吵杂的声音,清晰的穿在耳边,众人都是心中一喜,白漠寒将机器人收入包裹之中,却听众人一声惊叫,回头的刹那,就见一条粗壮的尾巴甩了过来,白漠寒忙将媳妇一搂,躲了开来,却见那尾巴,竟是直冲着王羽琨而去,白漠寒瞬间一惊,忙将妻子一把甩在了安全地带,瞬间挡在了王羽琨的面前,双手交叉,硬生生的挡住了这一击。

    却被震得身体支撑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

    王羽琨心中一惊,忙上前将人扶住,正要动手,就见王叔已经先一步将那些东西逼退在了水中,司马霏儿此时也忙跑过来道:“漠寒,你没事吧。”

    强将口中的血腥气逼了回去,白漠寒扯出一抹笑容,轻轻的拍了拍妻子的手道:“别担心,我没事,不过刚刚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那十几人已经有些哆嗦的走到了白漠寒的身边,急切的道:“老大,那玩意一定是个怪物,咱们不可能赢得了他的。”

    “是啊,老大,凑现在咱们jin ru的还不深,退回去还来的及,咱们实在不必将命也搭进去。”

    “老大,我还有老娘要养,咱们回去好不好,若是真的出了事情,他们又能依靠谁呢。”

    “……”

    听到众人的话,白漠寒又是忍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见状,鲛人怒的已经将手抬了起来,白漠寒摇了摇头,失望的望着众人瑟缩的模样,摇了摇头道:“若你们实在害怕,就照着原路回去吧,过来的时候,你们也看到了,并没有什么危险。”

    见众人不言语,司马霏儿不由开口道:“漠寒,我看,要不,咱们今天便先退回去吧,你看现在你和羽琨已经受了伤,总要好好休息一下,带伤再闯下去,实在不是明智之举,更何况,就如你刚刚所说,走到这里,并没有什么危险,那等咱们将伤养好再来不是也一样吗。”

    深吸口气,白漠寒望着众人的神色,不得不先应了下来,捂着胸口,沉默的走在第一个,望着丈夫的背影,司马霏儿心中也忍不住苦笑道:“漠寒,你怎么还不明白,他们本就是盗贼,能轻易的从萧胜那边站到你这边,还有那所谓的对你忠心,不过是你能给他们带来利益罢了,可若这由利益带来的忠心,与他们的性命相比,那就实在是不值一提了,可你心中却还存着幻想,经此一次,你也该下定决心了吧。”

    兴冲冲的离去,灰溜溜的回到飞艇,白漠寒连说话的兴致都没有,独自恹恹的回了房间,司马霏儿见状,忙跟了上去,王羽琨主仆二人与鲛人也各回各的房间去了。

    只剩下十几人孤零零的站在原地。

    一人强笑道:“你们这么看着我们做什么,这件事情又怪不得我们,不管怎么说,我好歹也去闯了一下,哪里如同你们一般连去的勇气都没有。”

    这话一出,申强当场就不愿意听了,只冷笑道:“我说李胜,你这话说的就让人听不下去了,我们没去又如何,那是我们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哪像你们,充什么大头,自己灰溜溜不说,还害的老大都跟着回来,我敢保证,若是没有你们,老大说不定早闯过去了。”

    李胜哪里受得了这番侮辱,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见申强竟然敢这么说他,这接一拳挥了过去,却被申强轻易躲过,冷冷一笑申强亦是不甘示弱,一脚踹在李胜的肚子上,瞬间,李胜便痛的趴在了地上。

    见这一幕,与李胜一起前去的十几人如何愿意,直冲着申强便是一拥而上,见马上要乱成一团,苍蝇头当下也是忍无可忍的喊道;“够了,胆小怕事,却还有种在这里大放厥词,你们是嫌自己还不够丢脸吗。”

    对于苍蝇头,说实在的,在这里就没有几个人服气的,见其现在却是处处在他们之上,申强率先冷笑一声道:“呦。我说苍蝇头,你该不会忘了,原本是个什么人了吧,被老大捧了两天,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如今老大宠着你,将你保护的和个没用的孩童一般,次次都守在大后方,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责我们。”

    听闻此言,苍蝇头好险没被气的一口血喷出来,当下便冷笑道:“你们说这话,可否摸摸自己的良心,是,我苍蝇头武力值低,对上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我的可能都是输,可是我自认为对的起你们,你们你自己看看,现在你们身上的东西,有几件不是出在我苍蝇头之手,这些东西又救了你们几次的性命,若连这些你们都忘了,那这兄弟不做也罢.。”

    见众人沉默了下来,苍蝇头这菜接着道:“作为兄弟,我最后再给你们一个忠告,没有谁会如此惯着你们,老大本想放你们去过安生日子,如今,只怕这决心要彻底下了,你们现在若还有时间,不如想想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吧。”

    闻听此言,申强率先冷笑一声道:“少拿这个吓唬我,老子现在身家可是不少,即使离开了这里,你以为我活不下去吗,走就走,谁怕谁。”

    有了申强开口,众人不由纷纷应合了起来,失望的望着眼前这一幕,苍蝇头彻底狠心下来,拿出机器道:”既然,你们想走,我也不拦着,下定决心走的,现在就在这里,应下你们的印记,我一会就去禀告老大,左右飞艇多的是,到时你们直接开走一辆就是。“

    话音刚落,便见申强第一个上前来,按了手印,渐渐的人数越来越多,看到这一幕,苍蝇头即使早有准备,此时也忍不住失望了起来,望着众人,终是将手中的机器放下,转身上了楼。

    敲响了白漠寒的房门,这才注意到白漠寒的身上带着血迹,忙上前道:“老大,你受伤了,伤到了哪里,我这就拿医疗仓。”

    话落,屋中已经躺了一个医疗仓,白漠寒好笑的道:“苍蝇头,将医疗仓收起来吧,我调息一下就好。”

    “可是。”

    抬手止住苍蝇头的话头,白漠寒这才道:“我现在呼吸都痛,所以更不想说话,你照我说的做就好。”

    应了一声,苍蝇头忙将医疗仓收了起来,见状,白漠寒便开口道:“本不想说话,哎!我那次和你说的事情,如今看来,却是要提前办了,非是我白漠寒不讲情谊,而是如今这样,对他们对我都好。”

    点了点头,苍蝇头苦笑道:“老大,我也看明白了,事实上,我在下面已经将这事给办了,只是老大,结果你可不要失望,我估计留下的人不会太多。”

    白漠寒笑了笑道:“失望,我本来就不期望,再说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凡有点办法,谁又会拿命去拼,大概也只有我这样疯子了吧。”

    见白漠寒这个模样,司马霏儿没好气的道:“干嘛这样说自己,你只是想要更上一层楼罢了,在我看来,你是个最有进取心的男人,没有人比你更好了。”

    **着妻子的长发,白漠寒此时眼中却是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苦笑道:“也就你还能这么认为啦。”

    白漠寒话音刚落,苍蝇头便忙道:“老大,会这么认为的不仅是嫂子,起码我就觉得,老大,你不仅如此还是个好老大,处处护着我们,如你这般的老大,这世上还真是难找了,反正我是跟定你了,只要你不赶我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