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红枫林
    闻听此言,众人都是一阵赞同,毕竟在这星辰大海里将鱼吃腻了的,可不止申强一人,只见徐虎便率先言道:“老申说的不错,只是将渔网弄大只怕是来不及了,不如,抓到之后,咱们放走一半如何。”

    这话一出,众人不由都笑出声来,转身便走,只觉得这徐虎蠢得够呛,放走一半,让苍蝇头知道了,还不掐死他们。

    这样的捕鱼历险日子,直到马上要jin ru红枫林的前一天方才停了下来,待苍蝇头将防护服发了下来,申强方忍不住道:“我说苍蝇头有这么夸张吗,还要用到防护服。”

    苍蝇头斜睨了对方一眼,呵呵一笑道:“相信我,进了里面,只会更夸张。”

    一听这话,众人顿时都老实了下来,乖乖的将防护服穿在了身上,苍蝇头又一一将防护工具都给发了下去,包括各种枪支弹药,这才言道:“这次下去实在是危险的很,所以,老大特意交代了,利用自己报名的方式进行,也就是谁想去,谁去,若是不想去的,只管待在飞艇之上,如今这飞艇让我改造了一下,想来,一般是不会出错的。”

    话落,见众人犹豫了起来,苍蝇头忙又加了一句“当然了,我也会陪你们待在这飞艇之上的。”

    见众人瞬间松了口气的模样,苍蝇头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这才转身望向白漠寒道:“老大,这每次都不让我去,也太不那啥吧,毕竟我这能力你也是知道的。”说罢还不忘衬了衬胳膊抖了抖脚。

    见状,白漠寒好笑的道:“别抱怨了,等下一次我能保证自己一定护的住你的时候再说,你也知道你对我们的意义,咱们之间没有白漠寒可以,但若是没了你苍蝇头,那可就真的是睁眼的瞎子了。”

    听闻此言,苍蝇头忍不住露出了一抹温煦的笑意,当下言道:“老大,你说的太夸张了,依我看,你这话该是说反了,正确的该是没有我苍蝇头还好,可没了老大,咱们这支探险队,只怕也要散了。”

    众人闻言,纷纷赞同道:“是啊,若是没有老大你,咱们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日子,说来都是托了老大的福,如今,老子不管去哪个帝国,都是中上层的,有了钱,看谁还敢看不起我。”

    “就是,往日里老子,连吃都吃不饱,若不然谁干这要命的买卖。”

    见此人说话不中听,苍蝇头忙轻咳一声道:“劳山,瞎说什么呢,什么叫要命的买卖。”

    劳山此时也反应过来,自己说这话实在不合适的很,忙笑着摇了摇头道:“是是是,是我说错话了,瞧我这张嘴,就是不会说话,我说的是原来,萧老大在的时候的事。”

    “劳山”见其竟然将萧胜又给牵扯了进来,苍蝇头忍不住惊呼一声。

    申强更是一巴掌拍在了劳山的脑袋上,没好气的道:“我说你,死劳山,不会说话就不要说,闭上你那张鸟嘴,能死吗。”

    申强尴尬的闭上了嘴巴,当下退到了最后,苍蝇头也忙打断了话题道:“老大,可还有什么吩咐。”

    好笑的望着苍蝇头如临大敌的模样,白漠寒忍不住笑道:“我说苍蝇头,难道你老大我在你的心中就是这么小气的人。”

    苍蝇头赶忙摇头,顺带着解释道:“老大,你千万别误会,我绝对没有别的意思,我主要是怕老大你想起过往伤心罢了。”

    重重的在苍蝇头的头上敲了一下,白漠寒方才开口道:“行了,什么也不用解释了,我自认为还没沦落到,需要你小心翼翼安慰对待的份上,至于明天,你一会去统计好要jin ru红枫林的人的名字,将里面的危险都讲清楚了,明天我们就进去看看。”

    苍蝇头忙应了声是。

    目送白漠寒

    网网推荐:

    离开,苍蝇头没好气的瞪了劳山一眼,这才言道:“刚刚都听到老大的话了,想去的都来我这里报个名,别怪我没提醒你们,那里面可是危险的很,一不小心那是要没命的啊,你们报名之前最好是考虑清楚了。”

    这话一出,瞬间便有几人打了退堂鼓,见此,申强当下撇了众人一眼,这才没好气的道:“我说你们也未免太胆小了,虽然这jin ru红枫林的确是危险,可你们仔细想想,这星辰大海里何处又是不危险的,咱们不是也闯到这里来了,你们要明白,咱们和原来的咱们可是不一样了,已经完全的脱胎换骨,怎么弄也是小高手一枚了,闯闯红枫林又有什么不可以的,便是此次进去没什么收获,提升一番实力,再见一番世面也算值了。”

    闻听此言,劳山当下便是击掌三下,显然兴致缺缺的道:“申强,我拜托你好不好,还提升一番实力,再见一番世面呢,能把小命保住,才是要紧的。”说到这里,劳山见申强还想反驳,当下急道:“别说我反驳你的话,我只问你咱们老大是什么人,连他都说此次任务危险的很,让咱们自愿报名,就说明此次行动,他也没有把握,连老大都没有把握,难道你不觉得你高涨过头了。”

    “呵,我高涨过头,是你胆小怕事而已,是老大的确说是没有把握,那是老大也没有进去闯过,不过是听某些人的介绍做的决定罢了,而这某些人里面有没有夸大的成分,这谁又说的准。”

    见将战火烧到了自己的头上,苍蝇头的脸色当下便难看了起来,直望着两人冷声问道:“申强,你这话的意思是说,我在里面动了手脚吗。”

    见苍蝇头,眉目间真的染上了怒气,申强忙解释道道:“误会,误会,真的是误会,你也看见了,若在让劳山这么说下去,还有几人肯跟老大走,我这么做,就是想帮老大多叫些人去。”

    苍蝇头,将申强抬起的手压了下去,这才言道:“若你是这个目的,那我劝你省省吧,老大,就是怕兄弟们,会有无畏的牺牲,这才这么分下来的,若不然老大直接让全部的人都去不就好了,何必多此一举,所以说,你要是想去,就报自己的名,若是不想去,就在后面缩着,我们绝不勉强。”

    听闻此言,申强略想了一下,终是脑袋一缩道:“那我还是不去了吧。”

    众人不想是这么个结果,想到刚刚申强话语中的大义凛然,不由一阵嘘声,苍蝇头更是重重的一下将人给推了出去,就差直言一个“滚”字了,深吸口气,苍蝇头忙转头扭到了一边,再继续询问了起来,望着寥寥可数的十几个人,苍蝇头脸上青红难辨。

    见此申强忙道:“要不我也报一个。”

    狠狠的瞪了申强一眼,苍蝇头撂下了一句“不用了,多你一个,少你一个没什么大不了。”,便转身来到了白漠寒的屋子里,待白漠寒望着那纸上短短的十几个人,有些好笑的望着苍蝇头气鼓鼓的样子,笑道:“干嘛气成这个样子,本就是我说的全凭自愿,若是因结这果生气,大可不必,这又算什么,你呀,也别生气了。”

    见白漠寒如此,苍蝇头带着几分愤愤不平道:“老大,他们也太过了,便是看在老大以往所为的份上,也不该,大部分都躲在后面,好歹要与老大同生共死才是。”

    “同生共死”好笑的重复了一遍这四个字,白漠寒有些无奈的道:“苍蝇头,还记得你们当时当盗贼的初衷吗。”

    苍蝇头点了点头的,当下言道:“老大,这我自然知道,当日我们活不下去,为的就是有碗饱饭吃罢了。”

    “恩”了一声,白漠寒接着问道:“那如今你们的温饱已经不成问题,有没有想过,回去过原本的安稳日子。”

    苍蝇头一惊,不知白漠寒说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由带着几分小心道:“老大,你可是要赶我走。”

    白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漠寒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苍蝇头理解差了,不由带着几分好笑道:“你看我的样子,像是要赶你走吗,再说了,便是真要赶人,也不会赶到你的身上,莫非,司马家走一遭,还没让你看到自己的价值。”

    苍蝇头听到这里,忍不住问道:“老大,你是想要赶人吗。”

    被苍蝇头一语中的,白漠寒忍不住站起身来,笑着言道:“苍蝇头,古语有云,道不同不相为谋,也许你现在还无法充分了解这话里的意味,但是我还是要说,如今,我们与许多人已经走在了岔路上,他们如今所追求的,并不是提升自我,在生与死的考验中得到突破,而是在寻找安逸之所,当然若是这安逸之中,还能有所收获就更好了,而且这本就是人之常情。”

    听到这里,苍蝇头有些脸红,因为他比谁都明白,白漠寒说的都是对的。沉默了一会,这才言道:“可是老大,兄弟们毕竟跟着我们这么久,就这么让他们离开,只怕兄弟们心里会有些想法。”

    “这我自然知道,所以安抚的工作就交给你了。”见苍蝇头面露难为之色,白漠寒忙笑着道:“我知道这是个得罪人都差事,这样吧,先以自愿为主,如今他们好歹都有些积蓄,应该有很多人想要回去跟家人团聚吧,先将这些人聚集起来,至于其他不愿意走的,再慢慢做他们的工作。”

    苍蝇头闻言,很是松了口气,心中琢磨着这样一来,事情要容易些。不由抬头望着白漠寒道:“老大,这倒是可以,只是我什么时候开始。”

    白漠寒笑了一声,“这倒是不急,这次红枫林出来再说吧,不过你和他们待在飞艇上,倒是可以抽空子提一提,也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

    听到这里,苍蝇头当下便应了下来,这时白漠寒不由在其肩膀上拍了拍,这才言道:“倒是辛苦你了,苍蝇头。”

    摇了摇头,苍蝇头当下言道:“能为老大做些事情,我高兴都来不及呢,怎么会辛苦,只是我总觉得这事情做的有点对不起兄弟们。”

    白漠寒摇了摇头,不由将手搭在苍蝇头的肩膀上道:“你这话就不对了,也许,你并不想离开我的身边,可又如何知道,他们是否早已想离开,或许只因为抹不开面子,或者顾虑他们的离开,我是否会做些什么,这才不敢有所动作。如今你这一动作,却是为了他们还有我解决了一大难题。”

    苍蝇头点了点头,只苦笑道:“也许是吧。”便忙道;“对了,老大,明天你们就要jin ru红枫林了,这事情还是交给我发愁就好,你今天就好好养好精神,至于这些事,有**心就够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便先出去了。”

    话落,苍蝇头见白漠寒应了,这才忙转身走了出去。

    王羽琨,当下便上前一步道:“我说漠寒,你也太好性了吧,你这样,你这些手下可是有些恃宠而骄了,要是我,我一准好好收拾几顿,这样的人,我很有经验,收拾几次就老实了。”

    白漠寒淡淡一笑,眼睛扫过王羽琨道:“说的好像自己很懂似得,在你身边还不是只有王叔一个,我告诉你,这样的事情不能急,暴力是永远换不来人心的,能换来人心的唯有人心而已,而且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又何必强求呢。”

    话落,见王羽琨一脸懵懂的模样,白漠寒忍不住好笑的道:“真是,我也是糊涂了,你本就不是人,我跟你说这些干嘛,你又不是太了解人的思想。”

    闻听此言,王羽琨好笑的指着自己道:“好啊,漠寒,你这是拐着弯骂我呢,看我怎么修理你。”

    白漠寒后撤一步,亦是好笑道:“哎,可别给我乱扣帽子啊,我哪有拐着弯骂你,我不过是说出事实罢了,”说到这一脸恍然的接着道:“哦我知道了,莫非你就是人,却骗我是珊瑚变的,那咱们能算的账可就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