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事实上,也果然如苍鹰头所言,在他话后不久,那大鱼就被王羽琨主仆二人给击落了下来,鲜血刹那间便将整个飞艇都给淹没了过去。

    白漠寒见状,刚忙往苍蝇头那里看了一眼,苍蝇头瞬间心领神会,赶忙驾驶着飞艇,将两个收了进来,瞬间出现在血气范围之外,加快速度直往北方冲去。

    见此情景,王羽琨换了身衣服,这才言道;“想不到苍蝇头,你还蛮有危机意识的吗,”

    “呵呵”一声,苍蝇头无奈的道“若是我冒险了这么久,这点危机意识还没有,那我还真是白活了。”话落,苍蝇头冲着王羽琨竖起了个大拇指道“不过,羽琨大哥,你刚刚那手玩的真是太好了。”

    王羽琨闻言,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意,方才言道“苍蝇头,还是你有眼光。不错,你羽琨哥,就是这么雄壮威武。”

    话音刚落,飞艇之中顿时一阵哄笑声,见此,苍蝇头忍不住言道“我说羽琨大哥,你的确是挺厉害的,可一点都不到雄壮威武的境地吧,不说别的,瞧瞧你自己,长的白白净净的,有哪点可以称的上雄壮威武。”

    这边,苍蝇头话音刚落,白漠寒摸着下巴不由言道“苍蝇头说的对,羽琨我看你这辈子想雄壮威武是不可能了,不过俊秀这个词,还是可以做到的。”

    听闻此言,众人又是一阵哄笑声,王叔也紧跟着笑了起来,当下言道“少爷,我瞧漠寒说的不错,你的形象,的确是不符合雄壮威武型的,不过我倒是觉得少爷这个样子更好,上次出去你也看见了,还是少爷你这模样,小姑娘喜欢的多,而那雄壮威武的人,小姑娘们可是躲着走呢。”

    王羽琨笑了笑,无语的望着王叔道“拜托王叔,你就别说了,再说下去,我可就越发难受了,再说了,虽然我看着年轻,到底也是几百岁的人了,小姑娘……”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话虽未尽,但是那话里的意思,又有几人不明白的。

    白漠寒见众人还想在这个事情上多做纠缠,白漠寒忙道“好了,不说这个了,苍蝇头说说咱们的目的地,可有什么特别之处。”

    清了清嗓子,苍蝇头忙开口道“当然特别,只不过去了那里怕是不能用飞艇了,得换成步行。”

    “步行”这两个字,当下便让王羽琨惊叹道“莫非,你说的是红枫林。”

    不错,正是那极北之地红枫林。

    听二人都知道这个地方,白漠寒,忍不住问道“红枫林,一听便是树林的名字,这星辰大海有这样的地方吗。”

    “当然有,而且红枫林可是少见的险地。”

    这边王羽琨话音刚落,白漠寒便忍不住笑出声来,带着几分打趣道“快别说陷地这两个字了,那墨渊你们人人都说险要的很,可结果呢,不过是黑了些,深了些,我还真没看出什么险要来,拜托你们在说险地之前,考虑考虑我们听的这些人的心情吧,别又是让我们鼓足勇气小心小心的去了,结果什么事都没有,那种失落感,一般人还真不懂。”

    话音刚落,白漠寒便觉胳膊一痛,回头无辜的望了媳妇一眼,小心的道“霏儿,我就是说着玩玩,真的就是玩玩,虽然是冒险,但是还是平平安安的好。”

    见白漠寒这么没出息的模样,王羽琨当下便好笑的道“我说,漠寒,我也要拜托你有点男子气概好吧,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简直就是将我们男人的面子丢了个干净,你难道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上行下效,你说你这个做老大的开了这么一个头,你让兄弟们以后可怎么办。难不成个个和你一样,将男人的面子丢到地上踩。”

    无奈的撇了王羽琨一眼,白漠寒并没有在这上面多做纠结,而是对着苍蝇头道“将那红枫林的影象放出来,给兄弟们看看,也好让他们了解,了解,免得进去以后,兄弟们两眼发黑。”

    i

    &

    网网推荐:

    nbsp;  r

    苍蝇头忙应了一声,当下便将影象放了出来,看着这一幕,申强却是疑惑的道“什么吗,这哪里会有危险,水下都看的一清二楚。”

    苍蝇头没有回答,只是将视频放大了开来,只见那水下堆积的根本就不是泥土,而是一种鳌蟹,密密麻麻,只看那轻松便将树枝夹断的两个大钳子,便知那力道是多么的啊,再加上那成千上万的数量,申强当下便软了手脚道“苍蝇头,你这是选的什么地方,我看你是送我们去送死吧,这样的东西怎么可能赢得了。”

    拍了拍手,将众人的视线吸引了过来,白漠寒当下言道“若不是羽琨过来,这样的地方,我自然不会选择这时候进去,你们也知道羽琨是什么人了,我想了一下,羽琨可以用珊瑚将那些鳌蟹给控制住,所以这些鳌蟹并不会给咱们带来太大的麻烦。”

    话落,白漠寒还确认的望向王羽琨道“羽琨,是不是这样。”

    王羽琨,高傲的将头一抬,当下便表示道“有我在,你们就只管放心好了,他们不会给你们造成危险。”

    白漠寒认同的应了一声,这才望向众人道“虽然鳌蟹对咱们造不成什么危害,可是我想那红枫林竟然被称为陷地,就自然有他的险要之处,即使鳌蟹这一项解决,也不能失了你们的防备之心,可记住了没有。”

    众人应了一声,白漠寒这才收了严肃的神色,直接吩咐道“如今离去红枫林还有些日子,我的意思是说,这路上若光坐飞艇想来也无趣的很,不如找些事做,顺便热热身。”

    这话一出,苍蝇头率先拍手道“这个好,原本还未这一路沉闷,这样一来,倒是省了功夫,顺便也能练练往日的身手,真是何乐而不为,老大你真是太聪明了。”

    深吸口气,将苍蝇头伸到面前的脑袋推到了一边,白漠寒很是无奈的道“苍蝇头,你说这话,只会让我觉得我很蠢罢了。”

    苍蝇头闻言,也知道自己刚刚的演技是有点用力过猛的样子,讪讪一笑,刚要开口,白漠寒便忙道“行了什么都不要说了,只记得考虑这其中的危险就好,苍蝇头,如今我便将这件事交给你,记得,安全第一,分工合作。”

    明白了白漠寒的意思,苍蝇头当下便应了下来,拍拍胸口表示道“老大,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妥当的。”

    见苍蝇头信心满满的模样,白漠寒当下表示道“我自然相信你,而且这件事情,我并不会插手,苍蝇头好表现啊。”

    话落,便扭头望向鲛人道“啊,突然很想玩水,等他们历练开来,咱们就去玩,你觉得怎么样。”

    对于白漠寒的邀约,鲛人自然是什么都好当下便点头道“漠寒,那自然是什么都好的,你明知道的,只要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ok的。”

    话落,司马霏儿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宣誓主权的紧紧握着白漠寒的肩膀道“漠寒,去玩什么水,你应该不会忍心将我一个人丢在这里的对吗。”

    被司马霏儿缠住,白漠寒左右各望了一眼,忙点了点头,这才言道“这是自然,既然你想跟我一起玩,可要谨记几点,第一、不要随便开口,以免影响我的判断。第二,要时时刻刻跟在我身边,绝不允许我的视线半步;第三,跟在我们身边,一切都要听从我的安排,决不允许有半途自己玩的事情,你可记得。”

    胡乱的点了点头,司马霏儿就差指天发誓了,白漠寒好笑的将妻子的手给放了下来,这才言道“你只要听话就好了,发誓还是算了,以你这性格我真怕哪一天就应了誓言。”

    见丈夫这么说自己,司马霏儿不由没好气的斜睨了丈夫一眼,方才没好气的道“说的我多不懂事是的,也不想想到底是谁不懂事,每次都害我担惊受怕的。”

    白漠寒闻言,尴尬道笑了笑,却也实在想不出反驳的话来,唯有言道i

    i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好好好,上次墨渊的事情算我不对,总行了吧,我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以后再不敢了。”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好笑的望着白漠寒道“这话,你自己信吗。”

    见自己成功的噎住了丈夫,司马霏儿却没有丝毫高兴之色,深吸口气,便将脑袋转到了一边。心中明白,这样的事情,若再遇上,自家丈夫只怕还是要上去的。

    无奈的叹了口气,司马霏儿,转身回了房间,白漠寒见状冲着苍蝇头又交代了一番,忙追了上去。

    苍蝇头见状,忍不住摇了摇头道“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话落,哪里还有白漠寒的身影。

    苍蝇头不由一声长叹道“老大啊,老大,若不是这些牵绊,你早已是星际之下第一人了。”

    话未说完,苍蝇头便觉脑袋一痛,不用回头,都能从这份熟悉的感觉里,认定是鲛人动的手,无奈转身,望向鲛人道“好端端的你打我干什么。”

    鲛人似笑非笑的望了苍蝇头一眼,又在其脑袋上一敲道“你很闲吗,照漠寒的话去安排起来,至于漠寒,我倒是认为你完全不用担心,他做事会有分寸的。”

    无话可说,苍蝇头点头应了一声,忙自去安排不提。

    自此,众人进人了第二次大狩猎时代,如今每个人的背包之中,都将鱼肉装的是满满当当,后厨更是每天变着法的做鱼,老实说,现在见到鱼,白漠寒都有些犯恶心了,只不过他身为老大,自然得以身作则,每天都是一脸欢快的将鱼肉吃下去,甚至好多兄弟们,竟是将自己的鱼肉放在了白漠寒碗中。

    白漠寒无奈的望了苍蝇头一眼,当下言道“你们只怕是弄错了主角了,刚刚你们听清楚了,如今的主角可是苍蝇头呢,他负责你们今后的训练工作,这鱼肉给我可贿赂错了对象了。”

    这话一出,苍蝇头便站起身道“既然老大说我大权在握,那我便也说两句。”话落,苍蝇头,极具威势的眼神,却并没有将人吓到,甚至有些人已经偷笑起来。

    苍蝇头嘴角挂起了邪魅,这才言道“看来,你们是铁了心跟我对着干了,这样也好,我下手也能毫不留情了。而且我在这里再宣布一件事情,那便是从今天开始,神强,白魔鱼……罚你们吃鱼。而且从今到以后你们的饭菜也就只有一样,清水煮鱼。”

    话落,顿时哀嚎生一片,苍蝇头好笑的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刚刚一个一个不是厉害的吗,还耍我,如今可安心了。“

    听闻此言,申强忙道“别啊,苍蝇头,这样的事情怎么就能你一个人决定,我们还有好多话要说呢。”

    轻“哦”了一声,苍蝇头却是笑道“我说,申强,现在就去给我写两篇字出来,若是还写不好,便一直写。”

    申强闻言,无奈的道“苍蝇头别这么小气嘛,饶过这一遭,我就将我收藏东西都给你看如何。”

    话落,苍蝇眼角却是扫过申强道“大庭广众之下,穿好衣服,羞也不羞。”

    申强站起身来,依苍蝇头的要求,整理了衣服,这才言道“我说,苍蝇头,你未必也太能大惊小怪了,我一个大男人脱个衣服怎么了,做错什么了,就你瞎操心。”

    苍蝇头,无奈的言道“算了,和你们争论这些的我才是傻子,不过接下来全员吃鱼,我刚刚也看了地图,大约五日,咱们便要深入红枫林路了,儿童和老人,还是留下来,免得出什么意外。”

    这本就是一项惯例,众人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遂纷纷点头认同。

    第二日,天一亮,众人按照苍蝇头吩咐下了飞艇,立马便分队前去捕猎,申强这一对,正要下网,申强忍不住道“咱们要不要将网眼再这么吃下去,我以后大概对鱼这个字都要有反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