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望着王叔双手**的拂过这里的一草一物,王羽琨终究不忍n的道“王叔,若你实在不舍,不如我去和他们商量一下让你留下来如何,他们恨得是我的先祖,但对王叔你应是没有恨意的,你好歹也是珊瑚族人,想来他们是不会太过为难与你的。”

    听闻此言,王叔却是笑着摇了摇头,见王羽琨还想开口,不由笑道“少主,虽然我的确舍不得这里,但是我最舍不得还是你,只要能跟少主在一起,哪里都好。”

    王羽琨闻言,大受感动,立马表示道“王叔,你放心,跟着漠寒去旅行,一定比一直待在这里有趣多了。”

    “我也相信,当日和漠寒在一起那么点时间,每天闹出多少事来,虽然确实累了些,但同时也是有趣的很,说实话,那样的日子可是鲜活多了。”

    王羽琨此时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走到王叔身边道“王叔,你可真是这么想的。”

    见王叔点头,王羽琨当下便表示道“王叔,你只管放心,以后的日子,我们一定活的精彩。”

    见二人说完了话,白漠寒此时笑着走到二人身边道“那是一定要的啊,对了,羽琨你快点将一切交代好了,咱们便走,毕竟你已经将这里让了出去,护在你的地方自然没什么,可是若是旁人的,我们在住下就有些尴尬了。”

    王羽琨闻言,忙笑着应道“漠寒,我都明白,你放心好了,就是这两天我一准安排妥当了,至于你们,我想着不如先去飞艇上住着,待我处理好一切,便去外面找你们,免得闹出不愉快的事情来。”

    这话,白漠寒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当下忙点头道“我知道了,羽琨,我这就去安排人都避出去,只羽琨,你也快点出来,你也知道,这外面可不比这里,处处危机,我们总待在一个地方,简直就是给海中的怪兽送菜去的。”

    听了这话,王羽琨不由好笑的道“漠寒你也太谦虚了,以你的本事,这句话该反过来说才是正确的吧。”

    被这说法逗笑,白漠寒也没有反驳只是道“不说这些废话了,总之你自己小心,时候也不早了,我现在就带人退出这里。”

    因都是正事,两人也没有絮叨,便各自忙活去了。

    两日后,王羽琨也如约定一般,出现在白漠寒面前,上了飞艇,王羽琨便忍不住伸了个懒腰,好奇的望着窗外的景色,只让看到的众人十分无语,苍蝇头更是直接好奇的问道“羽琨啊,这样的景色,你应该早就看腻了吧,怎么卡尼现在的样子,简直比我们还要兴奋。”

    闻言,王羽琨好脾气的解释道“外面的景色我的确是已经看腻了,可通过这样的方式看还是第一次,再说了,这飞艇里实在无聊的很,不看外面,我要看哪里。”

    这边王羽琨呼应刚落,苍蝇头,便将一个小型的播放器递了过去,笑着解释道“给你这个,若你实在无聊的话,倒是可以看看里面的东西,许多电影我都放进去了,还蛮有趣的。”

    见王羽琨开不了机的可爱模样,苍蝇头好笑的将机器开启,又细心教过王羽琨如何使用,见其乖乖的坐在了一旁,这才收回了视线道“老大,咱们往哪边走。”

    白漠寒沉默了一下,不由在心中琢磨了起来,见此情景王羽琨忙道“若依我的意思,咱们不如去墨渊里如何。”

    苍蝇头闻言,顿时一拍手道“对啊,我怎么忘了这件事情啊,墨渊下面可是有数不清的宝贝啊,原本墨渊被称为险地,如今看来就是一场笑话,那下面那么多宝贝,若是咱们不捡起来,那也太可惜了。”

    一听有宝贝,众人顿时兴致盎然了起来,申强更是激动的道“好多宝贝,老大,这宝贝上来,我能分点吗。”

    这边申强话音刚落,就被苍蝇头给踹到在地,只没好气的道“贪心的家伙,跟着老大这些日子,攒下的东西足i

    i

    够咱们

    网网推荐:

    富足的过一辈子了,真不知道你小子,怎么还是这么没出息的样子。”

    申强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尴尬的道“这不是原来穷怕了吗,如今虽然小有积蓄,但是这些东西还是不能给我足够的安全感。”

    说到这里,申强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对,不由闭上了嘴巴,引发一阵的轰笑声。

    申强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回头道“笑什么笑,笑什么笑,别在这里给我装什么觉悟高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的和我还不是一样,多賺些钱,好给家人一个好的生活,要是谁不是,那就给我站出来,我倒要看看咱们这来还能有个圣人。”

    斯林瞬间奖个搭在了申强的肩膀上,毫不客气的道“我说,申强啊,难道你就没有听过一句话,那叫众怒难犯吗,你现在大剌剌的怨怼我们,是不是不想吃饭了”。

    闻听此言,申强忍不住笑道“你们这威胁还真有出息,算了,我不和你们一般见识,这话我就挡没听到好了。”

    话落,便忍不住望向苍蝇头道“苍蝇头,我已经将话说成这样了,又被兄弟们好一阵的打趣,这宝贝到底分与不分,你总要给个准话不是。”

    没好气的撇了申强一眼,苍蝇头没好气的道“我说,你问话,也得问对人啊,别我站在你身边,你就问我,这样的大事,做主的自然是老大啊。”

    申强听到这里,忙将视线移到了白漠寒身上,眼中的哀求是那么明显。

    白漠寒当下便忍不住笑了出来,“分,你们老大什么时候,做过独占的事情来,苍蝇头你现在就去安排。”

    苍蝇头笑着应了一声,一拳捶在了申强的胸口,笑着言道“如今可满意了。”

    申强连上露出了一抹不好意思的笑容,却是接口言道“大家满意,大家满意。”

    众人顿时笑出声来。

    望着王叔双手**的拂过这里的一草一物,王羽琨终究不忍n的道“王叔,若你实在不舍,不如我去和他们商量一下让你留下来如何,他们恨得是我的先祖,但对王叔你应是没有恨意的,你好歹也是珊瑚族人,想来他们是不会太过为难与你的。”

    听闻此言,王叔却是笑着摇了摇头,见王羽琨还想开口,不由笑道“少主,虽然我的确舍不得这里,但是我最舍不得还是你,只要能跟少主在一起,哪里都好。”

    王羽琨闻言,大受感动,立马表示道“王叔,你放心,跟着漠寒去旅行,一定比一直待在这里有趣多了。”

    “我也相信,当日和漠寒在一起那么点时间,每天闹出多少事来,虽然确实累了些,但同时也是有趣的很,说实话,那样的日子可是鲜活多了。”

    王羽琨此时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走到王叔身边道“王叔,你可真是这么想的。”

    见王叔点头,王羽琨当下便表示道“王叔,你只管放心,以后的日子,我们一定活的精彩。”

    见二人说完了话,白漠寒此时笑着走到二人身边道“那是一定要的啊,对了,羽琨你快点将一切交代好了,咱们便走,毕竟你已经将这里让了出去,护在你的地方自然没什么,可是若是旁人的,我们在住下就有些尴尬了。”

    王羽琨闻言,忙笑着应道“漠寒,我都明白,你放心好了,就是这两天我一准安排妥当了,至于你们,我想着不如先去飞艇上住着,待我处理好一切,便去外面找你们,免得闹出不愉快的事情来。”

    这话,白漠寒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当下忙点头道“我知道了,羽琨,我这就去安排人都避出去,只羽琨,你也快点出来,你也知道,这外面可不比这里,处处危机,我们总待在一个地方,简直就是给海中的怪兽送菜去的。”

    听了这话,王羽琨不由好笑的道“漠寒你也太谦虚了,以你的本事,i

    i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这句话该反过来说才是正确的吧。”

    被这说法逗笑,白漠寒也没有反驳只是道“不说这些废话了,总之你自己小心,时候也不早了,我现在就带人退出这里。”

    因都是正事,两人也没有絮叨,便各自忙活去了。

    两日后,王羽琨也如约定一般,出现在白漠寒面前,上了飞艇,王羽琨便忍不住伸了个懒腰,好奇的望着窗外的景色,只让看到的众人十分无语,苍蝇头更是直接好奇的问道“羽琨啊,这样的景色,你应该早就看腻了吧,怎么卡尼现在的样子,简直比我们还要兴奋。”

    闻言,王羽琨好脾气的解释道“外面的景色我的确是已经看腻了,可通过这样的方式看还是第一次,再说了,这飞艇里实在无聊的很,不看外面,我要看哪里。”

    这边王羽琨呼应刚落,苍蝇头,便将一个小型的播放器递了过去,笑着解释道“给你这个,若你实在无聊的话,倒是可以看看里面的东西,许多电影我都放进去了,还蛮有趣的。”

    见王羽琨开不了机的可爱模样,苍蝇头好笑的将机器开启,又细心教过王羽琨如何使用,见其乖乖的坐在了一旁,这才收回了视线道“老大,咱们往哪边走。”

    白漠寒沉默了一下,不由在心中琢磨了起来,见此情景王羽琨忙道“若依我的意思,咱们不如去墨渊里如何。”

    苍蝇头闻言,顿时一拍手道“对啊,我怎么忘了这件事情啊,墨渊下面可是有数不清的宝贝啊,原本墨渊被称为险地,如今看来就是一场笑话,那下面那么多宝贝,若是咱们不捡起来,那也太可惜了。”

    一听有宝贝,众人顿时兴致盎然了起来,申强更是激动的道“好多宝贝,老大,这宝贝上来,我能分点吗。”

    这边申强话音刚落,就被苍蝇头给踹到在地,只没好气的道“贪心的家伙,跟着老大这些日子,攒下的东西足够咱们富足的过一辈子了,真不知道你小子,怎么还是这么没出息的样子。”

    申强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尴尬的道“这不是原来穷怕了吗,如今虽然小有积蓄,但是这些东西还是不能给我足够的安全感。”

    说到这里,申强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对,不由闭上了嘴巴,引发一阵的轰笑声。

    申强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回头道“笑什么笑,笑什么笑,别在这里给我装什么觉悟高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的和我还不是一样,多賺些钱,好给家人一个好的生活,要是谁不是,那就给我站出来,我倒要看看咱们这来还能有个圣人。”

    斯林瞬间奖个搭在了申强的肩膀上,毫不客气的道“我说,申强啊,难道你就没有听过一句话,那叫众怒难犯吗,你现在大剌剌的怨怼我们,是不是不想吃饭了”。

    闻听此言,申强忍不住笑道“你们这威胁还真有出息,算了,我不和你们一般见识,这话我就挡没听到好了。”

    话落,便忍不住望向苍蝇头道“苍蝇头,我已经将话说成这样了,又被兄弟们好一阵的打趣,这宝贝到底分与不分,你总要给个准话不是。”

    没好气的撇了申强一眼,苍蝇头没好气的道“我说,你问话,也得问对人啊,别我站在你身边,你就问我,这样的大事,做主的自然是老大啊。”

    申强听到这里,忙将视线移到了白漠寒身上,眼中的哀求是那么明显。

    白漠寒当下便忍不住笑了出来,“分,你们老大什么时候,做过独占的事情来,苍蝇头你现在就去安排。”

    苍蝇头笑着应了一声,一拳捶在了申强的胸口,笑着言道“如今可满意了。”

    申强连上露出了一抹不好意思的笑容,却是接口言道“大家满意,大家满意。”

    众人顿时笑出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