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听闻此言,白漠寒忙将媳妇一搂,匆匆的回到房中,将司马霏儿安抚在椅子上,这才言道:“霏儿,你看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这个交代的事情是不是就能暂且揭过去了。”

    “暂且接过去了?好吧!那就暂且接过去了。”

    白漠寒闻言,当下心中就是一喜,不过,此时却听到了司马霏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

    白漠寒闻言忙问道:“不过什么,霏儿你有什么尽管吩咐,我保证完成任务。”

    司马霏儿看着白漠寒笑了笑道:“不过,暂且揭过去,只是这个暂且的时间我觉得现在已经差不多了,你还是说说吧。”

    白漠寒闻言,当下脸上一苦,“霏儿你怎么出尔反尔呢?不是揭过去了吗?”

    “是暂且,不是永远,所以你还是交代吧,现在马上。”

    “霏儿,咱们暂且不提这事,改日再说。”

    “你认为有可能吗。”淡淡的回了白漠寒一句,司马霏儿很是坚定的言道:“答应我的事情还记得吗。”

    轻咳一声,白漠寒忙点了点头道:“霏儿,答应你的事情,我从未有一日忘记过,只是有些事情那是身不由己,那时的情况,你也看见了,应该比我还要明白,若是当时我不冲上去,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顿时嗤笑一声:“看把你能的,还后果不堪设想呢,以我看来,没有你说不定羽琨还能更快上来。说说吧,是不是你耽误了人家的行程。”

    “我”不可置信的看了司马霏儿一眼,忙摇摇头道:“霏儿。你老公我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吗?我不过是纯属帮忙。”

    说着,白漠寒忙把自个怎么下去救人,又怎么好容易的逃了出来,这样的事情讲了一遍,在触及妻子望过来的眼神时,心中暗暗后悔到:“怎么就这吗蠢。”

    深吸口气,忙补救道:“呵呵,我说的太夸张了些,其实也没这么控股步,我不过是做了合理的修饰而已。“

    “合理的修饰,只怕实情比这还要危险吧,漠寒,我拜托你好不好,做什么事情之前,好歹先想想我和孩子,别让我永远这么提心吊胆的好不好,我受不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好不好。”

    “恩”了一声,白漠寒当场做了番保证,只是不用多说,只看司马霏儿的脸色,便知并没有深信,白漠寒赶忙转移话题道:“对了,霏儿,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再想也是无用,不如帮我好好想一想,离开之后咱们往哪里走。”

    闻言,司马霏儿没好气的到道:“这哪里需要我的意见,你们不是都商议好了吗。”

    认同的点了点头,白漠寒却是笑道:“原本是的,只不过我 i没想到羽坤他们会跟咱们一起去。”

    “什么王羽坤也要去,他好容易回来了,又多了这么多的族人,不好好当他的族长,重新振兴他们珊瑚一族,跟着瞎凑什么热闹。”

    闻听此言,白漠寒不由好笑的到:“合着我说了半天,你是重点半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啊。你忘了,我说过,那些族人之所以会跟他回来,就是因为,羽坤说了,要将位置让给她们,而且自个要离开这里,估计永远都不能返回来了。”

    不等白漠寒接着往下说,司马霏儿便忙道:“我记起来了,我记起来了,你的确这么跟我说过。”说到这,司马霏儿忍不住悠悠的道:“羽琨大哥找回了他们,他们却不容他,这事怎么说都感觉不那么好。”

    白漠寒笑了笑道:“不是感觉不好吧,你是觉得他们太薄情了吧。”

    司马霏儿点点头,“这么说起来,羽琨大哥可真够可怜的。”白漠寒摸了摸司马霏儿的脑袋,笑着道:“有些事,换个角度看,也许会更好,就比如羽琨他,现在离开这未必不是好事,你想啊,有了这么多族人,

    网网推荐:

    他们珊瑚一族就不会灭绝了,可以说,他已经完成了自个最想完成的愿望,也是他的父亲和王叔的愿望,这些负担都消失了,他以后应该会活的更开心才对。”

    司马霏儿听罢,笑了笑道:“还是漠寒你聪明,说实话,羽琨大哥离开这里有你说的这些好处,可是你想过没有,万一羽琨大哥放下了这些事,觉得自个没什么事好做了,那岂不是更……”

    白漠寒闻言,笑了笑道:“霏儿,我刚刚可是跟你说过的,羽琨大哥他可是对我们的生活很向往的。”

    话落,司马霏儿不由捶打着自己的脑袋道:“这脑袋怎么就记不住,算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觉得,与其纠结这些事情,不如去找他们商量一下,再制定一个路线图出来。”

    听闻此言,白漠寒忙道:“霏儿,你说的没错,这种事情我的确是得和他们好好琢磨琢磨,要不,你先睡,我现在就去找他们商量商量。”

    见司马霏儿不答,白漠寒脸上带上了一抹笑容,眼看就要跨出大门的刹那,便听身后一声冷哼,顿时站在了原地。

    司马霏儿没好气的道:“好啊,漠寒,如今你落跑的技术越发的高超了,刚刚就要跑出去的时候,心里是不是很得意啊,可惜我不傻,今天你就好好在这里待着吧,哪里都不准去,你那点小心思还是收起来吧。”

    连连点头,乖巧应了声“是”,白漠寒忙接着道:“明白,我保证今天好好陪我的霏儿,哪里都不去。”

    “你的话,我一个字都不敢信,说不定下一刻你又会出什么幺蛾子。”

    白漠寒听罢,脸上是一脸的尴尬。

    如此过了一夜,一早,白漠寒眼中猛然睁了开来,轻叹口气,方站起身来,开门走出屋外,望着此时正背对着自己的王羽坤,白漠寒有些无奈的道:“羽坤,这么早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王羽坤望了白漠寒一眼,不由苦笑的道:“我不过是睡不着而已。”

    白漠寒轻叹口气,“这里是你的地盘,什么地方适合说话,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说说话,想来你的心应该能够平静下来了。”

    点了点头,王羽坤上前握住了白漠寒的手,白漠寒只觉一股眩晕感袭来,忙睁开了眼睛,便见此时分明已经换个地方,而且是个从未来过的地方。四周的装饰,只能用奢华来形容了。

    望着白漠寒惊讶的模样,王羽坤忍不住好笑的道:“漠寒,你知道你多幸运吗,若不是我找回了族人,很快便要退去这一身头衔,与你一起走,你是绝无可能,进来这里的。”

    白漠寒闻言,十分无语的道:“是是是,你说的都对,可也别忘了,我可从未表示要进这里来,是你硬要我进来的,而且说实话,这里什么都好,可是却不是我想要的。”

    王羽坤顿时无言以对,只能无奈的道:“对对对,你说的都对成了吧,不说这些了,漠寒,我这心里真的有很多感触,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我这心里还真舍不得。时间越近,我这心里就越难过,恨不得将这里的每一处景色都记在心里,就怕时间一长,我会连这里都全部忘记了。”

    长出口气,白漠寒好笑的道:“怎么会呢,这里的一切无论过来多久,你都不会忘记的。”

    见白漠寒说的这么笃定,王羽坤却是忙上前追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咧出了一抹笑容,白漠寒不紧不慢的答道:“因为这里是你的家啊。”

    王羽琨听罢,会心的一笑道:“对啊,这里是我的家,我生活了差不多两百年的地方,它已经深深的烙在了我的心里。”说着拍了拍自个的胸口。

    白漠寒笑了笑道:“羽琨,说实话,我到不担心你离开会有什么,我倒是有些担心王叔。”

    王羽琨闻言,苦笑道:“我知道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王叔他在这里生活了快一辈子了,临到这时候了,却必须的离开,而且还不能返回来,我知道他心里应该更难受,所以我也不敢去看他,更不忍心……”说着王羽琨的泪水竟然流了下来。

    白漠寒见状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笑道:“没想到啊,堂堂的珊瑚族少主,往昔的星辰大海霸主,居然让我看到了这么一面。”

    王羽琨自然知道白漠寒是在说笑,忙伸手抹去了自个的眼泪,笑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话一点不假。”

    白漠寒拍了拍王羽琨的肩膀道:“大哥,你大可不必这样,如今你找回了这么多的族人,你和王叔当初的梦想不是已经算是实现了吗?王叔他心里应该也是高兴大于伤感才是?”

    王羽琨闻言,点点头道:“也许吧,看见王叔更小家伙玩耍,我不禁想起来我小时候,不过那时候的我却显得有些孤单,王叔还是王叔,只是年纪却大了。”

    白漠寒眼看王羽琨又要说起伤心事,忙插口道:“大哥,现在就不用想这些事了,这些事,你应该放下了,不如想想,咱们接下来去哪,咱们接下来的旅程我可是相当的期待啊。”

    王羽琨听罢,“呵呵”笑了两声,拍着白漠寒的肩膀道:“漠寒,谢谢你,仔细想想,你帮了我这么多,好像,我只给你找了许多的麻烦,什么忙都没有帮上,这里哥哥我给你道个歉。”说罢极其正式的给白漠寒鞠了一个躬。

    白漠寒见状,忙挥挥手道:“大哥,你这么一搞,倒是弄得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王羽琨爽朗的笑了笑道:“好了,这些揭过去了,我们现在去规划我们今后的行程,寻找我们新的目标。”

    说罢,二人均是爽朗一笑,便直接离开了,而走到外面,发现王叔此时正不厌其烦的跟小家伙玩耍着,白漠寒二人忍不住在一旁安静的观看起来,王叔这时却笑着,挥了挥手示意小家伙自个去玩了,小家伙临走还不忘甜甜的叫了一声;“爷爷,我先去玩了,你一会记得来。”

    王叔点点头道:“爷爷知道,你先自个玩一会。”

    王叔走到王羽琨面前,看了看王羽琨笑着道:“少主,怎么样,可想好接下来去哪没有?”

    王羽琨还没有开口应声,白漠寒先开口道:“王叔,我们目前呢还没有想好,不过呢,目的地没有,目标还是有的。”

    王叔闻言笑了笑道:“目标,你该不会是说跟着你瞎胡闹就是目标吧。”

    白漠寒听罢,当下就是一噎,咳嗽了两声道:“王叔,你这可太有偏见了,我怎么就瞎胡闹了。我这可是在冒险,在增长阅历,再说了若不是我这么‘瞎胡闹’不是还遇不见你们呢嘛,所以我这‘瞎胡闹’可是相当不错的,你们跟着我这么‘瞎胡闹’说不定还会找到什么别的奇怪的种族或者其他什么的呢。”

    王叔笑着挥挥手道:“我说不过你小子,不过我们今后可是跟你混了,你可的负责任。”

    白漠寒一听这话顿时尴尬一笑道:“王叔,你这话说的我,怎么那么别扭呢,而且王叔这负责任我记得一般都是女人对男人说的,或者托付小孩子说的,你二位这,明显哪一个也不符合吗。”

    “贫嘴。”说罢,王叔忍不住站直身子,原地转了几圈看了看周围的景色,显然是要离开了,也十分的不舍。

    白漠寒倒是没什么,王羽琨见状,心里忍不住有一股酸楚,不过还是忍住了,这时王叔也揉了揉眼睛道:“让你们见笑了,这要离开了,老头子我也是有些不舍啊。”

    白漠寒和王羽琨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王叔这时又开口道:“少主,漠寒,陪老头子我走走吧,咱们在看看这里,看完了就离开这里。”

    说罢,也不管白漠寒二人什么反应,直接便转身往外走去,王羽琨二人忙紧走两步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