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最快更新宗师星际行最新章节!

    见众人不为所动的模样,王羽琨忙道:“我知道诸位对我这一脉多有恨意,那你们看这样好不好,只要你们肯回到祖地,我带着王叔一起离开好不好。”

    这番话一出,众人方才震动了起来,耶鲁更是忍不住道:“将家业拱手让人,你就甘心吗。”

    “无所谓甘不甘心,我顾虑的只是珊瑚族人的未来,若是我的离开,能让珊瑚族发展的更好,那握便是离开了又有不可。”

    听闻此言,众人不由将目光聚集了王秋身上,见状,王羽琨又如何不知道做主的是谁,当下便站起身道:“拜托您了,不要让珊瑚族化为虚无,若不然我真怕再过几十年,根本就不会有人记得,这世上还有珊瑚族这一种族。”

    “谁说会有人忘记,有我们在绝不可能。”

    听到这里,王羽琨脸上露出了一抹喜色,忙高兴的道:“你们说什么,可否再说一遍。”

    望着那如王志如出一辙的容貌,耶鲁冷笑都:“我说得珊瑚族可不包括你们,你不要高兴的太早,还有,你说的要离开的事情也不要忘了,若只是说说而已,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番话,已经点名了,愿意和他回归的意思,王羽琨顿时喜形于色道:“众位放心,只要你们肯跟着我回去,我和王叔定然离开,将那里让给你们。”

    “那你们要去那里。”耶鲁刚问出口,便恨不得甩一个两巴掌,背过身子道:“你可不要随便误会,我会这么问,可不是关心你,而是在考虑你说这话的安全性,若是无处可去,我可不认为你们肯轻易离开。”

    听闻此言,王羽琨忍不住一笑,转而望向白漠寒道:“漠寒,我觉得你们的探险蛮有意思的,能否带我一个。”

    白漠寒你笑望了王羽琨一眼,当下答道:“自然可以,你这样的高手,我求都求不来了,只是你不要后悔才好。”

    冲着白漠寒点了点头,王羽琨当下言道:“漠寒,我做的事情,你见我什么时候后悔过,你放心好了,我定然不会后悔的。”

    听完这话,白漠寒便将手伸到了王羽琨的面前,当下应道:“欢迎你的加入。”

    王羽琨笑了笑,当下与白漠寒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待两人分开,白漠寒便忍不住道:“既然要走,便不要说别的了,你们可知道怎么出去。”

    耶鲁闻言,不由笑道:“当然知道了,跟我来吧。”

    话落,耶鲁不由换身便走,白漠寒二人忙跟了上去,只刚走了一步,王羽琨便笑着道:“我们先过去看看,诸位前辈若是有需要整理的东西,还各位先去带来,免得一会走的时候十分忙乱。”

    这边王羽琨话音刚落,便见明路忍不住道:“你这人操的闲心太多,我们不过是去上面待些日子,若是住不习惯还是要回来的。”

    “什么,你还是会回来的。”

    见王羽琨大惊小怪的模样,白漠寒当下将其拉在了一边,不由言道;“他说的没错,你操心的太多了,而且不是我说你,你如今最怕的不过是珊瑚族断了传承,如今你找回了这么多的族人,其实担忧的心完全可以放下了,如今你心中更应该想想咱们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听闻此言,王羽坤沉默了一下,方抬起头道:“你说的不错,我真应该想想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见王羽坤想明白了,白漠寒很是松了口气,其实刚刚他是真的担心,王羽坤放不下,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来。

    说哈间,众人便在一处水幕前停了下来,耶鲁此时方开口道:“这里便是出口了,只要走过去,往上游,便到了祖地了。”

    望了耶鲁一眼,王羽坤点了点头,第一个冲了过去,白漠寒忙跟在了其身后。

    见此情景,耶鲁没好气的道:“走这么快做什么。”

    网网推荐:

    话落,人也穿过了水幕。

    再说白漠寒与王羽坤二人看到熟悉的漆黑景色,忙按照耶鲁所说,不停的往上游着,本以为会回到墨渊,竟不想,这出口,竟在珊瑚族,换言之,王羽坤想了这么多年的办法,不想,答案就在他的脚下,知道这个答案,王羽坤的可谓郁闷了个够呛,不过回过神来,便忙让王叔去将苍蝇头与司马霏儿两人带了回来。

    待王叔回来,望着突然出现的众多族人,只觉得头晕目眩了起来,却在瞬间眼中闪过了一抹喜色,忙跑到王羽坤面前言道:“少爷,真是太好了,珊瑚组有救了。”

    就在说话的刹那,又见一个小珊瑚人夹杂在中间。

    王叔那颗大叔心顿时泛滥了起来,上前一步将小家伙抱在了怀里,往日里收集的玩具一股脑的拿了出来,兴奋的介绍着。

    小家伙原本就待在那么小一个地方,便连这里都没有来过,更不用说这么多好玩的东西了,当下眼睛就黏在了上面,耶鲁唤了几声,小家伙根本连应声都懒得开口,只“叔叔”个不停,仔细询问起每个玩具的用法,耶鲁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王羽坤见状,赶忙上前将孩子抱了起来,笑着道:“那个耶鲁,你别介意,这么多年,就我和王叔相依为命,连族人都许久没见过了,更不用说孩子了,王叔这是疼爱小家伙呢。”

    被称为小家伙,王枝顿时不高兴了,“我有名字,干吗小家伙,小家伙的叫我,我若叫你小家伙,你能高兴吗。”

    听了这话,王羽坤也不恼,当下笑道:“若我像你这么大,被叫小家伙可不会不高兴。”

    闻言,王枝却是有些疑惑的道:“这是为何,你要知道,作为小家伙,很多事情都不能做,每次探险都不带我,但凡什么事情,因为我是小家伙,便是有什么提议,也会被忽略,我最讨厌的便是被当作小家伙。”

    “可是我现在却很想回到小时候,那时候什么你都不用操心,便是闯了祸也有人做后盾,那时的我才是最快乐的。”

    见众人不为所动的模样,王羽琨忙道:“我知道诸位对我这一脉多有恨意,那你们看这样好不好,只要你们肯回到祖地,我带着王叔一起离开好不好。”

    这番话一出,众人方才震动了起来,耶鲁更是忍不住道:“将家业拱手让人,你就甘心吗。”

    “无所谓甘不甘心,我顾虑的只是珊瑚族人的未来,若是我的离开,能让珊瑚族发展的更好,那握便是离开了又有不可。”

    听闻此言,众人不由将目光聚集了王秋身上,见状,王羽琨又如何不知道做主的是谁,当下便站起身道:“拜托您了,不要让珊瑚族化为虚无,若不然我真怕再过几十年,根本就不会有人记得,这世上还有珊瑚族这一种族。”

    “谁说会有人忘记,有我们在绝不可能。”

    听到这里,王羽琨脸上露出了一抹喜色,忙高兴的道:“你们说什么,可否再说一遍。”

    望着那如王志如出一辙的容貌,耶鲁冷笑都:“我说得珊瑚族可不包括你们,你不要高兴的太早,还有,你说的要离开的事情也不要忘了,若只是说说而已,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番话,已经点名了,愿意和他回归的意思,王羽琨顿时喜形于色道:“众位放心,只要你们肯跟着我回去,我和王叔定然离开,将那里让给你们。”

    “那你们要去那里。”耶鲁刚问出口,便恨不得甩一个两巴掌,背过身子道:“你可不要随便误会,我会这么问,可不是关心你,而是在考虑你说这话的安全性,若是无处可去,我可不认为你们肯轻易离开。”

    听闻此言,王羽琨忍不住一笑,转而望向白漠寒道:“漠寒,我觉得你们的探险蛮有意思的,能否带我一个。”

    白漠寒你笑望了王羽琨一眼,当下答道:“自然可以,你这样的高手,我求都求不来了,只是你不要后悔才好。”

    冲着白漠寒点了点头,王羽琨当下言道:“漠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寒,我做的事情,你见我什么时候后悔过,你放心好了,我定然不会后悔的。”

    听完这话,白漠寒便将手伸到了王羽琨的面前,当下应道:“欢迎你的加入。”

    王羽琨笑了笑,当下与白漠寒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待两人分开,白漠寒便忍不住道:“既然要走,便不要说别的了,你们可知道怎么出去。”

    耶鲁闻言,不由笑道:“当然知道了,跟我来吧。”

    话落,耶鲁不由换身便走,白漠寒二人忙跟了上去,只刚走了一步,王羽琨便笑着道:“我们先过去看看,诸位前辈若是有需要整理的东西,还各位先去带来,免得一会走的时候十分忙乱。”

    这边王羽琨话音刚落,便见明路忍不住道:“你这人操的闲心太多,我们不过是去上面待些日子,若是住不习惯还是要回来的。”

    “什么,你还是会回来的。”

    见王羽琨大惊小怪的模样,白漠寒当下将其拉在了一边,不由言道;“他说的没错,你操心的太多了,而且不是我说你,你如今最怕的不过是珊瑚族断了传承,如今你找回了这么多的族人,其实担忧的心完全可以放下了,如今你心中更应该想想咱们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听闻此言,王羽坤沉默了一下,方抬起头道:“你说的不错,我真应该想想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见王羽坤想明白了,白漠寒很是松了口气,其实刚刚他是真的担心,王羽坤放不下,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来。

    说哈间,众人便在一处水幕前停了下来,耶鲁此时方开口道:“这里便是出口了,只要走过去,往上游,便到了祖地了。”

    望了耶鲁一眼,王羽坤点了点头,第一个冲了过去,白漠寒忙跟在了其身后。

    见此情景,耶鲁没好气的道:“走这么快做什么。”

    话落,人也穿过了水幕。

    再说白漠寒与王羽坤二人看到熟悉的漆黑景色,忙按照耶鲁所说,不停的往上游着,本以为会回到墨渊,竟不想,这出口,竟在珊瑚族,换言之,王羽坤想了这么多年的办法,不想,答案就在他的脚下,知道这个答案,王羽坤的可谓郁闷了个够呛,不过回过神来,便忙让王叔去将苍蝇头与司马霏儿两人带了回来。

    待王叔回来,望着突然出现的众多族人,只觉得头晕目眩了起来,却在瞬间眼中闪过了一抹喜色,忙跑到王羽坤面前言道:“少爷,真是太好了,珊瑚组有救了。”

    就在说话的刹那,又见一个小珊瑚人夹杂在中间。

    王叔那颗大叔心顿时泛滥了起来,上前一步将小家伙抱在了怀里,往日里收集的玩具一股脑的拿了出来,兴奋的介绍着。

    小家伙原本就待在那么小一个地方,便连这里都没有来过,更不用说这么多好玩的东西了,当下眼睛就黏在了上面,耶鲁唤了几声,小家伙根本连应声都懒得开口,只“叔叔”个不停,仔细询问起每个玩具的用法,耶鲁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王羽坤见状,赶忙上前将孩子抱了起来,笑着道:“那个耶鲁,你别介意,这么多年,就我和王叔相依为命,连族人都许久没见过了,更不用说孩子了,王叔这是疼爱小家伙呢。”

    被称为小家伙,王枝顿时不高兴了,“我有名字,干吗小家伙,小家伙的叫我,我若叫你小家伙,你能高兴吗。”

    听了这话,王羽坤也不恼,当下笑道:“若我像你这么大,被叫小家伙可不会不高兴。”

    闻言,王枝却是有些疑惑的道:“这是为何,你要知道,作为小家伙,很多事情都不能做,每次探险都不带我,但凡什么事情,因为我是小家伙,便是有什么提议,也会被忽略,我最讨厌的便是被当作小家伙。”

    “可是我现在却很想回到小时候,那时候什么你都不用操心,便是闯了祸也有人做后盾,那时的我才是最快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