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王志嗤笑一声,“你要动手便动手,反正我已经有了新的肉身,旧的那个送给你好了,痛楚又如何,待我和这个躯体真的合二为一,那我便不会痛了。”

    白漠寒冷笑一声,“是吗,那再尝尝这招如何,希望,过后,你还能说出同样的话来。”

    话落一招裂骨手施展而出,王志直接瘫软在了地上,白漠寒没有停手,拔出根根银针,只针针扎在不同的穴道里,顿时便见王志浑身抽搐了起来,白漠寒嘴角溢出了一抹冷笑,盘膝坐了下来。

    只等着王志从王羽琨的身体里退出来。

    却在刹那间,王秋竟想对着羽琨的身体下手,忙站起身,挡在了其身前道“你想做什么。”

    王秋冷喝一声,赶忙言道“给我让开,现在若是不动手,收拾了他们,死的就是我们。”

    听闻此言,王羽琨直接拔剑相向道“呵,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待那王志受不了退出羽琨的身体,他自然就没事了,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

    摇了摇头,王秋苦笑道“你想的太容易了,我珊瑚族的秘术,若真是这么简单,如何还能成为这一方霸主,别说你现在这番折腾,便是你将化为砂砾,他也不可能从那小子的身体里出来,如今,你看似折磨的是他,那小子,受的伤也不少,别白费力气了,若不趁着他刚换体正虚弱着,将他给结果了,待恢复过来,只怕再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飞身挡住了王秋的攻势,白漠寒坚定的挡在王羽坤身前,冷笑道“不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来救羽坤,既然我们是一起来的,走的时候,我一定要带他一起走,若不然,我如何跟上面的王叔交代,所以,你不要想着能够做什么,我不会让你伤害羽坤一根毫毛的。”

    王秋闻言,瞬间站直了身子,直视着白漠寒道“原本还想与你好好说话,看在你帮我解去这么多年心结的份上,饶过你们呢这次不过看来,是我想的太好,既然你不领情,那便去死吧。”

    话落,王秋身体瞬间珊瑚化,巨大的枝干直接甩在了漠寒的身上,却被白漠寒用剑挡在了外面。

    王秋眼神闪过一抹凝重,终是下定了决心,直接下了杀手,当下便与白漠寒,厮杀在了一起。

    只见剑光密布,落在墙上,竟是落出道道缝隙来,眨眼间,屋子便不稳起来,见状,白漠寒忙一手拽着一个,瞬间,便带着两人飞出来屋子。

    王秋紧跟着出了屋子,眨眼间,便见屋子塌了个干净。

    王秋不顾此景,瞬间用珊瑚,将白漠寒三人紧紧的困在了其中,这才让众人用兵器对准了三人,要做什么,简直是一目了然。

    见此情景,王秋有些可惜的道“白漠寒,我本想饶你一命的,只可惜,你不识好歹,如今落到这个地步,也是你自找的,怪不得我。”

    白漠寒了冷笑一声,成王败寇,历来如此,放心,便是我真出了什么事情,也不会怪你。

    不过,我还在这里,能容我说句话嘛。

    “讲”

    王秋话落,便见白漠寒竟还在脸上显出了笑容来。

    总觉的有什么不对,遂紧紧的盯着白漠寒,就怕出什么问题。

    而结果自然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不,就听白漠寒瞬间开口道“想用这样的东西困住我,还真是白日做梦呢,往后站一点,我要出来了。”

    话落,白漠寒握着光剑的手,微微动了动,身子一个回旋,便将为围堵着自己的珊瑚顿时铲除了个干净。将两人扶在了一边,这才望向王秋道“瞧,我说的没错吧,这样的东西可真困不住我。”

    闻听此言,王秋此时的神色阴沉了下来,只冷冷的道“白漠寒,你真当我没办法收拾你是吗,真是可笑,好,我现在就将你连带后面那两个都给处置了,也免得,你真当自己战力无双,天下无敌了。”

    网网推荐:

    />

    i

    i

    白漠寒没有答话,只是将苍蝇头硬塞进他背包里的几架激光炮拿了出来,对准无人处,放了几炮,瞬间炸雷一般的声音,只让珊瑚族中人跪趴在了地上。

    王秋脸上闪过一抹惊惧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日日躲在这海底过着所谓与世无争的生活,自然不懂这些新科技了,我警告你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不然等这些东西一响,谁也别想平安离开这里。”

    一脚狠狠的碾过王力的身体,白漠寒冷言讽刺道“我有跟你说话吗,给我闭嘴,识相的话,赶快滚出羽坤的身体,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落下,王秋忙接过了话头道“我早就说过了,他根本不可能从羽坤的身体里出来,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我告诉你,若是你再拦着我,待他恢复了过来,这里这么多人,都得死在这里。”

    听闻此言,众人不由慌张了起来,俱都不要命的朝着白漠寒三人攻了过去。

    白漠寒也再不客气,牢牢的将王羽琨护在了身后,将四面八方的攻势都给挡了起来。

    一脚横扫,众人直接飞了出去。

    见这样下去不行,王秋忙当下用力的喊道“白漠寒,我没有骗你,夸杀了羽琨,不然等那王志真的恢复过来,那便是咱们的死期。”

    嗤笑一声,白漠寒站直身子,冷笑道“什么都不用说了,有什么招只管使出来吧,杀害兄弟这种事,如何会是我白漠寒做的出来的。”

    见白漠寒如此执迷不悟的样子,王秋只气的脸色都变了,耶鲁见状,忙跑到王秋身边道“大伯,如今,给怎么办,那白漠寒实在是太厉害了,我连本体都现出来了,可还是枉然。”

    闻言,王秋忙道“我知道这么说,可能有些不对,但是事实现在便是,即使将咱们都给搭进去,都不能让王志跑出去,你们应该知道,秘术用了之后的后果,将他的命留在这里,绝不能让他出去外面再行祸害。”

    耶鲁等人闻言,紧紧的将三人围在中央,已然是抱了必死之心,见此情景,白漠寒又哪里不明白,只怕这王志若是出去的话,定然生灵涂炭,当下便盘膝坐了下来,将王羽琨扶起,双掌相对,对坐了下来。

    见此情景,王志心中一滞,当然不会认为,这是要给他疗伤,当下着急喊道“你别乱来,难道你别想你的好兄弟回来陪你,若是杀了我,他是无论如何都回不来了。”

    白漠寒闪过一抹嗤笑道“我有说要伤害羽琨吗,你放心,会受伤的只会是你,羽琨是半点伤痕都没有的,我再说一遍,现在从羽琨的身体里出来,不然一会你可别后悔。”

    抬头斜睨了王志一眼,白漠寒嘲讽的笑道“别以为我说着玩,我数到三,你你若是乖乖出来便罢了,若让我将你打出来,你的未来可就不怎么好了。”

    “呵”“呵”“呵,还真是能说大话啊,我现在就在这里,将我打出来,别以为,我傻,你若是真有办法的话,刚才那番折腾我早就出来了,可结果你也看到了,我还好端端的在这里待着呢,这说明什么,说明,你根本就没用,也没有办法打我出来,承认吧,你不行。”

    这边王志话音一落,白漠寒不由接过了话头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也是,我刚刚就该直接下手,而不应该顾虑漠寒的身体,便是受了伤,总能养回来,可若是被你再待下去,只怕他是真的回不来了。”

    话音落下,琅环珠熟悉的光芒再次闪耀了起来,白漠寒将这股力量输入到了王羽琨的体内,慢慢操控着运行的路线,待王羽琨全身的筋脉都充斥着琅环珠的气息。白漠寒再次确认道“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离不离开。”

    感觉到灵魂之中的撕裂之感,王志强撑真道“我不出去,我就不信了,你真能将我怎么样。”

    白漠寒没有应话,这是对着其挥出了一掌。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王志顿时觉一股i

    i

    炙热席卷而来,如说刚刚的感觉已然让他生不如死,那么现在他便是恨不得死过去,浑身处处被焚烧着,他总觉得,灵魂都要消失了。

    而此时头脑深处,他分明感觉到,王羽琨的意识苏醒了过来,“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他怎么可能醒过来,我已经将他作为了祭品,他的灵魂应该完全消失了才对啊。”

    只是此时,说的再说,都不如王志心中的感觉清楚,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志知道自己对这具躯体的控制越来越小,因为此时的手脚已经不听他的使唤了,回身望了自己的躯体一眼,终是咬牙从王羽琨的身体里退了回去。白漠寒见状,忙在王羽琨的身体落地之前,将其搂在了话中,不听的呼唤着“羽琨,羽琨,你醒醒啊,醒来,你还有许多事要做呢,快醒来。”

    见王羽琨没有半分反应,白漠寒越喊越心惊,不由闭上了眼睛,再次将内力输了进去,帮助稳定其身体的伤势。

    耶鲁见状,忙望向王秋道“大伯,现在可怎么办,我们要不要上前杀了他。”

    似笑非笑的望了耶鲁一眼,言道“舍不得杀他了事吗。”

    没好气的将头扭向了一边,耶鲁带着几分别扭道“谁说我不想杀他了,不过是他有几分本事,我耶鲁杀不了他罢了。”

    闻言,王秋什么都没说,只是目光扫过王志道“现在运功那两个和咱们并没有什么仇怨倒是不急,如今要解决的就是王志的问题,凑现在,你们去将王志给抓过来,新仇旧账,咱们今日一并解决。”

    耶鲁闻言,再也忍不住狂笑出声,冷笑言道“说的好,大伯,当日将他抓住的时候,我便说了,要让他付出代价,偏偏大伯你要饶他一命,不过如今也不迟,大伯只管放心,我这就处决了他。”

    话落,耶鲁便上前直接将王志给按跪在了王秋面前,冷冷的道“怎么,没力气了,这也难怪,这么能作死,怎么样,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发表一下看法如何,作为你的遗言,放心,我定会将你那遗言,带到族人的埋骨之处,也好让他们看看,你这个罪魁祸首的结局。大仇得报,他们也该安息了。”

    “呵呵,哈哈哈……,便会我死了又如何,起码比他们多活了这几百年,我值了,不过,我绝不会死在你们手中,我之所以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不是我的计谋差,能力低,而是老天不站在我这边,天不帮我,我如何能赢。”

    “非是天不帮你,而是你倒行逆施,注定,便是如此结局,所以安心去死,放心看在你已经受了这么多年折磨的份上,我会给你个痛快。”

    嗤笑一声,王志方道“是给我个痛快吗,只怕是怕事情有变吧,不过也没什么,总归要死了,我也不会计较这么点小事,不过,我刚刚的话,你应该还记得吧,我王志绝不会死在你们这些人手里。”

    话音落下,众人之看着王志竟是化为了点点星光,竟是往王羽琨的方向飞去,白漠寒正要动手,王秋忙道“别动,这东西对羽琨只有好处的。”

    闻言,相信王秋不会在这时候骗他,白漠寒顿时放下了戒备,见那星光不停的钻入到羽琨的身体里,白漠寒明显感觉到羽琨的意识正在加速恢复着,心中一喜,暗松了口气。

    直到星光完全消失在王羽琨的身体里,王羽琨终于睁开了眼睛,眼中却是一滴泪滴落了下来,摇头苦笑道“王志,曾祖,你这是何必。”

    话落,便站起身来,诚挚的对着王秋等人拜了下去。

    王秋眉头一皱,挥手将人扶了起来,这才言道“你这是做什么。”

    王羽琨没有被这一拦,便停下动作,而是三拜之后,这才抬起头道“第一拜,为我先祖犯下的错误,羽琨向众位请罪,二拜,是祭拜那些逝去的英灵,这三拜吗,羽琨恳请众位与我一同回归祖地,便是让了这王位,王羽琨也没有二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