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手在触及贝壳之上的大珍珠时,不由留恋的久久不愿离去。

    白漠寒见状不由好笑的道:“怎么恨喜欢这个吗。”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好笑的应道:“不知道珠宝就是女人的第二生命吗,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喜欢的。”

    轻“哦”了一声,白漠寒将光剑掏了出来,直往那珍珠挖去,司马霏儿见状,忙用手拦了下来,没好气的道;“你这是做什么。”

    白漠寒一脸无辜的笑了笑,方才言道:“你不是喜欢吗,既然喜欢,我就将他挖下来给你,这样你就能天天看到它了。”

    听完此言,司马霏儿见白漠寒竟真的动手去挖贝壳之上的珍珠,当下惊叫道:“住手,呀,白漠寒你是真的疯了吗,珍珠好好的镶嵌在那里,你剜他做什么,最重要的事,你这将珍珠剜走了,让羽琨他们怎么看你。”

    耸了耸肩膀,白漠寒好笑的道:“随便他们怎么看了,只要你高兴,什么事情我都做的出来。”

    话落,白漠寒再次挖了起来,紫韵忙将白漠寒的双手拽了下来,当下没好气的道;“呀,你真是疯了,这样得来的珍珠,我一点都不高兴。”

    话刚说到这里,司马霏儿就见自家丈夫将东西一收,顿时大笑了起来,此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明显耍着他玩吗,当下拿过头下的枕头,足足打了二十几下,方才停了下来,没好气的言道:“白漠寒,你这是耍着我玩了。”

    “你才知道啊,你也不想想以我和羽琨的关系,想要珍珠,直接开口便是了,他能少了这些东西。这会才明白过来,真笨。”

    用力的尖叫了一声,司马霏儿没好气的道;“白漠寒,我发现我如今越发”

    “爱我了。”接下了三个字,见媳妇胀红的双颊,白漠寒还忍不住逗弄道:“怎么猜中你的心思了是吗。”

    无力的笑了两声,司马霏儿无力的捂着脑袋道:“天呀,这样让我怎么活。”

    深吸两口气,告诉自己不要介意,司马霏儿索性背过身子,一句话都不说,不一会竟真的睡了过去。

    为媳妇盖好被子,白漠寒不由静静的望着妻子,就这样一看便是一夜。

    待司马霏儿醒来,望着白漠寒宠溺的眼神,嘴角不由弯了起来,道了声“早”,便在白漠寒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动了动脖子,白漠寒便十分有眼色的上前,亲自给妻子按摩起来。

    舒服的嘤咛一声,司马霏儿好笑的道:“无事献殷勤,可是在为昨天的事情道歉,放心,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我原谅你了。”

    轻笑了一声,白漠寒扶着媳妇站了起来,洗漱过后,这才言道:“你高兴就好,刚刚苍蝇头用通讯器告诉我说,饭已经好了,让咱们赶快出去。”

    司马霏儿闻言,撇了撇嘴道:“该不会又要吃生的吧。”

    笑了笑,白漠寒不由接口道:“这你可以放心,昨日吃了羽琨一顿,总要礼尚往来吧,所以今天这顿是我吩咐苍蝇头,由咱们自己准备的,我还特意让他们准备了你最喜欢的几道菜,一会可要多吃一点。”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脸上不由带上了几分笑容道:“嗯,还是我们漠寒知道我的心意,那还等什么,昨天吃的东西早就消化了,我这肚子正饿的咕咕叫呢。”

    话落,司马霏儿率先开门跑了出去,白漠寒自然是紧追其后。

    在路上,二人便觉得阵阵饭香扑鼻而来,脚步不由更加快了些,到了大殿,见到这么多的好吃的,果然有几道菜是她往日里最爱的,司马霏儿眼中不由闪现了喜意。

    忙在昨日的位置坐定了下来。

    这时方听王羽琨言道:“既然这饭食是你准备的,那我这个做主人的也不能小气了,王叔将我的珍藏拿来。”

    王叔闻言,忙将一个个海螺拿了出来,众人只看的懵懵的,王叔便已经将各个海螺分到了众人的手中。

    王羽琨笑着接过一个,在海螺中心的位置敲了敲,对准了嘴巴,便见阵阵酒香袭来,很有几种清香之感。

    见状,众人忙将自己身前的海螺拿了起来,学着王羽琨的模样,捣鼓了一番,个个都将美酒饮进口中。

    醇厚的口感,只让众人都忍不住带上了笑意,白漠寒不由笑道:“这酒是用什么做的,味道真是特别极了。”

    闻听此言,王羽琨不由笑道:“当然特别了,这是用新生珊瑚中心最嫩的那一点子,起码放在这个海螺里几十年,你说他的味道能不好吗,不仅好,对身体的还有疗养的作用,你们明日便知道了。”

    见王羽琨说的神秘,众人也想保持这股神秘感,再说了不过是一个晚上,他们等的起。

    酒足饭饱,去了心事的王羽琨,浑身都透着一股清灵劲,笑着言道:“我带你们逛逛如何。”

    话落便抢先言道:“先别急着拒绝,你们几次匆匆而来,却是没有好好欣赏这里的美景,这次说什么要和我前去逛逛。”

    这话刚落,苍蝇头便忙站起身道:“只怕我是去不成了。”

    王羽琨闻言,带着几分疑惑道:“这是为何啊。”

    笑着望了白漠寒一眼,苍蝇头这才带着几分无奈道:“这不,老大给我指定了任务,让我先去墨渊那里探探路,这不我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

    听是为了这个,王羽琨脸上一喜,却是忙改口道:“我陪你一起去吧,虽然不下去,但是上面也并不十分安全,有我在,你的安全就可以放心了。”话落,又转头望向王叔道:“王叔其他人就交给你了,务必要让他们玩的尽兴。”

    王叔闻言,忙笑着道:“您放心,我带他们将咱们好玩的地方都给玩遍了。”

    白漠寒此时笑着接口道:“那就拜托王叔了,我和羽琨他们过去看看。”

    见丈夫这么说,司马霏儿也忙接口道:“什么,那我也要去。”

    被妻子死死的拽住了胳膊,白漠寒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危险,不由笑着应道:“好,带你一起去。”

    饭毕,便按照安排好的,分成了两路,王羽琨、司马霏儿、苍蝇头、白漠寒、鲛人五人在王羽琨的带领下,来到了墨渊之地,刚一迈入,几人便觉四周漆黑无比,便是再强的高射灯,也穿不透五十米的地方。

    王羽琨忙解释道:“这就是墨渊得名之处了。”话落,顺着光线,几人直到被礁石挡住了去路,这才停了下来,王羽琨指着这些礁石道:“可千万别小看他们,就是因为有

    网网推荐:

    他们的存在,才让好多海洋生物活下了性命来,这些礁石的后面,便是墨渊最危险之处,也是珊瑚族人的宝物丢弃之处,而我那些族人,也是从这里下去的。苍蝇头,你那些机器呢,就从这里放下去。”

    听闻此言,苍蝇头忙将探测器都拿了出来,装上强光光源,便扔了下去。觉得下降到一定的程度,忙将监控画面打了开来,却见除了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

    众人见状,不由追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样下去,探测器也根本没什么用吗。”

    话音刚落,便见显示器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光点,苍蝇头不由一笑道:“果然是我想的那样。”

    王羽琨闻言,忙追问道:“苍蝇头,你想的什么样。能否给我解释解释,要不然你一个人在那里傻乐,我们却什么都不知道实在是太不好玩了。”

    听闻此言,苍蝇头笑着言道:“还记得,你说到宝图的时候,曾经讲过,珊瑚族人将宝物扔了下去。所以我想,既然是扔下去的,那定然是不可能在一个地方的,所以我特意利用超声波做了这个寻宝器,他的主要作用便是将那宝物的材质和形状显示出来,你们看。”

    话落,一箭按下,众人便见图像立时变了,果然,上面显示出的便是具体的图像,此时便连白漠寒都由衷的赞道:“苍蝇头,你真是太有才了,然后呢。”

    “什么然后啊,老大。”

    见苍蝇头耍滑头,白漠寒没好气的道:“你的后手绝对不止这些说说吧,接下来,还有惊喜留给我们。”

    由衷的露出了一抹笑意,苍蝇头冲着白漠寒竖起了大拇指道:“果然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老大也。”

    话落又是一键按下,这次显示的东西,简直和在阳光下看到的没什么差别,不过苍蝇头却是带着几分遗憾道:“这可惜超声波对眼色的辨别却是差了点,所以,这些物品的颜色可不一定准确了。”

    王羽琨闻言,双眼却是没离开屏幕道:“胡说,这已经很厉害了,瞧,我现在甚至都能分辩出来,哪些是我珊瑚族的珍宝。”

    苍蝇头下意识的望了,王羽琨一眼,赶忙先询问道:“你说若是找到宝贝,都归我们这话还算数吧。”

    微微一笑,王羽琨不由言道:“你在担心这个,放心,这点气量我还是有的,不论找到什么,都是你们的。”

    听闻此言,苍蝇头这才松了口气,控制着探测器继续下潜,却不由带着几分疑惑道:“你们说奇不奇怪,下去了这么久,根本就没有什么危险吗,那些人到底是怎么不见的。”

    话音未落,苍蝇头便见画面一阵晃动,众人都惊讶的言道:“到底怎么回事,可是危险来了。”

    苍蝇头摇了摇头,不由言道:“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好像是探测器碰上急流了。”

    听了苍蝇头的话,王羽琨眼露精光的道:“说不定众人消失的秘密很快便能找到答案了。”

    众人闻言,不由激动的屏住了呼吸,终于待通讯器的位置固定了下来,苍蝇头忙操作其向前移动,感觉到泥土的松软,苍蝇头将显像仪打开,不由惊喜的道:“找见了,原来下面真的有生命体。”

    王羽琨闻言,再也忍不住心花怒放了下来,有些语无伦次的道:“那定然是珊瑚族人,他们肯定是,一定是。”

    见王羽琨实在是太过激动,白漠寒忙将道:“羽琨,先别着急,待苍蝇头探准了再高兴不迟。”

    “对对对,漠寒你说的对,那苍蝇头你快上去看看,他们是我的族人吗。”

    苍蝇头忙应了一声,控制着探测器,往有生命体的位置移动了过去,不想刚钻出泥土,便听一声巨响过后,画面当下模糊了起来。

    不好意思的冲着众人笑笑,苍蝇头有些无奈的道:“这也太巧了,不过这人也太厉害了吧,我这探测器用的可是最新型的材料,坚硬程度那叫一个高端,这个人一下子就给破坏了,不简单,很不简单呢。”

    没好气的一拳头砸在了苍蝇头的脑袋上,白漠寒这才言道:“别耍宝了,还不快再让一个探测器过去探探。”

    “是老大”,如此应了一声,苍蝇头再次控制了一个,不想再次重复了上次探测器的命运,……直到最后一个探测器都报废,苍蝇头才嘴角抽搐的道:“看来,今天是办不成了,咱们明天换个时间来,我还真不相信了,他能一直守在那里。”

    王羽琨虽有些不愿意,却也明白这已经是今天最好的办法了,毕竟探测器,一个也没有,他便是再着急也是于事无补。

    满脸心思的回到了大殿,王羽琨不由问道:“苍蝇头那探测器,你确定能做好吗,能做几个,用不用我帮什么忙,若是需要的话,可千万别客气,我很乐意帮忙的。”

    冲着王羽琨笑了笑,苍蝇头好笑的道“那个我知道你着急,可这件事现在真不是着急就能解决的了得,至于探测器,不知你能帮我做些什么。”

    话落王羽琨还觉得自己真是问了个傻问题,深吸口气道:“看来,还真是我太着急了。”深吸口气,王羽琨不由言道:“好吧,那就麻烦你了苍蝇头,这是你的专业领域,我确实帮不上什么忙,可是你放心,我会将后勤保障做的极致的。”

    手在触及贝壳之上的大珍珠时,不由留恋的久久不愿离去。

    白漠寒见状不由好笑的道:“怎么恨喜欢这个吗。”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好笑的应道:“不知道珠宝就是女人的第二生命吗,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喜欢的。”

    轻“哦”了一声,白漠寒将光剑掏了出来,直往那珍珠挖去,司马霏儿见状,忙用手拦了下来,没好气的道;“你这是做什么。”

    白漠寒一脸无辜的笑了笑,方才言道:“你不是喜欢吗,既然喜欢,我就将他挖下来给你,这样你就能天天看到它了。”

    听完此言,司马霏儿见白漠寒竟真的动手去挖贝壳之上的珍珠,当下惊叫道:“住手,呀,白漠寒你是真的疯了吗,珍珠好好的镶嵌在那里,你剜他做什么,最重要的事,你这将珍珠剜走了,让羽琨他们怎么看你。”

    耸了耸肩膀,白漠寒好笑的道:“随便他们怎么看了,只要你高兴,什么事情我都做的出来。”

    话落,白漠寒再次挖了起来,紫韵忙将白漠寒的双手拽了下来,当下没好气的道;“呀,你真是疯了,这样得来的珍珠,我一点都不高兴。”

    话刚说到这里,司马霏儿就见自家丈夫将东西一收,顿时大笑了起来,此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明显耍着他玩吗,当下拿过头下的枕头,足足打了二十几下,方才停了下来,没好气的言道:“白漠寒,你这是耍着我玩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

    “你才知道啊,你也不想想以我和羽琨的关系,想要珍珠,直接开口便是了,他能少了这些东西。这会才明白过来,真笨。”

    用力的尖叫了一声,司马霏儿没好气的道;“白漠寒,我发现我如今越发”

    “爱我了。”接下了三个字,见媳妇胀红的双颊,白漠寒还忍不住逗弄道:“怎么猜中你的心思了是吗。”

    无力的笑了两声,司马霏儿无力的捂着脑袋道:“天呀,这样让我怎么活。”

    深吸两口气,告诉自己不要介意,司马霏儿索性背过身子,一句话都不说,不一会竟真的睡了过去。

    为媳妇盖好被子,白漠寒不由静静的望着妻子,就这样一看便是一夜。

    待司马霏儿醒来,望着白漠寒宠溺的眼神,嘴角不由弯了起来,道了声“早”,便在白漠寒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动了动脖子,白漠寒便十分有眼色的上前,亲自给妻子按摩起来。

    舒服的嘤咛一声,司马霏儿好笑的道:“无事献殷勤,可是在为昨天的事情道歉,放心,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我原谅你了。”

    轻笑了一声,白漠寒扶着媳妇站了起来,洗漱过后,这才言道:“你高兴就好,刚刚苍蝇头用通讯器告诉我说,饭已经好了,让咱们赶快出去。”

    司马霏儿闻言,撇了撇嘴道:“该不会又要吃生的吧。”

    笑了笑,白漠寒不由接口道:“这你可以放心,昨日吃了羽琨一顿,总要礼尚往来吧,所以今天这顿是我吩咐苍蝇头,由咱们自己准备的,我还特意让他们准备了你最喜欢的几道菜,一会可要多吃一点。”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脸上不由带上了几分笑容道:“嗯,还是我们漠寒知道我的心意,那还等什么,昨天吃的东西早就消化了,我这肚子正饿的咕咕叫呢。”

    话落,司马霏儿率先开门跑了出去,白漠寒自然是紧追其后。

    在路上,二人便觉得阵阵饭香扑鼻而来,脚步不由更加快了些,到了大殿,见到这么多的好吃的,果然有几道菜是她往日里最爱的,司马霏儿眼中不由闪现了喜意。

    忙在昨日的位置坐定了下来。

    这时方听王羽琨言道:“既然这饭食是你准备的,那我这个做主人的也不能小气了,王叔将我的珍藏拿来。”

    王叔闻言,忙将一个个海螺拿了出来,众人只看的懵懵的,王叔便已经将各个海螺分到了众人的手中。

    王羽琨笑着接过一个,在海螺中心的位置敲了敲,对准了嘴巴,便见阵阵酒香袭来,很有几种清香之感。

    见状,众人忙将自己身前的海螺拿了起来,学着王羽琨的模样,捣鼓了一番,个个都将美酒饮进口中。

    醇厚的口感,只让众人都忍不住带上了笑意,白漠寒不由笑道:“这酒是用什么做的,味道真是特别极了。”

    闻听此言,王羽琨不由笑道:“当然特别了,这是用新生珊瑚中心最嫩的那一点子,起码放在这个海螺里几十年,你说他的味道能不好吗,不仅好,对身体的还有疗养的作用,你们明日便知道了。”

    见王羽琨说的神秘,众人也想保持这股神秘感,再说了不过是一个晚上,他们等的起。

    酒足饭饱,去了心事的王羽琨,浑身都透着一股清灵劲,笑着言道:“我带你们逛逛如何。”

    话落便抢先言道:“先别急着拒绝,你们几次匆匆而来,却是没有好好欣赏这里的美景,这次说什么要和我前去逛逛。”

    这话刚落,苍蝇头便忙站起身道:“只怕我是去不成了。”

    王羽琨闻言,带着几分疑惑道:“这是为何啊。”

    笑着望了白漠寒一眼,苍蝇头这才带着几分无奈道:“这不,老大给我指定了任务,让我先去墨渊那里探探路,这不我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

    听是为了这个,王羽琨脸上一喜,却是忙改口道:“我陪你一起去吧,虽然不下去,但是上面也并不十分安全,有我在,你的安全就可以放心了。”话落,又转头望向王叔道:“王叔其他人就交给你了,务必要让他们玩的尽兴。”

    王叔闻言,忙笑着道:“您放心,我带他们将咱们好玩的地方都给玩遍了。”

    白漠寒此时笑着接口道:“那就拜托王叔了,我和羽琨他们过去看看。”

    见丈夫这么说,司马霏儿也忙接口道:“什么,那我也要去。”

    被妻子死死的拽住了胳膊,白漠寒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危险,不由笑着应道:“好,带你一起去。”

    饭毕,便按照安排好的,分成了两路,王羽琨、司马霏儿、苍蝇头、白漠寒、鲛人五人在王羽琨的带领下,来到了墨渊之地,刚一迈入,几人便觉四周漆黑无比,便是再强的高射灯,也穿不透五十米的地方。

    王羽琨忙解释道:“这就是墨渊得名之处了。”话落,顺着光线,几人直到被礁石挡住了去路,这才停了下来,王羽琨指着这些礁石道:“可千万别小看他们,就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才让好多海洋生物活下了性命来,这些礁石的后面,便是墨渊最危险之处,也是珊瑚族人的宝物丢弃之处,而我那些族人,也是从这里下去的。苍蝇头,你那些机器呢,就从这里放下去。”

    听闻此言,苍蝇头忙将探测器都拿了出来,装上强光光源,便扔了下去。觉得下降到一定的程度,忙将监控画面打了开来,却见除了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

    众人见状,不由追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样下去,探测器也根本没什么用吗。”

    话音刚落,便见显示器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光点,苍蝇头不由一笑道:“果然是我想的那样。”

    王羽琨闻言,忙追问道:“苍蝇头,你想的什么样。能否给我解释解释,要不然你一个人在那里傻乐,我们却什么都不知道实在是太不好玩了。”

    听闻此言,苍蝇头笑着言道:“还记得,你说到宝图的时候,曾经讲过,珊瑚族人将宝物扔了下去。所以我想,既然是扔下去的,那定然是不可能在一个地方的,所以我特意利用超声波做了这个寻宝器,他的主要作用便是将那宝物的材质和形状显示出来,你们看。”

    话落,一箭按下,众人便见图像立时变了,果然,上面显示出的便是具体的图像,此时便连白漠寒都由衷的赞道:“苍蝇头,你真是太有才了,然后呢。”

    “什么然后啊,老大。”

    见苍蝇头耍滑头,白漠寒没好气的道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你的后手绝对不止这些说说吧,接下来,还有惊喜留给我们。”

    由衷的露出了一抹笑意,苍蝇头冲着白漠寒竖起了大拇指道:“果然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老大也。”

    话落又是一键按下,这次显示的东西,简直和在阳光下看到的没什么差别,不过苍蝇头却是带着几分遗憾道:“这可惜超声波对眼色的辨别却是差了点,所以,这些物品的颜色可不一定准确了。”

    王羽琨闻言,双眼却是没离开屏幕道:“胡说,这已经很厉害了,瞧,我现在甚至都能分辩出来,哪些是我珊瑚族的珍宝。”

    苍蝇头下意识的望了,王羽琨一眼,赶忙先询问道:“你说若是找到宝贝,都归我们这话还算数吧。”

    微微一笑,王羽琨不由言道:“你在担心这个,放心,这点气量我还是有的,不论找到什么,都是你们的。”

    听闻此言,苍蝇头这才松了口气,控制着探测器继续下潜,却不由带着几分疑惑道:“你们说奇不奇怪,下去了这么久,根本就没有什么危险吗,那些人到底是怎么不见的。”

    话音未落,苍蝇头便见画面一阵晃动,众人都惊讶的言道:“到底怎么回事,可是危险来了。”

    苍蝇头摇了摇头,不由言道:“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好像是探测器碰上急流了。”

    听了苍蝇头的话,王羽琨眼露精光的道:“说不定众人消失的秘密很快便能找到答案了。”

    众人闻言,不由激动的屏住了呼吸,终于待通讯器的位置固定了下来,苍蝇头忙操作其向前移动,感觉到泥土的松软,苍蝇头将显像仪打开,不由惊喜的道:“找见了,原来下面真的有生命体。”

    王羽琨闻言,再也忍不住心花怒放了下来,有些语无伦次的道:“那定然是珊瑚族人,他们肯定是,一定是。”

    见王羽琨实在是太过激动,白漠寒忙将道:“羽琨,先别着急,待苍蝇头探准了再高兴不迟。”

    “对对对,漠寒你说的对,那苍蝇头你快上去看看,他们是我的族人吗。”

    苍蝇头忙应了一声,控制着探测器,往有生命体的位置移动了过去,不想刚钻出泥土,便听一声巨响过后,画面当下模糊了起来。

    不好意思的冲着众人笑笑,苍蝇头有些无奈的道:“这也太巧了,不过这人也太厉害了吧,我这探测器用的可是最新型的材料,坚硬程度那叫一个高端,这个人一下子就给破坏了,不简单,很不简单呢。”

    没好气的一拳头砸在了苍蝇头的脑袋上,白漠寒这才言道:“别耍宝了,还不快再让一个探测器过去探探。”

    “是老大”,如此应了一声,苍蝇头再次控制了一个,不想再次重复了上次探测器的命运,……直到最后一个探测器都报废,苍蝇头才嘴角抽搐的道:“看来,今天是办不成了,咱们明天换个时间来,我还真不相信了,他能一直守在那里。”

    王羽琨虽有些不愿意,却也明白这已经是今天最好的办法了,毕竟探测器,一个也没有,他便是再着急也是于事无补。

    满脸心思的回到了大殿,王羽琨不由问道:“苍蝇头那探测器,你确定能做好吗,能做几个,用不用我帮什么忙,若是需要的话,可千万别客气,我很乐意帮忙的。”

    冲着王羽琨笑了笑,苍蝇头好笑的道“那个我知道你着急,可这件事现在真不是着急就能解决的了得,至于探测器,不知你能帮我做些什么。”

    话落王羽琨还觉得自己真是问了个傻问题,深吸口气道:“看来,还真是我太着急了。”深吸口气,王羽琨不由言道:“好吧,那就麻烦你了苍蝇头,这是你的专业领域,我确实帮不上什么忙,可是你放心,我会将后勤保障做的极致的。”

    白漠寒点点头道:“带路!”鲛人把地上的尤老大给提了起来,在后面跟着,尤老大受伤不轻,当下**道:“你放下我,我自个走,被你这么提着,我一会非死过去不可。”

    白漠寒看了看鲛人道:“放下他,他这幅德行,能走好路就不错了。”

    闻言,鲛人直接将尤老大给扔了下去,要知道尤老大此时伤的可不轻,鲛人这一扔可是将尤老大给折磨的厉害,当下便听一声哀嚎。

    鲛人面色阴沉的威胁道:“赶紧跟着,嚎什么嚎,若落后一点半点,我不介意少个人带着。”

    听了这话,尤老大神色紧张不已,慌忙爬了起来,紧紧跟在鲛人身后,愣是不敢落后半步,这样的速度下,没多时沙老大便带着白漠寒二人来到了关押众人的地方,见到白漠寒,众人脸上俱都露出喜色,接着便有些自责的低下了脑袋,其中遍有人道:“老大,对不起我们给你丢脸了。”

    见越来越多的人低下了脑袋,显然内疚不已的模样,白漠寒无奈的道:“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快起来,咱们先出去再说。”

    听了这话,众人忙照着白漠寒的话站起身来,白漠寒示意众人到外面等着。只是这次虽然获救,但是却没有丝毫减弱众对萧胜的恨意,想着往日一起同生共死的场面,不由都多了几分唏嘘。

    再说白漠寒跟着二人,来到刚刚萧胜待过的密室,却没有发现萧胜的影子,见白漠寒的眼中已经冷了下来,尤老大一个哆嗦,便开口问道:“萧老大人呢?”

    留在此处的人,忙回道:“老大,刚刚你们不是让他去取那药了嘛?萧老大走时还说让我们随时汇报情况。不过从十分钟以前,萧老大那边便没有人回应了。”

    “什么?他一直没回来,他的人呢?”

    话落,尤老大才发现萧胜的人一个也不在这,当下便瘫软在地,开口道:“坏了,萧胜这个混蛋,把我们全给玩了。”

    白漠寒此时也挺明白了怎么回事,沙老大此时忍不住破口大骂道:“这个混蛋,让我们去冒险,自个却早早便逃了,我非杀了他不可。”

    白漠寒此时淡淡的道:“杀了他,你们还有机会嘛?”

    尤老大二人当下脸色就是一变,“你哟杀了我们?我们可是帮你找到你的手下了,再说萧胜把我们也给坑了。”

    “我不会食言的,他如今跑了一时半会就不会出现了,你们说,你们有机会吗?”

    二人这才明白白漠寒说的意思,当下心也放了下来,鲛人此时开口道:“你们这些混蛋,暗算我的帐,我还没算呢。”

    沙老大当下苦笑着道:“白老大都说不计较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们把。”

    鲛人当下冷哼一声道:“漠寒只是说饶了你们的命,可没说不处罚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