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最快更新宗师星际行最新章节!

    尴尬的一笑,白漠寒很是无奈的道:“霏儿,不用玩的这么狠吧,咱们再商量商量,你看好不好。”

    将人往后一推,司马霏儿并没有被白漠寒哄住,而是十分坚定的道:“没有什么可商量的余地,话已经说了,结果也已经告诉你了,若不信的话,你只管试试看。”

    见白漠寒此时还挡在自己的身前,司马霏儿再次将人推了开来,直往殿内走。

    望着妻子的模样,白漠寒苦笑的摇了摇头,想着往日妻子温顺的模样,白漠寒长出口气道:“还真是吃定我了,是我自己惯得,能怪的了谁。”

    话落,忙将宝图拿了出来,又用通讯器将苍蝇头喊了出来,将宝图示意苍蝇头看过之后,当下问道:“怎么样,可找得到地点吗。”

    苍蝇头有些恹恹的点了点头,却是马上言道:“老大,非是我要背后说人坏话,尤其这个人还是老大你的兄弟。可是我实在忍不下去了,老大,你知道吗,就在你刚刚追嫂子出来的时间了,那王羽琨已经亲口承认,他给你这宝图,根本有他的目的,所以老大,听我一句劝,咱们这墨渊不要去了行吗。”

    “嗯”了一声,见苍蝇头一脸喜色的模样,白漠寒这才开口道:“墨渊那里,我本来就没计划带你去,你的武力值太低,偏偏机械这方面又高超的很,带你过去,若有危险,第一个折的肯定是你,代价太大,这种蠢事,咱们可不能干。”

    闻听此言,苍蝇头无力的捂着脑袋道:“老大,你该明白我的意思的,我的意思是”

    只听了这么两句,白漠寒便止住了苍蝇头后面的话道:“若是劝我不要去墨渊的话,就不要说了,刚刚你嫂子在这里威逼利诱,什么招数都用了个遍,我也没有明面上答应下来,莫非,你以为你比你嫂子还能耐吗。”

    忙摇了摇头,苍蝇头有些苦恼的道:“老大,人们常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可是在老大你这里好像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啊,我如今丝毫不怀疑,为了嫂子,你会将我们都给牺牲了。”

    好笑的望了苍蝇头一眼,白漠寒当下便道:“完全不用怀疑,为了霏儿,便是牺牲我自己,我都不待犹豫的,至于你说的什么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的之类的屁话,根本就是不通,以后这话,你还是不要说了,要知道妻子才是陪伴你一辈子之人,一生一心全都系与你身,为你生儿育女,操持家业,生生由少女熬成白发老妇,便是亲兄弟,又有哪个能比得上。”

    苍蝇头顿时无言以对,白漠寒笑了笑,这才问起正事来,“不说这些了,你按着这宝图,将这些地点都给划出来,另外准备几个探测器,上面一定撞上强光电源,先扔进去试试看。若能探出一条安全的路来,岂不是再好不过。”

    “好,我一会就去办。”话落,苍蝇头不由犹豫的望向了白漠寒,这番姿态,只让白漠寒当下好笑的道:“有什么话就说,这么扭扭捏捏的,跟个女孩子似得,一点阳刚之气都没有。”

    闻听此言,苍蝇头没有与白漠寒争论阳刚之气的问题,而是神情严肃的道:“老大,既然要用探测器,那您是否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白漠寒“说。”

    苍蝇头忙接过了话头,“再探测器没有探明墨渊的安全之前,你先不要下去。”

    苍蝇头这边话音刚落,白漠寒便一手拍在了苍蝇头的肩膀之上,笑着应道:“我又不是傻得,虽然我喜欢冒险,可还是很惜命的,放心,那样的蠢事我不会干的。”

    见白漠寒说的真心,苍蝇头很松了口气。脸上也不由带上了笑容“老大,既然你心中

    网网推荐:

    早有想法,我也就不多说了,咱们出来也有一会,快回去吧,我来之时,见嫂子好像很不高兴,老大,还是再去哄哄的好。”

    话落,苍蝇头忙又特意提道:“对了,老大,那王羽琨早已承认将宝图交给你是另有目的,只是不肯跟我们说罢了,还言明,这是你和他之间的事情,便是要说,也只会告诉你一个人,老大回去,你可要先问问看。”

    照着苍蝇头的脑袋拍了下去,白漠寒没好气的道:“再这么瞎操心下去,你的个子也就只有这么点了。”

    见老大暗示自己的心眼子太多,苍蝇头不由撇了撇嘴道:“我这都是为谁操心,为谁忙,好好好,我什么都不说总行了吧,左右我这辈子是跟定老大你了,是生是死,听天由命了。”

    一把将苍蝇头拢在了怀中,白漠寒没好气的道:“走了,再不回去,真要有人出来找咱们了。”

    苍蝇头此时也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的脑袋,随着白漠寒进了屋子。就见气氛十分的不同寻常,而自家媳妇显然是哭过了,王羽琨坐立难安的待在一旁,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白漠寒不由好笑的道:“这又是怎么了。”

    说话间,白漠寒已经将妻子搂在了怀中,眼中的温柔简直能将人给溺毕。

    不过此时的司马霏儿对丈夫还有几分怒气,遂抵抗力还是有一些的,话也没答,就这么沉默了下来。

    见状,王羽琨忙接过了话头道:“漠寒,有时间吗,我想和你单独谈谈,关于宝图的事情。”

    笑着应了一声,白漠寒忙道:“当然有,现在就行。”

    话落,白漠寒忙低头对着妻子道:“霏儿,你要乖乖的,我和羽琨说两句话,一会让王叔安排你们都住下来,其他的事情咱们慢慢再说。”

    听白漠寒此言,王叔忙上前道:“是是是,好容易来一趟,是该多住几天,我一会就去安排屋子,保管你们住的舒舒服服的。啊”

    见众人一副不想理睬的模样,王叔忙将视线聚集在了白漠寒的身上。

    白漠寒微微一笑,先将媳妇从怀里推了开来,在其耳边言道:“好了,还生气呢,我刚刚已经和苍蝇头说好了,让他先弄几个探测器下去,没有探明一条安全的道路之前,我是绝对不会下去的。”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眼中闪过一抹喜意,忙抬头追道:“你说真的,没有哄我吧。”

    “你知道的,也许我会瞒着你,但是绝不会骗你不是吗,嗯,现在能乖乖跟着王叔去住下了,顺便将房间收拾收拾,我怕住不过。若是你实在还想干点什么的话,还可以找苍蝇头说说话。顺便提提意见,让这墨渊之旅更安全些。”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顿时言道:“什么墨渊之旅,我看是死亡之旅还差不错。”话到之类,知道丈夫已经做了许多让步,司马霏儿不由言道:“好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和羽琨慢慢谈好了,我也去找苍蝇头,将事情有个定论。”

    笑着点了点头,白漠寒夸了个“乖”,便将人给送了过去。

    这才回头望向王羽琨道:“咱们去里面聊。”

    二人顿时相携而去,屋中众人不由将目光聚集在了苍蝇头的身上,苍蝇头见状,亦是没好气的道:“没听过客随主便吗,主人家都这么说了,都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吗,走啊。”

    众人这次啊纷纷动身了起来,司马霏儿更是紧跟在苍蝇头的身后显然有很多话要说。

    再说,白漠寒与王羽琨二人来到了王羽琨的寝宫之中,见王羽琨显然有些尴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尬又欲言又止的模样,白漠寒索性先开口道:“羽琨,咱们也算同经生死,虽不是亲兄弟,但胜似亲兄弟,又有什么话是不能当面说的。”

    听闻此言,王羽琨长叹口气道:“你那些属下说的没错,我有时候,真没资格当你的兄弟。”

    话落,王羽琨起身,坐在了白漠寒对面的椅子上,这才言道:“你该知道,我珊瑚族人就要灭族了,虽然知道,无能为力,但让传承,就断送在我的手里,说什么,我都不会甘心的,mary那里,虽然最终什么都没有得到,还连累你和王叔,我当着你们的面见将她痛骂一顿,骨气又摆的十足,可谁又知道,我心中受着多少的煎熬,甚至有什么会忍不住想,若是牺牲了你,便能让我珊瑚族后继有人,我会不会后继有人,那样的答案,我连想都不敢想,因为我知道,思考的越多,我原本的答案,只怕也没有那么坚定了。”

    这次回来,我日日在父祖的灵位面前忏悔,再加上前阵子,海底大地震,我竟是得出了先祖的玉牒片来,上面清楚的记载着珊瑚族的宝物扔下了墨渊,其间无数的珊瑚族人跳下墨渊寻找,那时我的心思便又活了,我不停的想着,这么多人跳下去,若是有人活着呢,哪怕有一个人,那我珊瑚族也算壮大了一些对不对漠寒。

    深吸口气,白漠寒点头应了声“是”

    闻言,王羽琨不由言道:“听我说了这么多,漠寒,你还拿我当兄弟吗。”

    “为什么不呢,你又没有计划瞒着我,目的更是清清楚楚的告诉我,更何况,当日是我亲自答应的,一定帮你们解决这个问题,却因为被mary触碰了底线,便将你们的希望都给打碎,是我该说抱歉才是,若说原本我还在考虑到底要不要下去的话,那现在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下墨渊一趟,若那里真有你的族人,我一定都给你带上来。”

    闻听此言,王羽琨顿时大喜,竟是站起身来,直直的跪在了白漠寒的面前,却在瞬间便被白漠寒直接给拎了起来,本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在触及白漠寒的视线时,尴尬的道:“漠寒,我只是想表达我的感谢之情而已。”

    “我自然明白,可你我兄弟之间,若是还要如此,未免看不起咱们的兄弟情分了,也是对我的羞辱。”白漠寒满脸怒气的回道。

    听闻此言,王羽琨沉默了一会,这才言道:“漠寒,我承认你说的对,是我太见外了,没说的,以后哥这里就是你的家,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要我说,睡什么飞艇啊,直接住在哥这里,左右那飞艇来回又很快,白天去晚上回,我这里总比你的飞艇要安全的多,你老哥我好歹也是星辰大海原本的霸主,这点威慑力还是有的。”

    白漠寒闻言,当下一笑道:“我考虑看看。”

    两人顿时大笑了起来,见事情说清楚了,白漠寒笑着站起身来,“羽琨,若是没什么别的事的话,我便先回去了,你也知道,为了那宝图的事情,霏儿现在还给我闹着别扭呢。”

    说到宝图,白漠寒满忙将王羽琨给的宝图递了回去道:“这个你收起来吧。”

    闻听此言,王羽琨不由着急了起来,“漠寒你这是做什么,刚刚咱们不是都说好了吗。”

    见对方误会了,白漠寒忙笑着将宝图塞进了对方的手中,这才解释道:“我啊,早将这宝图所记,让苍蝇头都给做好了标记,所以有没有这个根本就无关紧要,可它对你来说的意义却是不同,所以,你还是收回去吧。”

    见不是拒绝自己的意思,王羽琨很松了口气,这次没有犹豫的将宝图接了过来,当下言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事情办完,紫韵当下起身告辞,被王叔领到房中,却未见妻子的身影,便知道定然是还在苍蝇头那里,不由好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笑的道:“这个霏儿,还真不怕我吃醋是吧,苍蝇头便是平日里没有阳刚之气,也不能否认他是个男人的事实。”

    话落,忙拨通了妻子的通讯器,不由言道;“霏儿,这么晚还在别的男人的房间里,是想爬墙吗。”

    这边白漠寒话音刚落,便见通讯器上,霏儿翻了个白眼,转身与苍蝇头便出了房门。

    白漠寒便也起身,笑着赢了出去,恰巧与两人碰在了一起,苍蝇头忙退后几步道:“老大,你的醋劲也太大了,再说明明是你们让嫂子来找我的。”

    话落,忙举起双手道:“算了,是我乱说话,如今人已经送到,我啊也该功臣身退了,免得老大一时不忿,将我咔嚓了,那我岂不是很冤枉。”说到这里,苍蝇头忙又扭头对着司马霏儿道:“那嫂子我便先回去了。”

    见其轻“嗯”了一声,苍蝇头便忙离开了两人的视线,司马霏儿顿时狠狠的掐了丈夫一下,这才言道:“你还真是不分场合的发疯啊。在苍蝇头面前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笑嘻嘻的将媳妇扶进了屋中,白漠寒十分干脆的认错道:“是是是,都是我的不是,对了,你和苍蝇头聊了些什么。”

    深深的望了白漠寒一眼,司马霏儿不由言道:“就是下墨渊的事啊,不然还能聊什么。”话到这里,司马霏儿不由似笑非笑的望向白漠寒道:“你该不会真的怀疑我和苍蝇头有什么吗。”

    闻听此言,白漠寒眼神不由躲避的道:“怎么可能,我疯了。”

    挑眉望了白漠寒一眼,司马霏儿似笑非笑的道:“谁知道呢,也许你真的疯了呢。”

    这话一出,只让白漠寒更显尴尬。

    就在此时,司马霏儿“哎”“哎”了两声,将白漠寒的目光完全吸引了过来,这才言道:“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和羽琨到底谈了些什么,他到底为什么怂恿你下墨渊,他交代清楚了吗。”

    将司马霏儿搂在了怀中,白漠寒叹了口气道:“还能为了什么,不还是珊瑚族人要灭绝这样的事情吗。”

    皱起眉头,司马霏儿不解的道:“可这下墨渊又有什么关系,哦,难不成下去了,珊瑚族人就能不灭绝了吗,这不成了天大的笑话了。”

    下墨渊没法让珊瑚族人不灭绝,但是墨渊底部却有可能有珊瑚族人啊。

    “怎么可能”撂下这四个字,见白漠寒不像开玩笑的模样,司马霏儿又忍不住问道:“该不会真有吧。”

    双手一摊,白漠寒好笑的道:“我怎么知道。”

    司马霏儿闻言,不由没好气的道:“不知道,不知道,你说的和真的是的。”

    白漠寒只觉得现在他真的要给现在妻子跪下了,他说了半天有一句墨渊下面肯定有珊瑚族人的话都没说,怎么就叫说的和真的是了。

    好笑的摇了摇头,白漠寒无奈道:“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所以,才需要我们下去看看啊。”

    “为了一个可能,就让我们冒着生命危险,你这个兄弟真行。”好笑的摸了摸妻子的秀发,白漠寒不由言道:“你怎么说都行。”

    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司马霏儿狠狠的踩在了白漠寒的脚上,这才言道:“怎么说都行,那想干什么是不是也行,这一脚痛不痛啊,用不用另一只脚,我也赏你一下。”

    咬着嘴唇,谄媚的笑了笑,白漠寒示意自己绝不会再胡说八道了,司马霏儿这才放过了白漠寒,转身躺在了贝壳里,有些新奇的摸摸看看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