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最快更新宗师星际行最新章节!

    王树仁笑了笑道:“大哥何必这样呢,人都说女士优先,你就让我优先一回,这样我先付给你点定金,这你总该放心了吧,而且说实话我也没有能力吃下太多的东西,我知道大哥你手里的好东西多的是,所以我也只是个中间人,地方还得人家正经的买家定,你说是不是。”

    鲛人听罢,这才忧郁了半天道:“好吧,地方你定。”

    非是鲛人害怕,只是鲛人心里明白,有些话说出来才能让对方放松警惕,若是王树仁让自个找地方,自然更简单。

    双方各自分开以后,鲛人和白漠寒二人也忙商量了一番对策。

    第二日,鲛人便上了王树仁安排的飞艇。飞艇却落在了一栋废旧的老楼前。

    下了飞艇的刹那,鲛人不由装出害怕的模样言道:“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这里似乎不是谈事情的地方。”

    王树仁此时彻底放下了伪装,将脸上的面具整个撕了下来,露出了本来的模样,冷笑言道:“你以为到了这里,还有你说‘不’的余地吗。”

    王树仁话音落下,便有两把激光枪抵在了鲛人的腰间,接下来,便是一拳砸在了鲛人的肚子上,应景的弯了下腰,装作痛苦的模样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这幅不男不女的模样,难不成是人妖吗。”

    一脚踹出,王树仁心中更怒的冷笑道:“死到临头了,还敢说东说西的,好的很,一会有你受的,只希望你能多撑一会,可别让我还没兴起,就gameover了,那也太无趣了。带进去。”

    通过监控器接收到这样的画面,苍蝇头忙望向身旁的白漠寒道:“老大,现在该怎么办。”

    “先干扰了他们的监控,将飞艇停在屋顶上,然后,你控制住监控,我进去看看。”

    话落,见飞艇落了下来,白漠寒便跳了下去。

    苍蝇头吐出一口气,无奈的笑道:“老大,实际上我想说,老大你便是不去也没事的,鲛人那家伙可是很强的。”

    摇了摇头,苍蝇头又转身忙活起自己的事情来,白漠寒进了屋子,便藏在了屋顶之上,将自己的气息完全掩盖了下来。

    就见王树仁不知哪里找来的人大腿大小的水蛭,装在水箱之中,笑望着鲛人道:“怎么,这玩意没见过吧,这可是我为了你特意找来的,它的滋味,你大概还没尝过吧,想不想下去好好试试啊。”

    鲛人摇摇头,一脸惊惧的道:“不要,千万不要。”

    王树仁满意的点点头,“既然不想,那你就把东西拿出来吧。”

    鲛人听罢,摇了摇头道:“不行,那可是我全部的家当,我给了你,我以后怎么活。”

    王树仁好笑的道:“以后,你还是考虑考虑现在吧。”说罢脸上便漏出了阴冷的脸色,手还在鲛人的肩膀拍了拍。

    鲛人浑身**的开口道:“我想想,想想……”

    王树仁这时阴测测的道:“你赶紧想,我可没有多少时间陪你想。”

    鲛人这时嘴里不住的念叨:“给,活着,不给,死,给,没法过,不给,死。”念叨了半天。

    王树仁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看来还是不知道死是怎么回事。看来还得让你好好体验体验。”

    鲛人这时开口道:“不行不能给,给你我也没法活,不给你说不定我还有机会。”

    王树仁见状,当下拍了拍鲛人的肩膀道:“你还真是舍命不舍财啊,好来,来人将他给我扔进去。”

    众人闻言,当下便将鲛人抬起,扔了进去,只是望着鲛人在里面悠然玩水的模样,不由愣在了原地。

    鲛人仿佛还嫌不够,接着开口道:“我就说不给还有机会,老天爷还真照顾我,谢谢,谢谢。”

    王树仁扭头望向几人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些水蛭都趴在水底去了,不是说,他能瞬间将人吸干吗。”

    其中一人见王树仁大怒的模样,有些害怕的道:“大哥,会不会这水蛭我们喂得太饱了,所以这时候,他不咬人了。”

    听闻此言,王树仁一脸怒气的望向众人道:“你们到底喂了这些水蛭些什么。”

    话落,便将刚刚答话那人,直接给扔了进去,见水蛭果然静静的沉在水底,并没有攻击的意思,冷眼一扫,不由怒道:“还愣着做什么,快将人给我捞出来,水蛭不行,我准备的别的节目倒是可以玩一玩了。”

    话落,见没有人动作,王树仁再次将两个人踢了进去,见三个人都弄不出鲛人来,王树仁顿时望向身边的两人道:“没看那水蛭连动都不动吗,你们两个还不进去将人给我绑出来,还是说,让我将你们踢进去。”

    被王树仁紧盯的两人,即使心中怕的要死,此时也不得不进到了水中,却发现在外面很好扔进去的鲛人,在水中却仿佛吸收了水分,重如千斤,几人忙望向王树仁道:“王老大,这人邪门的很,他该不会不是人吧。”

    冷冷的望了几人一眼,王树仁嗤笑道:“不是人,你说他是什么,不过是你们胆子太小,被那些水蛭吓得没有力气了吧,不是人,不是人会被你们扔进去,难不成他真的不想活了。还不将人个我弄进出来,不然我便在你们身上刺了窟窿,我倒要看看加些鲜血的味道,这些吃饱了的水蛭,会不会有所动作。”

    知道王树仁向来言出必行,众人可不想尝试水蛭的疯狂,忙合力用劲想将鲛人给抬出去,见果然搬动了鲛人,心中一喜,只是这笑意还没持续三秒钟,便见本来安静沉在水底的水蛭突然向他们游了过来,其中一人大喊一声,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却觉鲛人轻若鸿毛般直接被他扔了出去,这一愣神间,便觉脚底一痛,当下那条被咬住的腿便枯萎了般,再没有一丝的生机。

    几人正惊惧间,那人从腿到全身,立马干枯再没有了思考的机会,整个人就被水蛭吸成了干尸。

    望着这一幕,众人顿时打了个冷颤。

    隐晦的望向王树仁,多数人都打了退堂鼓,只是还未开口,便被王树仁一枪给结果了,这下子,其他人便是有话也不敢说了。

    王树仁这才开口道:“你们要搞清楚状况,没有我,你们哪个能活到今天,这份恩情,便是生生世世都还不尽我,竟然还想

    网网推荐:

    背叛我,看来你们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话落,将视线扫向鲛人时恨意更浓,上前一脚踩在了鲛人的手上,狠狠的碾压了几下,正在这时,鲛人却看到了一个人,正是白漠寒,见白漠寒有当场跳下来的架势,鲛人赶忙用眼神阻止了白漠寒示意自己能够搞定,遂白漠寒又缩了回去。

    而显然这样简单的惩罚,已经没有办法满足王树仁那变态的要求了,只见其冷冷的蹲在了鲛人的面前,用枪抵在了鲛人的脑袋上道:“将珍珠都给我交出来,不然我先杀了你,虽然那些水蛭不吃你,可不代表我不杀你。”

    鲛人闻言道:“你杀了我,就永远得不到珍珠。”

    王树仁笑着道:“我会再你这一棵树上吊死嘛,还有,珍珠因该就在你的身上吧。”

    听闻此言,鲛人不屑的一笑,不紧不慢的将珍珠一颗一颗的取了出来,望着众人贪婪的眼神,鲛人还故作遗憾的道:“你确定还让我往外拿吗,可我怕这屋子都堆不下呢。”

    “这屋子都堆不下。”想象着鲛人描绘的画面,屋中众人瞬间达成了共识,两人直接将激光枪架在了王树仁的脑袋上,身形一顿,王树仁脸上顿时显现一抹冷光道:“你们干什么,想要背叛我吗。”

    刘能可以说是早期跟着王树仁的人之一,如今却也是怨气最大的一个,听闻王树仁此言,当下便怒道:“说什么背叛,不过是纯粹利益的结合罢了,自然也会因为利益分崩离析。”

    用枪杆子狠狠的戳了王树仁的脑袋几下,这才接着言道:“而且,别整天一脸恩人的表情对着我们,难不成,你以为不过是吃了你两口饭,就真能让我们为你卖命一辈子,做什么好梦呢,若真有这样的傻子,你给我们也介绍介绍,我们还想要呢。”

    话落,鲛人只见王树仁嘴角竟然露出了一抹笑意,“是嘛?”,众人当下便感觉不好,刚要开口,就见刘能已经化为了血雾,就在众人愣神间,王树仁已经回头,一枪崩死了另一人。

    这才开口言道:“刘能说的对,世上的确没有那种蠢人,所以我提前做点防备也是无可厚非,想来你们也知道我原来是个武器专家,只是后来被人废了胳膊,重型武器却是做不成了,不过精细的武器,却是没有问题的,比如能够隐藏在人身体里的微型炸弹。老实说,刘能是我第一个启动这炸弹的,效果很不错不是吗。”

    刘念乃是刘能的兄弟,听闻此言,当下便言道:“死又怎么样,你杀了我大哥,我要你尝命。”

    嗤笑一声,王树仁当下不屑的言道:“哦,你确定你能办得到吗,是,你不吝惜自己的性命,那他们的呢。”

    刘念瞬间皱起眉头道:“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意思便是,你若杀了我,你们都得死,我早让人将你们的启动器与我的心脏连接在一起,若是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那便是你们的死期。”

    “你骗我。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刘念话落,便将枪举了起来,王树仁不仅没躲,反而张开双臂,闭上了眼睛一脸认命的神情。

    刘念犹豫了几秒,刚要开枪,却在扣动扳机的前一秒,被身边的王嫱下了杀手,不可置信的望着这个往日里最好的朋友,刘念不甘地闭上了眼睛。

    刹那间如同刘能一般,化为了血雾。

    见识了王树仁这番手段,众人更是一阵胆寒。

    众人望着王树仁的目光都隐藏着惊惧之色。

    而王树仁显然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将王嫱叫到了身边,右手在其脸上狠狠的甩了两下道:“果然脸皮够厚,这杀人杀的真叫一个理直气壮,我现在都为那刘念觉得不值了,帮出一条白眼狼来,不过我喜欢,刚刚那一枪,你也算帮我报了仇,本来如你这般背信弃义之人待在我手底下,我是极厌恶的,不过你也算间接替我出了口气,我就勉为其难,让你给我继续做狗好了,左右不过几根骨头的事情,不过现在吗,还不给我跪下,做狗就要有做狗的样子,你见过有几个狗是站着的。”

    王嫱闻言,忙蹲坐了下来,竟真的学着狗的模样,还冲着王树仁学起了狗叫,可算是将做人的尊严丢了个一干二净,王树仁见状,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狠狠的扫过众人道:“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你们背叛的结果,让你们做人不好好做,偏偏要做狗,如今这样开心了吧,你们给我记清楚,以后不仅是他一个,但凡我将你们叫来,等我的时候,你们都必须是这个姿势。”

    见众人脸上恼羞成怒的神情,王树仁冷笑道:“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这样的日子,说起来,还不是你们自找的,既然是自找的,就都给我收回你们这样的目光,不然,我会恨不得将你们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确定将众人都给收服了,王树仁这才回身,在鲛人的脑袋上使劲敲了两下道:“你的挑拨离间显然不管用了,还是将珍珠都给我交出来吧,这样我一高兴,说不定会考虑留下你的性命呢,而且你有多少东西我可是清楚的很。”

    话刚说到这里,王树仁便惊惧的看着手中的激光枪,瞬间被鲛人将枪头给弯了回来,不由吓得将激光枪一扔,连退五步道:“你想干嘛,就算你能毁了我手里的这个,其他的可也不少呢。”

    嗤笑一声,鲛人冷冷抱胸,直望着王树仁道:“你完全想多了,我可没有那种爱好,我来的目的,不过是将你抓住罢了,对你你姓王,对于王羽坤这个名字,你总该记忆犹新吧,若是实在记不的的话,我帮你恢复一下记忆也是可以的。”话音落下,屋中早已没有一粒珍珠。

    见状,王树仁显然陷入了疯魔之中,紧紧的上前,抓着鲛人的衣领道:“你不管你是什么人,立刻将珍珠给我交出来,不然,现在就给我去死。”

    刚说到这里,王树仁便觉得胳膊一痛,便见自个的手臂,不自然的弯曲了下来,锥心般的痛楚袭来,尖利的嚎叫了一番,最终只化为了一句,“不管你是谁,我一定要你声不如死,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闻听此言,鲛人不屑的道:“杀我,就凭你,下辈子都不可能,而且,若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刚刚是说,被人废了一条胳膊,所以没办法,再靠原本做军火的手艺吃饭,唯有做些微型炸弹什么的,威胁威胁你的手下是吗,那不知道现在你还能做什么。”

    冷冷的望着鲛人,王树仁此时脸孔都扭曲了起来,见状,白漠寒忙从房顶跳了下来,忙吸引仇恨的道:“问他那么多干嘛,左右他也没几天可活了,待咱们将他交给羽坤,有他好受的。”

    听闻此言,王树仁终是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言道:“你们原来是王羽坤的人吗,没想到啊,原来以为不知道是哪里的土包子,没想到身价竟然是如此丰厚,早知道这样,我就该多陪他玩一会才好,这样说不定我能得到的东西更多呢。”

    话落,白漠寒不由接过了话头道:“不过,现在后悔也不迟,放心好了,我定然将你安全送到,而且那里遍地珊瑚,不过你能不能拿出来,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话落,白漠寒便动手将其捆了个结实,转身望着众人道:“你们别在这里浪费我的时间了,说说吧,参与袭击王羽坤的都有谁,主动站出来跟我走,若不然待我差出来,你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话落,白漠寒就见他们被团团围了起来,不由冷笑道:“看来,你们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了。”

    听闻此言,王嫱站起身来,第一个冷言怼道:“别说的好像你们给了我许多机会一样,别忘了,我们的命可都在王树仁手里握着呢,你要处置了他,和连我们一起杀又有什么不一样。”

    王树仁这时笑着道:“对,你们最好记住,还不赶紧把人给我解决了,若是你们现在还有什么怀疑,可以看看我的胸口,上面的疤痕还在呢,那可是我特意留下的。”

    众人一听这话,顿时有人开口道:“他说的是真的,我见过当时问大哥,大哥说是只是做了个小手术,可是那里面明显有东西。”

    众人听罢,当下纷纷拿出激光枪,对准了场中的白漠寒和鲛人。

    见白漠寒二人没有答话,又有仁开口道:“你们最好将他给放了,否着的话我们可就动手了,大不了就是同归于尽。”

    白漠寒二人见状,鲛人示意白漠寒捂住耳朵,白漠寒一把打晕王树仁,接着道:“你们确定要跟我们拼一场?”

    众人闻言均是点头道:“反正不能活自然要一拼。”

    白漠寒笑了笑道:“你们这些人啊,这么拼拼的只是一条狗命,但是若是换换拼的方向,说不定能拼出自个的人命。”

    这些人显然对白漠寒的话没有多大兴趣,直接开口道:“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狗命又如何。”

    白漠寒见状,挥挥手道:“哎,没办法,兄弟交给你了。”

    说罢,白漠寒便堵上了自个的耳朵,鲛人吟唱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望着瞬间倒地的众人,白沫寒冲着鲛人竖了下大拇指。不过这一下,却是引来了更多的人。

    白漠寒见状,笑着道:“看来这下我们能够省不少的事,刚刚的问题我在问一遍,谁参与的劫杀王羽琨的事。”

    这时有几人道是光棍,直接开口道:“我们参与了,又如何,今天你们两个必须要留在这。”

    白漠寒点点头,道:“好,很好,不管怎么样,还算是敢做敢当。既然如此,束手就擒还是让我们费事。”

    这些人显然也不废话,直接便动了手,白漠寒笑了笑,看着众人道:“既然如此,我就费费力气。”说着,闪身上前,几秒钟的时间,便将刚刚的几人打晕了过去。

    又将相关众人一股脑的给放在了一起,便见一个接一个变为了血雾,这下子屋中众人顿时拼命了起来,无奈,鲛人只得再次吟唱了起来,与上次不同,这次的吟唱显然是带着攻击性,瞬间屋中便躺了一片,七窍流血,死的不能再死。

    而此时王树仁也被刚刚的声音给惊醒了,一睁眼便看到了这么个场景,望着眼前这一幕,王树仁终是再也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冷冷一笑,鲛人顿时卡住了王树仁的喉咙道:“这可不是你能问的,不过看你将人聚集在一起,省了我再去找人帮忙的功夫,间接帮了大忙,我倒是可以在你临死前,让你知道我的身份如果那时候,你还有那个心情的话。”

    白漠寒这时开口道:“你应该知道我们是什么人才对,刚刚不是已经说过了嘛,王羽琨。”

    王树仁笑了笑道:“我知道,王羽琨,可你们并不是珊瑚族人,我当时记得王羽琨说过,他们珊瑚族就剩下他和他的那个什么王叔两个人了,我就想知道,你们又是什么人。”

    鲛人冷着脸道:“找你报仇的人。”见二人没有要回答自个的意思,王树仁便也放弃了再问下去的念头。

    将所有的人都带回了司马家,司马霏儿可以说是最兴奋的,直望着王树仁道:“他怎么变成了这副死样子,怪不得怎么找也找不到他,这不男不女的模样,还真是白瞎了我的眼。”

    苍蝇头这时接口道:“他简直就是污染源。”

    闻听此言,白漠寒忙上前捂住了媳妇的嘴巴,将人拽在自己身边道:“给我离他远一点,这是个危险人物,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我可不想在临走前,再出什么差错。”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顿时兴奋的道:“漠寒,你的意思是,咱们终于要离开了吗。”

    嘴角挂起了一抹笑意,白漠寒好笑的道:“若是,你现在还是想跟着我一起走的嘛。”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不由跳了起来道:“要去,要去,当然要去。”

    闻言,白漠寒这才轻轻的拍了拍媳妇的脸颊道:“若是想去,就去问问伯父,有没有速冻装置,将这几个人装进去,直接冻住了事,免得这个王树仁诡计多端,再多生事端。”

    司马霏儿闻言,立时应道:“我现在就去,对了,漠寒,我呢需不需要带些什么东西去,都要走了,我怎么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没带。”

    听闻此言,白漠寒不由想到这些日子以来,妻子疯狂的往自己的背包里塞的东西,甚至连床都塞了两张,说是怕过去不习惯,白漠寒不由嘴角抽搐的道:“我觉得你收拾的已经很好了,倒是应该好好去和父母告个别,还有两个儿子,你不会计划什么都不说,就这么悄悄的走吧。”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顿时沉默了下来,神情也带上了几分沮丧,见白漠寒看了过来,忙又装作元气满满的样子,兴冲冲的跑了出去。

    见状,白漠寒忍不住摇了摇头道:“我如何会不懂,你舍不得儿子的心情,在我面前若还需伪装,那岂不是太累了。”

    再次被强制的吃了一把狗粮,苍蝇头无奈的道:“老大,我拜托你,下次你和大嫂秀恩爱的时候,能否提前说一声,也好容我们暂避一下,若不然我们不是被闪瞎了眼,就是被你们两个甜死了。”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白漠寒好笑的望着众人夸张的神情,不由一拍手道:“放心,再次回来,我保管将你们这些单身的家伙都给推销出去,到时候大家一起,你们有也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听闻此言,众人不由大笑了起来,有那促狭的甚至还拱拱手,玩闹一番,众人不由都笑了起来。

    王树仁此时却是冷哼一声道:“真是可笑,你既然都入赘了司马家,那就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那个王羽坤的事情,你这么上心干什么,我可不认为,你有以后用的上他的地方,要我说,你还是放了我,对你来说,我比他可有用多了。”

    冷冷一笑,白漠寒懒得应话,遂扭头又和众人玩笑了起来,见此情景,王树仁如何甘心,忙又追加砝码道:“白漠寒是吗,你觉得像我这样的人,会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吗,我这些年得来的宝贝,可是没有全部卖掉,还有许多被我藏在一个十分隐秘的地方,若没有我带路,你们是绝对找不到的,怎么样,若你放了我,我便带你去,那些宝物都给你,您看怎样。”

    “不怎么样。”凉凉的吐出四个字来,白漠寒有些好笑的道:“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刚刚不是才说过我入赘了司马家,那你觉得,我会缺那些东西吗,既然不缺我有必要,和你去吗,我说,以往觉得你蛮聪明的,怎么这时候竟说起傻话来。”

    王树仁闻言,顿时噎了个半死,只是活命的希望却是第一位的,见白漠寒不为所动,不由言道:“那若是我有你想不到的东西呢。”

    白漠寒这次连视线都吝啬了起来,见状,王树仁不由忙道:“你别这幅表情,一会我拿出来的东西,指定让你大吃一惊。”话落,心神一动,便有一个密封的玻璃瓶子落在了众人面前,绿色的液体在光照的作用下,竟掀起了点点涟漪。

    众人心中一惊,白漠寒觉得仿佛有什么在心中划过,却是慢慢的走到了王树仁面前,将那瓶子打了开来,刹那间便觉一股生气钻进了身体里,脸上不由露出了一抹惊喜,当下喊道:“返青木汁。”

    见白漠寒只闻了一下便叫出了瓶中之物的名字,便是王树仁都是心中一惊,不由言道:“你竟然认识这是什么东西不成。”

    “看来你是不认识了。”凉凉的回了一句,白漠寒这才言道:“返青木汁,代表的乃是生机,若是普通人服下这么一瓶,起码增寿十年,更特别的是他对筋脉和旧伤有很好的滋养效果,可以说是一流的疗伤圣药。”

    听闻此言,刚踏入屋内的司马傲天当下将瓶子攥在了自己手里。

    无奈的望了自家岳父一眼,白漠寒忍不住道:“父亲,你这样的行为能不能改一改,是在是太跌份了。”

    横扫了白漠寒一眼,司马傲天没好气的道:“我就看不得你这幅样子,好东西抢到手再说,什么跌份不跌份的,你啊,还是太年轻,这样的事情根本不懂,这样吧,你这次回来的时候,让父亲给你好好讲讲。”

    无奈的摇了摇头,白漠寒这才蹲在了王树仁面前道:“我若是猜的没错的话,你应该是发现了这返青木吧。”

    瞳孔一缩,王树仁强撑着底气道:“是又如何,若你今天肯放我一马,我便告诉那树到底长在什么地方,怎样,这很划算吧。”

    王树仁话音刚落,司马傲天忙接过话头道:“的确很划算,漠寒答应他,抓他还不容易,咱们既然能抓他一次,自然能抓他第二次,这样的宝贝可未必能找到第二棵。”

    见司马傲天开口,王树仁底气更足道:“没错,做人做事要懂得取舍,如何,这么容易做的选择,你该不会真的要想很久吧。”

    “当然不用。”淡淡的接过话头,见王树仁一脸得意的模样,白漠寒这才淡淡的开口道:“我的答案很简单,就是一个字‘不’,”鲛人这时插口道:“多送你两个字“不可能”。”

    话音刚落,王树仁脸上的笑容顿时僵在了嘴角,白漠寒这才淡淡的道:“返青木汁虽好,可一棵返青木一年也分泌不出几滴,我想这应该是那返青木树洞之中所有的了吧,便是现在过去,也不过是棵普通的树木罢了,我为什么要换,至于抓你不费功夫这件事情,理的确是这么个理,只不过我可没有玩猫捉老鼠游戏的爱好,所以,你还是乖乖的给我待在这里吧,至于那返青木,我想知道的话,根本不必那么麻烦。”

    话落,白漠寒不由将目光聚集在了鲛人的身上,鲛人脸上带上一抹自信的笑意道:“漠寒放心就好,我保管让他将他祖宗十八代都交代出来了。”

    闻听此言,白漠寒不由一笑道:“既然这样,那这里就交给你了,父亲大人咱们先出去吧,这里交给他就好,咱们如今留下来也不过是添乱罢了。”

    司马傲天闻言,顺手将玻璃瓶往怀里一塞,率先带着白漠寒走了出去,到了门口方道:“漠寒,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白漠寒应了一声,随着司马傲天来到了其平日用来处理公事的地方,刚一坐下,便见其塞了一个小盒子过来,好奇的打了开来,见其是各种的卡片,白漠寒不由好笑的道:“父亲,给我这个做什么。”

    司马傲天闻言,不由好笑的道:“平日多聪明的人,现在怎么傻了,这俗话说的好,穷家富路,这钱自然是少不了的,这些卡都是没有限额的,你随便用。”

    白漠寒闻言,好笑的道:“父亲,干嘛这么麻烦,刷一下通讯器不就好了,装上这个,多不方便,我现在的东西已经够多了。”

    司马傲天闻言一滞,带着几分恼羞成怒道:“给你,你就收着,哪那么多废话,你知道什么,这卡片可是身份的象征,拿着这卡去哪,别人都要高看你三分。”

    挑眉一笑,白漠寒好笑的道:“可是父亲,我更喜欢人家是看在我自己的本事高看我,而不是这些卡片。”

    司马傲天顿时无言以对。

    深吸口气,司马傲天方才言道:“你爱用不用,我才懒得管,你这次计划出去多久,便是要带霏儿走,是不是也要给我这个做父亲的说个时间,还有你们两个孩子,我们照顾是没有问题,但是他们还是需要父母亲经常看着的。”

    白漠寒闻言不由笑言道:“这个自然,虽然不知道这次会待多久,但是最多一年,我便会带霏儿回来看看,毕竟我也不想错过儿子的成长不是。”

    司马傲天听闻此言,深深的望着白漠寒,白漠寒打了个冷颤,身子往椅子后面靠了一下,不由言道:“父亲大人,你这么看我做什么,有话就说,你这样,我真的挺害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