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只听司马傲天说道:“你们不是在他的身上安了追踪器吗,我的任务不就是将各个窗口封死,并保证饭店内众人的安全,至于抓人的事情,是你们的事,与我可没有什么关系。”

    说着司马傲天又略有些担忧的道:“另外,漠寒若是可能,我倒是希望等他跑出我的饭店外面,你再去抓,毕竟我饭店的口碑建立起来也不容易,被你今天这么一闹,只怕要荒凉许多时候了。”

    听到这里,白漠寒忍不住笑出声来,好笑的道:“岳父,这里用荒凉这个词真的好吗。你这是诅咒自己吗。”

    司马傲天沉默了一下,顿时怒吼了起来,“白漠寒别跟我嬉皮笑脸的,总之我说的话,你好好想想,我这次可没和你开玩笑。”

    “好好好,我知道了,若是若是有可能,我一定尽力外面解决问题,若是那家伙赖在酒店就是不出来,我也只能……”话虽未说完,但意思已经十分明白了。

    司马傲天有些恨恨的道:“那你小子动作最好麻利点。”

    话落,就传出通讯器切断的声音,苍蝇头有些好笑的道:“老大,你又怎么惹到司马家主了,他平日可不是个这么小气的人。”

    没好气的敲了敲苍蝇头的脑袋,白漠寒方才好笑言道:“别乱说,我岳父那人什么时候大方过,对了给我盯紧了王树仁,若这次再让他跑了,我觉得我也就没脸就再见王叔和羽琨了,差不多可以去一死以谢天下了,明白了吗。”

    苍蝇头僵着脸,扭头望向鲛人,却见其不屑的望了过来,苍蝇头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真是蠢毙了。”

    刚打了两下,便听白漠寒道:“苍蝇头注意盯紧追踪器,咱们快到了。”

    听闻此言,苍蝇头赶忙应道:“老大,你放心吧,眼睛都不曾离开过。”

    说到这了,白漠寒有些好奇的道:“不过苍蝇头,你到底是怎么将追踪器安在他的身上的,还让他不曾发现。”

    见白漠寒问起这个,苍蝇头不由将目光聚集在了鲛人的身上,双手指着鲛人道:“当当当,那自然要感谢这位幕后功臣了,说来,这件事若不是鲛人帮忙,那便是我有再大的本事,也是搞不定的。”

    听闻此言,白漠寒忍不住好奇的问道:“难道人不是你找到的吗。”

    一听这话,苍蝇头不由尴尬了起来,“老大,你也太高看我了,不是我说,那个王树仁的反跟踪躲避水平,绝对是大师级的,我也不得不写个服字,这家伙自从有了上次的经历,到哪可是更加谨慎了,原来还好赖在一栋楼里,现在直接分了两栋楼,我们若是直接去抓,估计还得扑空。后来还是鲛人想了个办法,将王树仁的样貌传给鱼虾一类的海洋生物知道,而他们会用一种特别的磁场将看到的画面传递到鲛人的脑中,老实说,五天前我们才知道他的行踪,又有一些鱼虾自愿献身,这才将追踪器留在他的体内,只是没有想到,他带上追踪器的一刹那,竟然是直接回来自投罗网了。”

    听到这里,鲛人忍不住接口道:“或者是,王树仁自傲的认为,没有人想到他会回来呢,又或者说,便是知道回来,也不可能抓的到他,毕竟他也是吃一堑长一智,不禁更加谨慎了,住的地方地形也都比较适合逃跑。”

    见两人说的高兴,白漠寒忍不住好笑的道:“或者是,他从羽坤那里抢来的东西,换到的钱,已经被他挥霍的差不多了呢。”

    白漠寒这话一出,两人顿时不得不承认,这话该死的有道理。

    就在此时,王树仁落脚的饭店也到了,苍蝇头忍不住言道:“那老大,你说,他如今住这么好的饭店,会不会是寻找下一个下手的人呢。”

    白漠寒摸了摸下巴,觉得很有可能,当下便露出笑容道:“这个不是没有可能,而且我们也希望是。”

    话落,白漠寒用力拍了拍鲛人的肩膀道:“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鲛人指了指自己,道了声“我”字,便见白漠寒连连点头道:“不错,就是你,本来,我去是最合适的,不过,你们也看到了,我在这里,知名度还是很高的,有司马家这个招牌,只怕就算他有心,估计他也不敢下手,而你就不一样了,有羽坤的事情在前,我想他更喜欢对独身的外地人下手,而你的样貌怎么看都不像是西方帝国的人吧,怎么样,考验你演技的时候到了,你可千万不要丢脸啊。”

    鲛人嘴角扯出一抹魅惑众生的笑意,刹那间收拢了起来,浑身竟是显露出一种病弱之意,只此时浑身上下却透露着一股贵气,白漠寒满意的点头,不由冲着鲛人露出了一根大拇指。

    白漠寒更是直接将避水珠用一根项圈挂着,套在了鲛人的脖子上,将一种我是土豪,人傻钱多的意思标准的表现了出来,而且避水珠若隐若现的在胸前展示着,更让人遐想无数。

    见鲛人此时的模样,苍蝇头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将追踪器也做成了一个手链,带在了鲛人的胳膊上,这才言道:“记住,当那王树仁出现的时候,这条手链就不会不自觉的收紧,所以,若这手链收紧的时候,就表示目标人物近了。”

    见鲛人明白了,苍蝇头不由想教一些入住的基本知识,却被白漠寒给拦了下来,见其疑惑的神情,白漠寒不由解释道:“这样不是更本色出演,想来,若是那王树仁看到,更能相信不是吗。”

    鲛人了解的点了点头,白漠寒,不由笑着拍了拍其肩膀道:“好好演,可不要穿帮啊。“

    应了一声,鲛人便走了进去。

    白漠寒这才和苍蝇头住进了另一栋楼,然后道:“入侵酒店的监控,紧紧跟着他。”

    闻听此言,苍蝇头不由抽了抽嘴角道:“老大,这样不太好吧,你要不要给你岳父打个电话,让我直接接进去就好。”

    话落,苍蝇头望见白漠寒甩过来的眼神,当下在自己的嘴上一拉,这才言道:“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

    话落,便见早已将监控器连接了起来。

    同时又将鲛人身上安装的监视器也打了开来。

    不过第一秒便忍不住笑了出来,只因鲛人身上并没有带钱。

    望着对面服务员黑下来的脸色,鲛人竟是直接将一个拳头大小的珍珠放在了柜台上,冷笑的道:“这东西,足够我在这里住很长时间了吧。”

    对面的服务员闻言,神色十分纠结的道:“这位客人,你这颗珍珠的确是价值不菲,只是,我们饭店要收的是现金啊

    网网推荐:

    ,你这颗珠子便是再珍贵,它不是现金,这酒店您就不能住啊。”

    闻听此言,鲛人又将一颗珍珠拿了出来,这下便连大厅的客人都给惊住了,甚至有人喃喃自语道:“这是哪里出来的暴发户,还真是钱多人傻,这一颗足够他们这里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了吧。”

    这些话,鲛人自然是听在耳中的,只是却没有多做领会的意思,而是望着后面说话的服务员道:“那现在,其中一颗给了你,另一颗你拿去卖了,给我抵房费,你可愿意。”

    那人闻言,简直兴奋到了极点,差点就晕过去,这还真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不可置信的问道:“客人,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将其中一颗送给了我吗。”

    “恩哼”了一声,那服务员当下言道:“愿意,愿意,当然愿意。客人,你等一下,我这就给你登记。”

    话落,无视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神情,便要将两颗珍珠先收起来,却被一个女人给拦了下来。

    服务员眼中闪过一抹恼怒,只是平日的做事规矩,却也让她不敢随意得罪顾客,挂起专业化的笑容,只听其有礼的问道:“这位客人,请问你这是何意,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嘛?”

    这边服务员话音刚落,便听对方言道:“帮助,还是得了吧,不过是住几天,就收人家两颗珍珠,你做人也太黑了些吧。”

    服务员闻言,深吸口气,忙接着道:“这位客人,想来你误会了,珍珠的事,是这位客人自己提出来的,我不过是答应下来而已。”

    话落,服务员不由望向了鲛人,感觉到手腕上手链的收紧,鲛人不由将目光注视在眼前的白衣女子身上,心中暗自吐槽道:“我去,这也太恶心了吧,谁能想到,这王树仁,竟然变为了女人的装束。”

    而且鲛人还特意查看了一番,那胸前的隆起,只怕是真的。深吸口气,便开口道:“她说的没错,的确是我同意的,至于你,不要多事,我说了给她就给她。”

    那服务员闻言,忙又再次出手,想将珍珠收起来,却被王树仁再次拦在了身前,如此三番两次,便是服务员有再好的休养,此时也忍不住露出了一抹怒意道:“这位客人,请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王树仁没有说话,只是笑着将两颗珍珠握在手中,就在众人以为其会将两颗珍珠收在手中的时候,却见对方竟然递到了鲛人的面前,开口言道:“这珍珠珍贵的很,你还是收起来吧,你想在这里住下,这钱我付了。”

    话落直接将自己的卡伸了过去,鲛人淡淡的望了王树仁一眼,将其手直接挥了开来,将两颗珍珠放在了服务员面前,冷笑着道:“我活这么大,还没沦落到让女人替我付钱的地步,你那钱还是自己收着吧,按我说的做,钥匙给我,我累了,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失而复得,只见那服务员动作迅速的将珍珠收了起来,又非常麻利的将房卡递了上去,还怕鲛人不明白,迅速的从柜台后走了出来,亲自将其带到房间前演示了一下,这才离开。

    感觉到手上的手链再次勒紧,鲛人脸上露出了势在必得的笑容,抿了口桌上的红酒,果然听到了门铃响起的声音,略等了一会,这才站起身来,慢悠悠的上前将房门打了开来,见到门口的王树仁,鲛人手臂搭在门槛上,扭头望向王树仁道:“这位小姐,你又来干嘛,我们应该没有熟到让你来敲我房门的地步吧。”

    王树仁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竟是直接推开了鲛人走进了屋内,就着刚刚鲛人用过的杯子,将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鲛人的瞳孔一缩,只觉得自己略有几分恶心的感觉。

    强迫自己将这份感觉压下,鲛人方才没好气的让开门口道:“小姐,请你出去,若不然别怪我叫人请你出去,我想,这么大的酒店,这点作用应该还有吧。”

    王树仁身形一滞,慢悠悠的站起身来,却是靠着门后,将门给关了起来,下一秒,双手环过鲛人的脑后言道:“干吗这么绝情啊,你不知道,你刚刚的举动,真是迷人极了,如今如我这般美貌女子送上门来,你如此表现可不是绅士所为啊。”

    又是一阵恶心,鲛人用力的将人给推了开来,挥手将那股恶心的香水味挥舞了个干净,鲛人这才言道:“给我滚开,我对你这样的……女人,可是一定兴趣都没有。若你来只是说这个的话,那就请你立刻给我滚出去。”

    深吸口气,王树仁慢悠悠的站起身来,这次没有再试着接近,而是老实的站在原地道:“那样的珍珠你应该不止两颗吧。”

    闻言,鲛人转身的瞬间,嘴角勾起一抹隐晦的笑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这才言道:“这就是你的目的吧,只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王树仁闻言,也紧跟着笑道:“不瞒你说,我是个珠宝商,对你的珍珠可是有兴趣的很,若是你有心想要出售的话,我保证给你一个最好的价钱。”

    话落,直接将一张黑卡掏了出来,放在鲛人的桌子上,笑着言道:“为显诚意,这点钱,就算我给你的招待吧。”

    话落,王树仁倒是老实的走到门口,有礼的:“请忘掉我刚刚失礼的行为,不过我刚刚的话,却是没有胡说,我是真的看上你了,毕竟你真的是个有魅力的男人。”话落,撂下一个飞吻,便转身出了屋子。

    鲛人打了个冷颤,将通讯器打开,正要开口,就听一声刺耳的杂音声,接着才听到苍蝇头的声音道:“那个王树仁可真是狡猾的很,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已经将你的房间装上了监视系统,好在我反应够快,不然只怕这个时候,他都逃之夭夭了。”

    鲛人闻言,眉头热不住皱了起来,“那咱们这样说话没事吧。”

    话落,鲛人便见苍蝇头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我出马,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全部搞定,你现在就是大骂他,我也保管他听到的也只是我们想让他听到的声音。”

    这边苍蝇头话音刚落,便被白漠寒抢过话头道:“现在仔细听我说,一会,苍蝇头将干扰影象画面撤出以后,你便将珍珠都摆出来,让他看看,当然是越多越好了,想来,那么多的财宝应该让他动心了吧,记住你的目的,就是让他出了这个饭店,最好能去一个只有你们两个的地方,这样也能防备伤了无辜的人不是。”

    点了点头,鲛人表示自己知道了。见白漠寒挂断了电话,便按着白漠寒的吩咐,将珍珠一颗一颗的掏了出来,很快便堆满了墙角,还十分招恨的言道:“刚刚那个蠢女人动机可太明显了,这些东西我有的是,若她肯给高价钱的话,都卖给她也不是不行,可她居然那样,肯定没按好心,还有就是她身上的气味也真是太恶心了,绝对是垃圾投胎来的。真是白瞎了那副皮囊。”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听闻此言的王树仁狠狠的一拳捶到了墙上,冷笑道:“垃圾,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你们,还真是一脸高傲啊,就是不知道过两天跌落地狱,你的嘴里还能不能吐出这样的话来,不要怪我,原本想着,将那些珍珠拿走已经算了,不过如今吗,不让你这辈子都趴在地上活着,都砸了我自己的招牌。”

    眼中闪过一抹阴狠,眨眼间又变成那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换了一身装束又出了门居然跟服务员一样的打扮。

    苍蝇头见状,忍不住道:“老大你快看,这家伙想干嘛,难道要直接动手抢了。”

    白漠寒忙凑了过去,看着王树仁装扮的服务员直接进了楼梯间,并没有乘坐电梯,白漠寒也忍不住摇了摇头道:“这我也有些看不懂了,难道他还有其他目标。”

    苍蝇头闻言道:“这可不好说,这些天他跟谁接触我们也不知道,只是确保他不走出我们的视线。”

    白漠寒点点头,“管不了那么多了,你小心盯着,看他去哪,若是他自个直接出去了,倒是省了我们麻烦,还有通知鲛人,让他打起精神来,说不定这家伙有什么手段。”

    苍蝇头点点头道:“好的,我也想看看他到底要干嘛。”说罢便联系了鲛人。

    鲛人听罢,一脸不屑的道:“就他那样的,老子闭着眼也收拾了。”

    白漠寒这时插口道:“我可是答应了我岳父等他出去动手,能不动手,尽量等等。”

    鲛人听罢这才答应了下来。

    挂断通讯器,边听苍蝇头又开口道:“老大,他冲我们这来了。”

    白漠寒点点头道:“我看着呢别这么大声。”

    苍蝇头这时一脸恍然道:“我怎么把他这个习惯忘记了。”

    白漠寒闻言,忙问道:“什么习惯?”

    苍蝇头道:“开俩房间以防不测啊,真没想到这小子,不对现在是女人了,居然还来这一手。”

    白漠寒点点头道:“好好看着。”说罢苍蝇头也不在言语。

    直到王树仁装扮的服务员进到了房间十分钟没出来,苍蝇头这才道:“老大看来就是那样了。都进去十多分钟了。”

    白漠寒点点头,“看来确实是了。”

    苍蝇头这时不解的问道:“你说她是不是神经质了,如今他都成那样了,谁还能认出他来,不是多此一举嘛。”

    白漠寒笑了笑道:“那样了,不是也让咱们找到了嘛。”

    苍蝇头笑了笑道:“老大我不是这意思,再说咱们这次找到他可用的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办法。”

    白漠寒点点头道:“这应该是他一贯谨慎做出的反应,若他不是这样也就不用我们这么大费周章了。还有你发现没有这边这间房在顶层。”

    “顶层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嘛?”苍蝇头好奇的问道。

    “不仅是顶层而且离上房顶的楼梯也很近,一上房顶便能驾着飞艇立马逃离。”白漠寒解释道。

    苍蝇头笑了笑道:“这家伙可真算个人物了。老大他这样的活着可够累的。”

    白漠寒诡异的笑了笑道:“是吗,那你今天晚上就陪着他吧,我睡觉了。”

    苍蝇头闻言,一脸古怪的道:“老大,我对男人可没兴趣,你……”

    不待苍蝇头说完,白漠寒便开口道:“想什么呢,我意思让你盯紧监控,别让他在溜了。”

    苍蝇头听罢,这才一脸轻松的道:“这个老大放心,我肯定盯紧她。”

    白漠寒这时又道:“你让鲛人也睡觉吧,就说警报解除了,随时待命。”

    苍蝇头忙联系了鲛人,鲛人接通便开口道:“苍蝇头,能不能让我睡会,你说这个时候我还这么忙,对方看到还不得起疑心啊。”

    苍蝇头闻言道:“我就是告诉你可以放心睡觉了,警报解除了,还有睡觉你最好别说梦话,让人听见了更不好。”

    当然最后这一句是苍蝇头自个加的。

    第二日一早天还未亮,王树仁便又是一身服务人员的装束出了门。苍蝇头这时开口道:“等了你这么长时间终于动了。”

    白漠寒这时却插口道:“没多少时间,也就六个小时而已。不过这么早,这家伙要去干嘛。”

    没多时便见王树仁又回到了跟鲛人离得较近的房间。

    进去后又是半小时没有任何动静。苍蝇头这时忍不住骂道:“这家伙有病吧,睡半天觉,还要换张床啊。”

    白漠寒闻言笑着道:“你觉得他会这么无聊嘛?你不想让我睡觉才是真的。”

    苍蝇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忙道:“我小声点,不我尽量不出声。”

    又过去一小时,只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王树仁出了门,径直来到鲛人的房门前,敲响了鲛人的房门,见是王树仁,鲛人立马一脸不耐烦的道:“怎么又是你这个家伙,这么一大早来敲我的门做什么。”

    王树仁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个自认可爱的笑容道:“当然是来让你请我吃饭的。”

    嗤笑一声,鲛人便要将房门关上,王树仁直接一脚伸进了门缝里,大有一股我都来了你还好意思让我在外面的意思,见鲛人停下了动作,王树仁忙开口道:“记得昨天,你说没有让女人付钱的习惯,那咱们也算认识了,请我吃个饭总没有问题了。”

    “只怕是你现在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吧。”暗中这样想着,鲛人不由想着昨日卡中的金额,淡淡的点了点头,便从屋内走了出来,自顾自的走到大厅坐下。

    昨日收了珍珠的女子,今日早已换了一身着装,见到王树仁和鲛人都在,忙上前将一张卡递到了鲛人的面前道:“这是那颗珍珠换来的钱,你收好,至于房间我已经付了一年的房钱,三餐也已定好,都是这饭店的特色,我特意搭配过,先生,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满意的点了点头,鲛人将卡收了起来,这才笑道:“对了,我饿了,帮我叫两份餐点,若是你不介意的话,也可以留下来一起吃,对了,说了这么多,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服务生被这么一问,忙笑着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道:“先生你太客气了,我叫刘颖。”话落,忙将通讯器和鲛人的一对接道:“对了,这是我的通讯器号码,若是先生有什么要帮忙的,只管找我就是了。”

    话落,刘颖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脑袋道:“不好意思,我好像说错话了,以先生的财力只怕是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闻言一笑,示意刘颖先坐下来,鲛人温润的笑道;“我倒不觉得,这次的事情,不就是靠你的帮忙吗。”

    鲛人这么一说,刘颖不由更不好意思了,鲛人见状忙转换了话题道:“对了,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这边刘颖还未开口,王树仁便有些不耐的道:“看来,先生还真不了解行情呢,以你赠送那一颗珍珠的价值,足够这位叫什么,刘颖的小姐,一辈子衣食无忧了,还上什么班,那不是抱着金饭碗讨饭吗。”

    刘颖闻言,脸上顿现一股恼怒,竟是一巴掌挥了过去,王树仁虽能躲开,只是看见紧紧的盯着他的鲛人,只得硬生生的受了这一巴掌。

    这一巴掌下去,刘颖只觉得痛快无比,当下言道:“昨天我就想甩你两巴掌了,这珍珠是这位先生给我的,我要怎么用,我选择怎样的生活,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与你有什么关系,容得你叽叽歪歪个没完,昨天你是我的客人,我自然直能憋屈的忍着,可今天老娘不干了,老娘自由了,老娘不惯着你了。”

    王树仁捂着脸,一脸委屈的道:“你敢打我?”

    却不想刘颖满不在乎的道:“打你算什么,信不信你再啰嗦下去,老娘打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话落,刘颖再触及鲛人的视线,双颊一红,忙又换回刚刚有理的刘颖道:“抱歉先生,是不是吓到你了,非是我为人尖酸,实在是这位小姐她太烦人了些。”

    鲛人闻言,笑着点头道:“刘小姐说的不错,我也被她烦的不轻,这不,一大早就跑到我的门前说要让我请吃饭,我也是苦恼的很呢。刘小姐,老实说我也是刚刚从家里出来,实在不知道如何应付这种事情,昨天开始我不知道拒绝了多少次,只是这位小姐似乎听不明白,不知道刘小姐可有什么好办法。”

    嘲讽的望了王树仁一眼,刘颖冷笑道:“原来是这样啊,若是先生真想远离他的话,先生可以升级到我们的顶级客房,这样您的一切便会有专人服务,而且顶级客房若没有您的允许,任何人绝对不会jin ru到你的视线范围之内。”

    话到这里,刘颖不由尴尬的望向鲛人道:“抱歉,一不小心就。”

    摇了摇头,似笑非笑的望了王树仁一眼,鲛人笑着道:“不,我倒是觉得刘小姐这个提议不错的很,那就麻烦刘小姐了。”

    刘颖站起身来,正要向前,却觉头发一痛,竟是直接被王树仁踩在了脚下,鲛人见状,直接将王树仁推了开来,呵斥道:“你做的太过分了。”

    “我过分,你到底有没有眼睛,过分的是谁啊,从一大早就跑到这里唧唧歪歪个不停,处处针对于我。”

    话落,王树仁露出一抹噬血的笑意,上前凑到刘颖的耳边道:“穷人乍富好得意是吗,以为自己了不起,敢得罪我,看来,你真不知死字怎么写,想来平日里你都不看星际新闻的是吗,那些被谋财害命的可不是少数,昨天看到你收了珍珠的可不止我一个,你说,若是你死了,会有几个人怀疑到我的身上。”

    刘颖心中一惊,脸色顿时去了个干净,满脸煞白,险些晕过去。

    嗤笑一声,王树仁错开身子,再次问道:“想来刘颖小姐此时应该也明白她自己做的事情是多么的不妥,不如你让她自己说说看如何。”

    话落,王树仁轻轻的“恩”了一声,刘颖瞬间打了个冷颤忙道:“是我错了,是我做错了,那个,先生谢谢你,不过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许多事情,却是不打扰的好,若是先生没有其他的事情,我便先离开了。”

    鲛人自然是听到了王树仁威胁的话语,不过对鲛人来说,不相干的人实在不值得他多费心思,遂仅是点了点头,便让刘颖自去了。

    此时早餐被人送了过来,侍者刚要在鲛人面前的桌子上放下第二份早餐,鲛人便抬头言道:“将这份放到那边那张桌子上去。”

    正要坐下的王树仁顿时尴尬不已,望着众人的眼神,只觉得此生没有这么丢脸过,强压着怒气道:“你一定要如此不可是吗。”

    鲛人歪了歪脑袋,直冲王叔仁露齿一笑,“我答应请的饭已经请了,至于其他,呵呵!”这一声呵呵,直气的王树仁当下便站起身来,直往鲛人所指的位置坐了下去,侍者有些尴尬的将早餐放了上去,便忙退了下去。

    王树仁只觉得活了几十年,他从未如同今日一般丢脸过,心中对鲛人的恨意更加深了一层,如今在王树仁心中,鲛人不仅仅要趴在地上活一辈子,而是要被大卸八块各自被养着的地步了,味同嚼蜡的吃完了早餐,王树仁再次挡在了鲛人的面前,见鲛人眉头皱起,自觉地拉开了三步的距离道:“我在你心中的形象,如今我是彻底的了解了,如今咱们不谈其他,谈生意,总行了吧。”

    心中暗喜,知道王树仁终于上钩的鲛人,态度不由好了一些,笑着应道:“这自然可以。现在开始吧。”

    闻听此言,王树仁一脸“你开什么玩笑”的神情,接过话头道:“这位先生真会开玩笑,这么大的生意如何能在这里谈,未免有些太过儿戏了。”

    鲛人心中一喜,面上却是迟疑了起来,见王树仁露出了焦急的神色,这才言道:“不在这里,那去哪里,我刚来这里不久,许多地方也不熟。”

    听闻此言,王树仁便迫不及待的接口道:“地方自然是我来安排,你只要负责到场就好了,当然千万别忘了将珍珠带上,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银货两讫,以后也不会再相见。”说这话的时候,王树仁眼中不由流露出一抹嗜血的笑意。

    恰好被鲛人看在眼中,心中不由暗笑,不过却还是开口道:“女士,你说的也太简单了,我都说了我人生地不熟,而且你的态度,说实话我真担心,所以还是我来找地方,你看如何。”

    王树仁却是一笑道:“先生,你一个大男人还怕我这么个弱女子嘛。再说我也不是本地人,而且我的模样还可以吧,我也怕,你懂的。”说着话,还漏出了个妩媚的微笑。

    这一幕看的鲛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鲛人这时忍住吐的冲动,开口道:“只从见面,我就说过,我对你没兴趣,而且我就一个人,你可以多带几个人去就是了,我你也看见了,就是想带,也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