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最快更新宗师星际行最新章节!

    “嗯”了一声,王叔对着众人拱拱手道:“众位,就此别过,咱们有缘再见。”

    司马傲天等人也紧跟着拱手言道:“保重。”

    将人送上了飞艇,就在转身的刹那,忽听王叔言道:“漠寒,别忘了答应我们的事情,还有,早日与我们汇合,咱们再次同游如何。”

    白漠寒亦是一声大笑道:“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王叔羽琨,你二位且先走一步,待我安排好一切,将那几个伤害羽琨的家伙抓起来,我便去找你们。”

    听闻此言,王叔的脸上顿时带上了三分轻松道:“那我们便在家里等你,记得,一定要先来看我们。”

    点了点头,挥手送别二人。白漠寒这才搂着司马霏儿的肩膀道:“咱们也回去吧。”

    本以为会看到霏儿温柔的回应,却没想到霏儿竟然挣脱了自己的怀抱,自顾自的往屋内走。

    白漠寒不由望向司马傲天道:“父亲,我应该没干什么吧,这霏儿是怎么了。”

    “漠寒,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这里装傻啊,这么明摆着的事情,拜托,你能别在外人面前卖蠢吗。”

    听闻此言,白漠寒简直无言以对,转身面向齐思情道:“母亲,到底是怎么了。”

    齐思情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漠寒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白漠寒当下被说的一愣,一脸无辜的道:“这跟我傻有关系嘛?我怎么不觉得。”

    齐思情听罢,又是一阵的摇头,拍了拍白漠寒的脑袋道:“你呀,心可真不细致,还能怎么了,不就是听到你要走,霏儿才不高兴了吗。”

    白漠寒这才恍然大悟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道:“真是当局者迷了,这么的简单的道理,我却……”

    说到这里,白漠寒忙道:“父亲,母亲,容我先走一步。”

    齐思情闻言,不由笑道:“这事你可反应够慢的,快去吧,和霏儿好好说话,自你们成婚,你就经常独自去星辰大海,霏儿她怀着身孕,因怕你分心,出什么事愣是一句话都没有透露给你知道,独自将两个儿子生了下来,她的苦,你该了解才是。”

    白漠寒闻言,不由有些唏嘘的道:“母亲说的是,这点确实是我的不是,往日只顾着自个的事,倒是对菲儿亏欠了不少,我今后一定改正,父亲、母亲,我便先回去了。”

    见岳母点头,白漠寒忙跟了上去,司马傲天见自家夫人兴致不高的模样,不由问道:“夫人,好端端的这又是怎么了。”

    齐思情闻言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如今我是真不知道,当初将霏儿嫁给漠寒是对是错了。”说着又是一阵的叹气。

    这话一出,司马傲天的嘴角不由抽搐了起来,扫了一眼,跟在身边的众人,忙将众人遣散,这才拉着媳妇来到了房间里,方才没好气的道:“我说,你如今说话做事,是越发不看场合了,你说你在那么多人面前说出这话来,而且若是那话传到漠寒耳朵里,他怎么想,你让漠寒的脸面往哪放,便是霏儿听到也会不高兴的。”

    齐思情没好气的撇了丈夫一眼,这才言道:“我又没有说错,你自己看看,自从霏儿嫁了人,她过过几天安生日子,而且漠寒在外面,他去的地方都是些什么地方,正常人没一个想去的,害得我们的女儿连个安稳觉都睡不上,如今他好容易回来了,哈,这才多少日子,你瞧瞧发生了多少事情,你女儿又掉了多少眼泪,就是我现在的心还砰砰跳个不停呢。”

    话音落下,司马傲天却是言道:“你瞧,你这话说的,什么就正常人不去,漠寒和他那些兄弟有谁不正常,我看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俗话说好男儿志在四方,本就是寻常,漠寒是个有本事的,外出闯闯有什么不对的,当日咱们看上的不就是漠寒他未来的可能吗,若不然我司马傲天的女儿什么人嫁不得,偏要选他一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我又不是有病,而且漠寒闯荡在外,你可知给家族带来多少的好处。”

    “家族,家族,我跟你说女儿,你跟我说家族,司马傲天,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功利了,咱们可只有霏儿一个女儿,她的幸福难道不是最重要的。而且你说的家族现在已经可以了,就是没有漠寒在外扬名,也可以了。”齐思情喊完,胸口不停的起伏着。

    &

    网网推荐:

    nbsp;  司马傲天却没有就此认输,而是言道:“思情,咱们自小生活的环境,怎么如今你还说出这样天真的话来,霏儿是咱们唯一的女儿,她自出生起,肩上就已经挑上了沉重的负担,如今漠寒能够为他分担,将这份重担挑起来,你知道这对霏儿来说,是多大的幸运吗。”

    嗤笑一声,齐思情有些赌气的道:“这份家业,你觉得是沉重的负担,可在别人眼中又何尝不是一块大肥肉呢,便是没有漠寒,也多的是人抢着要管。”

    点头轻“恩”了一声,司马傲天认同的道:“你说的很对,司马家的产业在许多人的眼中就是一块肥肉,可能让这份家业一直是别人眼中的一块肥肉,甚至更肥更大的人,如今能做到的也就只有漠寒一个人,你说的那些想抢这块肥肉的,只怕抢到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先将那肥肉吞入腹中才是。”

    这番话,虽听的刺耳,但是齐思情却也明白说的是实情,不过面上还有些下不来,不由怒道:“是是是,你说的都对,是我这个女人头发长见识短,行了吧,我错了,我就不该跟你讨论这个话题,我早该知道,你们这些男人,怎么会明白,或者说怎么会在乎我们内心深处想要的到底是什么,说了半天,就当我对牛谈琴,你给我出去,我现在没话跟你说了。”

    话落,齐思情使劲的将人给推了出去,用力的将门给关了起来。

    被关出门外的司马傲天,只觉得自己真是无辜极了,他不过是发表了一下自己的观点罢了,怎么就被关出来了。

    再说白漠寒紧跟着媳妇回了房间,将门反锁了起来,这才放心的走到媳妇身边道:“可是在为王叔叫我走的话生气。”

    司马霏儿冷哼一声,却是忙道:“漠寒,你跟我说句实话,若是我很生气,很生气,你还会走吗。”

    “会”坚定的应了一声,见媳妇的脸色实在算不得好,白漠寒尴尬的言道:“霏儿,我不想骗你,我是个男儿,不可能老是陪你在家里待着,我有我的梦想,我还要让世人都看见,霏儿你没有嫁错人,不过霏儿,我可以答应你,给我十年时间,无论这十年里我有没有什么成就,十年一过,我便陪你待在这里,一起打理司马家,你看怎么样。”

    司马霏儿闻言,眼圈一红,当下背过了身子,小小的抽泣声,落在漠寒的耳中,只让漠寒觉得针扎一般的痛。

    不过十分钟,漠寒便觉得心疼极了,深吸口气道:“大不了,我带你一起去,这总行了吧。”

    司马霏儿身子一滞,小心的将头扭了过来,略带惊喜的道:“你说的是真的,真的带我一起去。”

    见白漠寒沉默了下来,司马霏儿顿时又一脸失望的扭了回去,“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哄我开心的,从一开始你就计划好了,要将我和儿子丢在这里,独自跑出去快活,反正,你现在行情好的很,连mary那样的奇女子都对你念念不忘的,其他什么样的女人还怕找不到,再次回来,只怕,我不知不觉做了大妈,还什么都不知道的美的不行呢。”

    闻听此言,白漠寒真是哭笑不得,“霏儿,能别在我身上再乱安罪名了吗,除了你,如今还有哪个女人能让我放在心里。”

    见这话,仿佛没有什么作用,白漠寒不得不叹口气道:“好了,大不了,这次再要去哪,我带你一起去总行了吧。”

    见霏儿还是一脸不信的模样,白漠寒好笑的道:“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不然你自己说,什么事情我答应了没有做到。”

    司马霏儿顿时语塞,却也明白,这次漠寒,只怕真的是有心带她一起去,脸上不由带出了一丝笑意,凑在白漠寒身边道:“怎么,这次不怕我受伤害了。”

    白漠寒好笑的将媳妇搂在了怀中,这才言道:“怕,怎么不怕,若是第一次去星辰大海,你便是再闹脾气,我也绝不会带你去的,不过如今的星辰大海,我们已经熟悉的差不多了,自然将危险也已经去除的差不多了,又有王叔他们这样的霸主相助,你的安全倒是不用担心,只是父亲,母亲那里你得自己解决,若是他们不同意,你还是乖乖的待在家里吧。”

    没好气的瞪了白漠寒一眼,司马霏儿这才言道:“说了这么多,你不还是想让父亲母亲,将我留下吗,告诉你不可能,我定然会说服他们的,你便等着带我一起走吧。”

    笑了笑,白漠寒没有答话,而是当下转了话题道:“对了,去将儿子抱回来吧,这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么多天没见,我还怪想念的。”

    被白漠寒这么一提醒,对儿子的思念,顿时如同潮水般涌来,司马霏儿忙转身跑了出去。

    不一会,便一手一个,将两个儿子抱了回来,白漠寒见状,忙将两个儿子抱在了怀中,左右各亲了一下,这才笑道:“哎呦,我的乖儿子们啊,这么长时间没见我,有没有想父亲啊。”

    话音刚落,就见两个小家伙,一左一右各奉献一个香吻,软萌的声音,只让白漠寒的心软的一塌糊涂,满脸的傻笑。

    见状,司马霏儿忍不住好笑的道:“好在没人看见你现在的模样,不然谁敢相信,你白漠寒私底下是这个模样。”

    伸手将媳妇也给揽在了怀中,嘴巴凑在司马霏儿的耳边,轻声言道:“为夫私底下,是什么模样,为夫自己都看不到,不如霏儿表演一番如何。”

    狠狠的在白漠寒的身上拧了一下,司马霏儿没好气道:“我可没你那么厚道脸皮,好多话,我可说不出来。”

    闻听此言,白漠寒好笑的收回了目光,望着怀中的两个儿子道:“不逗你了,和你说正经的,你可有想过儿子们怎么办,总不能将他们也带着去吧。”

    不等白漠寒接着往下说,司马霏儿便忙接过话头道:“当然不能了。”话落,思索了一会,司马霏儿便又接口道:“如今看来,也只好交给母亲了,好在两个小家伙平日里母亲看的也不少,跟母亲十分亲近,倒是不怕他们哭闹。”

    应了一声,白漠寒算是认同了这个方案。

    只不过第二日,司马菲儿刚说出自个的意思,立马就遭到了齐思情的强烈反对,望着自家女儿,“我一定要去,我肯定得去”的执拗模样,齐思情只觉得手痒痒了起来。而她也确实没有手下留情,只狠狠的在女儿身上足足掐了十几下才放手,气恨的道:“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讨债鬼。去去去,那地方也是你能去的”。

    越说越气,齐思情不由将炮火对准白漠寒道:“是不是你怂恿霏儿去的,漠寒,母亲知道你舍不得霏儿,可你也要为母亲我想一想啊,我只有霏儿这么一个女儿,若是跟着你出了什么事,我可怎么活。”

    听到这里,白漠寒不由将目光扫向了司马霏儿,一脸爱莫能助的神情,随之便忙摆明了态度,站在了齐思情这一边。

    见次,齐思情十分满意的再次将炮火对准了司马霏儿的身上。

    见母亲长篇大论个不停,司马霏儿终是忍不住言道:“母亲,若这事发生在你和父亲的身上,你的选择是什么。”

    齐思情顿时语塞,司马霏儿见状,忙紧跟着道:“母亲,连你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却来要求我来做到,是不是太过不公平了。”

    齐思情闻言,几次张口,却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好。

    知道成功了一半,司马霏儿再接再厉道:“母亲,我知道你担心我,害怕我出事,可是你也该知道,漠寒的心中我有多么重要,若是那里真的不足以保证我的安全,母亲觉得漠寒可会让我跟着前去吗。”

    深吸口气,齐思情无奈的道:“说是征求我的意见,可你心里显然是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是要去的,话还说这么好听做甚,从小到大,你哪件事情,又真的是按照我们的期盼做的,你如今大了,我是更管不得你了。”

    听清了母亲话里的意思,司马霏儿终是忍不住笑道:“母亲,放心,我会保证自己连根头发丝都不掉的,若是掉了,你只管找漠寒算账就好,”

    白漠寒闻言,十分无辜的指指自己道:“哇,你这许的愿也太大了,一根头发丝都不掉。”说着话,白漠寒便从司马霏儿的衣服上,取下了一根掉落的碎发,咽了口口水道:“你也看见了,你就是个脱发体制,在这我都保证不了,你一根头发都不掉。”

    司马霏儿闭上眼睛,拼命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千万不要跟白漠寒一般见识,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直追着白漠寒道:“白漠寒!我要杀了你。”

    望着这一幕,齐思情心疼的将两个外孙给搂进了怀中,默默两个小脑袋这才言道:“别理,你那对不靠谱的爸妈,以后就跟着祖母好好过吧。”

    两个小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只钻在齐思情怀里笑个不停。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

    只让齐思情笑也不是,气也不是。

    再说司马霏儿自知道能跟着漠寒一起走之后,那可以说是时时刻刻都盼望着,离开的心思简直比白漠寒都要重上几分,只弄的白漠寒很是无奈。

    被纠缠了整整一个月,白漠寒终于求饶道:“我说霏儿啊,咱能不能不要每天都在我耳边说同一件事,我真的快要崩溃了。”

    司马霏儿扫了白漠寒一眼,这才言道:“看来,还是没有崩溃,要不然,怎么还有心思和我在这耍嘴皮子,早依我的话离开这里了。”

    白漠寒闻言,无奈的道:“离开这里,我说霏儿啊,就算要离开,总要将这里的事情办完才好吧。”

    司马霏儿闻言,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那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摸了摸妻子的额头言道:“好歹要先抓到伤害羽琨的人,你也知道,上次的事情我也没帮不上忙,若这次的事情再混过去,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司马霏儿顿时无言以对,只是有些不开心的道:“那些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抓住啊”

    长出口气,白漠寒一脸严肃的道:“快了,我已经掌握到了王树仁的行踪,只是你也知道他为人狡猾的很,这时机总要抓好才对,不然让他跑了咱们可就前功尽弃了。”

    司马霏儿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扭头便道:“那我去看着儿子,你要是抓到王树仁他们,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

    白漠寒点头应了一声,司马霏儿这才转身出了屋子。

    就在此时忽听通讯器响起的声音,白漠寒忙接了起来,见是苍蝇头,白漠寒忙问道:“怎么了,苍蝇头。”

    只听通讯器里传出苍蝇头惊喜的声音道:“老大,那王树仁回到西方帝国了,我的追踪器跟上了他的行踪,我只是想问老大咱们现在动手吗。”

    “先别着急,这西方帝国毕竟是岳父的地盘,我去和他商量一下,有他的帮忙,这事情更有把握一些。苍蝇头,准备好飞艇,待我和岳父商量一番,咱们便出发。”

    苍蝇头忙应了一声,自去安排不提。

    再说白漠寒得了消息,便匆匆来到了司马傲天面前,将事情一说,央求道:“岳父,还望你派人将那酒店全部围起来,这次说什么都不能让他跑了。”

    司马傲天闻言,重重的一拳捶在了桌子上,冷声言道:“自然不能,住在司马家的酒店,若是还让他跑了,那我这个家主不当也罢。”

    “什么”听司马傲天这么一说,白漠寒不由带着几分惊诧道:“王树仁住的是司马家的饭店。”

    白漠寒话落,直让司马傲天没好气的在心中翻了个白眼道:“这些日子,你都学了些什么,我记得第一课就是产业分布,看来你是根本没放在心上吗。”

    尴尬一笑,白漠寒求饶的道:“父亲,你也知道我这些日子,要忙的事情很多,再加上王树仁的事情压在心头,而这些事情要接手起码也在十年后,相差十年,这里面的差别可大了去了,再说了,说不定这份家业根本就不用过我的手,你想啊,十年我两个儿子也十一二岁了,父亲,你再辛苦一下,多教几年,这样直接传到他们手里去,家族里的阻力也小一点不是。”

    司马傲天刚想点头,回过神来,狠狠的瞪了白漠寒一眼道:“不论这份家业用不用过你的手,十年后你也必须给我老实呆在家里。”见白漠寒有话要说,司马傲天忙抬手止住了白漠寒的话头道:“不过你千万别误会,我这可不是为了你,说实在的,孙子已经有了,你便是死在外面,我也没什么,我想的是我的女儿。”

    白漠寒自然明白,岳父这说的是玩笑话,不由好笑的道:“父亲,你这话也太绝情了些。”

    话音刚落,司马傲天便站起身来,没好气的道:“我先过去了,你慢慢来。”

    望着岳父的背影,白漠寒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转身也忙上了飞艇,打开通讯器道:“父亲,你这也太胡闹了吧,好歹跟我好好商量不是,抓的可是那奸猾无比的王树仁啊。”

    这话一出,却陷入了许久的沉默,就在白漠寒怀疑司马傲天不会回答的时候,通讯器里传来了司马傲天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