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司马傲天见状,忙将女儿搂在了怀中,安慰的道:“霏儿,没事的,没事的,你也看到了,漠寒会赢的,一定会赢的。”

    司马霏儿使劲的摇了摇头,紧紧拽着父亲身前的衣服道:“父亲,为什么非要打个你死我活,那个蓝血漠寒,留下他不行吗。”

    摸着女儿的头顶,司马傲天叹息道:“若那蓝血漠寒,就是漠寒的真人,按我们自然是无论如何都要将人留下来的,可你也看到了,他不过是mary制造出来,毁灭我司马家的,我如何能留下来,况且,mary在他身上,藏了多少暗招我们还不知道,今天长个翅膀,杀个人,谁知道明天要闹出什么事情来,霏儿,父亲知道你心疼漠寒,可如一次性解决,和以后日日的担惊受怕,让你选你会选哪个。”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顿时不知自己该说什么好,吸了吸鼻子,只将脑袋钻进了父亲的怀中,只觉得自己再也受不了,这样心中的折磨。

    齐思情此时也着急的要死,看着女婿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忍不住狠狠的一拳捶在司马傲天的背部道:“你这人也是的,没看见女婿已经被伤成什么样子了,还不去找个人帮女婿的忙。”

    司马傲天闻言苦笑道:“非是我不想找人帮忙,可你也看到,就这样的战斗,如今家里,谁能掺和的进去。”

    齐思情闻言,顿时无言以对。有些讪讪的道:“难道咱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流了这么多血,也不知道多久才能补的回来。”

    说到这里,齐思情索性一拍手,将女儿从丈夫怀里拽了出来,这才言道:“霏儿,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走跟母亲走。”

    司马霏儿闻言,只站在原地,显然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只问道:“母亲,我要在这里陪着漠寒,如今的我哪里都不想去。”

    闻听此言,齐思情,在女儿的身上狠狠一拍不由言道:“这孩子瞎说什么呢,你在这里能干些什么,不是还是瞎着急吗,你也看到了漠寒出了那么多血,即使伤口能够愈合,但这伤了的元气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好了的,走,跟母亲去做些补血的菜肴来,这样漠寒完事以后,咱们也可以第一时间就让他吃进去不是吗。”

    这话一出,司马霏儿深觉有理,当下便忙跟着齐思情出了屋子。

    这时苍蝇头方才望向鲛人道:“我说,你觉得老大能赢吗。”

    嘴角露出一抹舒心的笑意,鲛人不由言道:“漠寒会赢的。”

    这边鲛人话音刚落,便见白漠寒直接被蓝血漠寒压在了身下,长长的光剑正对准着漠寒的脖子,顿时屋中的气氛都凝固了起来。

    苍蝇头更是惊呼一声“老大”,口中不停的重复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又见鲛人不为所动的模样,不由上前推了其一把道:“我说,你到时说句话啊,老大现在可怎么办呢。”

    鲛人嘴角一弯,不屑的望了苍蝇头一眼,方才言道:“结束了。”

    随着鲛人话音落下,便见白漠寒以以伤换上的方式,硬生生的受了蓝血漠寒一剑的同时,也一刀扎在了蓝血漠寒的心脏上,察觉到怀中之人渐渐冰凉的躯体,白漠寒方才将人推了开来,望着冲进来的众人,白漠寒只撂下一句“以防万一,将他火化了吧”的话,便彻底晕了过去。

    司马傲天心中一惊,忙将人放进了医疗仓,接着便不停翻找着,漠寒原本留给他的东西,只要是好药的,也不管对不对证,一股脑的将其塞了进去,望见医疗仓上显示的渐渐正常了的身体体征,司马傲天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示意众人将白漠寒带回房间,司马傲天这才自去安排其他事情,直到晚间白漠才寒睁开了眼睛。一睁眼便见司马霏儿正不错眼的盯着自己,不由好笑的将医疗仓推了开来,伸了个懒腰,这才舒服的叹息道:“这一觉睡得真舒服,不过,肚

    网网推荐:

    子却有些饿了,不知霏儿,可有给为夫准备吃食啊。”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脸上露出了绚烂的笑容,不由言道:“你啊,越发贫嘴了。”话落,却是小心将做好的炖汤从保温盒里拿了出来,回头,便见白漠寒已经乖乖的坐在了桌子旁,司马霏儿小心的将炖汤放在了白漠寒的面前,带着几分不甘心道:“你怎么就出来了,这下子,我连喂你吃饭的理由都没有了。”

    白漠寒闻言,脸上不由带上了几分笑容,将勺子老实的放了回去,嘴巴“啊”了一声,带着几分调笑道:“夫人,想喂为夫吃饭,哪里需要什么理由,直接说一声就是,难道夫人不知,这事为夫可是已经期盼良久了。”

    说罢,白漠寒不由又将脑袋往前伸了伸,司马霏儿见状,再也绷不住的笑了出来,当下言道:“我知道你是故意逗我开心,只不过我可没有忘记,你刚刚受了多重的伤。”

    话是这么说,只过不过司马霏儿,还是接过了勺子,用勺子一口一口的将补汤给漠寒喂了下去,很快一碗汤便见了底,这时司马霏儿又端来了一碗,只看一眼,白漠寒便知和第一碗定然是不一样的,如此喝了五碗不同的补汤,见司马霏儿还有继续的意思,白漠寒忙一脸求饶的道:“夫人,可饶了为夫吧,便是为夫的肚子再大,这五碗下去,也该饱了,我可是再喝不下去了。”

    司马霏儿闻言,便也没有再拿出来,只是拽了个凳子坐在了白漠寒的身边道:“漠寒,跟我说说,你在mary那边到底是怎么过的,我……”

    食指轻点在妻子的唇边,白漠寒这才开口道:“霏儿,那段日子,对你对我都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我们试着忘掉他好不好。”

    司马霏儿有心开口,却被白漠寒搂在了怀中,耳边细语道“霏儿,我知道,你心疼我,想要与我感同身受,只是你也要明白,我不想让你伤心的心情。”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终是闭了嘴,没有再问,只是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漠寒,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问了,只是漠寒,你也要答应我,以后别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危险中好吗,我怕了,我真的怕了。”

    虽明知霏儿此时的要求自己做不到,不过见妻子此时脆弱的模样,白漠寒还是忍不住点头应了下来,只是接着便道:“不过,霏儿,只怕这司马家还藏了一个我的复制人呢。”

    司马霏儿一惊,当下便坐直了身子言道:“怎么可能,我只带了他一个回来。”

    “那司马勇又是谁杀的呢。”这样简单的一句话,顿时让司马霏儿僵在了原地。

    望着妻子紧紧拽着自己胳膊的模样,白漠寒不由好笑的道:“别担心,这个人可跟蓝血漠寒没法比,不过是个普通的复制人罢了,对付他却是容易的很。”

    见丈夫这么说,司马霏儿不由有些小心翼翼的道:“漠寒,真的吗,你不会和刚刚一样,受这么重的伤了对吗。”

    点头应了一声,白漠寒举手保证道:“放心好了,绝不会发生刚刚的事情。”

    见白漠寒说的自信,司马霏儿不由露出了一抹笑容,不过随之略显为难的道:“可是,咱们该从何找起呢。”

    好笑的在司马霏儿的鼻头上点了一下,白漠寒这才言道:“难道,你忘了咱们可有一个玩这个的高手。”

    司马霏儿此时也反应了过来,连连应是道:“瞧我,怎么把苍蝇头给忘了,可不是吗有他在,定让那人无所遁形才是。”

    白漠寒闻言一笑,歇了一日,第二日便将苍蝇头叫到了身边,交代了下去,不一会,苍蝇头便将所有的藏身之处给找了出来,令人意外的是复制体不止一个,竟是三个,司马傲天知道的时候,脸简直能和锅底媲美了。

    深吸口气,司马傲天重重的一拳砸在桌上道:“漠寒,接下来就交给你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

    点头轻“嗯”了一声,白漠寒当下言道:“父亲,你放心好了,本就是我惹出的事情,我也会漂亮的解决的。”

    难得的俏皮话,将司马傲天心中的忧虑去了个干净,不由几步上前,拍了拍白漠寒的肩膀道:“漠寒,小心。”

    点了点头,白漠寒接过苍蝇头递过来的显示器,便冲了出去,苍蝇头这才忙坐在监控器前,不停的指挥着白漠寒靠近三人,见白漠寒很容易就消灭了一个,司马霏儿很是松了口气,终于相信,这些复制体和蓝血漠寒不是一个层次是什么意思了。

    很快两个小时过去,白漠寒已经回转了回来,笑望着众人道:“全部解决了。”

    众人脸上都带上了笑容,就在此时,却见王羽琨主仆二人走了出来,白漠寒一愣,却是也猜到了两人心中所想,张了张口,却也不知说些什么挽留的话。

    也许是看出了白漠寒的为难,王叔率先上前,和白漠寒抱在了一起,直言道:“漠寒,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相聚再久也终须一别,倒是我们两人给你添了太多的麻烦。”

    白漠寒听到这里,不由一把将王叔推了开来,一拳打在了王羽琨的胸口,这才言道:“是兄弟的,哪有这么多的废话,倒是你们心中最在意的事情,我不仅没帮上忙,还让你们空欢喜一场,实在是……”

    听到这里,王羽琨亦是一拳打在了白漠寒的胸口道:“自己说过的话,自己怎么这么快就给忘了,我不说抱歉,你也一样。”

    点了点头,白漠寒点头应道:“好,都不说了,千言万语化为一声保重,你们的事我放在心上了,一有消息,我必定通知你们。”

    王叔笑着接过了话头,好笑的道:“可别光给消息,亲自将他们抓到我面前才好。”

    闻听此言,白漠寒也紧随着玩笑道:“我以为你想亲自抓住他们,不过既然有了你这句话,那我就不客气了。”

    司马傲天听到这里,也知道两人的打算,不由带着几分伤感道:“王兄弟走了,我却是要少一个酒友了。”

    这边话音刚落,便被齐思情没好气的怼道;“快算了吧,我看人家王兄弟是舍命陪君子罢了。”话落,齐思情便已走到众人面前道:“对了,两位可需要我做点什么。”

    王叔忙笑着摆手道:“这倒不用。”话落,王叔伸手一挥,直接从背包中取出几十个盒子来,当下笑道:“咱们好歹相识这么久,却是连见面礼都没有准备过,说来,倒是我们失礼的很呢,这几十个盒子里,是我们给大家准备的一些礼物,各不相同,至于会拿到什么,就全凭运气了,这是我们的心意,你们可千万不要推辞。”

    齐思情刚要开口,司马傲天便笑言道:“这样的好事,我求都求不来呢,怎么会拒绝,倒是我话说在前头,若是里面的礼物没有新意,我可是不答应的。”

    王叔闻言一笑,连忙说道:“放心,绝对是你们这里不好得的。”说到这里,见司马傲天面带难色,王叔又补充道:“而我们那里多的放不下的。”

    见自己话落,司马傲天猛然松口气的神色,王叔不由挤在了司马傲天身边,重重的拍在了司马傲天的肩膀上,见其身子一个踉跄,这才念道:“看来,司马兄弟,不过是说的大气,其实心中还是计较了得失,要我说,这点可不好,司马兄弟还是改掉的好,我们与司马兄弟你是心之密友,若是连送个礼物,都要在心中过一遍,计算一番价值,那这密友只怕也是做不下去的。”

    司马傲天惭愧的往了王叔主仆二人一眼,这才尴尬的言道:“两位不要介意,这么多年的家主当下来,这事已经成了一种本能,但请你们相信,我十分愿意和你们当那心之密友的,而这样的习惯,我也会尽量不在我们相交之间露出来。这样可以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