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话落,白漠寒已将光剑拿了出来,剑尖直指机甲道:“你一定又是那个叫mary什么的派来的吧,呵,真是阴魂不散的家伙,老子还没找她算账,她竟先挑衅上门了,不过也好,你就只当是利息吧,正好我这心里憋着一股气呢,不是有一句话说的好吗,人千万不要窝着那股怨气,不然可长寿不了,你这个现成的出气筒,我可不会放过。”

    话落再不留手,当下是一招接着一招,看上去简直就像前招还未落下,后招已经攻了过去,竟是将机甲逼的连连后退。

    司马傲天心中一惊,顿时与白漠寒拉开了距离,没错,此时机甲之中坐着的正是司马傲天无疑,听了齐思情的话,司马傲天甚觉有理,所以便直接驾着机甲来了,只是他却没想到自个驾驶着机甲,面对一个前尘尽忘的白漠寒,他竟然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不由一边惊叹着白漠寒的强大,一边暗自吐槽自己,竟然这般没用。

    手上的动作却是没停,激光,炮弹,也是毫不顾虑的甩了过去,可是除了将这地牢毁的不成样子,白漠寒竟是丝毫未受影响。

    司马傲天见状,忙连发了十枚炮弹,当下烟尘四起,见灰尘挡住了白漠寒的视线,司马傲天也顾不上其他,转身便跑,刚跑出没几步,却是瞬间一个踉跄,栽倒在地上,顿时欲哭无泪,这可真是这辈子最丢脸的时候了,见自己脚上被系上的绳索,司马傲天变声问道:“这玩意,你什么时候套在我的脚上的。”

    白漠寒,冷笑一声,“现在还要问这些吗,死到临头了,你倒是还蛮有情趣的吗,不过,我可没工夫陪你玩,我倒要看看,这机甲里到底是不是又一个我,若是的话,我索性直接扭断你们的脖子,免得你们再做出些什么事情来,让我背黑锅。”

    话落,白漠寒直接用光剑,将机甲的四肢都给卸了下来,又是一剑插在了机甲的胸口,顿时一阵电弧闪现了出来。

    司马傲天只觉得晃眼的很,心道:“自个这都闹的什么事啊。”深吸口气,司马傲天试着做最后的挣扎道:“漠寒啊,今天算是我认栽了,你看这么好不好,你放我走,你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好不好。”

    嗤笑一声,白漠寒整个人便立在机甲的胸口,一脚下去,便见机甲身上,多了个窟窿,白漠寒使劲的一左一右摇晃起来。

    不过五十回合,司马傲天便头晕起来,忍不住求饶道:“漠寒,有什么事好说,什么事我答应你。”

    正说到这里,司马傲天便听到阵阵脚步声,便知定然是司马霏儿来到这里,心中一惊,赶忙言道:“哎呀,我说你这人有没有点见识,快给我让开,我还有事先走了。”

    照着机甲头的位置,白漠寒狠狠的扎了下去,末了才道:“看来,我刚刚说的话,你并没有听进心里,想走可以,说出你的来历,能不能走,就要看她的意思了。”

    “你是说霏儿”,司马傲天这话刚一出口,便觉一道厉芒袭来,左脸颊火辣辣的疼着,血更是不停滴落了系来啊,可见这伤口得有多深。

    这边还在纠结着伤口,得用多少东西才能瞒过去,便见白漠寒竟是又将光剑举了起来,司马傲天再也绷不住了,忙恢复了自己的声音言道:“漠寒,千万别再动手,是我,是我啊,你应该不会真的想要我的性命吧,是吧,再怎么说我也是霏儿的父亲啊。”

    白漠寒眉头一皱将光剑收了起来,没好气的跳到地上,见司马傲天也紧跟着跳了下来,白漠寒直接将脸扭到了一边,冷笑道:“若司马家主,想要我的姓性命,你一个人可是做不到的。”

    司马傲天闻听此言,忙连连摆手道:“误会,误会,你真的误会了,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之所以如此,完全是因为想让你快点想起过往,怎么可能是想要你的性命呢,若是这样还不被霏儿活吃了我。漠寒,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白漠寒神情忧伤的望向一边,却是没有再开口,就在此时,司马霏儿带着众人跑了进来,见司马傲天也在,不由疑惑的问道:“父亲,你怎么过来了。”

    轻咳一声,见白漠寒没有要拆穿自己的意思,司马傲天忙道:“霏儿,瞧你问的什么话,地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身为家主,怎么可能不过来瞧一瞧。”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也觉得自己问了蠢话,忙笑着道:“是啊,我还真蠢。”说到这里,司马霏儿这才注意到司马傲天好像受伤了,忙上前问道:“父亲,你受伤了,伤的重不重,是不是哪个机甲人做的,该死那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对了,那家伙人呢,我要将他碎尸万段,扔出去喂妖兽。”

    话落,司马傲天不自在的咳嗽了起来,便连白漠寒也忍不住笑道:“霏儿啊,你来迟了那人早跑了。”

    “什么跑掉了,往哪里跑了。”说到这里,司马霏儿又忍不住,怨怼道:“父亲,你说你也是,既然你都过来了,怎么还能让他跑了呢。”

    一听这话,司马傲天当下便不愿意了,当下没好气的道:“霏儿,这地牢里可不只有我一个人,你这话只对着我一个人说,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顿时无言以对,忙讪讪的道:“父亲,我这不是着急吗,对了父亲,你刚刚也看到了,咱们的地牢就这么被人闯进来了,这里一定不怎么安全了,漠寒住在这里,岂不是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你看能不能让漠寒住到原来的屋子里去。”

    司马傲天闻言,没好气的看了女儿一眼,方才言道:“你要知道,地牢可是司马家防备最严密的地方之一,若是这里都不安全的话,我真不知道将他塞在哪里才算安全。”

    话落,见司马霏儿还有话说,司马傲天忙道:“好了,霏儿什么话都不用说了,你要知道,漠寒如今可是嫌犯,便是我真是家主,做事也不能太偏颇了,我以为,这些道理,你早该明白的,不是吗,霏儿。”

    无言以对的司马霏儿顿时低下了脑袋。

    &

    网网推荐:

    nbsp; 见次,司马傲天深深的叹了口气,无奈的道:“若是你实在担心,我倒是可以允许你住在这里,陪漠寒一起。”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眼中闪过一抹不明的情绪,抬头一笑道:“父亲,我有话想和你说,能不能让他们都给退出去。”

    司马傲天虽然十分疑惑,却下意识的将人遣了出去,这才言道:“霏儿,你要跟父亲说什么。”

    “为什么要来杀漠寒。”

    简单的一句话,只让司马傲天整个人都傻了眼,强笑道:“霏儿,你这丫头真是,又大白天说胡话了不是,什么叫做我杀漠寒,父亲我怎么可能会杀漠寒呢,你可不要随便冤枉父亲啊。”

    司马霏儿冷笑一声,“父亲,别演了,真的难看死了,还有别多说话,说的越多,只会曝露的越多。”

    听到这里,又见女儿摆明已经认定了事实,司马傲天不由疑惑的道:“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出动手的人是我的。”

    无力的笑了一下,司马霏儿方才解释道:“其实我原先虽然疑惑,但父亲,我真没往你身上想,还是你自己告诉我,是你做的。”

    听了这话,司马傲天的眉头不由锁的更深道:“怎么可能,我自己怎么可能告诉你这些话,你可别往套里带我。”

    深吸口气,司马霏儿顿时言道:“父亲,若是你知道我有危险,你会怎么做。”

    司马傲天一愣,顿时明白自己犯了怎样的错误,苦笑摇头道:“竟然是以往我对你的疼爱,成了揭穿我的线索,还真是讽刺啊。”

    司马菲儿依旧接着问道:“父亲,你还没有说,为什么做出这种事来,难不成真想杀了漠寒不成。”

    “怎么可能。”司马傲天立马呵斥道:“霏儿,这样没有根据的蠢话,以后不要再说,而且,霏儿,你仔细回想一下,刚刚的情景,我真的是要攻击漠寒吗?”,听闻此言,司马霏儿顿时一愣,却下意识的回响起来,面上一惊,当下惊呼道:“父亲,不是吧,你想杀的人是我。”

    狠狠的一下敲在了女儿的脑袋上,见女儿呼痛,司马傲天顿时没好气的道:“知道痛就好,若不然我还以为你真的傻了呢,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认为,我会对你下手吗,我就是在疯狂,也绝对不会对你下手。”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忍不住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好笑的道:“说的是啊,可是父亲,那你到底是为了什么,非要这样的啊,我都被你搞糊涂了。”

    司马傲天这才言道:“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你们,我偶然听你母亲说起,本能这个词。仔细琢磨了一番,却觉得是个不错的主意,遂将霏儿你也弄到地牢里来,就是想要看一看,漠寒的本能还在不在。”

    听到这里,司马霏儿不由想到,漠寒在牢中所做的,心中一甜,整颗心更是都落在了白漠寒的身上。

    打了个激灵,白漠寒正想说什么,心脏便是一阵紧锁的疼痛,右手紧紧的抓着胸前,整个人不一会便被冷汗浸湿了个遍。

    司马霏儿见状,一惊,忙跑到白漠寒身边,却见红光一闪,这时才发现,白漠寒的眼珠竟是变为了红色,当下愣在了当场。

    司马傲天见状,赶忙上前,一把拽住女儿的肩膀,转身出了牢门,并将牢门给关了起来,见此情景,司马霏儿顿时着急起来,“父亲,你这是干什么,漠寒还在里面呢。”

    见女儿疯狂的样子,司马傲天当下怒道:“给我住口,老实看清楚,他现在的样子,可跟漠寒丝毫沾不上边。”话落,两人竟见白漠寒的后背渐渐高耸了起来。

    司马霏儿当下就要去开门,却被司马傲天紧紧的拢在怀里,不由挣扎道:“父亲,你放开我,难到你没看见,漠寒现在的情况,我要陪着他,我要进去陪着他。”

    司马傲天紧紧的禁锢着女儿,着急的言道:“霏儿,别闹,漠寒的情况,你也看见了,便是你进去又能如何,安静看着,说不定能看出救治漠寒的方法呢,这岂不是比你进去送死,更有作用。”

    这边司马傲天话音刚落,那边白漠寒便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当下便将司马傲天父女二人的心神给拉拢过去,刹那间二人只觉一阵黑色印入眼帘,原来,竟是白漠寒长出了一对黑色的羽翼来。

    司马傲天一愣,瞬间惊叹道:“这怎么可能。”

    司马霏儿摇了摇头,刚要开门,再次被司马傲天给拦了下来,顿时怒道:“父亲,你别拦着我,你看漠寒都冷静了下来,快将门打开,我要进去看看,漠寒到底怎么样了。”

    紧紧拉着女儿的手没有放开,司马傲天只是将通讯器打开道:“漠寒,你没事吧。”

    呆呆的望了自己的双手一眼,白漠寒随之抬起头来,轻蔑的眼神扫过司马傲天父女二人道:“漠寒,愚蠢的凡人,我的名字,也是你们能喊的。”

    两人一脸蒙圈的望着白漠寒,司马霏儿不由言道:“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感觉像换了个人似的。”

    话落,司马霏儿仔细的扫过漠寒,眼神一顿,忙拍了拍司马傲天的手道:“父亲,你快看,漠寒的血变成绿色的了。”

    “什么”一声惊叫之后,司马傲天眼神忙扫了过去,见果然如女儿所说一般,不由疑惑的道:“这是怎么回事,漠寒的血为什么会变,难不成着和他的翅膀有关。”

    司马傲天顿了一下,这才言道:“漠寒,你有什么感觉没有,可有哪里难受。”

    煽动了两下翅膀,白漠寒冷笑道:“我现在的感觉再好不过了,倒是你们为何关着我,我警告你们,识相的话,就快放了我,不然,等我自己出来,可就是你们的死期。”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不可置信的道:“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他难道连这些日子的事情都给忘了吗。那我这段时间的努力岂不是全废了。”

    司马傲天赶紧拍了拍女儿的肩膀,用力将其往后一推道:“霏儿,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没见漠寒现在的样子,只怕要出大事,你快去将苍蝇头他们带来,咱们好好商量一番。”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哪里肯走,直言道:“我用通讯器就好。”

    “霏儿”司马傲天厉喝一声,方才言道:“霏儿,你在胡说些什么,苍蝇头他们怎么可能找到这里,这里可是地牢,你唯有亲自去才能将他们给带回来。”

    司马霏儿死死的咬着下唇,又见白漠寒眼中全是陌生暴虐之色,一咬牙,忙往外跑去。

    见状,白漠寒不由扫向司马傲天道:“怎么,以为多叫几个人就能如何了吗,我告诉你,不可能,便是你将所有人都叫来,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话音落下,白漠寒望着牢门不由冷笑道:“就这个,就想拦住我,是不是太自不量力了。”话落,白漠寒的双翅顿时挥动了起来,成千数万的黑色羽毛,便仿佛利箭一般,根根扎在牢门之上,顿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牢门顿时四分五裂了开来。

    便连司马傲天也被碎裂的牢门直接击飞了出去,白漠寒飞落在了司马傲天的身旁,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笑意道:“我们之间的差距,你也该了解些了吧,不用担心,我今天不会杀你,不过明天可就不一定了。”

    话落,一阵大笑,便要越过司马傲天,却觉脚腕一紧,原来被司马傲天手中之物捆住了右脚,白漠寒当下冷笑道:“放开。”

    司马傲天摇了摇头,“漠寒,我不能放你走。”

    顺势一脚踢在了司马傲天的身上,白漠寒的神色已经完全阴沉了下来,冷笑道:“我再说一遍,给我放开,若不然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被白漠寒一脚,踢伤了肺腑,司马傲天却还是紧紧的拽着手中的金丝道:“漠寒,你清醒一点,看清楚,我是你的岳父啊,我拦着你,都是为了你好,想想霏儿,想想你们的孩子,有些事情做不得啊。”

    听闻此言,白漠寒怒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让不让开,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若是再不让开,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司马傲天强撑着站起身来,一步一步的挪到白漠寒身前,伸手挡住了白漠寒的去路,这才坚定的道:“不让,便是死我也不能让。”

    “是吗。”冷冷的望了司马傲天一眼,白漠寒这才言道:“是吗,既然如此,那你便去死吧。”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忙将双手平举在身前,小心的道:“等一下,我还有话说。”

    “是吗”嗤笑一声,白沫寒接着言道:“可惜,我没心情听。”

    话落,白漠寒的翅膀顿时张了开来,想着刚刚牢门的下场,司马傲天将其带入到自己的身上,顿时没骨气的打了冷颤,继续求饶道:“等一下,听我说几句又怎么了,我说的都是要紧话。”

    白漠寒眉峰一紧,终是将翅膀收了回来,不由言道:“有什么话就说,别在这里浪费我们彼此的时间。”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忙清了清喉咙道:“漠寒啊。”

    刚说了三个字,见白漠寒冷冷的扫了过来,司马傲天忙识相的将白漠寒的脚放了开来,充分显示了自己的诚意之后,这才言道:“漠寒啊,我想跟你说。”

    说到这里,忙退了一步,见白漠寒进了一步,司马傲天心中一喜,忙又道:“我想跟你说。”

    继续退了一步。

    见此情景白漠寒不屑的道:“若是想用几句话便逃出去,那我奉劝你,最好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是绝无可能让你逃掉的。”

    站稳了脚跟,司马傲天不由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道:“你错了,我之所以来边走边退,可不是为了逃走。”

    不是为了逃走,那是为了什么。”话落,白漠寒心中一惊道:“你算计我。”说话的同时,想要退开,只可惜已经迟了,双脚一紧,脚下的地面,竟然像四周缩了回去,顿时空出一个两米见方的深洞来,再加上如今白漠寒的双脚都被锁链拽着,一下子便被拉了下去。

    司马傲天忙将旁边的按钮按下,这才言道:“漠寒,实在是对不起了,说来这也是你逼我了,你放心,里面不过是些液氮,将你瞬间冷冻住罢了,待想到办法,我就会将你放出来的。”

    话落,便见女儿带着众人匆匆而来,司马傲天心中松了口气,顿时觉得浑身无一处不痛的。

    就这么会子的功夫,司马霏儿已经走到身前,担忧的道:“父亲,你没事吧,这嘴角怎么有血。”

    随手用袖子将嘴角的血迹擦去,司马傲天忙道:“放心好了,父亲没事。”

    闻言,司马霏儿终于松了口气,只是四处张望了一番,又忍不住问道:“那漠寒呢,他去哪里了。”

    苍蝇头等人见问起白漠寒,忙也紧跟着上来问道:“是啊,司马家主,我们老大呢。”

    司马傲天指了指刚刚白漠寒所站的位置道:“在那里。”

    司马霏儿一惊,不可置信的问道:“父亲,你将漠寒关到那下面去了吗,那漠寒岂不是……”

    众人见司马霏儿的模样,意识到不好,鲛人一激动,脸上已经布满鳞片道:“漠寒呢,你们对他做了什么,还不将他放出来。”

    头疼的将鲛人先给安抚了下来,苍蝇头这才言道:“司马家主,虽我们也相信,你不会对我们老大做出什么,只是到了此时还请你实言告知,我们老大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大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嫂那么紧张,你到底对我们老大做了些什么。”

    司马霏儿深吸口气道:“与其在这里纠结这个,你不如先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遍布监控,我相信对你来说简单的很。”

    见司马傲天这么说,苍蝇头深吸口气,从背包将仪器拿了出来,一番动作之后,望着那身带黑色羽翼的白漠寒,只觉得以往的一切都被颠覆了开来。

    深吸口气,抬头望天道:“事情的经过我已经了解了,现在我只想知道下面到底有什么。”

    这次司马傲天没有隐瞒,直言道:“液氮。”

    见是这个,苍蝇头明显松了口气,不由言道:“如今这个的确是最好的办法,只是还需要有人去mary那里,将事情打探清楚,好救老大,再这样下去,就算老大真的能活下来,只怕,老大也不想面对自己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司马霏儿眼角的泪珠终于滚落,向前一步道:“我去。”

    话落,只听司马傲天与苍蝇头同时开口道:“不行。”

    司马傲天更是紧跟着道:“霏儿,我早跟你说过了,那mary恨你入骨,你若是去的话,落在她手里,她只会折磨你,至于正事绝不会与你半分,说白了,便是你去,也不过是出气筒罢了,父亲,是绝不会让你落到那么可悲的地步的。”

    苍蝇头这边也紧跟着道:“我的意思也是一样,大嫂,老大对你怎样,你心中很清楚,若他醒过来,知道你受了这样的屈辱,你以为老大他真的会无动于衷吗,到了最后,事情不过循环往复,又是何必呢。”

    司马霏儿苦笑道:“我不能去,你们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难道就要看漠寒,一直被冻在那里吗。”

    “老大不会永远冻在那里。”用力的喊了一声,苍蝇头方才言到:“因为,我去,这次我已经决定了,不论是求,是哭,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让mary答应,将老大救回来。”

    “可是”司马傲天一脸纠结的想要阻拦,苍蝇头忙摇了摇头道:“司马家主,你应该知道,你是拦不住我的,而且苍蝇头这条烂命,本就是老大从电弧章手里救回来的,便是真为了老大丢了性命,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听到这里,鲛人也紧跟着开口道:“我陪你一起去。”

    苍蝇头一愣,忙摇头道:“这不行,你的身份。”

    嗤笑一声,鲛人言道:“那个mary,不是最喜欢研究吗,我这个鲛人送上门去,想来她一定欣喜若狂吧。”

    “可是。”苍蝇头还想开口,便直接被鲛人打断道:“别可是了,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走,虽然此时漠寒被冻住,身体机能陷入沉睡,可谁知道,那个mary有没有后招,此时有双翅膀还能接受,若是再长出尾巴什么来的,我觉得不等漠寒自己动手,我便会忍不住杀了他。”

    苍蝇头苦笑一声,虽然知道不妥,但还是忙跟了上去。

    两人乘坐飞艇,一路来到了mary的住所,望着两旁站岗的如白漠寒一般模样的护卫,苍蝇头与鲛人二人的眉头都忍不住皱了起来,这时只见白漠寒一号上前来道:“两位,主人请你们进去。”

    见白漠寒这般卑躬屈膝的模样,苍蝇头心中的怒气再也忍不住道:“她怎么能这么糟蹋老大。”

    鲛人闻言,紧紧是拽紧了苍蝇头的肩头道:“苍蝇头,你要明白,他们并不是漠寒,便是再像又如何,冒牌货,就是冒牌货,石头如何能与真钻相媲美。”

    听闻此言,那白漠寒一号,竟是冷笑道:“谁是石头,谁是真钻,难不成你在说那蓝血的家伙,他是真钻吗,只怕也是石头吧。”

    本以为两人会冷冷的怼回来,可没想到竟见鲛人点头认同的道:“不错,你们都是些渣,地狱才是你们的归宿。”

    话落,鲛人便率先走了进去,苍蝇头心中一个咯噔,只是此时也不容他细想,忙跟了上去。

    到了mary面前,便见mary斜躺在一张妖兽的皮子上,浑身都显示着一股魅惑姿态,见二人进来,不由轻启朱唇道:“怎么,想来求我救你们那个白漠寒吗,这恐怕不行呢,我放你们离开就不错了,让他消失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点头应了一声,鲛人不由言道:“正好,和我的想法一样呢,那个冒牌货,的确该消失才是,那么,真的漠寒,你到底藏在哪里。”

    苍蝇头一脸震惊的望着鲛人道:“怎么可能,那分明就是老大,他背包里的东西都没错,即使没有记忆,身负蓝色血液,可我确认过了,那是老大无疑。”

    “闭嘴。”冷冷的呵斥了苍蝇头一声,鲛人方才言道:“是真,是假,我还分不出来吗,那个冒牌货,不过是他推出来的幌子罢了。”话落,鲛人望向mary言道:“漠寒,到底在哪里交出来。”

    mary此时已经很好的掩盖住了自己脸上的惊诧,依然魅惑的笑道:“原来,竟还有人分辨的出来的真假,我只是好奇的很,既然你知道是假的,那为什么没有提醒他们一下。”

    冷冷一笑,鲛人竟露出了恐怖的神色道:“我为什么要,他们自己认错的,就抱着那个冒牌货过一生吧,我自然会找到真的,陪我一起回到星辰大海之中去,有避水珠在,想来,对漠寒来说,那根本不成问题。”话落,直直的望着mary道:“我这种想法,想来,你一定可以了解吧,毕竟我看你这偏执的样子,还真有几分我的风范呢。”

    闻听此言,mary恨恨的站起身道:“是吗,可我看不出丝毫相像之处,我这个人呢,只要是我认定的东西,若是我得不到,那我宁可毁掉,也不会给任何人。”

    mary虽然一脸的恨厉,但鲛人却并不为所动,淡淡的道:“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对漠寒,你手下留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