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又将众人遣散了出去,司马傲天这才望向白漠寒道“漠寒,你先安生在地牢里待几天,你要明白,我也有我的难处,不过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出事的。”

    白漠寒没有抬头,此时依然紧紧的盯着显示器,许久才道“是那个叫ary搞得鬼对吗。”

    “漠寒”担忧的叫了一声,司马霏儿便见白漠寒已经一脸阴沉的站起身来,忙横跨一步挡在了白漠寒面前道“你想做什么。”

    深吸口气,白漠寒冷声言道“给我让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让,你便是打死我,我也不让,你是不是要去找ary,别傻了,你别忘了如今他那里,还有几十个跟你一摸一样的基因复制人,你便是去了又能如何,不过是自找麻烦罢了。”

    白漠寒没有应话,眨眼的功夫便穿过了司马霏儿,眼中一滴泪滴下,司马霏儿只将一把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这才言道“白漠寒,我知道你要走,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拦不住你,不过你要记住,你走可以,但是定然是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这边司马霏儿撂出了狠话,那边司马傲天可算是着了急,没人比她更明白,自家女儿绝对做的出自裁的事情来,忙紧跟着劝道“霏儿啊,咱们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行吗,非要这样,你若是出了什么事,让你娘和我怎么办,让两个小家伙怎么办,最重要来日漠寒想起今天的事情,以他对你的在乎,你不是逼他去死吗,霏儿乖听父亲的话,把刀放下来,这可不是能随便玩的东西。”

    见父亲上前一步,司马霏儿不由将匕首往前送了送,匕首顿时便扎进了肉中,鲜血滴落在地上,让司马傲天的心生疼。

    不由将目光聚集在白漠寒的身上,冷声言道“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过来,跟霏儿说你不去了,难道你还真想让霏儿丢了性命不成。”

    只是喊了两声,见白漠寒丝毫没有要动的意思,司马傲天不由着了急。

    正要上前,便见苍蝇头对他摇摇脑袋,自己站起身来,司马傲天不由定住了自己的脚步,心中暗道“还是等苍蝇头先过去试试再说。”

    只见苍蝇头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白漠寒的身前,这才言道“老大,你别闹了,难不成你真要等大嫂出了事情,悔恨一辈子吗。”

    见白漠寒的神情松动了下来,苍蝇头忙接着道“更何况,那个ary那边的事情,你也清楚的很,你若是去了,单单是那些基因复制人,便能要了你的命,仇没有报了,反而搭上自己的性命,你这又是何苦。”

    白漠寒闻言没有理会,而是再次要往前走,这次司马霏儿竟是将匕首高高举起,对准自己的脖子便扎了下去,苍蝇头忙喊了声“不要!”

    就见刚刚还站在自己身边的白漠寒,竟是瞬间出现在司马霏儿的身边,手掌紧紧的握着匕首,蓝色的血液倾泻而出,司马霏儿直惊得将匕首松了开来,紧张的上前道“漠寒,你没事吧。”

    随手将匕首甩在了地上,白漠寒紧紧的握着司马霏儿的臂膀道“你这到底是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这一刀下去,你绝无生还的可能。”

    吸了吸鼻子,将眼中的泪意眨了回去,司马霏儿用力的将白漠寒推了开来,这才言道“那又如何,左右,你是要去送死,那我是生是死,你还会关心吗。”

    “我会。”随口吐出的两个字,将白漠寒自己都惊的够呛,不可置信的退了一步,白漠寒直盯着自己的手发呆起来。

    见此情形,司马霏儿脸上显出一抹喜意,忙笑着道“漠寒,你瞧,便是你的嘴上不承认,但你的心已经承认,你是关心我的,你是爱我的,所以,就当是为了我,不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好吗。”

    白漠寒背过了身子,也不知道此时在想些什么,司马傲天好容易回过神来,将自己怦怦跳的心脏安抚了下来,这才没好气的走到二人身边道“行了,这件事我做主了,漠寒,你哪里都不能去,就给我在这里老实的待着,ary那里不是现在的你所能抗衡的,再说了,你自己的情况,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的很,便是想要抗衡,起码要将过往想起来,说不定还有可能赢得了她。

    闻听此言,白漠寒当下便想反驳,便被司马傲天当下打断道“还是你能保证,和那么多个自己打,你还能够全身而退。i

    i

    ”

    &nbs

    网网推荐:

    p;司马傲天这话一出,白漠寒顿时无言以对。

    司马傲天顺势,接着道“那就该好好用用脑子,而不是胡来。在想清楚前,就去地牢待着吧,那司马力虽然很多话说的很不中听,但有一句话却也没错,我毕竟是司马家的家主,在司马勇的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你还是乖乖在地牢里待着吧,免得出来再生事端。”

    见父亲说话这么重,司马霏儿不由忙喊了一声,却被父亲眼中的怒气吓了一跳,想着自己刚刚做的事情,司马霏儿神色不由带着几分讪讪,司马傲天见到女儿的模样,嗤笑一声道“霏儿,你可真是长本事了,既然如此,你怕什么,连死都不怕,还怕我吗。”

    司马傲天每说一句,司马霏儿的脑袋便低下一分,几句话之后,司马霏儿算是一点头都抬不起来了,司马浩见状,忙走到司马傲天身边道“大伯,霏儿她知道错了,再说,她刚刚也受到教训了,相信她以后再不敢了。”

    说着话,司马浩赶忙给了司马霏儿使了个眼色,司马霏儿见状,忙安分的点头再次保证道“父亲,我保证,以后再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了。”

    说话间,司马霏儿的目光不由望向了白漠寒的方向,望着司马霏儿眼中迷离的目光,白漠寒不由将眼睛闭了起来,扭头便道“不是说要带我去地牢吗,在哪里,我现在便过去。”

    司马霏儿伸手想拦,司马傲天忙道“给我站住。”

    话落,便示意司马浩将白漠寒给带了下去,这才望向霏儿道“我问你,让漠寒待在地牢,和让他去和ary拼命,现在让你选,你选哪一个。”

    司马霏儿一愣,却也刹那间明白了父亲的用意,瞬间安静了下来,见此情景,司马傲天恨恨的在女儿的脑袋上狠狠的敲了两下,这才言道“原本以为,我找了白漠寒这个女婿是赚了,可如今看来却是我想错了,我分明是将独身女儿给搭进去了才对,动不动就要寻死,霏儿,父亲教了你这么多年,难不成这就是你学会的。”

    司马霏儿顿时无言以对,唯有许久的沉默方道“父亲,不管你信不信,我刚刚不过是吓吓漠寒罢了,真没想死。”

    “呵呵”了两声想着若不是漠将匕首给挡了下来,以自己闺女的那下刀的狠劲,什么结果已经不言而喻了,深吸口气,司马傲天懒得在这里多做纠结,遂扭头转身离开了。

    回到屋子,不由带出几分怒气来,齐思情见状,不由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气呼呼的,可是为了漠寒的事情。”

    司马傲天刚要开口,却想起若是让妻子知道女儿刚刚所做的事情,肯定是受不了那刺激的,当下便猛的点点头,顺着妻子的话言道“是啊,漠寒这次只怕是不好收场。”

    齐思情摇了摇头,好笑的道“你怎么也痴了,漠寒这孩子是个有本事的,我相信他的能力。”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真是被气笑了,没好气的道;“相信,是啊,我是承认原来的漠寒的确是有这个能力,现在的漠寒可就未必了,如今他连自己是谁都给忘了,你还指望他能做点什么。”

    将丈夫按坐了下来,齐思情方才言道“我却不这么认为,便是忘了过去又如何,本能还在,傲天,千万别小看本能的力量,有的时候,他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听了这话,司马傲天一愣,不由想起,漠寒抓住匕首那一幕,那应该是妻子所谓的本能吧。

    见丈夫愣在了那里,齐思情不由上前拽拽丈夫道“傲天,你怎么了,愣着做什么。”

    “哦”了一声,司马傲天慌忙回神,忙摇了摇头道“哦,没事,我只是在想你刚刚的话,觉得蛮有道理的。”

    齐思情闻言,嘴角咧出一抹笑容,好笑的道“当然有道理了,而这个结论用在相爱的两人之间会更恰当,就如你宠我已成本能,所以,你下意识的就看不得我受半点委屈,你说是不是。”

    可有可无的点了点头,司马傲天忙追问道“那你觉得,这种本能,在漠寒和霏儿之间可曾存在。”

    齐思情微微一笑,在丈夫的脑袋上用力一拍,这才言道“当然存在了,若是不信的话,你去伤害霏儿试试,漠寒绝对会冲上去的。”

    话落,齐思情见丈夫若有所思的模样,忙追问道i

    i

    “傲天,你不是吧,真想对女儿做些什么,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漠寒现在说不定会杀了你的。”

    扭头笑望着齐思情道“你放心好了,我下手会有分寸的,我只是想试试看,这样做,漠寒会不会想起些什么来。”

    听丈夫这么一说,齐思情倒是眼前一亮,不由一拍手道“还别说,傲天这真是个好办法,人们常说,极致的痛苦,能打破一切,我看,不如你和霏儿商量一下,演场戏如何。”

    不用思考,司马傲天就拒绝了妻子的提议,没好气的道;“你女儿在面对漠寒的时候,智商为零,根本就没脑子,这事若真和她商量了,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好了,这事,你就不要管了,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见丈夫说的坚定,即使心中还带着几分忧虑,也只得暂时放了下来。

    站起身来,司马傲天当下吩咐道“来人,去将大小姐也关进地牢里去。”

    进来的正是司马群,猛然听到这个命令司马群只觉得整个脑袋都是懵懵的,有些小心的道“家主,你真的确定是大小姐吗。”

    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司马傲天冷笑道“怎么,我说的很不清楚吗。”

    司马群苦笑一声,慌忙应道“清楚,很清楚,可那是大小姐啊。”

    不等司马群接着往下说,司马傲天只恼怒的道“我知道。怎么了?”

    司马群当下脑袋更懵了,心中更是忍不住吐槽道“怎么了,那是你女儿,还能怎么。”

    见对方没有要去的意思,司马傲天当下喊了一声,“还不快去。”

    见此情景,司马群当下便被吓了一跳,慌忙退了出去,纠结的将话递到了司马霏儿面前,却见其竟是一脸兴奋的模样,身子一个踉跄,司马群总觉得今天太阳升起的方式肯定不对,若不然事情怎么都这么乱。

    司马霏儿可不管来人如何想呢,只笑着道“我父亲,应该没说让我去哪个地方吧。那我要住在漠寒那一间。”

    生无可恋的让开了路,司马群便紧紧的跟在了司马霏儿的身后。

    到了地牢,白漠寒见司马霏儿,没好气的道“你来做什么。”

    下一秒便听司马霏儿道“还不将牢门打开。”

    司马奕乃是地牢的管事,见司马霏儿这么说,苦笑道“大小姐,你饶了小的吧,这牢门可开不得啊。大小姐应该知道,这是重犯所住的,没有家主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探视。”

    冷冷的扫过司马奕,司马霏儿没好气的道“谁告诉你,本小姐是来探监的。”

    司马奕闻言一愣,小心翼翼的道“那不知大小姐是……”话虽是对着司马霏儿说的,但是司马奕的眼睛却是扫过了司马群。

    不等司马霏儿开口,司马群只捂着额头,无力的道“家主吩咐,将大小姐关进地牢。”

    司马奕闻言,顿时呵斥道“你也是个蠢得,便是家主吩咐要将大小姐关入地牢,也不能将大小姐往这里带啊,你是不是存心找死。”话落,忙将视线移到了司马霏儿身上,神色立马谄媚了起来,“呵,大小姐你这里来,虽然这里是地牢,但是还是分三六九等的,大小姐既然来了,也该住雅间才是。”

    司马霏儿没有答话,直指着白漠寒所在的牢房道“那这个呢。”

    司马奕尴尬的道“自然是最差等的。”

    冷哼一声,司马霏儿顿时怒道“你好大的胆子,怎么敢让漠寒住在这样的地方。”

    话音落下,司马霏儿不由想到,白漠寒是司马浩送过来的,当下冷笑道“我就知道狗改不了吃屎,你说是不是司马浩,让你们这么干的。”

    见司马霏儿竟将罪过怪在了司马浩的身上,司马奕赶忙解释道“大小姐误会了,浩少爷可是什么都没说,是小的们这么理解的,大小姐也该知道,祸害同门的惩罚该有多重,自司马家建立以来,就没一个人活着出去过,姑爷虽算不得同门,但是若真是姑爷做的,只怕刑罚更重。”

    听到这话,司马霏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确实一口气憋在心里,直接扭头道“别废那么多话,还不将牢门打开,是不是真想让我收拾你。”

    司马奕长出口气,又将目光聚集在司马群的身上,见状,司马霏儿一步跨出挡在了两i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i

    人之间,似笑非笑的道“怎么,他的话,比我还要管用吗,若不然你怎么会一直看着他。”

    司马奕连连摇头,轻咳一声,本想再说些什么,司马霏儿直接打断道“别说那么多废话,快将牢门打开,你放心,这是我自己要住的,有什么事情我在即担着,绝不会有人找你的麻烦。”

    见司马霏儿说的都这么明了,司马奕只得将牢门打了开来,见司马霏儿走入,忙将牢门关了想起来,歉意的道“大小姐对不起了,我们也是职责所在,希望大小姐能够谅解。”

    司马霏儿闻言,挥了挥手,不耐烦的道“放心,你今天放我进来,我绝对只有感谢你的,不过现在给我消失,我和漠寒有话要说。”

    司马群二人相视一眼,识相的退了出去。

    白漠寒这才言道“他们给你安排好的地方,为什么不去,偏要和我待在这里。”

    司马霏儿上前一步,试探的将白漠寒的手给握在了手中,见白漠寒没有挣扎,脸上不由露出了一抹笑意道“漠寒,原因是什么,你明白的是吗。”

    话落,见白漠寒只是沉默,却并未说什么,司马霏儿,将脸颊贴白漠寒的手心里,留恋的蹭了蹭,方才言道“真好,你手心的温度,让我全身都暖和起来了,漠寒,记起我好不好,想起我们的过往,便是,便是在你的心中我不是那么重要,可我们之间还有两个宝贝,我真的不希望,他们没了父亲,那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凄惨了。漠寒别对他们那么残忍好吗。”

    默默的将手抽了出来,白漠寒这才言道“我也想想起过往,只是,我的脑袋真的是一片空白,越是用力回想,脑袋便会针扎般的疼痛,痛我不怕,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痛竟会影响我的情绪,莫名的让我烦躁起来,我真怕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

    “所以,你之所以躲着我,不愿意回想,是怕伤害了我吗。”司马霏儿激动的言道。

    听闻此言,白漠寒忍不住好笑的道“并非特意为了你,以往怎么没有发现,你还挺爱自作多情的。”

    只是这话,司马霏儿明显听不进去,一头便钻入了白漠寒的怀中,嘴角咧起,眼中带泪道“漠寒,漠寒,我好想你。”

    话音未落,司马霏儿只觉得胸口一痛,整个人失去了平衡,只往后倒飞了出去,心中一凉,脸上顿时带上了一抹苦笑,心碎的闭上了眼睛。

    下一秒只觉眼前一晃,顿时一惊,忙睁开了眼睛,却见白漠寒竟和一个机甲打在了一起,司马霏儿一惊,就要上前帮忙,见状,白漠寒顿时怒喝道“别过来,给我待在那里,别过来给我添乱。”

    就这说话的一个空隙,白漠寒就被机甲一脚给踢得直直撞在了墙上,只听轰隆一声,更是直接将墙给撞了个洞出来,司马霏儿捂着嘴巴惊叫道“漠寒。”

    见机甲竟然望了过来,心中一惊,忙将通讯器打了开来,大喊道“父亲,救命啊。”

    下一秒,便见机甲的拳头挥了过来,司马霏儿只吓得闭上了眼睛,只是等了半天也没有疼痛之感,后又听一声“咚”的声音,赶忙睁开了眼睛,见机甲此时早已趴在了地上,而白漠寒如同以往一般,挡在自己的面前,眼泪瞬间便落了下来。

    见此情景,白漠寒无力的道“司马霏儿是吗,我拜托你,现在是做这些事的时候吗,还不跑出去,叫人,是不是真想看我死在这里才开心。”

    刚说到之里,白漠寒就见司马霏儿捂着嘴巴一声惊呼道“漠寒小心。”

    暗道不妙,只是躲已然来不及了,白漠寒只来的及将司马霏儿推开,自己再次重重的撞在了墙上,一阵猛烈的咳嗽,见司马霏儿竟然还往这边跑了过来,顿时怒喝道“我说,你到底有没有脑子,这么好的机会,还不快跑出去,叫人来帮忙,是不是真想我死在这里,你才甘心。”

    司马霏儿哭泣的摇了摇头,知道再待下去,不紧帮不上什么忙,还会连累到白漠寒,司马霏儿终是一跺脚,下定了决心,转身跑了出去。

    见机甲要追,白漠寒将嘴角的蓝色血液擦去,飞身挡在机甲面前,帅气的言道“有我在这里,你休想踏出了牢门半步,也别想伤害霏儿一根汗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