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最快更新宗师星际行最新章节!

    心里吐槽完毕,司马傲天小心的将鲛人所送之物收了起来,这才有心思追问道:“不知,这有什么作用。”

    鲛人笑了笑,直接走到了门口,见状司马傲天也不得不跟了上去道:“还望告知,而且这衣服金光闪闪的,霏儿穿上,是不是太引人注目了些,不知可有办法将这光芒收敛一下。”

    脑袋一歪,鲛人直接用尾巴将人甩了出去,司马傲天好容易站直了身子,这才听鲛人道:“将你的血涂上去,那光芒自会收敛,还有我跟你并不是那么熟,没事,别来找我,不然下次,我可不会这么客气了。”

    “客气!”看着自己此时狼狈的样子,司马傲天没好气的言道:“这就是客气,那不客气的时候,你计划做什么,杀了我吗。”

    话落,司马傲天无语的站起身子,摇了摇头,估摸着霏儿该将漠寒带到研究室了,司马傲天提脚便走,果然,到了研究室,白漠寒已经躺在了检查室里,望着显示器的画面,司马傲天忍不住问道:“阿德,怎么样,可有什么问题。”

    司马德,苦笑的道:“家主,此时还看不出什么来,不过,家主,你看这里。”

    顺着司马德所指的地方望去,司马傲天不由惊叹道:“怎么会这样。”

    只见白漠寒脑中的影像,分明是个骷颅头的形状。

    司马霏儿不由捂住了嘴巴,将所有的惊呼都淹没在口中,忙追问道:“德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司马德,闻言,脸上的神色更显凄苦道:“大小姐,那位mary的手段,哪里是我能研究的出来的,我如今只想着,这定然是那mary对着姑爷下的什么类似信号接收器的东西,只要有什么信号传来,姑爷便会依令行事,只是不知道,他到底会让姑爷干什么。”

    “德叔可有办法将那东西除掉?”司马霏儿一脸期待的问道。

    司马德看了看,摇摇头道:“消除的把握不大,而且……”

    见司马德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司马霏儿的神色不由沮丧了起来,想着漠寒此时血液的颜色,司马霏儿不由追问道:“那血液呢。”

    摇了摇头,司马德无奈的道:“大小姐,我们这才检查到第一项,血液,还需要化验过后,才能有结论,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估计也不是好弄的。”

    这话一出,司马霏儿也知道是自己着急了,遂笑了笑尴尬的道:“德叔,对不起。”

    司马德闻言,摇了摇头,苦笑道:“大小姐严重了,是我让大小姐失望了才是,说来惭愧,原以为自己算个人物,却没想到,如今连个小丫头都比不过,真是丢尽了脸面。”

    司马霏儿低头苦笑道:“德叔,你不必如此贬低自己,这世上总有那么一部分人,是特别受老天偏爱的,漠寒是一个,那个mary也是如此。”

    见女儿这幅模样,司马傲天有些担忧的道:“霏儿……”

    司马霏儿却是摇了摇头,抬头的瞬间,脸上带上一抹坚强的笑意道:“父亲,你放心,除了漠寒,我还有两个儿子,我不会做傻事的,况且漠寒如今不是还好好的在我身边的,我不过是承认了事实罢了。”

    司马傲天闻言,心痛的望了女儿一眼,想安慰却又不知道如何安慰起,最终只化为一句:“霏儿,你长大了。”

    再也忍不住落下了眼泪,司马霏儿强笑道:“若长大的代价是这么痛,父亲,我宁愿永远不要长大,永远做你怀里的小姑娘。”

    将女儿搂在了怀中,司马傲天安抚的拍打着女儿的脊背,温言劝慰道:“霏儿,不用怕,事情总会过去的,漠寒也会没事的。”

    窝在父亲的怀中,司马霏儿忍不住落下了热泪。

    就在此时白漠寒走了出来,望着两人的模样,不由开口道:“还要做什么。”

    司马霏儿忙将脸上的眼泪一抹,笑望着白漠寒道:“再抽血看一下吧,德叔,拜托你了。”

    司马德忙接过话头道:“大小姐千万不要这么说,这本就是我的职责。”

    说罢,便忙扭头对着白漠寒道:“姑爷,这边请。”

    白漠寒应了一声,跟着司马德将所有的检查都做了一遍,司马德方道:“姑爷,只怕你要住到我们这实验室里来了。”

    网网推荐:

    见白漠寒脸色阴沉了下来,知道白漠寒战斗力的司马德,忙将那张诡异的脑部成像图放在了白漠寒面前道:“姑爷,你自己看看,人的脑子里,怎么可能显示这样的波动形状,所以我怀疑,有人在这里动了手脚,为了你和大小姐的安全,还望姑爷你能够住在这里。”

    司马霏儿刚要开口,就被司马傲天拉住了胳膊,开口道:“霏儿,别胡闹,难不成你真想要漠寒出事不成,你该知道,这样做,是为漠寒好,也是为你好,若是你实在不放心,可以过来多看看就是了。”

    “我也要住在这里陪着漠寒。”司马霏儿突然的一句话,将司马傲天吓了一跳,不过也知道这是女儿最后的妥协,遂当下便应了下来,“好,我会让阿德都安排好的。”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才放下心来,扭头对着司马德道:“那就麻烦德叔了。”话落,便几步走到了白漠寒身前,将对方的手握了起来,笑着道:“漠寒不用怕,我会在这里陪着你的。”

    将手抽了出来,白漠寒开口淡淡的道:“那你还是走吧,我没什么要害怕的。而且说真的,待在这里,可比你刚刚带我去的地方,自在多了,你要真为我好,就千万别搬来,因为那对我来说,可是个麻烦。”

    话落,白漠寒不由转身问道:“让我睡到哪里。”

    司马德闻言,可谓尴尬无比,只能将目光移向司马霏儿道:“大小姐这。”

    司马霏儿摇了摇头道:“德叔,你别管我了,你先去给漠寒安排就好,至于我的事情,我会自己安排好的。”

    司马德这才领着漠寒来到早已准备好的住处。

    司马傲天忙上前道:“霏儿,别介意,你也知道,漠寒的脑子肯定是被那个mary动了手脚,待他好了,自然会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呢,而且霏儿你放心,父亲这就去将全星际最好的研究人员都给请过来,我还就不信了,就一个mary,还真能称霸星际。”

    “父亲,你不要担心,我并不是为这个伤心,我知道如今的漠寒什么都不记得了,自然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在气我自己,为什么,谁是我的丈夫都分不出来,便是如今的漠寒,我竟也不敢保证,他是真的,父亲,你说漠寒醒过来,面对这样的我,是不是会很伤心。”

    司马傲天顿时无言以对,只得言道:“霏儿,如今最重要的便是漠寒能够回来,你能不能答应我,这些有的没的,以后不会再想,便是真有什么,也等漠寒恢复正常以后再说,好不好。”

    司马霏儿用力的点了点头道:“父亲,你放心,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不会再钻牛角尖了。”

    在女儿头上敲了两下,司马傲天这才言道:“希望你真能说到做到。”

    司马霏儿闻言,露出了讨饶的笑容道:“父亲你放心好了,你不是说我已经长大了吗。”

    虽然女儿的话有些开玩笑的意思,但司马傲天却是完全笑不出来,这样拿自个的伤心事开玩笑,司马傲天对女儿却是更加担心了。

    只是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司马傲天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担忧的望着司马霏儿这个女儿。

    冲着父亲笑了笑,司马霏儿转身出了屋子。

    再说司马德带着白漠寒找了间屋子住下,望着白漠寒的模样,司马德很有几分纠结的望向白漠寒,被看的打了个冷颤,白漠寒忍不住道:“你到底再看什么,别怪我没提醒你,再看下去,就算我肯答应,我的拳头也不答应。”

    司马德讨好的望向白漠寒,忙将双手举了起来,求饶道:“别别别,姑爷,我不看了还不行吗。”

    话是这么说,不过,眼神还是不自觉的扫向白漠寒,几次之后,白漠寒终是没有忍住,一拳揍了过去,司马德白眼一翻就要晕倒,却又在,白漠寒下一拳到来之前,吓得飞身而起,只跳了五米远,方才言道:“姑爷,饶命,我真的不敢了。”

    “姑爷”嗤笑一声,白漠寒又是一拳挥了过去,方才言道:“谁是你家姑爷,再敢乱说,我下手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捂着嘴巴,司马德只觉得所有的牙齿都松动了起来,有些委屈的道:“我知道了,再不敢了。”

    白漠寒点了点头,这才言道:“那个白漠寒是什么人。”

    司马德被问的一愣,随知相起此时白漠寒的状态,忙开口道“白漠寒不就是你吗。”

    话落,还怕白漠寒不相信,不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由又将往日白漠寒的视频通过通讯器的播放功能放了出来,望着里面熟悉的模样,白漠寒下意识用心起来。

    只是看到最后,白漠寒都没有丝豪感觉,烦躁的道:“算了,我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累了,没事的话,消失在我的面前。”

    闻听此言,司马德,忙闪身离开了。

    白漠寒,顺势躺在了床上,胳膊捂着眼睛,在心中深深叹了口气。

    突然,白漠寒只觉得一片阴影挡住了自己,忙将胳膊拿开,见是司马霏儿,白漠寒无力的道:“麻烦你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吗,我现在心烦的很,可没空和你费这么多话。”

    见司马霏儿并没有动作,白漠寒不由冷笑道:“你还直是厚脸皮啊,不走是吗,你不走没关系,我走总行了吧。”

    说着飞身而起,却再次被司马霏儿挡住了去路,白漠寒冷笑一声,将拳头举了起来,“莫非你真以为,我不敢揍你。”

    见司马霏儿不动,白漠寒的拳头竟真的挥了过去。

    却在触及司马霏儿落下眼泪的刹那,将拳头停在了司马霏儿的面前,皱着眉头问道:“你哭什么。堵路的不是你吗。”

    “漠寒,你真的要打我。”

    闻听此言,白漠寒深吸口气,一把将司马霏儿推了开来,这才言道:“你若真的这么烦下去,我的拳头可真的会忍不住。”

    话落,白漠寒便走了出去。

    司马霏儿心中一惊,忙跟了上去。

    无力的捂着额头,望着痴缠在自己身边的司马霏儿,白漠寒不由言道:“你这个人没有自尊心吗,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被我这么说了,都不知道走开吗。”

    抹去眼角的泪珠,“是,在你面前,我根本没有计划保留什么自尊心,因为我的心早已投在了你的身上,若你不在我身边,我连心都没有了,所以我从不认为,自尊心,比得过待在你身边重要,这样的回答你满意了吧,若是满意了,了解了,就不要试图让我走开,因为没有用的,我说什么都不会离开你的身边的。”

    司马霏儿话音落下,白漠寒深吸口气,方才言道:“好,要跟着我是不是,我成全你,只要你能跟上我的速度。”

    话落,白漠寒便飞快的移动了开来,果然没多久便将司马霏儿甩了开来,不知怎么的,竟与苍蝇头碰在来一起,转身想要离开,又听身后小心的喊了一声“老大。”

    白漠寒身子一顿,将头转了回来,“有什么事吗。”

    苍蝇头犹豫的望了白漠寒一眼,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见状,白漠寒不由言道:“若是你没什么要说的话,那就恕我不奉陪了。”

    话落,白漠寒转身便走,苍蝇头忙道:“老大,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深吸口气,白漠寒不由再次转身道:“有什么话就说,你该知道的,我这个人的脾气不怎么好。”

    “可是在我心中,老大你的脾气一向都很好的啊。”苍蝇头望着白漠寒威胁的眼神,声音不由变的越来越小。

    白漠寒这才言道:“留下来听你说这些废话,真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错误,行了,我还有许多事要做,你自己慢慢玩吧,至于我吗,就不奉陪了。”

    只是还未走出两步,便发现自己的胳膊被苍蝇头给拽住了,刚要发火,就将苍蝇头将一物给递了过来,白漠寒下意识的接过,苍蝇头这才道:“老大,这是我们珍贵的回忆,你若是闲着,便看看吧,说不定能帮助你想起什么来呢,我知道mary的药十分的霸道,一般人想破解难得很,可老大你不一样,你从来就不是一般人。”

    用两根手指,将苍蝇头推了开来,白漠寒这才言道:“话别说的那么好听,你要说的就这个是吗,我都听到了,东西,我也接受了,现在你是不是可以让开了,你该知道我很忙的。”

    “嗯”了一声,苍蝇头这次没有再废话,直接退了一步,充分表示自己的决心,待白漠寒消失在了转角,苍蝇头便忙打开通讯器道:“大嫂,老大往你们的住处的方向去了,你要找的话只管往那找,我能帮你们的也只能到这里了。”

    听闻此言,通讯器另一头的司马霏儿,脸上不由露出了一抹笑容,诚恳的道:“苍蝇头谢谢你,你放心,这份情,我记下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只管开口。”

    苍蝇头闻言,赶忙开口道:“大嫂,你误会了,我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之所以告诉你老大的去向,不过是希望老大幸福而已,不是为了报答,而且我们跟老大的感情可不是什么东西可以换来的。”

    见通讯器里长久的沉默,苍蝇头正要关闭却突然听到通讯器传来司马霏儿的声音“苍蝇头,我明白的,还是要谢谢你,对漠寒这么忠心。”

    话落,也传来通讯器挂断的声音,苍蝇头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三分笑容。

    司马霏儿挂断通讯器后,便直接找到了白漠寒,望着面前的司马霏儿,白漠寒二话不说,转身便走,司马霏儿忙喊道:“漠寒,你别跑了,这里遍布监控,你便是跑到哪里,我也能找的到的。”

    白漠寒身子一僵,却是开口言道;“既然如此,带我回去吧。”

    话落,见司马霏儿还愣着,白漠寒不由接着道:“怎么,还是希望我出去。”

    司马霏儿忙连连摇头,上前就要来拉漠寒,白漠寒见状,忙后退一步,将手抬高道:“你这又想做什么。”

    望着白漠寒此时的模样,司马霏儿忍不住笑了出来,忙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不碰总行了吧,这边走。”

    两人回到屋中,白漠寒示意司马霏儿可以出去了,司马霏儿没有应话,而是不停地从背包中,将准备好的东西拿出来。

    望着不过半个小时,就变了个模样的屋子。

    白漠寒忍不住道:“你这是做什么。”

    “这还看不明白,我这是给你布置的,瞧这些东西都是往日里你用惯了的,我都给你换上,你睡得也能好一些。”

    闻听此言,白漠寒的脸顿时便黑了下来,毫不客气的道:“我不要,将你这些东西都给带走,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司马霏儿闻言一顿,脾气也忍不住拗了起来,“不拿走,他们一定要待在这里。”

    白漠寒闻言,当下将床上的东西都给掀了起来,眼看就要往外扔,只听司马霏儿当下开口道:“若是你敢将东西扔出去,那我今天就不走了,若是你不信只管试试看。”

    皱起了眉头,白漠寒忍不住言道:“你这人脸皮也恁厚了。”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也紧跟着不屑的道:“若是你肯听话,我又何必用这诸多手段,漠寒,我拜托你,快想起来吧,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皱起了眉头,白漠寒忍不住道:“那我也能拜托你,能别在我耳边碎碎念了吗,你知道吗,因为你这么一直念,我的脑袋都快痛死了,你这样做,只会让我见了你就怕了,哪还有什么心情想别的。”

    司马霏儿闻言,身子顿时一颤道:“你之所以不想见我,躲着我,莫非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听了这话,白漠寒没有回答,只是躺在床上,直接背过身子道:“我累了,你先离开吧。”

    望着白漠寒的背影,司马霏儿很有几分欲言又止,却终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长叹口气,往旁边的屋子去了,这时白漠寒方才扭过身道:“其实,也不仅是这个原因,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见到你,我的心就会莫名的烦躁起来,我真的不想要这种不可控的感觉,对不起。而且,你们既然和那个女人也有仇怨,我也在想办法杀掉她,到时候也算是对你们的回报了。”

    且不提,白漠寒与司马霏儿两人如何纠结,只说,第三天司马家便发生了一件大事,司马傲天派来暗中监视白漠寒的护卫,司马勇竟然死了,一时可谓惊动了司马家全家上下,望着众人时不时扫过自己的眼神,白漠寒的神情,也不由冷了下来,当下怒斥道:“你们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以为是我动了手脚。”

    司马霏儿见白漠寒情绪实在算不得好,忙上前道:“漠寒,你别多心,你多次救司马家于水火之中,我知道你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

    “那可不一定。”被人截住了话头,司马霏儿不由随身望去,却见对对方一点印象都没有。当下忍不住扭头看向了司马傲天求助。

    司马傲天这时开口道:“都别说了,让人把尸体好好检查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听罢便也不在多言,早有人将尸体拉下去,仔细的检查去了。

    司马傲天这时又开口道:“没什么事,大家伙都散了吧。”话落,却不见人散开,司马傲天当下便明白怎么回事,忙接着道:“至于司马勇的死,我一定会找到真凶,将他绳之于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