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众人顿时无言以对,阿狗仿佛还嫌不够一般,转身望向王叔道:“实在的,我还挺羡慕你的,有人能看出你我的不同,对你定然是极其了解的,毕竟,你的记忆我可是都有的,可惜啊,对白漠寒,你们好像一点都不了解啊,根本不知道哪个是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话落,阿狗扭向白漠寒道:“若是此时你真的清醒,也不知道该有多伤心呢。”  “咯噔一声。”医疗仓,被司马霏儿从里面打了开来,坐起身来,司马霏儿立时反驳道:“不是的。我认得出来的,我怎么可能认不出漠寒呢,他就是我的漠寒,是你,是你在他的身上动了手脚,就是为了让我认错,好将漠寒永远留在是吗,你太卑鄙了。”  嗤笑一声,mary将胳膊搭在了白漠寒的肩膀上,冷冷的望着司马霏儿道:“你真的确定这就是你的漠寒?”  司马霏儿出了医疗仓,狠狠的望着mary道:“他就是我的漠寒,我的丈夫,我孩子的父亲。”  mary听闻此言,不由笑的更大声了,直瘫在漠寒身上道:“是吗,那他们又是谁。”话音落下,便见不知从哪里走出十几个白漠寒来,司马霏儿当下愣在了当场。  只气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冷声问道:“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mary眼中闪过一抹狠毒,好笑的道:“我做了什么,我以为你清楚的很,毕竟,这可不是第一次了。倒是你,现在还确认我靠着的这个是你的丈夫,你儿子的父亲吗。”话落,mary不由仿佛想起什么似的,紧跟着道:“哦,是我错话了,他们的确算是你孩子的父亲,毕竟基因相同不是吗。要不你干脆随便带一个回去,反正样貌都一样。”  “你!”司马霏儿气得便要上前,被司马傲一把给拉住了,司马霏儿忙道:“父亲,你放开我,我今要与她做个了断。”  司马傲闻言,用力的捏紧女儿的胳膊,直到司马霏儿呼痛,这才放了开来,望着女儿委屈的神色,司马傲方道:“你闹够了没有,光那mary一个,你都未必能对付得了,如今这么多复制漠寒站在他那边,你以为你过去能做些什么,不过是送死罢了。”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强忍着痛意道:“那父亲,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  司马傲闻言,无力的抬头,终是长出一口气道:“咱们先回去,想到办法再来。”  使劲的摇着脑袋,司马霏儿只哭诉道:“我不,我不走,漠寒,在这里,父亲,你要我去哪里啊。”  无奈的望了女儿一眼,司马傲苦笑道:“可那个mary的不错,便是要带他回去,可咱们认不出来是哪个啊。“着,司马傲一一指过众人道:“要不你,这个是,还是这个是,还是这里所有的人都不是。”  司马霏儿闻言一滞,所有的话都咽了下去,苍蝇头此时忙道:“大嫂,你父亲的不错,咱们还是先回去从长计议,便是留在这里咱们也什么都做不了。”罢,忙给司马霏儿使了个眼色。  望在眼中,司马霏儿终是点了点头,认可了这个提议。  见状,王叔等人忙护在了司马霏儿身前,这一幕,只让mary忍不住笑了出来,“放心好了,要走,只管走,我绝不会拦着,左右,你们还会再回来的。”  mary这番有恃无恐的模样,让王叔的眉头都忍不住皱了起来,当下言道:“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怕是吗,别忘了,邪不胜正。”  “邪不胜正,这话的好像有几分道理,可不知道站在正方的人最后活着的有几个,不都当炮灰了嘛,倒是邪,一准能活到最后。”mary嘲讽的言道。  众人顿时无言以对,苍蝇头赶忙道:“大嫂,别在这里废话了,咱们还是先出去再。”  “慢走,不送。”mary淡淡的罢,便扭身离开了。  司马霏儿闻言,闭上了眼睛沉痛的点了点头,众人出来,住到了司马家在这里的别墅里,刚一坐下,司马霏儿便忍不住道:“苍蝇头,你刚刚对我使眼色,可是有了什么好主意,能分清哪个是漠寒。”到这里,司马霏儿不由苦笑道:“其实,mary的不错,我真不是个称职的妻子,竟连自己的丈夫都认不出来,漠寒知道了,也不知道该有多伤心。”着司马菲儿眼泪又流了出来。  闻听此言,苍蝇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得道:“大嫂如今,不是自责的时候,关键的是先将老大给救出来再。”  听苍蝇头这么,司马傲有些烦躁的接过话头道:“这我自然知道,可是我们连人都搞不清是哪个,还提什么相救的事,不过是痴人梦罢了。”话到这里,司马傲不由一顿,带着几分惊喜道:“还是,苍蝇头,你有办法,将人给认出来。”  苍蝇头无奈的吸了吸鼻子,将笔

    网网推荐:

    电打了开来,只见此时显示的正是mary的住处,不等众人询问,苍蝇头便先解释道:“这是。”  “这是我乘机用热能仪显示的影响,就想找找看,是否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样子。”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立马激动了起来,忙将脸凑到了笔电前,激动的追问道:“那结果呢,苍蝇头可有什么发现。”  苍蝇头十指未歇,见司马霏儿问起,忙回答道:“现在还没有,我正在找。”  只一句话便让司马霏儿整个人都焉了下去,见状,苍蝇头赶忙道:“大嫂,不过你也别灰心,我这不是还没有看完吗,不定找完了,就能找到了。”  苦笑一声,司马霏儿扭身坐在了沙发上,脑袋无力的靠在拳头上,浑身的力气都已经抽光了,见女儿这幅样子,可将司马傲给心疼坏了,忙扭头望向苍蝇头道:“那你快找啊,一边,一边找,这一心二用,怎么可能找得到。”  司马傲话落,见苍蝇头丝毫没有进展的模样,心里是越想越来气,张了几次嘴,却没有出什么,正要在开口时,就听苍蝇头喊道:“找到了,找到了。”  众人见状,忙围了上去,只见起码在地下一百米的地方,单独显示着一个人影的热源影响。  司马傲见状,不由苦笑道:“苍蝇头,这能明什么,这不定连漠寒的基因复制人都不是。”  苍蝇头将左手飞快的操作着,便见瞬间,笔电之上,显示出两个图谱来,苍蝇头也没有多话,只是将两张图谱对比在一起,司马傲竟发现两张图谱竟然完全吻合,不由震惊的道:“这是”  只听了两个字,苍蝇头便忙解释道:“对于一个人来,温度的变化与外界的关系的曲线图,是有规律的,每个人都不相同,你也看见了,他们是漠寒的基因复制人,那他的温度变化规律应该就是一致的。”  我将上面的基因人与这个人做了比对,完全一致,那就明,“被关这个人,最少也是个基因复制人,或者,便是老大本人。”  司马霏儿听到这里,“蹭”的一声,便站了起来,沮丧的情绪亦是一扫而空道:“真的吗,苍蝇头,这是哪里,咱们现在就去,去救漠寒回来。”  长出口气,苍蝇头忙道:“大嫂,等一下。”话落,苍蝇头,忙在笔电上点了几下,便见图像换为一个地形图,上面标注的守卫,便是司马傲看到都忍不住倒吸口凉气,比司马家的守卫可是强了不少。  此时他是越来越相信,这里面关的就是漠寒了,眼中也不由带上了几分喜色。不过司马傲还是有几分好奇的道:“这里的守卫是厉害,可是以漠寒的身手,想逃出来也不是不可能,他怎么就这么安心的待在那里,不知道咱们都快找疯了吗。”  苍蝇头轻叹口气,忙指着白漠寒的热源影像道:“看这图像,便知道老大是躺着的,而且这么长时间了,连动都未动过,我想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便是老大被下了药,根本动不了,人随活着,但他的意识却完全是不清醒的,这才有可能造成现在的情况,只是我如今好奇的是,那个mary到底是用什么药剂,能让老大躺了这么久的,会不会对老大有什么危害。”到这里,苍蝇头的眼神不自觉的扫过了司马霏儿,那还真是恨不得甩自己两巴掌,怎么就这么傻,明知道,司马霏儿担心成什么样子,还硬要在这时候这话,若是被自家老大知道,指不定还要踹他两脚呢。  正纠结间,就听司马霏儿突然开口道:“苍蝇头,你规划一下具体路线,尽量避开防卫多的地方。”  苍蝇头轻松口气的同时,应了一声,忙操作了起来,经过一番细致的计算,最终选出了一条最容易走的路线。  司马傲看过后,顿时头都大了起来,只因为苍蝇头选出的这条路线,可是复杂的很。  司马霏儿自便当做继承人教养,这样的事情自然也是看的明白的,眉目深锁道:“父亲,咱们……”  抬手止住了女儿的话,司马傲安抚道:“我这就将人调过来,只是,我觉得还是先查探清楚的好,这样,你乖乖在这里待着,明日我混进去看看。”  一听这话,司马霏儿不由担忧的道:“父亲,不可,那个mary现在已经完全疯了,你若是进去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要去也是我去。”  见女儿要闹着自己去,司马傲又些无奈的道:“霏儿,你要知道,现在可不是任性的时候,你明明知道的,那mary心中最恨的只怕就是你了,若你进去,一旦被她发现,如何肯轻易放过你,到时候,你若是出了什么事,让我和你母亲怎么活,再者了,凭你的战力,只怕第一关,你就闯不过去。”话到这里,见司马霏儿还想开口,司马傲不得不道:“若是想跟我们一起去,那就更不用提了,你们应该知道,我去是做什么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带上你,不利于隐藏,只怕很快便能被人发现了,你应该不想这样的是吗。”  司马霏儿苦笑一声,“父亲,就不能换个人去吗,我很担心你。”  司马傲闻言,不由好笑的道:“漠寒出事,为父怎能不身先士卒,好了,别婆婆妈妈的了,如今救出漠寒是正经,至于其他的,过后再。”  见司马傲到这里,苍蝇头忙接过了话头道:“那不知道,司马家主计划什么时候行动。”  略微沉思了一番,司马傲便言道:“这种事情宜早不宜迟,依我的意思,不如今晚上如何。”  苍蝇头点了点头,又扭向王叔与王羽坤二人,冲着二人拱拱手道:“还望两位顶力支持。”  “这没有问题,今晚上也能给她来个措手不及。”见王叔与王羽坤两人爽快的应了下来,众人忙又是一番合计,商定好了一些细节。  晚上,色一暗,便来到了mary的住处,带着苍蝇头给的电子路线图,几个人很顺利的jin ru到了苍蝇头所侦查出来的密室里,摸索着将密室打了开来,果见,白漠寒躺在床上,几人心中一喜,正要上前,就见几条铁链凭空出现,将三人锁了个结实,正要挣扎,就见mary竟然出现在了三人的身前,三人心中一惊,神情顿时凝重了起来,mary眉毛一挑,当下笑道:“果然与我预估的一样,当晚上你们就跑了过来,还真是沉不住气啊,嘚嘚嘚嘚,只是可惜,这人也太少了些,枉费我布下了这么大的阵仗了。”  司马傲闻言一愣,“什么,你知道我们要来。”  嗤笑一声,mary冷冷的道:“那个苍蝇头将那热源显示器,那么光明正大的拿了出来,我又不是瞎子,怎么会看不到,便是我当场没有看到,难不成,我的监控室摆着好看的。”  听闻此言,三人心中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算计好的。”  “哎,这话,你可错了,也许将他关在这里是的,可其他的事情可都是你们自己的选择,虽然我不在乎再背两个黑锅,可就是不耐烦给你们背。”  话到这里,司马傲三人也知追究过去,也是枉然,遂直言道:“你将我们抓住,到底想做什么。”  mary闻言,淡淡一笑道:“这个吗,你一会就知道了,对了,你们不是想跟白漠寒待在一起吗,放心,我成全你们。来人将他们三个都给我推进去,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和他们话。”  众护卫忙应了声是,mary这才大笑离去。  被关入了屋内,司马傲带着几分苦笑道:“二位,是我们父子连累的二位,也不知道那mary到底想做什么,哎,如今我只希望二位能够平安脱险了。”  “司马兄弟不必如此。到底,若不是因为我们,漠寒也不会惹上这么一个疯子,也不知道那疯子,对漠寒做了些什么,让他现在都是沉睡着,我只怕,就这么睡下去,再好的人也废了。”  此时王叔也是满脸的担忧的道:“我也出现过这种情况,只记得被扎了一针,后面的事情都不记得了,直到漠寒和少主他们将我叫醒,我看漠寒的情况和我差不多。”  话间,王叔不由将目光聚集在了王羽坤的头上,王羽坤摇了摇头,当下便否决道:“只怕是没那么简单。”  话落,王羽坤便站起身来,使劲的摇晃起漠寒来,只可惜,白漠寒依然半点反应都没有,司马傲眉头一皱,竟是从背包里,取出一把匕首来,直接将白漠寒的手上,划了一道,可刹那间,三人俱是一惊,只因此时白漠寒流出来的鲜血分明是蓝色的。  王叔更是忍不住惊叹道:“这mary到底对漠寒,做了什么,便连血的颜色都改变了。”  司马傲苦笑一声,“我这个mary怎么这么容易便将咱们放在了这里,原来是知道,便是咱们真有本事逃走,也不敢冒险将漠寒带出去,血液变成蓝色,真是闻所未闻。”  王叔此时也是长叹口气道:“老实,这个mary还真有几分本事,可惜这个漠寒也真是个死心眼,要我,不过是个女人,既然喜欢,娶了就是,左右吃亏的也不会是咱们男人。”  见司马傲的神情已经算得上是难看了,王羽坤忙拉了拉王叔的衣服,示意他往司马傲那边去看,一眼,王叔便尴尬的笑了起来,在女儿的父亲面前,让女婿再娶一个,他也真是傻了。  见其闭了嘴,司马傲好容易才将心中那股憋屈给压了下来,却也当场表态道:“我知道那是男人的通病,可我这一生除了思情,再未有过别的人,所以我也希望我的女婿也能这样对我的女儿,若是漠寒,真敢这么做,即使打不过他,我也就不会放过她,我的女儿,绝不可能有一个心中不只他一人的丈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