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最快更新宗师星际行最新章节!

    见自个女儿如此的坚决,司马傲天最终松口道:“菲儿你可以跟着去,但是你不能去其他地方,你只能带着飞艇上,你答应我这个条件,我们就带着你,若是不答应,我就只好……”

    司马霏儿自然知道司马傲天的意思,当下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没多时众人便出发了,这次司马傲天也出动了,而家里留下司马傲林看守,有了苍蝇头的改进,防御系统司马傲天还是很有自信的,所以他这才放心大胆的带了三架飞艇前去。

    带众人来到对接山的时候,也知道了这里为什么叫对接山,这里的东西既然都是一对一对的,而且一对一对的都链接着,就连山体都是,两座样子差不多的山,却在半山腰处生出点东西,将两座山链接着,上下都是空着的,看着让人称奇。

    众人来到对接山,却是转了半天没有找白漠寒的踪迹,这时司马傲天开口道:“难道她们不在这里,那会去哪里?”这些话却不是在问别人,而是像在问自个。

    一旁的司马菲儿听了,却是当下就着急了,“难道阿狗骗我们?我下去看看。”

    司马傲天闻言,当下忍不住想给自个一个嘴巴,自己怎么就忘记还有女儿在这里。

    当下忙开口道:“菲儿你别着急,我们只是到了对接山,并没有到万花谷,你耐心点,我们进了万花谷再说。”

    司马菲儿闻言,这才略放了点心,但还是忍不住把在显示器上仔细的看着。

    这时司马傲天对着通讯器道:“大家注意,马上就要jin ru万花谷,说不定他们就在里面,大家跟紧了。”

    只是进了万花谷,却还是没有任何有人来过的迹象,更别说什么飞艇了。

    当下众人心里就是一凉,司马傲天当下又开口道:“大家分头去找,有什么发现,随时报告。”

    话音落下,三艘飞艇便各自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司马菲儿看着显示器的脸上此时也是没有任何表情,直勾勾的盯着,这时王叔开口道:“不对,不对,不对!”

    一连三声的不对,让盯着频幕的司马菲儿也抬起了头,问道:“王叔,你发现了什么不 u 对?”

    王叔点点头道:“这里种的这些花草看似没什么规律,但是仔细一看却发现了点不同,而且据苍蝇头说那个mary待过的地方,往往是机关匆匆,若是这里没什么机关,那么她要么是改变了性格了,这个我觉得不大可能,要么就是我们还没发现机关,这也是我最怕的。”

    王叔又看了几眼显示器,开口道:“把飞艇的高度往上提一提,慢一点。”司马傲天点点头

    当下飞艇便往上飞去,王叔边看,便用手指了指,接着开口道:“停!”

    这时王叔开口道:“没错了,就是这个。”

    司马傲天闻言,忙看了看显示器,但还是一脸懵逼的问道:“这有什么不一样嘛?我怎么看着都差不多啊。”

    王叔这时开口道:“一时半会也跟你说不明白,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巨大的阵法,让大家都过来,那样找根本找不到什么东西。”

    司马傲天点点头,忙对着通讯器下了命令,王叔这时又开口道:“看来这次mary她手里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来,若不让也不会想着用这种法阵来拦我们了。”

    王羽琨这时担心的开口道:“王叔,那个女人可是心机深沉的很,这样一来,我倒是担心她可能是故意示弱,让我们掉以轻心,然后打我们个措手不及。”

    司马傲天闻言,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却也去了那小瞧的心思,点头应道:“兄弟说的不错,咱们确实该小心为上,那兄弟,这法阵只有你能看得出来,不知可有破解之道。”

    本以为会听到肯定的答案,不想却见王叔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破解不了。”

    &nbs

    网网推荐:

    p; 一个踉跄,司马傲天险些栽倒在地,“破解不了,你说的那样高深莫测的。”

    此时王叔也不由带上了几分尴尬,“哎,若是漠寒在这里定然没有问题的,我不过是个半吊子,却是无能为力。”

    深吸口气,王叔不由望向阿狗道:“你可有什么办法。”

    闻听此言,阿狗不屑的望了王叔一眼,瞬间背过了身子,只将背影留给了众人,王叔当下便气了个半死,心中暗骂道:“现在是闹脾气的时候吗,难道不知道现在是刷存在感最好的时候吗,若是破了这阵法,那司马家的人,不管怎么说,这份情是该记住的。”

    歉意的对着众人笑了笑,王叔忙跑到阿狗身边道:“快别闹了,说说看,你可有什么好办法吗。”

    阿狗强烈的翻了个白眼,当下便没好气的道:“若我没记错,你刚刚可是说过了,这个阵法你破不了。”

    王叔忙点了点头,阿狗瞬间鄙视道:“你是不是傻,我的存在完全是以你的身体和脑子为蓝本,你都不知道的事情,你来问我,我会知道吗。”

    这下子王叔更加尴尬了,不自在的轻咳一声,强笑道:“那也许,mary会给你加些什么呢。”

    “呵呵”了两声,阿狗懒得回答这么弱智的问题。不由将头扭到了一边。

    众人望着王叔俱都摇了摇头,无奈,司马傲天只得扭头望向苍蝇头道:“可能分析出,该怎么走。”

    苍蝇头闻言,没有废话,立马将手中的笔电与卫星系统对接,开始分析起来,不一会,便在显示器上显示出了路线。

    司马傲天顿时一击章道:“我说吗,科技的力量也是不容小觑的,苍蝇头快说说,你是怎么破解出来的。”

    苍蝇头闻言,有些纠结的道:“咱们不是要去找老大呢,这些是还是以后再说吧。”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立马接过话头道:“左右咱们现在也没有耽误事,你不妨说说看,我也好奇的很,刚刚我可是没看的太懂。”

    就在此时司马傲天忽听身后一阵轻笑声,便见王叔竟然忍不住笑了出来,刚准备开口,就听王叔言道:“我看你不是没看的太懂,是根本没有看懂吧。”说罢,又忍不住笑了两声。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亦是不甘示弱的道:“那也总比某些半吊子好的太多。”

    见两人有怼起来的意思,司马霏儿尖叫一声,忙呼“够了”,话落,便又接着道:“漠寒如今,生死不知,你们还有心思,论断这些有的没的,你们真的让我太失望了。”

    话落,司马霏儿便走到了苍蝇头的身边,两声问道:“苍蝇头,接下来咱们,往哪里走。”

    苍蝇头闻言,忙道:“这边,大嫂。”

    话落,两人便匆匆离开,司马傲天心中懊悔,也忙跟了上去。

    兜兜转转,众人终于在一处别墅前停了下来,下一秒,便见mary走了出来,司马霏儿,当下便要扑上去,司马傲天见状,忙拉住了女儿,自己往前一站道:“mary姑娘,我那女婿送你之后没了踪影,不知mary姑娘可有见到。”

    mary嗤笑一声,在胳膊上一按,便见一粒珠子掉了下去,瞬间便扩散了开来,不一会竟变为了一把椅子,mary往上一桌,这才开口道:“我便是说没见,估计你们也不会相信,既然如此,你这问的不是废话吗。”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可没那些耐心和mary磨嘴皮子,顿时怒斥道:“你将漠寒怎么样了,快将他还给我,不然我让你好看。”

    见女儿又脱离了自己的保护圈,司马傲天忙紧张的将女儿塞了回去,这才紧盯着mary道:“不知可否将漠寒还给我们了,若是有气,就”

    抬手止住了司马傲天接下来的话头,mary冷笑道:“现在不是我愿不愿意让他回去的问题,而是他是否愿意跟你一起回去的问题。”

    话落,mary便站起身来,椅子瞬间又变为铁珠,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mary这才开口道:“跟我来吧,好好问你问漠寒,他到底愿意待在哪里。”

    听闻此言,众人心中顿时一顿,暗叫不好。

    jin ru房中,见漠寒正坐在沙发上,看的起劲,司马霏儿闻言一喜,忙迎了上去,一下子便扑在了白漠寒的怀中,却没想到,下一秒便觉手腕一痛,整个人都被甩了出去。

    司马傲天心中一惊,赶忙飞身而上,将女儿接在了怀中,却被巨大的冲击力给连带着撞在了墙上。

    见白漠寒再次飞身而起,显然要将对着司马傲天下死手,王叔赶忙上前,将其给拦了下来,焦急的道:“漠寒,你这是怎么了,他们是你最重要的人啊。”

    这边王叔话音刚落,那边mary便接过了话头,“亲爱的,你怎么能这么粗鲁,对女孩子可不能动手啊。”

    见到mary,白漠寒露出了一抹大大的笑容,整个人窝进了mary的身后,撒娇道:“可是,你不是说,我只能让你一个人碰吗,这个女人是谁呢,随随便便就扑过来,真是太不检点了。”

    若说刚刚司马霏儿是身体上的痛,如今听闻此言,心脏瞬间紧抓在了一起,站起身来,身子还不停的晃荡着,直直的望着白漠寒道:“漠寒,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白漠寒眉头一皱,冷笑言道:“我说,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烦,还是说耳朵真的有毛病,我都说的这么清楚了,你还要我再说一遍,你脑子没事吧。”

    话落,司马霏儿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崩落了下来,不可置信的言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自觉间,视线触及mary,恨恨的冲了过去,“你到底对漠寒做了什么,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可惜,司马霏儿还未近前,便被白漠寒一脚给踢了出去,司马傲天心中一惊,忙接住女儿,却见女儿竟是一口血喷了出来,显然伤的不轻,司马傲天不敢怠慢,忙将女儿放进了医疗仓中,这才怒视白漠寒道;“漠寒,不论你出了什么事情,你也不能对霏儿动手,就凭这个,我就绝不会原谅你。”

    见司马傲天要上前去,王叔赶忙将其紧紧的拉了回来,方才言道:“司马兄弟别乱来,漠寒现在好像真的很不正常,你要知道,你根本不是漠寒的对手。”

    司马傲天这才冷静了下来,转而望向王叔道:“可有什么办法,先将漠寒给带回去。”

    王叔闻言尴尬一笑,“你知道的,漠寒的武力值可不是咱们连手就能有胜算的啊。”

    “那现在该怎么办。”

    拍了拍手,白漠寒歪着脑袋道:“我说,你们是真的有脑子这东西吗,想要商量对付我的办法,好歹找个我听不到的地方吧,这样你们就是再商量又有什么用,不过有句话你们倒是说的不错,便是你们再商量,也没什么作用,因为在我眼中,你们不过是一群渣罢了。”

    王叔不可置信的望着白漠寒,“哈,这变化,也太大了。若不是看着样貌实在想象,我都要怀疑是不是一个人了。”

    听闻此言,苍蝇头不由在目光将王叔与阿狗之间来回扫视着,司马傲天等人也紧随其后,目光触及mary,众人的眼中都带上了几分怀疑。

    见状,mary冷笑一声道:“怎么,怀疑这个漠寒是假的吗,这么想也对,毕竟我可这复制能力可是一流,若是不想要,就走,别打扰我们的二人时光。”

    白漠寒也紧跟着道:“还不快滚,若再耽搁下去,小心,我杀了你们。”

    司马傲天眉头紧皱道:“王兄弟,这可如何是好,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漠寒。”

    王叔此时也是一脸纠结的道:“这我也看不出来啊。”话落,王叔仿佛想起什么似的,将阿狗往面前一拉道:“这里之中,你对mary还了解些,你快看看,那个漠寒是真的吗。”

    这边王叔话音刚落,阿狗便冷笑一声,竟是一步一步走到了mary的身边,这才不屑的望着众人道:“你们不是他最亲近的人吗,竟然真假都分辨不出来,说真的,我还为白漠寒感到悲哀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