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司马霏儿摇了摇头,当下言道“父亲,别为我担心,我没事。”

    话落,司马霏儿冷然的望向阿狗道“你对我出手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你要告诉我漠寒在哪里。”

    阿狗闻言,眉间带着三分讽刺道“拿这个来威胁我,莫非,你以为我真的会怕不成,我奉劝你们,识相的就别跟我主人作对,他可不是你们这些渣滓能比的,行了我也不想跟你废话,快点滚,我可告诉你,我现在心情不爽的很,惹急了我,我可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来,要知道,我是他的基因复制出来的,他有的能力我自然也有,就是你们刚刚来之前谈到的能力。”

    众人心中一惊,司马傲天浑身一凛道“刚刚的谈话,你知道我们刚刚谈了什么,你怎么会知道,你对我司马家,动了什么手脚。”

    带着几分玩味道笑意,阿狗双手下压道“别紧张,我可没什么大的改动,不过是在……”说到这里,阿狗略停顿了一下,这才指着王叔道“不过是在他的身上放了个小玩意罢了,你也知道,我整天被关在这间屋子里,总要自己找点乐子吧,”

    苍蝇头眉头一皱,拿出一根棍子般的东西,便在王叔的右臂之后总,将那玩意娶了出来,当下便追问道“你怎么会做这样的东西。”

    阿狗并没有回答,不过是将头扭了开来。

    王叔,见状,赶忙上前道“那你们别急,有什么话慢慢说,他本质上不过是一个新生儿,有些事情懵懵懂懂的,很多事情都分不清对错,这就需要我们大家去教他,而且这追踪器也不一定是他放的,你们也知道,我被ary关了几天,那追踪器说不定就是那个ary放进去的呢。”

    “不可能。”掷地有声道三个字,顿时炸响在众人耳边,王叔忙追问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这样的窃听器若真是那个ary造出来的,她只怕就要羞愧死了,粗制滥造实在是太差劲了。”

    阿狗间自己的成果被贬低,当下便不服气的道“是,做的是太差劲了,可再差劲又怎么样,你这个机械大神,还不是没有发现,若我这么差劲的窃听器你都检查不出来,你这到处吹嘘的机械大神,想来也是名不符实吧。”

    闻听此言,苍蝇头一点波动都没有的接过了话头道“我来不是跟你耍嘴皮子的,至于机械大师的名头,我可从来没有承认过,一直以来,都是别人乱喊的,至于说你的窃听器我没有发现的事,那不是说你的窃听器安装方式,多么新颖,多么不容易察觉,而是做的实在是太烂,我的想象力更是从未告诉过我,会有这么烂的东西做出来,这点上,我承认我输了。”

    简单的一句话,只将阿狗气了个半死,苍蝇头接着问道“我老大,到底被ary带到哪里去了,你最好快点交代清楚。”

    话未说完,阿狗便冷笑一声道“别吓我,吓我我也不怕,不论你准备问我什么问题,我的回答都是一样,不知道。”

    拦下了要动手的司马霏儿,苍蝇头似笑非笑的道“是吗,也对,ary对我老大什么感情,我还能不知道,原本想着没几日便要分离,他们两个一准没戏的,可如今,两人日日相对,这感情自然是一日千里,说不定啊,等下次相见的时候,小老大都要生出来了。”

    听闻此言,阿狗如何能够继续无动于衷,当下便气的跳了起来道“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杀了你。”

    似笑非笑的望着阿狗,苍蝇头,只冷笑道“是真,是假,难不成,你心里真的没数吗,别忘了,这事之所以没有成为事实,依靠的不过是我老大的意志力罢了,可俗话说的好,这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可就只隔层纱,我们老大的意志还能坚持多久,我都不敢保证,你能保证吗,还是说,这正是你期盼的,ary的幸福。”

    “滚蛋,老子是那种蠢货吗。”话音刚落,阿i

    i

    狗顿时憋屈的蹲在了地上,只捂着脑袋蹲

    网网推荐:

    在地上,显然也是纠结的很。

    见此情景,苍蝇头再接再厉道“怎么样,可考虑清楚了,是不是有话要跟我们说。”

    冷笑了一声,阿狗嘲讽的言道“我跟你能有什么话说,哦,对了,的确能说一句话,陪你们说了这么久,我也有些累了,你们要是没事的话,就快点离开吧,看着你们的脸还真是倒胃口的很。”

    闻听此言,苍蝇头眼中闪过一抹恼怒,恨恨的道“我说,你个阿猫阿狗的,最好先给我搞清楚一件事情,现在是我给你机会活命,我告诉你,若是你说出我老大的下落,那无论出了什么事,与你无关,若不然,哦老大出了什么事,我绝对要你陪葬。”

    阿狗嗤笑一声,几步走到了苍蝇头的身前,当场冷笑道“你是不是傻,抓你老大的人是我吗,没看见我都被人抛弃在这里了吗,还想让我交代,交代什么,就凭你这态度,我便是知道也不告诉你。”

    苍蝇头闻言,顿时便将拳头举了起来,见此情景,阿狗干脆将脸玩苍蝇头面前一伸,带着几分挑衅道“你打啊,打啊,还真是什么人都不将我放在眼里了,怎么,莫非在你们眼里,我阿狗是能任你们宰杀的对象,做你们的春秋大梦,白漠寒那人,我的确打不过,不过你们这些个玩意,加在一起,也不是我的对手。”

    话落,阿狗又将视线转移到了王叔的身上,三分讥讽,七分试探道“我可还是记得某人说过,以后他就是我的家人,是我的依靠,言犹在耳,只是不知那说话的人是认还是不认,毕竟,我刚刚被人这么修理的时候,说这话的人,可是半点没有站在我身边的意思,你说是吧,王叔。”

    “我说的话当然算数,不说别的,只说珊瑚族就剩咱们三个,我也不可能不管你,只是,你也要做出些事来,漠寒的事情,若你知道些什么,可一定要说出来。”

    听完王叔这话,阿狗方才一脸落寞的道“王叔,若你以为我在她的心里,真那么重要的话,她会将我扔在这里吗。”

    王叔闻言一愣,苍蝇头便接过了话头道“那谁知道呢,说不定这正是你和那个ary的计谋呢,从内部渗透,才是个好主意不是吗。”

    本以为,阿狗定会否认,可没想到却见他竟然点头道“说的不错,我的确就是ary埋得一颗暗子,只不过你便是知道了,又能如何呢。”

    苍蝇头整个身子一晃,刚喊了个“你”字,便被司马霏儿拦住了话头,“你到底如何才肯告诉我们,漠寒到底在哪里。”

    嗤笑一声,阿狗扫向众人,冷笑道“我还是那三个字,不知道。”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脸上露出了冷笑的神情,“既然如此,那你就怪不得我了,父亲,这个人就交给你了。”

    司马傲天点头应了一声,就要上前,却被阿狗重重一击,给打落在了地上。

    方听阿狗嗤笑道“还真拿我当软柿子捏,可惜你们打错了主意,我的本事,你们不过仅仅见识了九牛一毛罢了,呵,相信我,能将你司马家毁于一旦的,绝不止ary一人。”

    司马霏儿忙将父亲扶了起来,担忧的问道“父亲,你没事吧。”

    司马傲天摇了摇头,这才明白,刚刚阿狗说的他们不是对手的话,还真不是客气,站直了身子,司马傲天忙给了夫人一个眼色。

    齐思情了解的点了点头,不一会便从背包中拿出一只药剂来,只见其红蓝绿,三色,层次分明的聚集在了一起,有一种诡异的美感,只阿狗眼中却是生起了一股危机感。

    阿狗这时却扭头看向王叔道“你真打算就这么着让我消失?”

    王叔闻言,忙拉了拉司马傲天道“司马老弟,你且等等,我跟他说。”

    司马傲天,却是直接开口道“王哥,你也看见了i

    i

    &nb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 ,他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你跟他说什么现在也是一样,根本没用,倒不如废了他的好,省的他到处惹是生非。”

    王叔知道司马傲天着急,不过他心里又如何不急,说到底,这次的事,可算是他们惹出来的,而且他可是很喜欢白漠寒的,若是因为自个的事让白漠寒有了什么闪失,他可是会后悔死的。

    当下开口道“你还是说说漠寒在哪里吧,虽然你现在勉强算是珊瑚族人,但是既然你有了我的记忆,你应该也知道,我可是有本体的,而你只是个复制品,根本无法从我的本体上汲取能量。所以,你刚刚说的跟我一样的能力,恐怕你还不行。说了这么多,我就是想告诉你,相对于你而言还有好多事情需要学习,比如说这做人的道理。”

    阿狗这时笑了笑道“既然说了做人的道理,你说ary不仅是我的主人,也是创造出我的人,对于我而言,她都能算是我的母亲了,你说我能做对不起我母亲的事吗?”

    这话倒是把王叔一噎,王羽琨这时笑了笑道“可是你的母亲都把你抛弃了,你说,你还能当他是母亲吗?”

    阿狗看了看王羽琨道“那你对你的母亲又是什么看法呢,若我记得没错,你对你的母亲大概也没什么记忆吧,你会对她怎么样呢。”

    王叔这时忍不住开口道“阿狗,不得无礼,即使ary她勉强算你的母亲,但是她如今做的事情可不合乎情理,我们如今找到她也算是帮她改正错误。”

    见阿狗还是一脸的不屑,司马傲天这时开口道“王哥,看来他还是冥顽不灵,我看还是……”

    阿狗看了看齐思情手上的东西,当下又是一阵的发寒,心道“哎,看来这次是得认栽了,姓王的还好说,这些人,恨不得要吃了我。”

    想到这,阿狗开口道“好,我说,主人她现在在不在那,我也不敢保证,毕竟我也只是她的一个棋子,她给我的消息真假,我是判断不出来。”

    见阿狗松口,司马菲儿当下开口道“那你快说,ary她到底在哪?还有我的漠寒在哪里。”

    阿狗摇摇头道“你可是有些难为我了,我说了我只是知道这个地方,但是人家去不去我可就不知道了。还有就是主人会把白漠寒关在哪里我更不知道。”

    司马傲天这时挥挥手道“就说说你知道的地方就行了,我们去哪里看了就知道了。”

    阿狗这才犹犹豫豫的道“对接山,万花谷。”

    苍蝇头听了这话,忍不住道“这个女人,可是会找地方,她去的这两个地方景色可是个顶个的好,万花谷,哪里更是美的很。”

    阿狗这时鄙视的道“我们主人人长得漂亮,去的地方自然也是景色优美的地方。”

    司马菲儿这时借口道“就是心眼太坏了,那么漂亮的人,却有着一颗邪恶的心。”

    阿狗听了这话,却是没有表现出生气,而是笑着道“主人她高贵的很,跟你们这些凡人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王叔这时开口道“既然有了地方了,赶紧去看看,若是晚了,说不定会出什么乱子。”

    司马菲儿闻言,点点头道“苍蝇头,赶紧走万花谷。”

    司马傲天闻言,忙伸手拉了司马菲儿一把道“菲儿,你这是干嘛。”

    司马菲儿却是一脸坚定的道“我要去救漠寒,既然那个女人不死心,我就要去跟她做个了断。”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惊,齐思情忙开口道“菲儿,你别胡闹,这里这么多人,你去干嘛,若是你去了,他们是照顾你啊,还是救人。”

    司马菲儿听罢却是没有打消去的念头,而是继续道“我要去,让她知道她完全没有跟我争夺漠寒的资格,让她知道漠寒为什么会如此喜欢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