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白漠寒失踪
    ary嗤笑一声,方才言道“李刚,刚刚我的话你是没听到吗,三番四次的将我的话当做耳旁风,怎么,你这是好活的不耐烦了,还是想换个样子新鲜新鲜。”

    ary话音刚落,李刚忙单膝跪地道“主人息怒,我绝无此意,不过是看不过白漠寒那人这么欺负你罢了。”

    “呵呵”一声冷笑,ary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低下脑袋,狠狠的一脚踩在了李刚的手背上,方才言道“我竟不知道,我如今都到了要你可怜的地步,滚。”

    李刚刚想解释,却发现早已被ary扇出了电梯,终是没有再上前。

    ary紧闭着双眼,内心冷笑道“好,好的很,白漠寒都是因为你,我才落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不过没有关系,我会在你身边,千倍百倍的讨回来的。”

    这时只听“叮咚”一声,电梯门打了开来,ary下了电梯,便见矮老头迎了过来,ary没有废话,直言道“昨天交给你的人呢。”

    矮老头闻言,忙低头应道“回主人的话,昨日那人我安排在4313研究室里,药也下了,到底是主人神机妙算,那人的抗药性也太厉害了些,竟然能抵抗主人给的药剂,这可是绝无仅有的。”

    ary闻言,冷笑一声,“若他如此平常,我也不会看的上她。”

    听闻此言,矮老头哪里还敢答话,忙缩回了身子,恭敬的站在一旁。

    来到了4314研究室,一眼ary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白漠寒,将所有的人都给赶了出去,手不自觉的拂过白漠寒的脸,冷笑一声道“你可知,从小到大,从未有人敢这么对我,我将我的心,我的情都寄托在了你的身上,对你百般容忍,千般讨好,本以为你是一个有心之人,可谁知道,你竟然如此对我,将我所有的自尊,所有的爱恋撕的粉碎,你知道吗,你杀了原本还有一丝人性的我,让我彻底变为了怪物。也好。”话落,ary脸上露出了一抹疯狂的笑意。

    取出一根针筒扎入了白漠寒的体内……

    三天后的司马家,此时已经完全乱成了一团,司马霏儿的眼泪就没停过,齐思情见状,那是劝了半天都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深吸口气,唯有求救的望向了丈夫,司马傲天深吸口气,也跟着好言劝道“霏儿,你别担心,漠寒的本事你也知道,那个ary几次都没有在漠寒手里讨到一点便宜。”

    “若是漠寒没事,那为什么过了三天他都没有回来,连个话都没留,他可不是这样的人啊。”

    司马霏儿的反问,顿时让司马傲天无言以对。

    恰好此时,被派出去寻找的司马路跑了进来,司马傲天脸上一喜,忙站起身问道“怎么样,可找到漠寒了。”

    闻言,司马路一脸为难的示意司马傲天出去再说,一看这副神情,司马傲天又有何不明白的,忙站起身,就要往外走,不想此时司马霏儿一个激灵站了起来,抹去眼泪道“等一下,要说什么就在这里说,出去说什么,莫非有什么事是我不能听的,别忘了,你们寻找的可是我的丈夫。”

    司马傲天闻言,忙走到女儿身边安抚道“霏儿,你乖,我和司马路好好谈谈,等我”

    “等你想好,如何欺瞒我,将坏消息变成好消息再来告诉我是吗。”讽刺的说完这句话,司马霏儿更是大声的道“我不要,若漠寒真的出了什么事,我宁可第一时间就知道,而不是被瞒到最后,司马路,你给我说清楚,漠寒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司马路闻言,两难的望向了司马傲天,i见其点头,方才言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坏消息了。”

    听闻此言,众人都暗松了口气,司马傲天没好气的怒斥道“不是什么坏消息,你做这个样子做什么,害我还以为。”

    说到这里,司马傲天下意识的望了司马霏儿一眼,终是将后面的话给咽了下去。

    网网推荐:

    i

    i

    司马路尴尬一笑,忙补充道“可也不是什么好消息。”

    话音刚落,司马路就想死一死,因为他已经可以看到,屋中众人的杀气。

    不由举手讨饶道“好了,好了,其实就是家主不是派我去查那个ary的研究所吗,我刚刚去过了,研究所那里。”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着急的追问道“研究所那边怎么了,司马路你倒是快说啊。”

    “研究所那里就留下个大坑,整个都不见了,我仔细查看过了,原来那研究所本身就是一个飞艇,如今只怕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哦,对了,我在那里倒是发现了漠寒留下的东西,想来,漠寒是跟着一起离开了,至于是自愿还是出了什么事,那就不知道了。”

    司马傲天此时真的恨不得疯了司马路的嘴,你说好端端的说最后一句话做什么。这不是摆明了让自己女儿心里不痛快吗,深吸口气,司马傲天忙将女儿搂在了怀里,安慰道“霏儿,漠寒那孩子若没有原因绝不会和ary走呢,我想他一定是有事情,你可千万不要怀疑他,若不然都对不起,你对他的这份情。”

    司马霏儿此时便连牙齿都**了起来,“父亲,我知道漠寒不会没有理由就跟她走,我没有怀疑漠寒的isi,就是这样我才更担心啊,ary那个女人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才能将漠寒带走,她会不会已经对漠寒下了手,想到以往那个疯女人做的事情,我就觉得不寒而栗,父亲,漠寒会不会,会不会回不来了。”

    安抚的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司马傲天忙道“不会,不会,漠寒那小子的能力你还不知道,多好妖魔鬼怪都没有打倒,何况ary一个女人,再说,那个ary不是喜欢漠寒的吧,对漠寒她肯定会手下留情的,事情没有定论之前,你就不要自己吓自己了。”

    “父亲,你自己也不确定了不是吗。”听完这话,司马傲天顿时无言以对,见状,司马霏儿不由从父亲的怀里钻了出来,无力的道“而且,父亲,再不要说什么,ary爱着漠寒会对他手下留情的话了,母亲的话你也听到了,只怕此时,ary已经由爱生恨,父亲,我也是女人,所以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一个恨极的女人什么疯狂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望着女儿此时浑身**的模样,司马傲天心疼到了极点,忙将人给搂在怀中,安慰道“好好好,父亲知道了,父亲现在就将所有人放出去,一定见漠寒给你带回来怎么样。”

    这边司马傲天话音刚落,就听外面有人来报,苍蝇头求见。

    司马霏儿身子一顿,便忙道“快让他进来。”话落,还解释道“苍蝇头在机械这方面无人可敌,说不定能知道些什么。”

    司马傲天也忙出声道“请人家进来。”

    话落,便见苍蝇头已经被人带了进来,而自己女儿,早已跑到他身前道“苍蝇头,可是查出了什么,漠寒,漠寒是不是有了消息,是不是,是不是。”

    苍蝇头忙后退了一步,这才见随手带来的追踪器打了开来,望着上面四散的光点,司马霏儿不由皱起眉头道“苍蝇头都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卖关子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倒是直说啊。”

    “这是老大身上的定位器,发出的信号。”

    司马霏儿一愣,随之紧张的道“可是怎么会同时有这么多,而且都不在同样的地方,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见司马霏儿瞬间明白了过来,苍蝇头忙打了个响指道“bgo,就是你想的那样,老大的追踪器是我特制的,所以绝没有可能是出现一样的,如今突然出现这么多,只有一种可能,有人将老大身上的追踪器的频段复制,故意做出这么多来,放在不同的地方,即使想扰乱我们的视线,不让我们找到老大在哪里。”

    司马霏儿闻言,狠狠的一拳捶在了地上,这才言道“这定然是ary做的事情,只是苍蝇头i<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r />

    i

    ,你老大都不见了,我怎么看你好像一点都不伤心的样子。”

    苍蝇头闻言,忙解释道“大嫂,你误会了,我怎么会不担心老大呢,只是原本我还担心,ary对老大做了什么,老大已经……,不过如今,想来,若是老大真的出了什么事,想来也不会搞出这么多的花样吧。”

    司马霏儿闻言,眼中也流露过一抹喜意,连连点头认同道“你说的对,漠寒若是出了事,ary绝不会搞这么事情,她既然这么搞了,那漠寒,一定无事的,没事,没事就好。”

    见女儿如此模样,司马傲天也松了口气,凑着这个机会开口道“既然漠寒没出事,那以漠寒的本事一定会找机会回来的,所以霏儿,不要再糟蹋你自己的身子了,若不然漠寒回来,看见你这样的模样,你又让她情何以堪呢。”

    听了父亲的话,司马霏儿忙连连点头道“父亲,你放心吧,既然知道漠寒平安无事,那我自然也会好好的,只是光靠漠寒自己也不行,不如咱们派人去找,父亲你觉得如何。”

    司马傲天还未答话,苍蝇头便忍不住插口道“可是大嫂咱们去哪里找啊,要知道,这些亮点有可能全部是那个ary放出了烟幕弹,事实上这里根本没有老大的踪影。”

    这话一出,众人的神情不由又凝重了起来,倒是司马傲天连连拍手,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方才言道“找人司马家从不惧任何,别忘了司马家的生意遍布星际,知交故友不计其数,我还就不信了,还有找不到的人,霏儿别担心,父亲答应你,一定将漠寒给你找回来。”

    王叔闻言,也紧跟着表态道“我也可以帮忙。”

    见司马傲天显然不信的模样,王叔忙解释道“我珊瑚族人虽然走向了灭亡的边缘,但你们也该知道,珊瑚乃是重宝,很多人家中都有收藏。”

    听到这里,司马傲天点头言道“不错,我司马家便有两株红珊瑚树,可这与找漠寒又有什么关系。”

    王叔嘴角勾起一抹自得的笑意,方道“那是因为我珊瑚族人有一种特别的能力,能够接受任何珊瑚的见闻。”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硬生生的打了个冷颤,想想以往在珊瑚树面前做的蠢事,他真有劈死自己的冲动。

    显然这一点众人都已经想到了,带着几分隐晦的望向了司马傲天,轻咳一声,硬生生的压下了心中的尴尬,司马傲天这才道“那王叔,你能不能现在就试试看,能不能找到漠寒。”

    王叔点了点头,正要动手,司马霏儿却是言道“等等,那个假王叔呢。”

    齐思情见女儿突然问起这个,忙上前劝道“霏儿,如今找到漠寒是正经,其他的事先放放,等漠寒回来再处理也不迟。”

    “母亲,你以为我要做什么。”司马霏儿无语的发问道,接着不等齐思情解释,便直言道“母亲,我只是记得你告诉我,那个假王叔是ary制造出来的,而且行事十分的有默契,那会不会他知道些什么。”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狠狠的捶了自己的脑袋一下,“我这也真是灯下黑了,可不是这样的吗,对了王叔,那个叫什么阿猫,阿狗的现在在哪里。”

    王叔本想解释一下,如今的阿狗早已换了名字,是他取得,不过想来现在也没人想听,遂放过了这个想法,忙道“在我的房间里呢,用我将他带过来吗。”

    “不用。”司马霏儿应了一声,便接着道“我们自己过去。”话落,司马霏儿直直往王叔的房间而去,众人见状,忙跟了上去。

    到了王叔的房间,看着假王叔逍遥的模样,司马霏儿就忍不住怒从心起,直接对其攻了上去,王叔见状,忙跟了上去,在阿狗出手之前,忙将司马霏儿扯在了一边,望着那瞬间覆满墙壁的珊瑚,司马傲天后怕的问道“霏儿,你没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