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最快更新宗师星际行最新章节!

    “可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来。”

    齐思情一愣,没有忍不住皱了起来,“不用故弄玄虚,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说出什么歪理来。”

    闻言一笑,苍蝇头摇了摇头道:“你错了,不是歪理,而是至理名言,司马夫人,你可仔细看过了,那这里呢,你也仔细看了。”

    齐思情闻言,下意识的望了过去,却没发现什么不同来,脸色更是阴沉的厉害。

    无奈的叹了口气,苍蝇头无奈的道:“司马夫人请看影子。”

    说着,苍蝇头便将被修改过的视频放了出来,若苍蝇头没说,那还真没注意,如今一听苍蝇头的话,齐思情再看那视频,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因为根本对不上,若按正常情况下,影子是绝不会投射成那个模样的。

    想到这里,齐思情也冷静了下来,开口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苍蝇头没有答话,只是手指飞快的操作了起来,不一会便又生成了一副视频,这才道:“不知司马夫人可想看看这一份。”

    齐思情点了点头,苍蝇头这才放了起来,看到自己将mary推开的那一幕,白漠寒忙激动的道:“就是这样,母亲,事情就是这个样子。”话落,便见mary的眼神显然是往旁边飞了一下,白漠寒忙道:“母亲,你快看,mary的眼神,她肯定是看到你来了,这才故意安排这一幕的,我真的是冤枉的。”

    听闻此言,齐思情虽在心中认定了,这就是事情的真相,只口中还不饶人道:“若不是你做事不谨慎,怎么会闹出这样的事情,我不管什么白家不白家的,总之你明天就将这mary给我赶出去,在我欧阳家的地盘里,我不想再见到他。”

    “好大的口气,赶我出去,活了这么多年,难道就没人告诉你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句话吗,我可告诉你,想要赶我出去,除非,你想你欧阳家,湮灭在时光的岁月中。”

    见音响里竟然传出mary的声音,齐思情顿时怒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

    白漠寒见状,忙上前安抚起母亲来,苍蝇头顺手解答道:“司马夫人,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既然他都能将监控视频给给了,那如今这番举动,对她就更简单了。”

    “是吗。”齐思情又问了一遍,确定道。

    苍蝇头点了点头,便准头望向监控器道:“想来,你已经将这整个司马家的监控都连到你的电脑上了,我刚刚所做的一切你也看到了,现在你总该承认,视频是你动的手脚吧。”

    “当然不承认了。“话落,mary一声嗤笑,便又接着道:“白漠寒是你的大哥,你想为他洗脱罪名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啊,再说,这本就是你的老本行,修改一下,很容易啊。”

    这话一出,苍蝇头只觉得胸口堵得慌,当下言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肯说实话吗。”

    “嗯哼,我说的就是实话。”

    苍蝇头顿时冷笑一声,正要反驳,就被齐思情给堵住了话头,当下言道:“不用说了,事情的真相我都已经了解了,再不会受她的挑拨,既然如此,那她承不承认又有什么重要的。”

    话落,齐思情冷笑一声,“你一个女孩子,为了一个男人,变成如此低贱卑鄙的模样,我真为你的父母感觉害臊,早知道会养出你这么一个女儿,我想他们恨不得自己没生在这个世界上,也免得剩下你这么个祸害来。”

    “你有什么资格评论我的父母。”此时mary的声音已经完全冷了下来,阵阵阴寒的笑意只让齐思情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耳边传来阵阵炸裂声,竟是将所有带电之物炸了个粉碎。

    白漠寒心中一惊,忙运功紧紧的护在了齐思情的周围,待确认安全之后,这才将人放了出来,小心的问道:“母亲,你没事吧。”

    握着自己此时还在**的双手,齐思情喘着粗气道:“漠寒,你看看,你看见了吧,

    网网推荐:

    这个女人就不是个正常人,我不过说了一句话,她就将这里全给炸了,今天他只干了这个,谁知道他明天会干些什么,这么危险的人物是绝对不能留在这里了,漠寒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现在立马将她给赶出去,再这么下去,我会疯的,我真的会疯的。”

    见岳母的心情激动的太厉害了,白漠寒忙将通讯器打开,示意岳父快点过来,口中还不停的安慰道:“母亲你放心,我一会就将他撵出去,你别激动,伤到自己都不好了。”

    见自己的安慰丝毫没有作用,白漠寒轻叹了口气,忙转头望向苍蝇头道:“你去看看,好歹先将防御系统修复好,若不然这段时间出了什么事,那我肯真没脸见妻儿了。”

    闻听此言,苍蝇头忙道:“若是防御系统的话,老大你就放心吧,我设置的东西,便是她再厉害也不可能这么快破解的。”

    白漠寒这才松了口气,不过还是有些担心的道:“那你就去加固一下。”

    见白漠寒如此坚持,苍蝇头唯有起身,小心的道:“只是老大,你确定你这边没事吧。”

    白漠寒闻言没好气的撇了苍蝇头一眼,方才言道:“若我真有事,你确定,你在这里能帮上什么忙吗。”

    苍蝇头尴尬一笑,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无奈的道:“好像是啊。”

    一指将苍蝇头的脑袋推到一边,白漠寒方才言道:“行了,你别在这里愣着了,你要记住,你将防御系统守好,就是帮了大忙了。”

    闻言,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苍蝇头笑道:“是,老大,你放心,便是死,我也绝不会让防御系统出一点事的。”

    听了这话,白漠寒顿时又是没好气的一脚给踹了过去,“说什么胡话呢,命只有一条,别随随便便便说要将命给豁出去,听清楚了没有。”

    苍蝇头忙点了点头,当下表示,“记住,记住了,老大你就放心吧,我绝对会珍惜自己的性命,我还计划与老大一起遨游宇宙呢,哎,不过在这里,待的时间是长了点。”

    话落,苍蝇头才想起自己这话实在有歧义的很,忙连连摆手解释道:“那个老大,我没有别的意思,事实上,我还蛮喜欢这里的。”

    白漠寒点了点头,“不用说了,我都明白,快去吧,再耽搁下去,还不知道出多少变故呢。”

    苍蝇头这才“嗯”了一声,匆匆离开了。

    白漠寒好笑的摇了摇头,也往门口走去,司马傲天见状,赶忙上站起身来道:“漠寒你要去哪里。”

    白漠寒脚步一顿,没有回答,便接着往前走。

    司马傲天顿时厉喝一声,“漠寒。”

    只是终究没有叫住白漠寒的脚步。

    白漠寒转身出了屋外,不想竟在转角处,见到了早已等在那里的mary,一步上前,抓住了mary的手臂,转身便往外走。

    这次既没有拒绝,也没有废话,乖乖的跟着走了出去,一出门,白漠寒便架起了飞艇,直接将人送到了研究所门前,一手扔了出去。

    mary翻身站稳了脚跟,将双手环在胸前,这才言道:“怎么,现在觉得比起我的作用,麻烦更多些,所以不想要我,将我扔回来了。”

    “是”白漠寒应了一声,这才接着道:“你不仅是个麻烦,还是个疯子,我警告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不然下次见面我真的杀了你。”

    “额呵呵”一阵怪异的笑声之后,mary将身子往后一靠道:“杀了我,你以为自己真的很厉害是吗,你以为我爱你,你就真的能如此不在乎我的感受是吗,你以为我真的为了你没了自我是吗,白漠寒,你如此对我,还指望我对你手下留情,你就真的可以不将我放在眼里是吗,一次,一次的伤害我,背叛我,白漠寒我真的想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心。”

    话落,mary不由嗤笑道:“瞧我,怎么能问起这样的废话,白漠寒怎么会没有心呢,若是没有心,怎么能会对那个司马霏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儿百般疼爱,对那些兄弟义气深重,所以,弄了半天,你就是唯独对我那么狠心是吗,是吗。”

    白漠寒长出口气,抬头望向空中道:“随你怎么想吧,总之记得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话落,转身便走,望着白漠寒如此绝情的模样,mary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不是早就知道答案了吗,mary你还真是傻,非得再将自己的心撕个粉碎,才肯死心,不过以后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话落,mary右手将脸上的泪水擦了个干净,邪笑道:“一”“二”“三”

    “三”字话音刚落,只听扑通一声,白漠寒整个人栽倒在了地上,mary几步上前,慢慢的低下身子道:“明知道我不简单,还敢离我这么近,你怎么可能不中招。白漠寒,一切都是你逼我的,那就怪不得我了。来人。”

    随着mary一声令下,竟见白漠寒所躺位置两旁的地面竟然陷落了下去,一群不足半米的小矮人,一步一步的爬了出来,见到mary,十分恭敬的道:“主人,有何吩咐。”

    “将人给我带下去,记住,用最强的药,他可不是个好对付的。”

    矮老头,闻言,一步一步的挪到了mary身前,敬礼言道:“主人,主人,您放心,您哪次交代的事情,我们没有办妥的。不过主人,这次你该不会真的将他丢到地下一年半载吧。”

    mary冷笑一声,狠狠的瞪了过去,矮老头身子不由瑟缩一下,带着白漠寒缩进了地底。

    mary这才捂着胸口,一口血喷了出来。

    这时只听“吱呀”一声,紫韵身后的门打了开来,见到mary这个模样,李刚忙道:“主人,你怎么样了,血,怎么会吐血了,我扶你进去,拿药给你吃。”

    一把将人给推了开来,mary强迫自己站直身子道:“呵,用不用喝药,难道我不知道吗,躲开,别浪费我的时间。”将人推了一下,mary本想靠自己的力量走进去,但没想到,不过一步,就险些栽倒在地。

    李刚赶忙上前道:“主人这个时候就别任性了我扶着你走。”

    想推开却又无力,mary此时也唯有放任自己软弱一会,两眼一闭,便昏了过去。

    待醒过来时,已经是三天后了。

    睁开眼睛的一刹那,mary便要起身,只可惜一股眩晕感,瞬间席卷了她,当下便栽回了床上,李刚忙上前道:“主人,你身体未好,不可起身,这几日我都是给你注射的营养液,既然你醒了,就将这高级营养液喝下吧,喝了,这眩晕感应该就能过去了。”

    一把抓过,mary将所有的营养液一口喝了下去,感觉那股眩晕感真的过去,第一件事便是站起身来,坐上了通往地底的电梯。

    知道mary要做什么的李刚,忙跟了上去,担忧的道:“主人,莫非你还要去找那个白漠寒,主人他都将你害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找他做什么,你这幅模样,知不知道有人会心疼的。”

    见mary的眼光扫了过来,李刚忙道:“主人,恕罪,是李刚冒昧了,我的意思是说,老爷夫人,会心疼的,若让主人看的你这幅模样,夫人还不知道要哭成什么样子呢。”

    “李刚住口。”mary厉喝一声。

    见李刚闭了口,mary这才怒道:“李刚记住自己的身份,我的父母,不是你能挂在口中的。”

    糯糯的应了声是,李刚忙道:“知道了主人,这次是我放肆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只是那个白漠寒的事情。”

    冷冷的瞟了李刚一眼,mary这才言道:“这是我的私事,你更没资格开口,行了,我的头痛的很,没工夫和你废话,现在下去,将那些东西准备好,这么多的屈辱,这份绝望的心情,我若不还给他们,那我也活的太窝囊了。”

    见mary是要报复,李刚眼中闪过一抹喜色,兴奋的应道:“主人,是,我这就去将东西准备好,主人要不要准备下些别的东西,比如那些坏掉的基因之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