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见岳母的神情越发失望了起来,白漠寒赶忙将ary推了开来,厉喝一声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跟你现在唯一的关系,不过就是求着你帮着王家解决问题罢了,若你不肯帮忙,那咱们之间便连这点关系都没有,我拜托你,能不毁我吗,我真的不想跟你混在一起。”

    听闻此言,ary眼中闪过一抹恨意,却是温柔似水的落下了眼泪来,一脸委屈的道“漠寒,你怎么能这么说,你明明昨天不是这样说的,怎么一夜的功夫就变了卦了呢,漠寒,我拜托你说实话好不好,你是爱我的,你是爱我的,对不对,若不然你为何会那样对我。”

    “那样是哪样。”齐思情接过了话头,紧跟着继续追问道“那样是哪样,你给我说清楚,漠寒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见齐思情显然相信了ary的话,白漠寒无奈的道“娘,你怎么能相信她的话呢,我什么都没做过,我对霏儿的心日月可见,你别再胡思乱想了好吗。”

    齐思情嘴角挂起嘲讽的笑意,冷笑道“漠寒,若我记得没错,我没有问你吧。”

    闻听此言,白漠寒是讪讪的闭了嘴,齐思情这才将头扭向ary道“你可以说了,你们昨天到底做了什么。”

    望着齐思情气的嘴都哆嗦的模样,ary似笑非笑的道“我觉得,这种事情,你还是问你的女婿为好,虽然我不是个害羞的人,但是女孩子总是要有几分矜持的,再者我说出来的话,你也未必信,漠寒又不开心,又是何必呢。”

    话落,ary扭头冲着白漠寒便是一个飞吻,紧跟着道“漠寒,我可是听你的话什么都没说,你也别否认我们之间的关系了好不好。”

    白漠寒张了张口,实在不知能说些什么好,只能无力的用手,捂着面部蹲了下来,见状,ary满脸笑意的扭身离开了。

    齐思情这才几步走到白漠寒身边,脚在其身上踢了踢,这才言道“你到底做了什么,给我交代清楚,若不然你就跟霏儿自己交代去。”

    话落,见岳母要开通讯器,白漠寒忙站起身,双手拦在了通讯器之上道“母亲,你误会了,你真的误会了,其实你若是想知道,直接查看监控录像就是了,若我真做了什么,那里面定然是能看出来了。”说到这里,白漠寒灵光一闪道“对,母亲,你可以看监控,就明白刚刚的一切都是误会。”

    怀疑的望了白漠寒一眼,齐思情转身便往监控室走,白漠寒见状,忙跟了上去,只不过看到的内容,只让白漠寒大惊失色,因为那分明就是白漠寒强迫ary的视频,齐思情越看越怒,回身便给了白漠寒一个巴掌,怒气冲冲的道“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漠寒,原本我还有丝怀疑,但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你真的能够干出这样的事来。”

    白漠寒此时也有些懵,望着齐思情这个岳母,那真是百口莫辩,灵光一闪,忙道“岳母,你等等我,我叫苍蝇头过来看看,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有做过这种事,对了,一定是,一定是监控器有人动了手脚,对没错,母亲,你等一下,我这就叫苍蝇头过来看看。”

    齐思情冷哼一声,转身便出了屋子,只留下了冷冷的一句“我知道苍蝇头是个机械高手,篡改这些易如反掌,只我也不是个傻的,由着你们在我面前胡来。”

    说罢,齐思情便气愤的离开了,白漠寒见状,心里就是一阵的无语喝愤怒,不过当下还是忍住心头的愤怒,去找了苍蝇头。

    见到白漠寒一脸的阴沉,苍蝇头就知道有什么事,当下也收起了平时的嬉皮笑脸,一脸正色的开口道“老大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不高兴。”

    白漠寒平复了一下心情的开口道“苍蝇头,你帮我个忙。”

    苍蝇头一脸诧异的道“老大,你这是什么话,有什么事你吩咐就是了,我可当不起这帮忙二字。”

    白漠寒此时也不客气,将i

    i

    刚刚发生的事跟苍蝇头说了一遍,问道“这事也太蹊跷了些,而且这监

    网网推荐:

    控录像怎么转眼间就变了?”

    苍蝇头听罢脸上也是一脸的凝重,一时也想不出到底问题出在了哪里,挠了挠头苍蝇头开口道“老大,此时在这里说这些也没什么用,我看不如去监控室看看,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白漠寒闻言,一拍脑袋道“真是关心则乱啊,走,咱们去监控室看看。”说着二人便走出了房间。

    来到监控室,苍蝇头仔细的又看了几遍,发现内容还是跟原来一样,依旧是白漠寒强迫ary,苍蝇头看到第五遍的时候,白漠寒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哎!哎!哎!怎么愿意看着一出啊还是怎么的,到底怎么样啊。”

    苍蝇头这才回过神来,“老大,你不要着急,这事本来就是看细节才能发现不对的,所以还是的慢慢来,你放下,我一帧一帧的看,我就不信看不出破绽。”

    说罢,苍蝇头又继续看了起来,白漠寒这时开口道“你在慢慢看,慢慢找,我先出去一下,一会回来。”

    说着,便故自走了出去,他现在得去自个老婆那里,可别自个这位岳母大人一下什么都说出来了,将自个的妻子再给气出个好歹来。

    想到这,白漠寒加紧脚步,往司马菲儿的的住处走去。

    待白漠寒走到司马菲儿的住所,见齐思情已经在哪里了,心里就知道不好,见司马菲儿此时脸上明显刚刚流过泪,白漠寒更是心疼。

    当下走上前去,齐思情一脸愤怒的看着白漠寒道“你还有脸来,你都已经干了那种事了,还来见菲儿干嘛。”

    “母亲大人,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没做个哪些事,那个监控设备绝对有人动过手脚,你要相信我。”

    齐思情却是一脸不相信的道“都已经那样了,你还让我怎么相信你,难道非要让我捉奸在床。还是让菲儿也看见你那丑态。”

    司马菲儿这时泪水也已经干了,开口道“漠寒,我知道,你肯定没有干对不起我的事,就算是做了,也肯定是有必不得已的原因。”

    听了这话,白漠寒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话显然司马菲儿也觉得自己真的做了哪些事情,当下白漠寒拿出通讯器,接通了苍蝇头,开口便道“苍蝇头,怎么样了?有什么发现。”

    苍蝇头这时无奈的开口道“老大,这个监控录像确实没人动过。”

    一听这话,白漠寒当下便忍不住一瞪眼道“什么?”心里忍不住道“苍蝇头你这可把我害苦了。”

    谁知苍蝇头这时又开口道“录像是真的,但是却是用特殊手段拍摄的,不对,不应该叫拍摄,应该叫编辑。”

    白漠寒听罢,当下开口骂道“话这么大喘气了。”

    苍蝇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老大,通讯器里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这样吧,你还是来监控室吧,我慢慢跟你说。”

    白漠寒当下挂断通讯器,扭头对司马菲儿和齐思情道“菲儿,母亲,你们跟我到监控室去,苍蝇头会把这些事给解释清楚的。”

    齐思情冷哼一声道“我到要看看,你能拿出什么解释来,说实话,本来菲儿还挺相信你的,若是你再骗她,就算再怎么着,我也不会让菲儿跟你在一块了。”

    白漠寒这时真是有口难言,当下只得开口道“母亲,菲儿,我确实没做哪些事,你们要相信我,苍蝇头会把刚刚的事说清楚的。”

    说到这,齐思情虽然还是不情愿,但还是在司马菲儿的劝说下跟着白漠寒来到了监控室。

    一进监控室内,苍蝇头便开口道“老大,你来了……”

    白漠寒此时可没有什么说话的兴致,直接开口道“有什么直接说,不用说这些废话。”

    苍蝇头无奈的笑了笑道“好,那我就捞干i

    i

    的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说,老大你刚刚那个监控视频有人用了这个东西。”

    说着,苍蝇头便拿出了一个拇指大小的东西,摆在桌子上,白漠寒拿起来看了看,道“这东西,有什么用。”

    苍蝇头接着道“这东西看着不起眼,可是个好东西,只要将你的形象录入进去,或者照片或者直接照一下你,剩下的这个东西就能按照你写的剧本将它变成视频,剩下的就简单了。”

    “你是说ary她利用这个东西,编辑好视频,然后把真正的监控视频更换了可对?”白漠寒一脸兴奋的道。

    苍蝇头点点头,“对,但是也不全对。”

    白漠寒听罢,一脸不耐烦的看了苍蝇头一眼,苍蝇头尴尬的笑了笑道“这事其实更简单,有了刚刚的场景,利用这个东西。只要稍微改动一下就可以,而且还省了好多不必要的麻烦。”

    司马菲儿听了苍蝇头的解释心里已经原谅了白漠寒,当下忍不住就要上前,但齐思情却是明显的不太相信,当下开口道“你说的这东西若是真能那样,那么许多事不就乱套了?”

    苍蝇头这时笑了笑道“司马夫人,若是你不相信,不如我给你演示一下如何?”

    齐思情闻言点点头道“你演示吧。我可是要看看到底会出什么结果。”

    苍蝇头笑了笑道“怎么演示呢,老大?”苍蝇头一脸诡异的笑了笑。

    白漠寒当下开口道“你看着来吧。”

    苍蝇头这时开口道“司马夫人,刚刚你可是跟我们老大和大嫂一块过来的,他们并没有什么过于亲密的举动吧?”

    齐思情点点头,“那是自然,刚刚菲儿可是一直跟我相扶着。”

    苍蝇笑了笑道“司马夫人,我现在让你看的监控视频,你会发现,大哥和大嫂过来的时候接了吻,或者你和大嫂接了吻也行。”

    一听这话,白漠寒当下便板起了脸道“苍蝇头,不得无理。”说着又冲着齐思情道“母亲大人对不起,苍蝇头他……”

    还未等白漠寒说完,齐思情便开口道“没什么,你说菲儿和白漠寒接吻说不定你有镜头的保存,若是我和菲儿,那可是绝对不会有的,我如今还就想看看我和菲儿的接吻镜头。”

    苍蝇头点点头,他刚刚可是估计了白漠寒的感受,他本来想说白漠寒和齐思情的,但是好赖齐思情是长辈,不好这样开玩笑,若是一不小心开玩笑开过了,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他刚刚的话可是有所保留的。不过心里还是忍不住意淫了一番齐思情和白漠寒接吻的尴尬场景。

    若是那场景再被司马傲天看见了,想到这,苍蝇头更是忍不住漏出了一抹邪笑来。

    白漠寒这时开口道“苍蝇头,你小子想什么呢,赶紧的。”

    苍蝇头闻言,这才忙将视频放了出来,齐思情一看,当下也是一惊,实在没想到还真能这样。

    当下忍不住开口道“这,这怎么可能,我和菲儿,而且旁边还有漠寒。这……这……”

    苍蝇头这时笑了笑道“这就是这个东西的作用。”说着又抛了抛手里的东西。

    白漠寒这时扭头冲着苍蝇头满意的笑了笑。

    这时齐思情也从刚刚的惊讶中醒了过来,脸色变了几变又开口道“那也不对,你怎么证明,刚刚漠寒和ary的视频是这么来的,而不是真的。”

    这话一出,当下把白漠寒问的就是一阵的无语,当下便转头看向了苍蝇头,苍蝇头一脸自信的开口道“司马夫人果然细心,说实话,若是这个东西跟真的一摸一样的话,那这个东西的威力可就巨大了,想给谁栽赃嫁祸都可以了,所以这种视频的缺陷就出来了。”

    说到这,苍蝇头便把刚刚白漠寒的视频,和齐思情的视频都放了出来,然后开口道“司马夫人你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