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算计好的误会
    闻听此言,王羽坤冷笑一声,当下嗤道:“是吗,那咱们就来试试看,到底是什么更重好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见王羽坤又向王叔扑了过去,白漠寒赶忙上前将人给拦了下来,深吸口气道:“羽坤,你够了,现在是赌气的时候吗。”  将人重重一推,白漠寒这才站直了身子,扭头望向王叔道:“你到底不真正的王叔在哪里。”  假王叔闻言,只将脸扭向了一边,见状白漠寒用力将其的脑袋扳正了过来,这才道:“我知道你可能不在乎**的伤害,但是难道你不怕mary发生什么吗。”  瞳孔一缩,假王叔立马暴怒了起来,直冲着白漠寒攻了过去,被白漠寒一脚给踹了开来,砸在墙上后,又滚落在了地上。  望着对方此时的模样,白漠寒冷笑道:“你动手之前最好想清楚,会造成的后果,你要知道,若我真的相对mary做些什么,那定然是极其容易的。”  这一点假王叔自然是清楚的很,愤恨的捶打着地面道:“你这样还算是男人吗,有种就和我单打独斗,便是要了明,我阿狗都没有二话,用女人威胁我,你真是丢尽了下男儿的脸,mary真是瞎了眼,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听闻此言,白漠寒淡淡一笑道:“就算如此,你又能耐我何,要知道先耍手段的可是你,我不过是无奈为之,别那些废话,快王叔到底在哪里。”  见其不打,白漠寒便接着道:“不也没有问题,我现在就去找mary。”  罢,白漠寒转身就走,见状,阿狗激动的道:“给我站住,你们不就是想要王叔吗。”话间,阿狗阴狠的望着两人,心不甘情不愿的,将装着王叔的医疗仓取了出来。  见状,王羽坤忙跑了过去,见是王叔,直接将医疗仓拆了将王叔给抱了出来,只是怎么摇都不见王叔有丝毫反应,顿时怒道:“你到底对王叔做了什么。”  白漠寒闻言,警告的看了阿狗一眼,这才忙蹲在了王羽坤面前,仔细的查看了一番,见王叔一切都正常的很,却丝毫没有醒转的样子,皱着眉头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嗤笑一声,阿狗坐起身来,不屑的道:“你们也太着急了,那医疗仓供养的可是他日常所需的营养,你们就这样拆了,人还活着,你们就该谢谢地了。”  “哗”的一声,白漠寒将光剑拔了出来,直指阿狗道:“别那些废话,快将人给我救醒,不然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嗤笑一声,阿狗这才站了起来,不屑的道:“你也就这点子计量了。”话落,人已经走到了王叔的旁边,将一管针剂注射了进去,不一会,便见王叔的身子动了起来,王羽坤赶忙紧张的道:“王叔,王叔,你醒醒。”  一分钟,两分钟,终于在第三分钟的时候,王叔睁开了眼睛。见状,王羽坤终于狠狠的松了口气道:“王叔,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了。”  只是白漠寒却注意到王叔眼中闪过一道诡光,暗叫不好,左右一拉王羽坤,右手猛然接住了王叔的拳头,王羽坤此时也回过神来,不可置信的道:“王叔你这是怎么了。”  眨了眨眼睛,王叔此时才仿佛回过神来一般,喊了声“少主”,便再次晕了过去。  王羽坤这才上前,死死揪着阿狗道:“,你们到底对王叔做了什么。”  阿狗闻言,丝毫不拒的将王羽坤的手给推了开来,这才言道:“放心好了,不过是给你们一个的一个教训,那针筒里的药,也就能维持这么一下子,真可惜,怎么就没有打死你呢。”  听阿狗这么,王羽坤顿时大怒,当下便想将人给打了个半死,还是白漠寒见势不妙,忙跟着劝道:“羽坤,王叔的情况现在还不确定,还是先将人安置好再,至于这个人,什么时候收拾,还不

    网网推荐:

    是你一句话的事,光看他对mary的态度,只要mary在这里,他就绝不会离开的。”  觉得这话有道理,王羽坤这才收了收,同白漠寒两人将王叔抬到了漠寒的屋子里,而另一边,阿狗直到见不到二人的踪影,这才将双手伸到了胸前道:“为什么我的心如此的不坚定,我是mary一个人的,是mary一个人的。”暗示了自己一番,阿狗这才耷拉着脑袋,来到了mary的住处,一脸恹恹的道:“mary,我将事情搞砸了。”  先还没明白过来,阿狗的什么事情,mary还好笑的道:“搞砸了什么。”待听完阿狗的话,mary整个人都不好了,眼睛紧紧的盯着阿狗的神色道:“我不认为你会是那么容易将人交出去的人啊。”  阿狗闻言,方才气愤的道:“若不是白漠寒用你的性命威胁我,我如何会将人给交出去,好容易安排了个后招,没想到也被那个白漠寒给破了去,真是气死我了。”  话落,阿狗抬头,就见mary的脸上满是恨意,忙上前道:“mary,你怎么了。”  眼中凝聚着风暴,mary怒道:“你,白漠寒用我的姓名威胁你,让你将那个人交出来是吗。”  见mary此时的模样,阿狗忙点头应道:“是,mary,那个白漠寒真不是个好的,你为他做了那么多,他不感激就罢了,还处处跟你作对,伤你的心,实在不是个良人,我奉劝你,不如就放弃,如你这般的女子,想娶你的多的是,何必非要吊死在他一根树上呢。”  闻听此言,不过是让mary心中更恨罢了,想着自己的付出,mary狠狠的道:“好啊,好极了,白漠寒,再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对我,既然你让我断了这份情,那么我这满身伤痛,也定然要从你身上找补回来。”  话落,mary直接站起身来,转身便要往外走,阿狗见状,忙撑开双手拦在了mary的身前。  mary见状眉头一皱,当下神色便冷了下来。怒喝道:“连你也要跟我作对是吗,还不给我让开,再敢挡在我面前,就别怪我让你从这个世界消失。”  闻听此言,阿狗依然不为所动的摇了摇头道:“mary,只要你能开心,便是让我从这个世界消失我也只有高兴的,我从你的手中诞生,再从你的手中化为虚无也算有始有终了。”  mary闻言啊,冷笑一声,竟是转身坐在了椅子上,方才不屑的道:“怎么,莫非你以为你这么,我就会感动不成,告诉你,不可能,若不是我需要有个人在身边,我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恶,现在可以让开了。”  见阿狗依然坚持的摇了摇头,mary冷笑声,将一个瓶子拿了出来,只闻一股花香袭来,阿狗顿时应声而倒。  见此情景,mary方才冷笑一声道:“不过是我制造出的一个玩意,还真拿自己当盘菜了。”  滑落,mary直接从阿狗的身上跨了过去,来到了白漠寒的房前,这次可没有如上次一般的温柔,而是取出一个绿色的药瓶来,打开里面竟藏着一根笔,沿着自己的身形,在门上画了个对印大的图形后,就见那笔划过之处,竟渐渐融化了起来,哐当一声向门后倒去,只将房间里的白膜寒几人狠狠的吓了一跳,白漠寒震惊的望向了门口,恰好见mary从门后走了进来。  白漠寒与王羽坤二人,赶忙将王叔挡在了身后。  见状,mary嗤笑一声,几步走到了几人身三步的位置,不屑的笑道:“我若真要动手,你觉得你们便是挡在身前又有什么用。”  “有没有用,不是靠的,不如咱们试试看可好。”  听闻白漠寒此言,mary笑中带泪道:“看来,往日里,我真的太为你着想了,以至于你根本不曾了解到,我到底是个多可怕的人,不过没有关系,很快,我便会让你充分了解,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话落,mary已经瞬移在了白漠寒的身边,神色阴冷的道:“你似乎很在乎你的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妻儿是吗。”  一句话,白漠寒直接伸手起掐住了mary的脖子,怒道:“他们若掉了一根汗毛,我定要让你陪葬,mary别考验我的耐心,若论折磨人的手段,我并不比你少,想来,有生之年,你定然不会想要尝试一下的。”  话落,白漠寒用力一甩,顿时便将mary给甩在了地上,却见此时的mary 竟然大笑了起来。  这番不同寻常的反应,只让白漠寒眉头一皱,心中也有些打起鼓来。  见白漠寒的神色,mary冷笑道:“怎么,你现在的模样,可是已经害怕了,告诉你晚了,我对你好的时候,你不屑一顾,那哪怕是恨,我也让你记住我一辈子。”  话落,mary飞快的冲出了屋子,白漠寒心中一惊,忙喊道:“羽坤”  王羽坤闻言,立马理解的道:“别愣着了,快去,放心,王叔我会照顾的。”  白漠寒点了点头,当下便紧跟着冲了上去。  见到mary的身影,顺势向前一扑将人给压在了身下,就听白漠寒冷声道:“我告诉你,若你敢霏儿做什么,我真的会杀了你,你知道吗。”  mary此时已经将针筒拔了出来,准备给白漠寒来一下,没想到,竟因为角度的问题,正好看到转角走来的齐思情,嘴角顿时挂起嘲讽的笑意,将针筒往背包里一放,扭头只抱着白漠寒亲了下去。  被这一番变故给弄懵了,白漠寒当下愣在了原地,下一秒,一声惊叫响起,熟悉的声音,只让白漠寒忙将mary推到了一边,慌忙站起身来,解释道:“母亲,你误会了,这事我可以解释的,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啊。”  可谁知话落,当下便被奇思情一个巴掌给甩了过去,只听齐思情道:“误会,什么误会,我亲眼所见的事情,你跟我什么误会,白漠寒,霏儿相信你,我虽然心中泛着低谷,但是你一向的表现,让我愿意相信你与别的男人是不同的,可谁知,到底你与其他的男人也没什么两样。”到这里,齐思情只再次怒甩了白漠寒一个耳光这才接着道:“白瞎了我女儿的这番心思了,你,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要如何,和我女儿离婚,和她结婚不成。”  连连摇头,白漠寒无力的解释道:“母亲,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话落,白漠寒忙扭头道:“傻愣着做什么,快话啊。”  “一滴”“两滴”“……”越来越多的眼泪落了下来,mary望了白漠寒一眼,便扭向齐思情,笑中带泪道:“我是愿意的。”  本指望mary解释,没想到突然听她冒出这样一句话来岂不是间接证实了岳母的猜测,白漠寒头痛的开口道:“mary,你能别开这种玩笑吗,快给我岳母解释清楚。”  闻言,mary隐晦的给了白漠寒一个眼神,便接着道:“漠寒你确定这个时候我解释有用吗,毕竟刚刚伯母可是全都看见了,我看你还是认了。”  话落,mary缓缓的站起身来,走到了齐思情的身边道:“伯母,你就放心,你也知道我很喜欢漠寒,便是无名无份跟在他身边我也愿意,你可以放心,我绝不会跟你她争正室之位的,若你介意,住在这里这段时间的花费,你只管列出张单子来,我保证双倍还给你,这样的良知我还是有的。”  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任由眼泪顺着两旁落下,齐思情许久方才睁开眼睛,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道:“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些,钱这玩意,你以为我司马家会缺吗,我不要你的钱,只要你滚,现在你就去给我收拾东西滚出司马家。”  恐怕不行呢,柔柔的应了一句,mary整个人都依偎在白漠寒的身上,被白漠寒推开,也不在意的再次贴了上去,口中言道:“漠寒,你是真心喜欢我的,这样躲着我做什么,难道不过被你岳母撞见一次,你就要放弃我了吗,你要好好想想,若你真的这么做了,可对的起自己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