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知情
    司马霏儿听闻白漠寒的话,心里也是不住的思索着,嘴里更是忍不住嘀咕道:“确实是,从你的这些来看,他确实不像王叔能做出来的事,以王叔这次对那个王树仁的恨意来看,他的心里对于羽琨大哥更多的是像父亲一样的慈爱,所以他不可能对羽琨大哥出手,更别还伤了羽琨大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也是我一直想不通的,其实想要我控制人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前提必须是那人的意识完全受我掌控,看王叔的样子分明不是,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事,再加上王叔望着我时的极度愤怒可不是假的,他嫉妒些什么。”白漠寒越想越纠结。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倒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漠寒,你还真是不明白自己有多优秀,在我看来,他嫉妒你根本就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你的才华,你的胸襟,你的一切,任何人在你面前都会存有嫉妒之心,区别只在于有的人表现出来,有的人已经被打击的无力嫉妒,因为实在是差你最远了。”  即使这样的话白漠寒你还真不少听,如今也忍不住带着几分脸红道:“霏儿,你的太夸张了,咱们两个私底下也就算了,记得可千万不要去外面,不然,我可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司马霏儿挑眉一笑,心中暗道:“漠寒还真是容易害羞,这么点好话都受不了,以后可怎么好,看来以后她得多一点,毕竟以后漠寒执掌家族,这样的话,可是屡见不鲜呢。”  不提这边司马霏儿心中所想,白漠寒心中是真的十分担忧,见妻子得不到答案,白漠寒第二日便忙回到了司马家,坐在了监控中心里,眼睛不停的盯着王叔的身影。  苍蝇头见状,好奇的问道:“老大,王叔可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摇了摇头,白漠寒这才应道:“没有。”  见白漠寒没有,苍蝇头忍不住有些好笑的道:“既然没有,嫂子那么漂亮你不看,老看王叔做什么,虽然他的确长的还好,但怎么也是个半老头子了”刚到这里,苍蝇头见白漠寒眼睛扫了过来,忙做了个缝嘴的动作,乖乖的坐在一边。  见状,白漠寒这才再次将视线聚集在了监控器上,不时将王叔的面部表情放大,只是看了半,愣是一点违和感都没有看出来,眉头不由皱的死紧,拳头抵着下巴,着急的道:“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苍蝇头闻言,也将目光聚集在了监视器上,“老大,你在找什么不对,王叔吗,难道王叔出了什么问题吗。”  深吸口气,白漠寒无奈的道:“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如今看来一点不对劲的地方都没有。便连行走的习惯,都是分毫不差,做事的习惯也是如此。”  “什么都不差,老大怎么觉得王叔不对劲呢。”  “当然是其对mary的态度问题啊。”白漠寒下意识的接口道。  苍蝇头闻言,好笑的道:“既然仅仅有这一点不一样,那老大你就只找他们两个相见的视频啊,不定能看出点什么。”  话落,苍蝇头见白漠寒整个人僵住的模样,带着几分心翼翼道:“老大,是我错了是什么吗。”  回过神来,白漠寒满脸笑意的拍了拍苍蝇头的肩膀,郑重的都:“不,你这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的太对了,不错,哪里不对劲就在哪里找原因好了,我这么找,真是太蠢了。”  罢,白漠寒忙道:“这方面你是专家,给我找找看,这几可有王叔和mary单独见面视频,他们了什么,做了什么,给我一字不差的找出来。”  苍蝇头应了一声,十指翻飞,没一会便将视频都给找了出来,白漠寒忙紧盯了上去,突然眼睛凝结起来,只见视频中mary不过一个眼神,王叔便默契的将事情办得妥当,那份默契,绝不是一息能够有的。  &n

    网网推荐:

    bsp;苍蝇头此时也察觉出不对来,张口便道:“老大,这是。”  站起身来,白漠寒摇了摇头道:“你也觉得不对,可是其他方面根本没有不对的地方,mary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苍蝇头,你去将羽琨带来,让他看看,咱们虽与王叔相熟,但到底相处的日子不长,我想这个世界上若论起对王叔的了解了,没有一个人比得过他。”  闻言,苍蝇头忙应了声“是”,自去喊人不提。  足足等了半个时,苍蝇头才将王羽琨带了过去,白漠寒不由道:“怎么去了这么久。”  看了王羽琨一眼,苍蝇头这才在白漠寒耳边道:“老大不是我不想过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王叔好像有意阻拦我带人过来,我又不想引起他的怀疑,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将人给弄过来的。”  虽是耳语,但是以王羽琨的修为又如何会听不到,听关于王叔,王羽琨的神情不由激动了起来,几步走到白漠寒的身边,忙问道:“漠寒,可是你发现了什么。”  白漠寒没有答话,只是将刚刚所看的视频在王羽琨面前再放了一遍,这才开口道:“羽琨,你觉得这样的画面正常吗。”  白漠寒这边话音未落,就听哐当一声,王羽琨已经重重的捶在了桌子上,冷笑一声道:“正常,怎么会正常,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我的王叔。”  “哈。”王羽琨的这番话,可是将白漠寒震的不轻,要知道白漠寒原本的怀疑,也不过是王叔被mary给控制了,可从未想过,“王叔不是王叔”这样的事情,如今猛然听到这个消息,不由追问道:“什么,羽琨,王叔不是你的王叔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怀疑他是冒牌的,可我看过了,他根本没有易容,除了,这件事,我根本看不出什么异常的地方,羽琨,你是从哪里看出不对劲的。”  王羽琨眼中,酝酿着风暴,阴狠的道:“我与王叔共同生活了几百年,又如何会看不出来,我现在就去找mary,让她告诉我,王叔到底在哪里。”  白漠寒闻言,忙拽住了其一只胳膊,见状,王羽琨忙回身道:“漠寒,不要拦着我。敢对王叔下手,我定然要让他知道我的厉害,我珊瑚族是落魄了,可是真要动起手来,一个mary也未必是我们的对手。还有,我一定要找出王叔的下落了来。”  只是试了几下,却未挣脱白漠寒的手,王羽琨脸上不由带上几分恼怒道:“漠寒,你到底在做什么,王叔如今是生是死都不知道,他对我的意义你也知道,是兄弟的,你就放手,不然我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就是因为如此,我才拦着你。”接过了话头,白漠寒接着道:“我知道你担心王叔,只是想找到王叔,也得分方法,你这么怒气冲冲的跑过去,你确定mary会放人。”  王羽琨身形一顿,忙扭过身子道:“漠寒,要不你去,她对你的感情不一般,我相信只要你好好,她定然会将王叔放出来的,那个司马罗不就是因为你的关系,恢复了原身嘛。”  长叹口气,白漠寒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见此一幕,王羽琨立马便道:“了半,你就是不愿意吗,既然不愿意,就给我闪开,我自己去。”  话落,王羽琨见白漠寒还未放手,不由握掌成拳,照着白漠寒的面门便攻了过去,白漠寒将头一闪,让过了这一拳,右手拽住了王羽琨的胳膊,见双手都被治住,王羽琨也失去了反抗的语气,只不耐烦的道:“你到底想做什么。漠寒,你该知道的,若是王叔出了什么事,我不敢保证自己不会恨你。”  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白漠寒这才言道:“别像个女人似的婆婆妈妈的,我不是不让你去,我只是觉得与其去找mary,不如找现在这个王叔。”  听了这话,王羽琨也冷静了下来,开口道:“你的是现在房里那个。”  “当然了。”下意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识的答完,白漠寒便再次郑重的问道:“羽琨,你真的能确定房里那个的确不是王叔吗,你要知道,若那人是王叔,你这样,他该伤心了。”  冷笑一声,王羽琨当下便肯定的答道:“我十分确定,漠寒,我与王叔相依百年,这点事情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得到肯定的答案,白漠寒当下忙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将他拿下,既然mary让他假扮王叔,那王叔的去处,他肯定知道的一清二楚。”  听闻此言,王羽琨顿觉有理,忙上前道:“漠寒,你的没错,那咱们宜早不宜迟,别让他察觉为好。”  白漠寒点了点头,两人正要走,苍蝇头忙道:“老大,用我帮忙吗。”  闻言,白漠寒好笑的道:“你还是老实的在这里待着,那个王叔的战斗力,可不是你能应付得了的。”  话落,白漠寒与王羽琨二人已经相携而去,苍蝇头长出口气,下定决心,以后练功要更努力些。  再来到王羽琨的住处,王羽琨与白漠寒两人,两人大方的走了进去,件王叔此时惬意的斜靠在沙发上,两人对视一眼,一左一右的坐在王叔的两边,紧紧的将王叔夹在中间,下一秒,两人便将王叔给按倒在了地上。  王叔一愣,好笑的望向王羽琨道:“少主,你别闹了,这是做什么。”  闻言,王羽琨一拳便捶在了王叔的背上,这才冷笑道:“别用王叔的脸,王叔的语气和我话,不然我不敢保证自己做出什么事情来,你这个冒牌货,,真的王叔哪里去了,你们又对他做了什么。”  王羽琨只见王叔一愣,便将目光聚集在白漠寒身上道:“是不是有人在你身边,乱嚼舌根,我怎么会不是王叔呢,少主,这么多年来的事情难道你忘了吗,自主人去世之后,我便跟在你的身边,你还记得,时候的你差点便被一群电弧章给取了性命,是我,冒着身死的危险将你救出来的,还有一百年前,珊瑚族就剩下咱们两个人,你日日担忧,夜夜忧愁,又是谁时时刻刻陪在你的身边,渡过了那些迷茫的日子,还有最近一次,你受了重伤,是谁性命都不要,给你四处寻药……”  听到这里,王羽琨眼中含泪,口中却厉喝道:“够了,我是不知道你怎么会有王叔的回忆,但想来,定不是王叔告诉你,既然不是王叔告知,那一定是用了手段。”话语一顿,只听咔嚓一声脆响,王叔的胳膊就被王羽琨捏了个粉碎,“你让王叔痛了一分,我便让你痛十分,这个感觉怎么样,若是不够,我不介意在玩点别的。”  听闻此言,王叔的脸上终于出现了阴沉的神色,最忌挂起嘲讽的笑意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真以为能瞒的过我吗,你既然有王叔的记忆,就应该知道,王叔和我生活了几百年,他的一个眼神,一个笑容,我都能明白,你的确装的很像,但假的就是假的,他永远都变不成真的,你到底是谁,王叔又在哪里。”  听闻此言,王叔扫过二人,冷笑道:“怎么,这么想知道,你们的王叔在哪里吗,我偏偏不如你们的愿,他死定了。”  听闻此言,王羽琨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一拳一拳砸在了王叔的脸上,不一会,便将其的脸给打了个变形,惨不忍睹的模样,让白漠寒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忙将人给拉了开来,一只手挡住了王羽琨的拳头,方才言道:“别打了,你到底是来救王叔的,还是来打人的,现在可不是耍脾气的时候,问清楚,他王叔在什么地方是正经。”  重重的一拳捶在了地上,王羽琨怒道:“若是他肯,我打他做什么,我看这种人就是犯贱,既然如此,我非打到他开口不可,我就不信了,他的嘴巴真有这么硬。”  这边王羽琨话音刚落,那边的假王叔便忍不住怼道:“总比你的拳头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