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闻听此言,白漠寒不由问道:“你王叔之前是和mary待在一起的。”  王羽坤赶忙点头,见状,白漠寒手指有规律的敲起桌子来,一声,两声,三声,声声紧抓着王羽坤的心,几次之后,王羽坤终于受不了了,大喝一声,便接着道:“你别愣着啊,如今王叔的事情,该怎么办才好。”  花落,见白漠寒没有反应,王羽坤忙上前拽住了白漠寒的胳膊道:“我漠寒,在这想能想的出什么,不如咱们直接找那个mary问问如何。”  想不出症结来,白漠寒也只得应了一声,随着王羽坤两人来到了mary的住处,见到mary,还不等白漠寒开口,便听王羽坤抢先一步问道:“你将王叔怎么了。”  听闻此言,便见mary当下便忍不住笑了出来,带着几分嘲讽的道:“谁将你王叔怎么了,你这话的也太好笑了些,再了,他怎么了与我有什么关系,还是他也变异了,若是如此,恩,的确只有我做的到,那,不管是不是我做的,我都认下了。”  见状,王羽坤冷笑一声道:“你别在这里狡辩,虽然王叔外表没什么变化,但我很清楚,王叔一定是出了事,若不然他绝对不会那么对我话,反而事事站在你那边。”  王羽坤话落,mary转身背对着众人道:“别这些模棱两可的话,若你只会这些就请离开,我好忙,可没工夫和你们这样耗着。”完,mary满脸笑意的扭头道:“当然了,若是漠寒你的话,我什么时候都是有空的很呢。”  抬头望向mary,直到此时,白漠寒方开口道:“你到底有没有做什么。”  mary直直的盯着漠寒,一步一步的上前走到了白漠寒的身边,两人此时脸颊只差一指头的距离,只见mary嘴角挂起嘲讽的弧度,冷笑道:“你在心里已经给我定了罪,既然这样,我不论回答什么,你都只相信你心里认定的,那我还有回答的必要吗。”  白漠寒没有接话,只是再次询问道:“我再问一遍,你到底有没有对王叔做什么。”  “没有”掷地有声的落下两个字,mary方才退后了一步,将镜子举在了白漠寒的面前道:“瞧瞧你现在的模样和眼神,摆明了就是不相信我的话,既然如此,你还问我做什么,两位请,我这里不奉陪了。”  王羽坤脚跟一转,再次挡在了mary的身前,冷冷的道:“不准走,你不告诉我,你到底对王叔做了什么,你就不准走。”  恍若看白痴一般的看了王羽坤一眼,mary冷笑道:“我你这人是不是没长脑子,走,有没有搞错,这里可是我的房间,要走也是你们走。”  王羽坤身形一滞,立马换了言语,刚要开口,竟见王叔走了进来,正要上前,就见其竟是先一步挡在了mary的面前,冷声应道:“你们来这想做什么。”  王叔话落,王羽坤便直面mary道:“还不是你,若不是你,王叔如何会这样对我,还站在你那一边,你到底对王叔做了什么。”  话落,王羽坤突然出手,直接对着mary飞身而去,白漠寒刚想阻拦,竟见王叔也紧跟着飞身而起,一脚便将王羽坤踹在了墙角。  王羽坤成功的懵逼了,白漠寒眉头也紧跟着皱起,刚要开口,就见王叔已经一脸沉痛的道:“少主,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也知道咱们珊瑚族就要灭族了,而如今唯一能救咱们的也就只有mary了,哄着她宠着她都来不及,你还要激怒她,那不成你真想让珊瑚族彻底消失在这个世上吗。”  “我从未这么想过。”王羽坤着急的反驳着,随之赶忙道:“我只是担心你,王叔,你真的很不对劲,你知道吗。”  露出了熟悉的笑意,眼角扫过mary,王叔忙开口道:“少主,我哪有不对劲的地方,不过是这几相处,我真的想明白了,既然有求与人,就应该拿出求人的态度来,这才是正确的求人办法

    网网推荐:

    。”  王羽坤一愣,却也不得不承认王叔这话该死的对,不由扭头望向白漠寒,白漠寒见状,将视线聚集在了王叔的身上,下一秒,便将视线转到了mary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闻听此言,mary不由嗤笑道:“你脑子没问题,我不是过了,你自己认为什么就是什么,左右我什么,你也不会相信的不是吗。”  白漠寒此时眉头皱的死紧,当下言道:“就如你刚刚所,这个司马家除了你,我不知道还有谁能做到这样的事情,别跟我什么,王叔自己想通了之类的话,便是想通,也不会在眼中对我充满了敌意。”  听闻此言,mary双手一摊,当下便是嘲讽道:“难道他不该对你存有敌意吗,别忘了,就是因为你一直不答应,让本可以轻松解决的事情,一直杵在那里,他们很可能断了传承。”见白漠寒想要话,mary继续截住了话头道:“别急着否认,我算是看出来了,在你身边的人,就没几个能过安生日子的,他们如今和你混在一块,挡不住哪就交代了呢,到时候珊瑚族,只怕也不复存在了。”  “你住口。”王羽坤赶忙接过了话头,立时怒道:“少在这里挑拨离间,我们才不会如此,若是没有漠寒,我们也根本不知道你的存在,更何谈耽误之类的事情。”  “哦,看来,你是打定主意要站在白摸寒那一边了,那不知这位王叔呢,你怎么。”  收到mary的示意,王叔立马便道:“少主,你怎么这么糊涂,怎么能选择站在白漠寒那一边呢,难不成你真想让珊瑚族灭族吗,若是如此,你如何对的起珊瑚族的先人,mary可是已经答应了,咱们只要和白漠寒断绝关系,就先帮咱们造出一个族人来,少主这个时候可不是你犹豫的时候啊。”  不敢相信这话是从王叔口中出这话来,王羽坤只恨恨的望着mary道:“我杀了你。”  再次被王叔一拳给轰在了墙上,再加上气怒伤身,王羽坤当下一口血喷了出来。  白漠寒见状,赶忙上前,将伤药塞进了王羽坤的嘴巴里,有些担忧的问道:“羽坤,你没事。”  王羽坤苦笑的摇了摇头,视线丝毫未离王叔道:“你真的下得了狠手,王叔,我是羽坤啊。”  收到mary的示意,王叔赶忙追了上来,见白漠寒防备的模样,王叔顿时没好气的道:“不用看着我,我不会再做什么的。”  话落,王叔已将王羽坤给扶着站了起来。  心的扶坐在椅子上,这才道:“少主,我刚刚真不是有意的,我怕你伤了mary,这样,咱们珊瑚族就真的没有未来的。至于我,那是一点事情都没有,不信,你问问以前的事,不管多少,我都能回答的上来。”  见王羽坤还是不信的模样,王叔便捡了几件,只有他能知道的事情讲了起来,随着王叔越讲越多,王羽坤的脸色也越发柔和了起来,这时mary猛然一声轻嗤,将几人的心神又换了回来,只听其道:“有话回你们自己房间去,我这里回可不是茶会馆,也不是咖啡厅。”  王羽坤脸上顿时闪现恼怒之色,白漠寒轻叹口气,忙将人给拽出了门外。  见扶着自己另一只手的王叔,王羽坤神色很是复杂。  见状,王叔忙转头望向白漠寒道:“漠寒,你放心,少主就交给我了。”  白漠寒闻言,也只得松了手,刚避在了一边,竟有听王叔道:“漠寒,刚刚在里面,王叔的话是急了点,你别在意,另外mary那里,我们会自己想办法,你千万别因为刚刚我那些话,打什么牺牲自己的蠢主意来。”  闻听此言,王羽坤也忙跟着道:“漠寒,王叔的不错,千万别做出违背心意的事情来,虽然我待在这里的时间不长,但是日日看着你和弟妹二人,我也知道你和弟妹的感情有多好,若是真因为我,将你们两个给挑散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那才是我的罪过了,答应我,千万别做傻事。”  点了点头,见二人放心离去的背影,白漠寒的脸上闪现一抹沉思。转身便出了司马家,因有心事,自然便没注意到在他走后,mary显露出的身影。  一路来到妻子的住处,一进屋子,便忍不住在沙发上躺了下来,一脸颓唐之色。司马霏儿见状,有些担心的递了杯水过去,方才问道:“你怎么了,看情况好像很不好。”  苦笑一声,顺势将妻子搂在了身边,白漠寒这才言道:“的确很不好,还记得前几日司马罗的事情吗。”  点了点头,司马霏儿轻“恩”了一声,方才带着几分疑惑的接着问道:“不过,你不是事情已经解决了吗,莫非又出了什么问题。”  叹了口气,白漠寒有些郁闷的答“司马罗这边是解决了,可王叔那边又出了问题。”  “啊”了一声,司马霏儿顿时激动的站起身来,”你什么,王叔,王叔出了什么问题,莫非又被mary变成了变异人,她是不是又用王叔来逼迫你,漠寒你可千万不要屈服啊,若不然我可活不成了。“  闻听此言,白漠寒轻轻的敲了敲媳妇的脑袋,这才好气又好笑的道:“你想到哪里去了,听我完,可好。”  话落,白漠寒望着媳妇不甘不愿的模样,不由有些好笑的勾了勾媳妇的鼻子,这才接着道:“王叔并没有变成变异人,或者就是除了对mary的态度变化之外,也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是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事。”话落,白漠寒忙将王叔今日的表现,讲了一遍。  听完,司马霏儿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异常的模样,忍不住有些好笑的道:“漠寒会不会是你太敏感了,我觉得王叔的也没错啊,你和mary如今僵在一起,左右各不相让,谁都服不了谁,他能主动低头,这是个好现象,若不然还真当等你们两个拼个你死我活,直到另一个直接倒下不可吗。”  “我没这么过。”白漠寒摇了摇头,刚要开口,就被司马霏儿打断道:“漠寒,你就别瞎操心了,我问你,王叔的作为对不对。”  白漠寒顿时无言以对,司马霏儿忙接过了话头道:“瞧,你也觉得对,你既然注定不肯妥协,王叔有些变化也是正常的。”话落,司马霏儿似笑非笑的扫过丈夫,当下冷笑道:“还是,你准备妥协了。”  白漠寒尴尬一笑,立马表起了忠心,见妻子嗔怪的瞪了过来,白漠寒这才松了口气,就在此时,又见人将两个儿子抱了过来,白漠寒的心神,便完全被吸引了过去。  一手一个,别提多开心了。  晚间见妻儿都睡了过去,白漠寒这才坐起身来,脸上满是凝重之色。  看了看睡得香甜的儿子们,白漠寒心里倒是一安,双手抱着头忍不住想起了这几的事,想起王叔种种反常的表现,白漠寒忍不住一阵的烦闷。  正在白漠寒大挠其头的时候,司马霏儿此时也醒了过来,一见自个丈夫这幅样子,司马霏儿忍不住上前抱住了白漠寒的,白漠寒摸了摸司马霏儿的脑袋道:“你怎么还不睡?”  “你这样,我怎么睡得着。”司马霏儿轻声的道。  白漠寒无奈的笑了笑,“放心,霏儿,这点事还难不倒我,我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  司马霏儿闻言,却是长叹口气道:“漠寒,这次的事情我知道你很难办,实话,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每次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都是那种坚韧不拔的往前去,可是这次你既要估计到王叔他们,还要估计到家里,而且还有那个mary捣乱,确实是难为你了。”  白漠寒紧紧抱了抱妻子,笑着道:“有你这样的贤内助,即使有再多的困难,我也会解决的,不过这次王叔这表现,让人确实感觉到不对,可是又挑不出他的毛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